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0阅读
  • 1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 十四 怒气伤肝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四
怒气伤肝 (上)


接下来那个星期二,照亦叶的班次,又应该是夜班。上午刚在内科门诊正襟危坐着,楼上的古主任下来找她。

党的十大召开之后,酱油汁常常出外开会。酱油汁不在的时候,院里的大事小事都由这个古主任说了算。眼下,这位古主任的脸上堆满了和蔼可亲的笑容,正踏着正步,向亦叶走来。但凡领导们那样和蔼可亲地笑着,一定不会出现和蔼可亲的好事,亦叶早就悟出了这个道理。药厂……已经去过一次,就是再去一次也没关系。一想起于老头和那个在中药上启蒙过自己的陆师傅,亦叶心中掠起一阵淡淡的歉意……

小亦呀!你……出来一下!

有事?古主任!亦叶没跟着古主任走很远,刚走到观察室门口她就开口问了。

“……今天呀!你得……出诊一次!

出诊?

亦叶不免有些狐疑。出诊本来就是医护人员份内的事, 犯得着这样和蔼可亲地笑?浪费这些美好的表情?

古主任并不说话,却一直向前走,把亦叶带到护理部的门口。吕豆花正站在门边。看到了吕豆花,古主任才又开口。

“……这次出诊是去……打胎!党和毛主席号召我们计划生育。可咱们竹篮医院管辖的这片地方,人民群众的觉悟……就是不高。特别是有一个坏分子的家属……”

古主任的脸色一下严肃起来,先前的和蔼可亲不见了。

计划生育在W市早就开始动员。但竹篮镇上却没有任何人对此有兴趣。竹篮医院的职工,生三个不生四个,比如豆花姐,那是自己不想生,和党和毛主席没关系!下面的生产队的农妇就生得更欢了,从结婚起,一直生到育龄结束为止。这是亦叶最没兴趣、最最没兴趣管的事!

古主任,计划生育和……打胎都是妇产科的事。您……”

小亦呀!和蔼可亲的笑容又全部回来了。“……院里的领导一直表扬你、夸奖你;说你是……多面手,是革命的一块砖; 说你明知山有虎……”

我明白了,古主任!您就告诉我上哪个生产队出诊吧!

亦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忍不住想起几周前刚读过的,方小慧寄来的那本书。中国人其实哪有资格批判什么资产阶级人性论呀!中国人从来就不是人,老是一块砖、一颗螺丝钉什么的。还自以为荣,真是悲哀!

亦叶!

古主任走了, 吕豆花来到亦叶跟前。

你知道,妇产科田医生是一个人当班。她要是走,这一天就得关门。所以古主任才下楼……。你要是……不去,就得我去。

说实话,豆花姐!外科,内科出诊,我都不怕。我就讨厌妇产科接生、打胎这些事……”

“……这些你拿着!吕豆花把诊疗箱递给亦叶。里面放着六个印着计划生育XX字样的小纸包,还有注射器。

豆花姐!何必……这么麻烦。我去一趟,把那孕妇搞来,楼上做个人流不就完了?

吕豆花前后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凑到亦叶耳前。

要是做人流,哪里用得着古主任下楼!这是石山农场的一个犯人捐献的祖传秘方,打胎用的。江书记的男人说了,让咱们找人试一下。如果真有效,一来那犯人可以减几年刑;二来咱们院里也多一个新生事物,可以向党的十大献献礼……”

……那也得先在动物身上试了以后才能试人呀!您的老熊……管着那么多头猪,找一头怀孕的试一下……不就知道有没有效了?

吕豆花笑了。

你又犯傻,亦叶!农民的日子挺苦的,一头猪就是一户人家的家当!老熊……要敢在农民家的猪身上试,别人知道了,轻一点骂他一句断子绝孙;重一点拔刀子杀他都做得出来!

可是这女人要是知道我在她身上做试验……”

这事你别怕,亦叶!你是执行竹篮医院革委会,换句话说是党和毛主席的指示。这女人是坏分子家属,生了三胎,这是第四次怀了。公社的妇联主任和村里的民兵已经把她关押在她家里了。

说着,吕豆花便开始一点一点具体地告诉亦叶。诊疗箱中共有六包药粉,按捐药的犯人所说,第一小时放一包;第二小时放两包;过四个小时再放另外三包。然后等着宫口开全。最后,视情况注射催产素。重要的是,药粉不是内服而是外用,必须放入子宫颈。吕豆花告诉亦叶,那女人过去三年连生了三个女儿。这第四胎,不为别的,就为想要儿子。

这一说,亦叶义愤填膺了。亦叶最最憎恶重男轻女的人,特别是女人自己,那才真是不折不扣地自己不把自己当人!在家中,祖母重男轻女,亦叶敢怒不敢言!出了家门,那可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天下!

