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13阅读
  • 1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 十四 怒气伤肝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四
怒气伤肝 (下)

回到内科门诊,亦叶才发现,昨晚的夜班是朱学文替她上的。朱学文在亦叶的桌上写了张小条,让亦叶今天休息一天,因为昨天出诊时间长。亦叶也觉得身体确确实实极度疲倦,而且心中还郁积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以至于肝区都隐隐作痛。真是怒伤肝啊!

亦叶嘱咐肖婆婆别叫她吃中饭,准备倒头大睡。

不料刚脱了毛衣,肖婆婆来叫她。那就是说,一定是酱油汁找她!亦叶一边烦恼地穿毛衣,一边在舌下含了两片喘息定。

江书记!肖婆婆说您……找我!

亦叶强打起精神,极不情愿地走进党支部和革委会办公室。

啊!亦叶同志!祝贺你!

同志?祝贺我?亦叶皱起眉头,困惑地看着酱油汁。是昨晚太累,耳朵……出了什么毛病吗?

“……难怪我说,你表现这么好,怎么不主动地向党团组织靠拢?原来……你早就是共青团员了。你的两位入团介绍人今天来,送来了你的组织关系,我们才知道……”

亦叶这才大吃一惊地发现,李洁居然坐在党支部办公室的客座上。李洁的脸庞黑里透红,洋溢着健康、青春、朝气。他站起来微笑着看着亦叶,一面欣赏着亦叶目瞪口呆的模样,一面向亦叶伸出手来。

李师傅!是您……”

亦叶的手一碰上李洁的手,李洁便觉得身上像突然间通了电一样。早就想好了,在心头深深地埋藏了好几个月的,为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准备好了的话语,一时间被他忘得干干净净。一直到坐在李洁旁边的那个人站了起来。李洁才想起应该松开亦叶的手。

“……亦叶!你……一定还记得,这也是当时子弟中学的工宣队员。当时整团建团小组确定的是我们两人当你的入团介绍人……”

那人也向亦叶发出同样和蔼可亲的微笑,也向亦叶伸出了手。亦叶转过脸,只看了那人一眼,脸一霎那间变得苍白。无论怎样克制自己,她也无法以同样的微笑回报,更无法伸出自己的手。

亦叶低下头,紧紧地咬住牙。那人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不满地看着亦叶。

亦叶!李洁温和地走到亦叶跟前,“……你一定忘了……”

李师傅!亦叶抬起头,向李洁凄惨地苦笑了一下。说实话,我……真愿意我忘了,忘了这一切!忘了和这一切有关的所有的人和事!只可惜……我的大脑在这个问题上完全不听我自己的使唤……”

亦叶再次把头转过来,对着李洁身边那位原9876厂子弟中学工宣队员,看着那张她极不情愿看,却在潜意识中曾千百次在她脑海里出现过的脸。

“……请您听着!我……只需要李洁同志一个人介绍我入团。如果我的这一愿望不符合团章的要求,我宁肯让我现在的领导,竹篮医院党支部书记,或者任何其他认识我的共青团员做我的入团介绍人。……至于您,我实在没有那份殊荣,享受您的介绍……”

亦叶!

李洁再次走到亦叶的身边,轻轻地呼唤她,亦叶却没有看李洁。

“……四年半之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第9876 工厂子弟中学工宣队办公室中,您非常清楚地向我通知过以下事项:经过调查,你的父亲有极为严重的政治历史问题。他解放前参加过国民党,曾长期担任蒋介石和国民党反动将领们的保健医生,并和反动的青红帮头目有密切往来。你父亲曾受蒋介石的委托给杨虎城和许多其他关在渣滓洞,白公馆中的革命烈士们看过病。你父亲还曾受蒋介石的委托,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到苏北根据地接收过新四军的伤病员……。这一切都证明,你父亲是双手沾满了革命先烈和新四军献血的刽子手!最骇人听闻的是全国解放前夕,你父亲还参加了美帝国主义细菌弹的研制。经你父亲亲手研制的细菌弹以后被美帝国主义用于朝鲜战场,屠杀了千千万万志愿军战士。解放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你父亲拒不向党组织坦白交待自己的罪恶历史。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中,你父亲发表了大量反党言论。党为了挽救他,没有划他为右派。但他一直坚持反动立场。到文化革命已深入发展的今天,他仍然负隅顽抗……。为此,江夏医学院的工军宣队不得不将你父亲重新关进牛鬼蛇神棚……。你明明知道你父亲的滔天罪行,却不主动向组织坦白交待。你在入团申请书和思想汇报中轻描淡写,企图蒙混过关!你隐瞒你父亲的历史问题,欺骗组织,骗取组织的信任,实际就完全站在和你父亲一样的反动立场上去了。李洁同志……在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上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上的错误。这几天,他正在厂部沉痛检讨……”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亦叶本来毫无血色的脸涨得通红。而李洁的脸却一下变得苍白,他不敢抬头再看亦叶那双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大眼睛。

