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3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 十五 峰回路转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五
十五 峰回路转 (上)


李洁在车站上呆呆地站了半天,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也不知站了多久。一阵凉风吹来,街边灰多,李洁没防着,吸了一口,呛咳了几声,左背的伤口开始疼。三年前,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李洁曾度过了他这一生中肉体最痛苦,但精神却最愉快的四天。人的一辈子……其实只要有那么四天……就够了!去吧,还是……去看看亦叶吧!就算这辈子真和她没缘,也还是同志,也还是朋友。她今天生气、难过;是因为想起了四年前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她不会恨我!多少年前她……就说过,李师傅!我……要是恨您,那才真是敌我不分了!而且,她今天不是还要我继续当她的入团介绍人吗?

这么想着,李洁的心情平和了一些。他慢慢地向竹篮医院的方向走去。

穿过食堂的时候,肖婆婆拦住了李洁。李洁温和地笑了。

“……肖婆婆!您……不认识我了?我是……菜叶子的朋友……”

啊!肖婆婆看了李洁一眼就想起来了。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你……背上受伤,菜叶子侍候过你……”

李洁的眼一下湿润了,是的!就凭那几天的侍候,亦叶对我……也算是恩深似海了!

“……人老了,就是忘性比记性大。我也记不起你的名。你和菜叶子一样,是个单名吧?

是的,肖婆婆!我叫李洁,您……就管我叫……洁子吧!

……可是有日子不来了,洁子!那时……你还恋着我们菜叶子。我早想到了,你当了英雄,对上了像,也就不记挂我们菜叶子了……”  

肖婆婆感叹着。

李洁笑了,拿过一块案板,一把刀,帮肖婆婆切冬瓜。

“……您刚才说的可不对,肖婆婆!我……一直记挂着菜叶子,只是我没法来看她。我出差去支援兄弟厂去了两年,刚回来又去小三线三个月。这不,我刚一回来,就来看菜叶子了……”

“……一晃好多年了,洁子!你是城里头的干部,还当了……英雄。一定……早成家了吧?

没有,肖婆婆,李洁还是温和地笑着。我没成家……。这些年我……没来,菜叶子……她也没成家吧?

“……我一直啊,把那小灰狗……当菜叶子的男人……。那孩子,要说对菜叶子,那好……是没活说!寒冬腊月的,菜叶子犯傻气……。领导上派她上药场,她就不会说个不字!……小灰狗想去陪她过年,还是我给带去的。你别看菜叶子做别的事聪明;犯起傻气来也傻得厉害。要不是我去接她,她……差点儿回不来!那个于老头……老不死的,不安一丁点好心,居然变着法子……想把菜叶子那么个病秧子留在药场跟他种药,他简直是疯了……”

那小灰狗……,还常来看菜叶子吗?

自打到那药场之后,那小灰狗就再没来过。这一晃……也差不多两年多了。我问过菜叶子,她说是那小灰狗被选去拍什么……电影去了,不在咱们镇子边上了……”

啊,原来是这样!难怪……亦叶要哭,难怪她宁肯……那方小慧缺一只胳膊少一条腿什么的!看来,亦叶的泪水并没有阻拦住方小慧。如今这个年头,当演员的能有幸运被选去拍电影,谁能不去呀?李洁的心中一下子豁然开朗了。没关系,亦叶!我……会等着你,而且用不着等到海枯石烂!你忘不了方小慧,那方小慧会忘掉你的!何况那方小慧还有一个竟会憎恶你的母亲……

心情一好,李洁更为自己还有一个哥哥而庆幸。哥哥和小琴姐就要结婚了。只要小琴姐给李家再添一个小生命,爷爷和爸爸对我的事……就不会那么着急。而那方小慧,照肖婆婆说,却是根独苗……

“……你受伤时,你们一家子人……我都见过。你爷爷……身体还健旺?

谢谢您,肖婆婆!爷爷……挺好的,李洁一下想起来。受伤时曾许诺过肖婆婆,伤好后请肖婆婆上家吃饭……。这一晃就三年了。肖婆婆,我……还欠着您一顿饭呢!我受伤时,曾答应您,伤好了,清您上家吃顿饭。这一晃都好几年了……。过几个月,元旦吧,我哥要结婚,您带上分田去吧!我要抽不出空来接您,您跟菜叶子去,她认识路……”

一听李洁请她吃饭,还让带上分田,肖婆婆的眼就湿润了。

……真是心善啊!洁子!只有菜叶子的朋友……才能这么待分田呀!