为了给自己壮壮胆,亦叶上后面和肖婆婆说了说,带上了分田。

坐着下面公社的手扶拖拉机,很快就到了那个女人家。亦叶估摸着,离着镇上也就二十里地。见到那女人,亦叶倒不觉得面熟。可是见到那女人家门口那老汉,亦叶想起来了,这女人就是几年前她第一次接生时在院里遇上的那个孕妇。老汉已经不认识亦叶了。亦叶翻了一下病历,那女人是一九五二年出生的,换句话说,几年前生那第一胎时还不到十八岁。亦叶跟老汉聊了几句。那女人十七岁嫁过来,喜事刚办完,男人就抓走了,是坏分子。男人关着,她生了一女儿;男人回了,又生了俩女儿。亦叶当时接生的那老大,现在三岁多,满院子跑。亦叶进屋时,公社的妇联干部和民兵已经把那女人绑在床上了。亦叶给那女人松了绑,那女人老老实实地把裤子脱了。

亦叶一看那女人高高隆起的肚子,吃了一惊。

诊疗箱里没有皮尺。多亏当年在牛棚里陪着父亲做清洁,父亲说起在欧洲战场上没有尺,只能用自己的手掌测量。亦叶曾私下量过自己的手掌,知道自己的手从大拇指到食指是十八公分,从大拇指到小指是二十二公分。这样量了一下, 那女人的腹围差不多有八十公分。亦叶没有多少妇产科的临床经验。这几年她倒是接生过若干次,可是究竟多大月份大约应该有多大腹围,她想了半天却毫无印象。不管怎么说,这女人的腹围就按普通老百姓的目测也该有六,七个月了。这种情况即使要强行中止妊娠,也得用水囊引产才对……

亦叶呆呆地坐在床边,老半天不知如何是好。那女人倒挺热情。

“……大妹子!你……见得多,帮我多看看,是男是女?要是个……男娃,别打!给我留着……”

亦叶苦笑了一下。

“……我看还是女孩,打掉好!免得长大了再跟你一样……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你先在床上躺好了,我忘了个事,要回医院去一趟,过一会儿再回来。今天我不走,要陪你一天……”

说完亦叶叫上分田和开手扶拖拉机的司机,又回镇上去了。

田医生倒是经验丰富,一听亦叶就是为腹围的事专门跑回一趟,当时就笑了。

“……下面队里那些女人,生起孩子来……就像老母猪下猪娃!生了四、五个娃之后,那肚子不怀孕也那么大。你回去再问一下那女人末次月经就知道了……”

亦叶心中仍然不踏实。

要是……过了十六周……还能用这药试吗?

捐这药的那犯人说,二十四周……都能用!

亦叶心中稍微安了几分,便又叫上分田和司机回那女人的村子里去。

亦叶问了一下那女人末次月经,还好,只有十七周。放下心来,亦叶戴上手套,塞进了第一包药。那女人没特殊感觉,躺着反正没事,便不住嘴地和亦叶聊天。这女人的男人,据说是个挺忠厚的人。因盗窃判了两年。两年快得很,一眨眼就出来了。这女人跟别的汉子勾搭生的头一个女儿,那男人也不嫌,自己家养着。接着这女人又生了两个女儿,男人心善,也没打她。倒是女人自己生一个女儿哭一大场……

不到一个钟头,那女人突然慌慌张张坐起身,穿上裤子就往猪圈跑。

“……大妹子!我肚子……不好过……”

那女人的身体真好!亦叶在心中感慨,挺着那么沉重的肚子,居然健步如飞!亦叶担心女人跑掉,跟着出了门。见那女人确确实实在屋后猪圈边上蹲着,才放心。

不一会儿,那女人回到床上。但没躺十几分钟又捂着肚子坐起来。亦叶明白,这药……确实有作用,子宫开始收缩了。那女人第三次坐起来,亦叶按住了她。

“…………跟你说吧!你肚子不舒服是我……上了药。你去猪圈,没用。还是躺着,我帮你揉揉。等一会还会疼得更厉害!你咬着牙,张大嘴喘气,把肚子放松……”

说着亦叶轻轻地帮那女人揉着下腹部。亦叶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女人下腹部一阵阵地坚硬。

一个小时过去了。亦叶手脚麻利地塞进第二包药。只过了几分钟,那女人就受不了了。她照亦叶说的,张大嘴,喘着气,两手捂着下腹部。额头开始冒汗了。但坚持了一个钟头,剧烈的阵痛开始了。

“……哎呀!好痛!肚子好痛!行行好!帮我把马桶挪过来……。哎哟!大妹子!