亦叶同志!你竟然这样纠缠旧账,这个态度……可得好好想一想!

李洁身边那位前工宣队员的脸色,因愤怒而严肃起来。

“……况且,对你父亲的诬陷不实之词,真要算帐,也得算在……刘少奇、林彪身上呀!

亦叶再次抬起头,看着那人,目光冷淡且轻蔑。

“……四年半之前,在工宣队办公室中对我说上述话语的人,不是刘少奇,也不是林彪, 而是您!四年半之前曾有幸被你们讨论发展入团的人是亦叶,而不是她的父亲!四年半之前从您嘴里清晰地吐出的那些诬蔑不实之词,不仅仅是涉及到亦叶的父亲,而是涉及到亦叶本人!

那人还想张嘴申辩,亦叶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

请允许我也使用一下况且这个汉语词汇,我想简单地告诉您,况且,我……根本就不认识您!您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再教育我。在这间办公室办公的,是我的领导,我的上级江莜芝同志。我每天都有机会接受她的教育……”

说完,亦叶不再理睬那人,转过脸,对着酱油汁。

江书记!我不要那四年团龄。请您把我的团龄从一九七三年算起, 如果您觉得我符合共青团员的条件的话。如果您觉得我根本不符合共青团员的标准,请您尽管考验下去,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酱油汁使劲地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亦叶同志,在我们单位,是一名……优秀的革命青年,不仅符合共青团员的标准,而且还是……模范共青团员,是全院团员,青年的榜样!……亦叶同志对工作认真负责,对技术精益求精,时时事事从大局着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任劳任怨……”

几分钟之前,酱油汁刚从李洁带来的W市日报上得知,亦叶的父亲是E省著名的革命知识分子代表,居然参加了E省文化革命后第一次来访的外宾的接待工作。而就在同时,田医生、吕豆花和古主任,也向酱油汁汇报了亦叶昨晚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主动要求出诊的事迹。

“……就拿昨天来说吧!为了完成党组织交给她出诊的光荣任务,亦叶同志一直工作到深夜……”

啊!一听酱油汁竟提起昨天的出诊,亦叶的头开始发昏,脸色一下又变得苍白。

江书记!您别表扬我!出诊是我分份的工作。您……接着忙吧!需要我干什么,尽管通知我!我……先下去……”

说完这几句话,亦叶逃难般地离开了三楼的党支部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小屋,亦叶连门都没来得及关上,就趴在自己的书桌上抽泣起来。……这两天真是走背运呀,这么多倒霉的事都碰到一起了!

亦叶刚走,和李洁一起来的那位前工宣队员就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了,既不给酱油汁打招呼,也不理李洁,径自向门边走。李洁想上前拦住他,酱油汁却示意李洁让他走。

“……李洁同志,亦叶同志刚才说的是完全正确的!她现在是我们单位的职工,不是你们单位的。你们单位的人……有什么资格……教育她?

那行!江书记!既是……亦叶在您这儿……一直表现得很好,她的团组织关系也转来了,我……就告辞了!

李洁和酱油汁握了握手,走出了办公室,下了楼。

盼望了好几个月的,和亦叶说说话,特别是给她一个惊喜的机会,最后竟会变成了这样!这是李洁事先完完全全没有想到的。

其实,关于亦叶入团的这一整套事,李洁在六月份就全部办完了。

他本来计划七·一过后到竹篮镇来一趟,但是六月底,厂里却又把他派到小三线去了。这一次不是带青年突击队去挖山洞,搬石头;而是带金工车间和电工班的老工人去。折腾了五年的那个分厂总算完成了基建,可以慢慢地开工了。最后建成的,只有裁剪和缝纫两个车间。换句话说,劳命伤财了那么些年,在深山老林中只建了一个小小的服装厂而已。但就是这两个车间能开工,李洁已经很满意了。总比这五年白辛苦一场,什么也没建成要强!而且,这一次,把机器安装好了,开工之后,整个小三线分厂的基建工程就结束了。

