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6阅读
  • 2回复

若敏:阿根廷Fitz Roy 峰的挑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若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巴塔哥尼亚6:阿根廷Fitz Roy 峰的挑战》
若敏
很多人都听过道格拉斯·汤普金斯(Doug Tompkins)和他的好友伊冯·乔伊纳德(Yvon Chouinard)Patagonia的故事。1968年,他们两人与Dick Dorworth,Chris Jones,Lito Tejada-Flores一起去攀登巴塔哥尼亚高原的Fitz Roy 峰。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出发,买了辆二手的面包车,经历了8000多公里的路程,六个月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到了巴塔哥尼亚。

(摄影师好友溪边的大作,妃子峰日出)
印入眼帘的是巴塔哥尼亚的天际线。他们被眼前壮美秀丽的山峰所震撼,Mt.Fitz Roy就是中间最高的那座岩壁,而在左手边,像石笋般的岩壁则是Cerro Torre。

(我们走进妃子峰,近在咫尺)
他们攀登阿根廷的Fitz Roy菲茨罗伊峰(下面简称妃子峰)时并不顺利,遭遇了巴塔哥尼亚恐怖的狂风,在山上躲了近三个礼拜的风暴,历经艰难险阻,才完成这次登峰的探险,这段经历,后来常常被他们提起,永生难忘。

(著名摄影大师阿刘的大作)
乔伊纳德(Yvon Chouinard)回来后,在1975年创立了知名户外品牌Patagonia,给品牌起名字的时候,他脑海中浮现的是,从远方看到Mt.Fitz Roy峰的时候,他想让patagonia的产品,可以经得住Patagonia高原上恶劣的气候!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妃子峰天际线线条,简洁而有力的LOGO 标志!

(摄影师阿刘的工作照,要拍一个这样的照片非常不容易,要吃很多苦)
一起同去巴塔哥尼亚探险的汤普金斯(Doug Tompkins)是著名户外品牌北面(North Face)的创始人,北面的名字是他为了唤起人们对北面-山峰没有太阳照射,最冷和最强大攀登路线的致敬。

(只有像阿刘和溪边这样的摄影大师,可以还原巴塔哥尼亚的美景)
生活中永远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那个会先到。2015年12月8日,Tompkins在巴塔哥尼亚智利的(General Carrera Lake)上与另外六人一起划皮划艇时,忽然狂风大作,大浪袭来,掀翻小舟,随即跌入近摄氏零度的冰冷湖水中,不幸遇难。他被埋葬在Parque Patagonia的墓地,永远留在了他心爱的巴塔哥尼亚高原。

(我拍的照片,妃子峰被云雾环绕)
经过一夜的酣眠,醒来一看已经早上六点钟了。掀开窗帘,看到有一抹淡淡的朝霞染红天空,我急忙起来梳洗,带着新的Sony相机,还特意换上长焦镜头,向小镇中心出发。

(网友拍的照片,抱歉,我不记得名字,如果看到,请告知,运气好的时候,应该是这样。)
外面还是朦胧的黑灰色,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有一只很大的德国犬一直跟着我,接着又有几只狗加入了队伍,我不敢快跑,按照自己的节奏快走,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好在走到小镇中心,看到另外一对年轻夫妻和一个帅哥,这群狗就转头离去,我就想,他们也许是为了护送我过来的?

(另外一位网友发给我的照片,抱歉,我不记得名字,如果看到,请告知,她的运气比我好太多了)
一打开相机,才发现昨晚忘记充电了。我不得不又赶快跑回旅馆,将Sony相机充电,带上Nikon相机又出发了,这次没有长焦镜头。

太阳已经冉冉升起,山尖已经泛起了黯淡的红光,但是一团云雾紧紧地围绕着妃子峰。紧接着日照金山,只是妃子峰的面纱一直不肯掀开。站在旁边的德国帅哥说,“你们已经很幸运,我已经在小镇住了五天了,每天早上都是乌云密布,今天就要离开了,还不错,最后看到了日出。”

另外一对新婚夫妻来自日本,这是他们的蜜月旅行,我为他们拍了合影,选巴塔哥尼亚徒步,作为新婚的开始,共同经历一些磨砺,这样的蜜月设计还真不错。

(妃子峰犹抱琵琶半遮面)
回到酒店,大家都在吃早餐。我也快速地完成早餐,做好出发的准备,据说今天的徒步是所有四天徒步中,最难的一天,不仅有20公里来回的翻山越岭,还有最后一公里,海拔直接升高400米的乱石堆,不过大家都信心满满。