李洁帮着肖婆婆切完冬瓜,收拾好刀,案板,洗干净手。

“……肖婆婆!我没来这几年,菜叶子……还是一礼拜上两回夜班?

是啊!是啊!还是每礼拜二,五。不过她不在前面上班,她身体不好但脑子好,三楼的领导把她调到后面来当医生了。……她上楼睡了有一会儿了。你上去看看,她要没醒就别叫她。我们仨吃饭都晚,先把院里吃饭的人打发了再弄我们自己的饭……”

李洁从食堂后门穿过院子,轻轻地上了楼。

刚往楼上迈腿,李洁的心就开始怦怦地跳。

……要是和亦叶说话能像和肖婆婆说话那样随便,那样轻松,那样无拘无束……,该多好!李洁低着头,遗憾地想着。上楼的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慢。走到亦叶的小屋跟前,李洁抬起头,发现亦叶小屋的门居然大开着。李洁站在门口朝里望了望。原来亦叶并没睡觉,她坐在书桌边,头趴在自己的两只胳膊里。李洁屏住气,四下看了看。亦叶的小屋……和两年前,啊!不!准确地说是三年前,一模一样,连一丁点变化都没有。亦叶用的全都是他当年亲手精心为她做的。甚至……他当年怎样摆设的,也都还在老地方。只是书桌前地上的油漆磨损了很多。很显然,那是亦叶经常动椅子的缘故……

李洁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发现亦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上来,便在门上嘭嘭地敲了两下。亦叶仍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李洁这才注意到,门这么开着,风挺大的。假如亦叶真的在桌边睡着了,很容易着凉。他走进屋,关上门,从门后拿了一件衣服,盖在亦叶的身上,亦叶醒了。

啊!李师傅……”

亦叶!你下夜班,干吗不上床好好地睡,要趴在桌上?这么趴着睡……多不解乏!

亦叶这才想起上午慌慌张张地从支部办公室下楼时居然和李洁连个招呼都没打。

“……李师傅!今天上午…………态度不好。把您的同事……得罪了……”

李洁睁大眼看着亦叶,目光温和、真诚。

“……别说这些,亦叶!我来看看你……不是为了再说……这些事。把这些事……都忘了吧!……小的时候,我爸老对我和我哥说,说我们打小,路就走得太顺当。他说,人一辈子要是没受过冤屈,没吃过苦,就总也成不了人!你……就只当你多受了一份苦,比别的人早……成人吧……”

亦叶用手背揉了一下眼。

别揉眼,亦叶!上床接着睡吧!我没什么事,来……看看你……就走!

啊,别走!李师傅!一听李洁要走,亦叶一下难过起来,也全醒了。……难得来,坐一会儿吧!我……还没有谢谢您的葡萄干呢!

亦叶把椅子挪了一下,让李洁坐下,自己坐到床的下铺上。李洁一直注视着亦叶。亦叶神情倦怠,但脸色却红红的,红得让李洁想起头一次见到亦叶时,亦叶教他形容自己的姓名时说的桃李芬芳,纯洁无瑕……

“……葡萄干……好吃吗?

亦叶不好意思地笑了,那笑容可爱极了,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好吃!

李洁想起了那淡黄色的羊毛围巾和手套。那两样东西至今还放在那只牛皮纸信封里……

其实……”

李洁在一个短暂的瞬间管不住自己的嘴,想说说那围巾。开了口才发现不妥,又止住了。

您想说其实什么……”

李洁的脸红了,他抬起头看着亦叶,亦叶也正看着他。亦叶的大眼睛里藏有许许多多柔情,李洁受到了鼓励。

其实,我本来是想送给你……别的礼物的。但想了想,又怕你说我……资产阶级情调什么的……。最后我想,还是送你一包……葡萄干吧!兄弟厂的工人们个个都吃葡萄干,不管怎么说……也只能是无产阶级的……”

哈!哈!亦叶笑了。原来这葡萄干……还是无产阶级的!您不说……我还真没吃出来。看来我的觉悟还是太低……”

多么可爱的亦叶呀!李洁觉得自己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兴,这样愉快了。亦叶在心中猜测,李洁……原来打算送给她的会是什么别的礼物,却没想出头绪。李洁低着头看着亦叶的床下。

“……亦叶! 你的床底下,这是塞着个什么东西?