李洁十月十五日回厂,十月十七日是厂休。那位原工宣队员的同事是看着李洁的面子才用自己休息时间来竹篮镇的。不想被亦叶毫不客气数落了一吨,当然生气了。

李洁缓慢地走出竹篮医院的大门,心中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惆怅。

亦叶表面的成熟、豁达、通情达理和那些貌似顽皮的调侃,掩盖着她细腻、深沉的内心世界。当初那场入团风波是怎样摧残着亦叶,李洁只能猜测,却无法准确地知道,因为亦叶在他面前从未说过一个字。一直到今天,李洁才发现,亦叶的那颗敏感而无邪的心,四年半之前是怎样深深地受伤了。伤口是可以愈合的,但疤痕却无法磨灭,不会消失。不能触、不能摸。一触摸,便会再度涌出鲜红的血……

就这样走了,还能再来吗?还能再见到亦叶,还能再听到她的话语吗?

站在汽车站上,李洁悲哀地询问着自己。在兄弟厂支援的那两年,李洁曾一千次、一万次地在脑海中想象过两年后重见亦叶时的甜蜜情景。亦叶写给他的信,就放在他贴身衬衣胸前的口袋里。他的心……每天都在那些信的后面跳动!不需要拿出来细细地看,只要用手摸着,心中就会踏实许多。回厂的头一天,美美告诉他,“……再等等吧!再等等说不定就有希望……多么仁慈的话语呀!这三个多月在小三线,就是在这再等等说不定就会有的希望支撑下,他充实地,几乎是愉快、轻松地生活,工作着……

李洁呆呆地在汽车站上站着。他面前驶过一辆班车,又驶过一辆。他却依然未动。

李洁自然不知道,马路对过,竹篮桥下,有一双眼睛,正密切地注视着他……
19


方小慧是九月十六日返回竹篮镇的。

在给亦叶寄书,寄包裹的同时,方小慧给江铁生发了一封信。江铁生很快通知了电影制片厂,说W部队文工团为完成一九七三年国庆和一九七四年元旦的革命现代京剧的会演任务需要方小慧回团半年。演员剧团本来已经安排了方小慧的演出任务,想到他刚从西沙慰问回来,同意了他回团半年的要求。

方小慧归心似箭,九月十四日一收到通知便订了九月十五日的车票。

亦叶在她三月份那最后一封信中说,她不再回信了。给亦叶寄了包裹之后,方小慧还是不甘心,每天都有意无意地到收发室转一下。老天总算不负有心人,亦叶的信正好在他走之前的那天到了。

拆开信一看,方小慧对周全还真是有些心服口服。

周全借的那本书,居然……被叶妹扣下了,还寄来两元钱。这个坏叶妹,不但扣了周全的书,还教育周全,说这样做是为了让周全学会保护自己的书,永不轻易借人!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可以证明的,那就是……叶妹一定非常非常喜欢这本书。方小慧在心中感激周全,同时也暗暗得意。想那李洁……就不可能结识周全这样的朋友!越往后看,方小慧的心中越高兴,甚至尝到一丝丝甜蜜的滋味。一向嘴硬的小叶妹,现在总算自己承认了,她不可能和别人相处得比和小慧哥更熟悉、更随便了!是的,世界虽很大,但小慧哥却只有一个啊,我心爱的叶妹!

……高兴归高兴,甜蜜归甜蜜,可这书的事……怎么向周全交待呢?

周全正在桌边精心地裁剪他的摄影作品《层林尽染》,看到方小慧坐在床边,把两块钱从信封里拿出来又放进去,放进去又拿出来,不禁笑了。

“……怎么? 这一次精神变物质了,居然……给你寄钱?