(旅馆旁的小教堂,非常小)

(从旅馆出发合影)

从旅馆走到徒步起点,大家还有说有笑,清晨的冷风袭来,都裹紧衣服,加快了步伐。都说巴塔哥尼亚一天有四季,为了防备万一,大家都穿了最厚实的衣服,全副武装。

(在出发的路上)

(导游介绍行走的路线)
在徒步的入口,当地的向导向大家介绍了大致的路线,两位地陪加上我们的CEO 一共三人,分工是一个在前面带路,最快的几个人跟着,中间有一位带着平均速度的人,还有一位压阵,在最后收尾。

(第一个休息点)

紧接着就是上坡,道路两边呈现出大自然的原始风貌,只有偶尔出现的指路牌和提醒不要踩到旁边自然植被的牌子,才让你感到人工的痕迹。不一会,我就落在了最后。在爬山的时候,才知道手术后的右脚踝,已经不是原装,走快就会痛,无法跟上大部队的节奏。

(第二个休息点)
我让Jack 跟着大部队先走,女向导陪着我在后面赶路,不一会,就看不到大部队的影子了。赶到第一个休息点时,CEO决定,让女向导陪着我,能走多少由我自己决定,不受伤是第一原则。

十六名队员,不乏徒步高手。来自爱尔兰的女孩Nuala,金发美人,是工程师,也是业余足球队员,每周参加比赛和训练,体能超强。来自丹佛的Steven,平时就住在海拔3000米的山上,出门就要爬山。他们两个,被称为第一梯队。科维,来自加州,是航天局的科学家,酷爱旅行,平常就喜欢徒步和探险。Emily,华盛顿大公司的白领,业余瑜伽教练,干练和睿智。Tina,来自德国的美丽女孩,铁路系统的女工程师,喜欢摄影和录像。John 来自英国铁路系统的工程师,刚刚退休,绝对的英国绅士,但爱喝酒,常误事。韩国夫妻,每周都要徒步20公里以上,据说在韩国时,两人都服过兵役,特别是女士,坚韧不拔,常常在最后冲刺,给人以惊喜,耐力第一。

(Bruce教授开始授课了)
来自加拿大的Bruce是退休的大学教授,知识渊博,幽默风趣,善良正直,以69岁高龄,完成所有的四次徒步,非常了不起。妻子Johanna 是业余作家,夫妻常常秀恩爱,撒狗粮,比新婚的夫妻,还要大方。来自德国的新婚夫妻Anja, 小夫妻倍受照顾,每次旅馆都会给他们安排最好的房间,他们对人也特别友善,非常愿意帮助别人。来自芝加哥的华裔女孩Kerri, 小时候随父母从台湾移民到美国,开朗乐观,是个爱笑的女孩。她还拿出虎骨膏给我疗伤,令人感动。来自加拿大的会计师华裔小伙子Ken,善良,来自越南的华裔家庭,喜欢旅行,只要有假期,就一定在路上,很有趣的大男孩。

(又跨越了一座山)
巴塔哥尼亚的风景美不胜收,为了赶路,无法停下来拍照。女导游不停地劝我放弃,她说,后面还有很多路要走,你要不要现在就回小镇?我婉言拒绝了,心里想,一定要走到山顶,亲眼目睹妃子峰的风采,不论什么困难,我都要咬牙克服。

(妃子峰又围上了纱巾)
道路开始变得艰难,时而是乱石堆,时而是灌木林,时而是小溪,时而是独木桥,还有沼泽和茂密的森林,时刻要小心脚下。好在路上只有几段有狂风,大部分地段,比较平缓。

(走在我前面的一对情侣)
在森林里,树是最好的挡风板,枝杈横生竖长,地上还挂着苔藓,这里完全看不到阳光,阴冷潮湿。有一片营地就在其中,五颜六色的帐篷,带来一丝生机。

(冰川近在咫尺)
听到溪流的声音,眼前一亮,出了林子,在坡下有一条清亮的小河,潺潺流过,这是来自冰川融化的雪水,这也是徒步者的饮用水源,非常清甜。大部队正在此地休息,我终于赶上了队伍。

(清澈的冰川水,真甜)
我吃了一个苹果和一个能量棒,喝了些水,就与大部队一道出发了。不一会,我又落到了最后,看到他们转过山角的身影,心中涌起一阵无力的感觉,可是,脚踝怎么也不听话,一走快,就钻心地痛。没有树林的遮挡,太阳直射在身上,热得需要脱衣服,不一会,背包就满了。