亦叶知道挪过马桶没什么用,但那女人已经挣扎着坐起来,亦叶只能扶着她。那女人大张着嘴,沉重地喘着气,头在亦叶的胳膊上翻过来,翻过去。亦叶闭着眼,尽量不看那女人痛苦不堪的模样。等到再把那女人扶回床上,那女人就开始大声叫唤。

哎哟!痛死了哇!哎哟!做点好事,给我用点止痛的药哇!我痛死了哇!我……受不了了!

亦叶使劲揉着那女人的腹部,却没什么用。女人开始在床上翻滚,头上出了一头的汗,下身渗出血水。亦叶开始头昏目眩,只能咬牙安慰自己,快了!快了!宫口……快开了!那女人凄厉的叫声越来越大,震得屋上的灰不断地落下。

哎哟哇!救命啊!痛死了哇!做点好事,叫张婆婆快来呀!

亦叶只好问了一下门口的司机。司机跑去叫张婆婆,张婆婆很快就来了。

女人呼天抢地地叫,张婆婆却不慌不忙、十分镇静,一幅德高望重的送子观音的模样。亦叶看到张婆婆安详的神色,自己的呼吸才算平稳了一点。张婆婆低头看了看那女人的下身,看完就训斥那女人。

就你叫得很!又不是头一回!

张婆婆把亦叶拉到门口。

“……不碍事,还早得很!你要……听不得她叫,就在门口等着!

张婆婆走了,亦叶看了看表,从用药到现在过了三个半小时,该用最后一次,也就是三包一起放入。放完药,亦叶把诊疗箱中的草纸,敷料,污物袋,产包全部准备好。半个小时之后,那女人开始发出撕心裂肺,野兽般的嚎叫。

“……我的妈呀!哎哟哇!我的爷呀!快拿刀来杀了我哇!哎哟!大妹子!行行好!积积德!拿根扁担帮我压呀!哎哟!痛死了哇!

那女人的身子也开始一阵一阵地抽搐着满床滚,高高隆起的腹部不时地撞在左右坚硬的床沿上。亦叶想帮她揉揉腹部已不可能……

亦叶走到门外,想看看那张婆婆还在不在。门口却一个女人也没有,只有分田、司机和那女人的男人。亦叶走到那男人跟前。

你是她……男人吧?

那男人抬头看了亦叶一眼,面部毫无表情。那意思是说,我要不是她男人,站在这里干吗?那女人刚才居然表扬自己的男人……厚道!亦叶使劲压抑着心中的愤懑。

“……你女人在屋里……遭那么大罪,你倒在屋外……吃得下饭?

“……女人生娃……都那样!她一年叫一回是少,生得勤,一年还叫过两回……”

亦叶被那男人麻木不仁的话语噎得简直有些喘不上气了。

你放下碗!洗一下手!进屋帮忙!

哈!女人生娃,哪有叫男人帮忙的!哈!哈!

那男人放声大笑了,司机也跟着笑。笑完了,两人接着吃饭,根本不理亦叶。只有分田老老实实地放下筷子,不知所措地看着亦叶。

亦叶在那个男人身后站了半分钟。她的手在颤抖着,嘴也在颤抖着,要不是紧紧地闭着眼,咬着牙,强迫自己深呼吸,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把口中含的唾沫狠狠地吐在那男人的脸上和碗里。

豆花姐是对的!这药……根本没必要先拿到怀孕的老母猪身上试验。中国的大地上有的是连母猪都不如的女人!她们的男人不把她们当人,她们自己也不把自己当人;你心疼她们又有什么用?

亦叶恨恨地回到那女人的床边。

“……哎哟!大妹子!救我一把呀!哎哟!痛死啦!我痛得受不了哇!大妹子!

那女人在床上翻滚,两只手痉挛地捂着像一只圆球一样的肚子,时而又使劲地掐自己两条大腿的外侧,大腿的外侧已经被掐得乌青……

“……你活该!亦叶一点也不同情这女人了。生三个,还嫌不够!咱们医院每个月都派人下来给你们结扎,你们四处乱躲。现在…………活该!

对病人,特别是忍受着这样非人的痛苦的病人,亦叶还从未用这样蛮横,简直是残忍的语气说过话。

哎哟!哎哟!大妹子!我痛死了哇!还是……帮我揉呀!生……是生了三个哇!哎哟!我……命苦哇!三个……都是女娃呀!哎哟!痛死了哇!

“……三个都是女娃?女娃……就不是人?