“……说实话吧,周全!我……挺对不起你的!叶妹……把你的书……给弄丢了。这钱……是她寄来……赔书的……”

周全不大相信地看了方小慧一眼。方小慧的脸马上变得通红。

“……我要是不把叶妹的信给你看,你……一定不相信我说的活,周全!可是我要是……把她的信给你看,你看了……准得生气。

……现在就生气了,小慧!我是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看待,才把书借给你的!那书……是我妈送给我的礼物…… 而且,你还向我担过保,说你那叶妹……是个读书人,会爱惜书,保护书的……”

周全不动声色地说着,不看方小慧。方小慧只得拿着亦叶的信和那两块钱走到周全身边,把这两样东西都递给他。

“……好家伙!周全看完亦叶的信不禁笑了。不但把我的书骗走了,还教育我……,说这对我有好处……”

方小慧也笑了。

在心中,周全却感慨着。这叶妹,还真是读书人家的孩子!如今这个世道…… 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读这样的书啊!人说,观其友而知其人,其实,观其书也一样知其人!小慧当时居然说这书……编得跟毛主席语录似的,母亲要听到这话,准得气疯了。他还真是不如他那叶妹。那孩子说得多么好啊,这书……是一堆做好了的文摘卡片!只可惜……这样应该读书的孩子,在如今这样的年头却读不了书。把这书送给她……就像徐庶走马荐诸葛,逢其主不逢其时啊!

……在想什么,周全?把这钱……收下吧!

啊!不!周全摇了摇头。“……你回去……就这么跟叶妹说,就说……那书上有周全的藏书印。别人不知道,会以为……她是偷了周全的书。你让她……先把书寄回来,就说……周全收到书之后写上赠给叶妹的字样再寄给她……”

哈!哈!方小慧大声地笑了。你让我这么说,叶妹是百分之百不会寄回来的!别看她身体不好,脑子可聪明……。你……还是把这钱老老实实地收下吧。

周全把两块钱重新塞进方小慧的手中,笑而不语地回到书桌边,取下一小张纸,写上供亦叶同志批判参考,周全代小慧敬赠,七三年九月,递给方小慧。

告诉你那坏叶妹,就说……周全感谢她的谆谆教导,他的书将永不会再轻易借人!

回到竹篮镇,方小慧一天也没休息,甚至连抽一个晚上去看看亦叶都不可能。江铁生郑重其事地让团里写信,说是有革命现代京剧的演出任务,让方小慧回来。团首长当即指示江铁生,十·一和元旦都演新编的,由方小慧主演的革命现代京剧。江铁生让团首长选一出,团首长却指示江铁生一定得编新的。这样,江铁生带着戏校那帮学生,从方小慧还没回来就开始折腾,总算把团里以前演过的一出毫无情节的话剧《雪山青松》改编成了京剧。那出话剧最初本是歌颂一位部队的基层干部的,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地在青藏高原为人民奋斗了数十载,直至英勇献身……

方小慧的那帮同学把话剧带回戏校,让老师们帮着改编。老师们听说是为方小慧编的,编得特别来劲。大段大段的唱腔,设计得高昂深情,回肠荡气。武打和舞蹈也把方小慧的功夫用尽了。当年轰动整个E省的《暴风雨中的雄鹰》就是那几个老师为方小慧编的。

方小慧被《雪山青松》深深地打动和吸引了。他把整个身心完完全全地投入了排演这出剧中。这一年半在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剧团,方小慧也在不间断地练功,甚至在慰问时还演过不少次京剧。但那一切,无论如何没法和在竹篮镇相比!亦伯梅在三线碰到方小慧时曾告诉他切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只有在台上滚过的人才懂得,那是怎样一条残酷的真理!而且,自己一个人动身子、吊嗓子,和上台真演还很不一样。方小慧回到了竹篮镇,才真觉得是如鱼回水、如鸟返林!虽然只练了三天戏校那帮同学就觉得他动了,身子和嗓子都自如了,但方小慧自己却不满意。他一直练到国庆演出的头一天。

就这样一直到九月二十九日下午,方小慧才算抽出一点时间上竹篮医院去。不料那是个星期六,竹篮医院放假,亦叶不在她的小屋中,连肖婆婆和分田也不知去向。方小慧只得扫兴而归。接下来从九月三十日到十月十五日,方小慧在汇演,慰问,巡回中演了十四场,场场成功,为团里赢回一堆奖。

十月十六日清晨两点,方小慧才回竹篮镇。睡了几个小时,方小慧还觉得浑身上下像散了架子一样累。今天是星期二……叶妹是夜班,索性睡到晚上去陪她上夜班…… 这么想着,方小慧吃了午饭接着睡;吃了晚饭又接着睡;一直到九点半熄灯号吹了才咬着牙起了床。