(希望就在前方)
草原、枯木、河流、还有泛着蓝光的冰川。蓝天映衬下的雪山群,俊秀多姿,远处的妃子峰越来越近,也带给我无限的希望。

(初秋霜染)
终于来到了妃子峰的山脚下,大部队在这里休息,整装待发,女导游又提出让我止步不前的建议,我已经走到了跟前,怎么可以放弃呢?我基本上没有休息。

(远眺)

上山时的最后1公里,直线上升400米,骤然提高坡度,乱石嶙峋,山势陡峭,不少时候,需要手足并用。这时换了CEO 诺哥陪我了,多亏了他,不停地拉着我,鼓励我,虽然这段十分艰难的路,险象环生,但我最后终于登上了顶峰。

(近观妃子峰)
这里是我们可以到达妃子峰最近的地方。冰湖就在身边,妃子峰的顶尖犹抱琵琶半遮面。如果这片乌云可以飘走多好。与大部队集合,合影留念,这是一次全体队员的唯一一次徒步,后来的三次徒步,不断减员。

(全体团员大合影,一个都不少)

冰川湖十分静美,晶莹剔透,群峰仿佛触手可及,大家有的拍照,也有的安静地坐在湖边,还有一对情侣,躺在地下。

时光仿佛静止,我静静地坐着,注视着眼前的山峰和冰湖,仿佛穿越到了人间仙境,沉静之美,在尘世烟火中升腾。抬头看着蔚蓝天空上白云悠悠,心中有阵阵清风拂过,冰湖的水,从心间漫过,浅笑嫣然,岁月芬芳,这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到了下山的时刻,我依依不舍地回头与妃子峰告别。下山比我想象的危险,只有一条道,上山和下山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不得不谦让,很多年轻人是跑下山的,让我想起自己当年在黄山也是如此,年轻真好。快接近底部的时候,我踩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哧溜一下,我就滑了下去,坐在了地上,望着脚下的险峻悬崖,出了一身冷汗,把CEO 诺哥也吓了一跳,一位帅哥把我扶起来,“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谢谢,我没事。”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了下来。这段路真是挑战。

Jack正在等我,他与男导游一起,陪着我走回去的路。徒步两小时后到了Laguna Capri-Capri湖。妃子峰已经躲到乌云后面了,湖边风略大,我喝了点水,吃了最后一个能量棒,就又出发了。

天气说变就变,乌云滚滚,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还有几滴雨水洒落在身上,我赶快把防水衣穿上。虽然景色优美,却无心欣赏,只想快走,早点回到小镇,喝上一碗热汤,还有躺在床上放松。

腿越来越沉,体会到腿上如同灌了铅的感觉,有不少年轻人超过了我,可是脚踝不听话,就是走不快。庆幸的是,雨下得不大,也慢慢停了。Jack 不断地鼓励我,“快到了,再加把劲。”最后一公里是下阶梯,仿佛腿都不是我的,麻木不仁。

终于走到了山下,与CEO 和女导游会合,得知他们比我早一个小时完成徒步,从早上八点从旅馆出发,我已经走了整整九个小时。按照乔安娜的徒步手表记录,我们走了全程26公里。为了感谢他们的照顾,Jack 给了双倍的小费。

走在小镇的路上,又累又渴,我们走进路边的餐厅,人声鼎沸。这里虽然不是小镇有名的餐厅,但味道不错,我们要了黑山羊的烤羊排,热腾腾的蔬菜汤,一份烤蔬菜,唇齿留香。这是一家烧烤的餐厅,不能刷卡,要付现金,得知他们更喜欢收美金,阿根廷的比索贬值得太快了。

回到酒店,赶快洗澡睡觉,没想到脚踝肿得像个大苹果一样。Kerri给我送来了麝香虎骨膏。我贴了膏药,特别的气味和温热的感觉慢慢涌了上来,我感谢她的善意。在巴塔哥尼亚冰冷的夜晚,带来了温情和暖意。躺下来的感觉真好!我长长地感叹了一声。从来没有觉得床是如此地美好。

人生之路,如同登山,山谷沟壑,悬崖峭壁、雪山冰湖、溪流森林一一走过。将困难当作历练,最珍贵的是一路行走的过程,只要努力,就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只要坚持,就会登上顶峰。路在脚下,勇气在心中。
(选用了摄影大师阿刘和溪边的照片以及两位网友的照片,已经标明,十分感激)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若敏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5-20
回 danielhuang 的帖子
danielhuang:[表情]  [表情]  (2019-05-20 08:10) 

谢谢!
离线danielhuang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20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