亦叶不忍心看那女人的惨样,本来在尽力地抚摸着那女人的腹部,一听那女人的话,火气又上来了。

哎哟!大妹子!还是……帮我揉哇!行行好!我痛死了哇!你……是在城里哇,大妹子!不晓得……乡里人……苦哇!乡里……女娃……不是人呀!

乡下的女人不是人!诚哉斯言啊!

亦叶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不再训斥那可怜的,不是人的女人,接着帮她揉着腹部。那女人身子虽然健壮,但经过这五个多小时剧痛的折磨,也已经虚脱了。她身下那床脏兮兮的垫絮已经被汗水浸透。吸附血水的草纸也已经被亦叶换过五次了。那女人的嗓子已经全哑,发出的嚎叫……和屋外猪圈里猪的叫声没有两样。

怎么办呢?六包印着计划生育第X的药粉已经全部用光了。

亦叶使劲掰开那女人的两条腿看了看。宫口却只开了半指。这女人已生过三胎,这次腹围又这么大。假如不是像田医生所说的经产后腹围增大,而是双胎……?下面公社的农民,是从不做任何产前检查的。胎位正不正,一次生几胎,都是生的时候才知道。假如现在按豆花姐所说,注射催产素……,会有什么后果呢!注射之后会产生更剧烈,难以忍受的阵痛,那女人会发出怎样歇斯底里的叫喊,且不去管他。重要的是,如果宫口真能开,胎儿真能打下,那当然皆大欢喜。竹篮医院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光辉指引下出现了新生事物;那犯人还能减刑!可是……要是打不下来呢!一是那女人经受不了更剧烈的宫缩,疼痛性休克;二是子宫平滑肌经受不了这样的宫缩而破裂!那样的话,就是一条,两条甚至三条人命。就算那女人不是人,真是猪,那也是三条猪命呀!豆花姐不是说了吗!一头猪……就是一户人家的家当!这女人要活着,至少能烧个饭,挑个水,还能下田……。几年前,那老汉不是自己还说过吗,这家人是怎样生吃俭用才算为大儿子娶了一个,就算不是女人,而是母猪吧!

亦叶到门口叫分田用草把子烧一锅热水,她拧了个滚烫的毛巾在那女人的肚子上热敷,又给那女人量了一下血压,数了一下心律。这一下,亦叶更坚定地决定不再注射催产素了。这女人实际上已经处在疼痛性休克的边缘上了。

“……你心好哇!大妹子!你行善积德,老天爷……保佑你生儿子哇!

热毛巾捂着,那女人舒服了许多,一边呻吟,一边喃喃地谢亦叶。

又过了一小时,亦叶在这女人家已经呆了十个小时!害怕这女人会出什么事,她决定再呆一个小时。这个该死的犯人!亦叶一边用手摸着那女人的腹部,宫缩并没有完全缓解,一边在心中恨恨地骂着。竟捐献这样断子绝孙,惨无人道的药!真该……加他的刑才对!最好……枪毙!省得呆在场里又想起别的药……

一直到那女人完全停止了呻吟,喝完一碗汤水,吃完一只鸡蛋,昏昏入睡,亦叶才离开。

回到小屋,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

这个白班……简直比连着上两个夜班还累!

第二天一早,亦叶上楼向田医生如实地汇报了试验失败的结果。田医生倒是个做实事的人,平时就讨厌搞虚假、形式上的东西。亦叶一说,她趁着门诊没开始,拉着亦叶去了场里。

酱油汁的男人马上把那捐秘方的犯人带来。那犯人见了田医生点头哈腰,脸上堆满谄媚的笑。

啊!医生同志!您试那药,一定……有效吧!

田医生冷冷地看了那犯人一眼。

那药……能引起子宫平滑肌的收缩。但是有这种作用的西药有的是!麦角新碱,催产素……。这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你这药……没效!

哎呀!那……一定是量……用得不够哇!您再加着倍重试一次,一定有效!一定有效!

那犯人说着居然拿出另外几包药粉递给田医生。

在一旁站着的亦叶简直怒不可遏。田医生还没开口,她走上前把那犯人手中捏着的那几包药粉抢过来,撕得粉碎,连药粉带纸屑一起仍在那犯人的脸上。

“……你这药早就该试验。你妈……怀着你的时候,就该自己把这药塞进去试验! 那时打掉一个孽种,今天世上就少一个祸害!

亦叶的手颤抖着,胸膛上下起伏着。这是她能想得出来的,最最粗野,最最恶毒的话了。

滚!快跟老子滚!

酱油汁的男人也生气了,朝那犯人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danielhuang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10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