不料上夜班的竟不是亦叶,而是朱学文。

朱学文见来者是个解放军便问他有什么事。方小慧一看朱学文想起来了,这是几年前抢救过叶妹的那位医生。他便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声他是来找亦叶的。朱学文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方小慧也想起来曾在亦叶病床边见过这人。朱学文边告诉方小慧亦叶本来确确实实是夜班,但今天不巧,她出诊太晚回不来。看到方小慧掩饰不住的失望,朱学文便让方小慧明天再来,他说,亦叶今天出诊时间太长,仍算夜班,明天算下夜班,也就是休息。方小慧这才放心地走了。

一清早,方小慧就醒了。吃过早饭便发现自己无所事事,而且控制不住自己想往外走。……叶妹反正睡上铺,我在下铺上躺着也能休息,不用叫醒她也能看着她……

这么想着, 方小慧骑着自行车,出了团部。

从竹篮桥上下来的时候,方小慧看到了马路对过的汽车站。

啊!我忘了先给叶妹挂个短电话,昨晚也忘了给叶妹留张小条。叶妹并不知道我要来。万一……她下夜班没在小屋睡……回松园去了……或者听课什么的……,怎么办?

这么一想,方小慧开始仔仔细细地搜寻站在汽车站上等车的人,

这一搜寻不打紧,方小慧觉得自己的心脏立马停止了跳动。那个心不在焉地站在那儿呆呆地等着车的人……,不就是那个李洁吗?

十月中旬,旷野的风已经很大了。但方小慧并不觉得冷。他摘掉军帽,脱去上身的那套本来是专为亦叶而换的崭新的军装,把这两样东西叠好放进书包。 然后,方小慧就在街对过静静地观察着李洁。

这只该死的雄鹰……果然已经飞回W市了,而且一定比我想象的早得多!

叶妹为我收集整理那些电影方面的资料,本来收集得好好的,到三月份却突然被转移了。是图书馆真的把资料转移了吗?还是被这只该死的雄鹰给转移的?……我那时……真是不该发慈悲,帮叶妹去发那封信。应该把那封信撕得粉碎,扔到阴沟里!我……太乐观,太自信了!假如能整天和叶妹呆在一起,这么乐观,自信,倒情有可原。可是我一走就是一年多啊!周全说叶妹……让我去拍电影是……调虎离山…… 那时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现在才发现,这事……完全有可能是真的……

胡思乱想了一阵,方小慧觉得这么站在马路对面就是不穿军装也很容易被李洁发现,便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几棵树的后面。

不过,多看了那李洁几眼,方小慧倒有几分心安。李洁整个一幅魂不守舍,四顾茫然的模样,根本就没有注意他身边的任何人和事。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走着,一转眼就过了半个小时。班车过去了好几辆,但那李洁却还是呆呆地在路边站着。……是他已经找过叶妹,没找到,还是叶妹睡着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么傻傻地站在车站上不走也没用啊?方小慧满腹疑问却百思不得其解。他天性好动,这么呆在一个地方不动,又毫无目的,简直是受刑!

最后,方小慧一抬腿骑上了自行车。他决定站到竹篮桥上去。那儿远,李洁绝对看不到他,他却能辨认李洁的动向。

不料方小慧刚上竹篮桥,江铁生却从桥上下来。

铁生!你怎么也上镇上来了?

哎呀!小慧!碰到你……太好了,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我还正担心……你和你那叶妹……会上什么地方去了……”

一听江铁生提起叶妹,方小慧一下子难过起来,脸都变白了。

“……说实话,铁生,我……本来是去找叶妹的。但是现在……我发现没什么必要再去了……”

我不耽搁你,小慧!你快回家!你妈病了!

什么?

方小慧吃了一惊。从电影制片厂回来,他只跟父亲通过几次电话,而且还都是为演出的事。松园,他到现在还一次都没回过。

我妈……身体一向很好。我简直都……没听她咳过嗽!

是你爸打电话来说的,不会有错!你快回去吧!人……吃五谷杂粮,就有旦夕祸福,谁算得了?

方小慧把自行车交给江铁生,回身向车站跑去。

……这一下真是冤家路窄,竟要和那该死的雄鹰同乘一辆车!方小慧叹着气想。不料到了车站,一直在那儿呆呆地站着的李洁却已经不知去向。

开过来了一辆班车,方小慧上车了。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 十五 峰回路转 (上)[backcolor= transparent]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danielhuang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10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