亦叶低下头看了看,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别提这荒唐事了,李师傅!几个月前,天外突然冒出一位美国外宾,指定要见我爸,还要上松园我们家做客。把我们家整个搅了个鸡犬不宁。省革委会居然严禁我姥姥和柳妈见那外宾。……我只好把我姥姥和柳妈接到竹篮镇来住几天。姥姥来的那几天,我睡上铺;姥姥睡下铺;柳妈没处睡。肖婆婆就让分田上场里给借了一张折叠的帆布床……。其实省革委会的那些人真是有眼不识荆山玉,整个一个敌我不分!我们一家人中,真正的劳动人民只有我姥姥和柳妈!两人都是雇农的女儿。我姥姥八岁当童养媳;柳妈的丈夫是皖南事变中牺牲的新四军烈士。好容易这住满了资产阶级的松园……有希望参加一次世界革命,革命的动力……竟然被驱逐出来了!

李洁笑了。

“……你这张利嘴,亦叶!你爸你妈在家接待外宾……准保不放心你这嘴……”

那倒不至于,李师傅!我……也就是在您跟前才说这些话。咱们中国有五千年古老文明,是地球上难得的礼仪之邦。……可是中国人要老在中国呆着,至多能混个人民群众,不当阶级敌人就算不错了。要是出去,到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人民大众那儿呆上一阵再回来,不是外宾,也是侨胞了。我爸……接待的那外宾,其实就是我爸当年的同学,就跟……我和美美一样……”

李洁看着亦叶,竟无言以劝。他想起来在报纸上看到的照片,那外宾虽然西服革履,但分明长的是一幅中国人的面孔。

肖婆婆推门进来。

太好了,菜叶子!你已经起来了!跟洁子一块儿下去吃饭吧!

亦叶吃了一惊。

肖婆婆!您的脑子……真好使,您还记得我这朋友叫洁子……”

哈!哈!哈!

肖婆婆和李洁两人都大声地笑了起来。

站起来,走到屋外,亦叶才觉得头昏眼花,两腿发软,而且浑身上下一阵阵地发冷。因为李洁来,肖婆婆做了四菜一汤,把本来准备晚上和第二天才吃的野兔子肉和狗肉也炖了。

啊!真香!肖婆婆,您做的菜……这么好吃,我爷爷要知道,都不敢请您啦!

李洁清早五点多就起床了,还真觉得饿,一眨眼就吃完了一碗饭,又盛了一碗。

“……喜欢吃,就多吃点!

肖婆婆不断地往李洁碗里搛菜。老半天,肖婆婆才奇怪地发现,亦叶在饭桌边坐了半天,什么也没吃,只喝了两勺冬瓜汤。而平时,亦叶吃起饭来,比谁都快。

“……你今天这是怎么啦,菜叶子?这兔子肉和狗肉……还是点稀罕菜!平时……想吃都吃不上!你怎么一块也没吃?

……不饿……。今天早上……吃得晚……”

亦叶勉强搛起一块兔子肉,放在嘴里无味地嚼着。

肖婆婆放下筷子,摸了摸亦叶的头。

“……你一定是病了,菜叶子!……头这么烫,一定在发烧!这是昨晚出诊累的,吹了风……”

“……没关系,肖婆婆!我本来……就容易感冒……”

分田!你上前面找邹婆婆,拿个……量温度的表来,就说菜叶子……病了……”

别!肖婆婆!亦叶拦住分田,先把饭吃完了再去,分田!

分田几口就把碗里的饭赶进嘴里。

再喝一勺热汤!亦叶命令着分田。

不一会儿,分田和吕豆花一起回到食堂。吕豆花十分内疚。

“……这是昨天给累的,亦叶!

没事,豆花姐!我……没觉得怎么不舒服,都是肖婆婆非让分田上前面……”

我都听田医生说了。这个千刀万剐的犯人!

吕豆花恨恨地骂着。

吕豆花把温度计从亦叶的腋下取出来。亦叶确实是发烧了,三十八度二。

上楼查个血象,拍个胸片吧,亦叶!不要搞个肺炎!你要不想动,让分田背你……”

李洁在一旁忧心忡忡地看着亦叶,却无法帮忙。刚才在小屋还谈笑风生,却没想到……她病了,正发着烧……

算了,豆花姐!没必要上楼。我知道我呼吸道有感染。查了血象,拍了胸片,反正还是用抗菌素……”

吕豆花不说话了。她给亦叶做了皮试,注射了青霉素和链霉素,然后递给亦叶一张病休。亦叶一看就笑了。

豆花姐,您一下就给我开一星期,还要不要朱医生活了!昨晚的夜班……就是他帮我上的……”

吕豆花把嘴凑到亦叶耳边,

朱医生不在!要是别人要病休,我开两天都不敢!只敢给你开!只有你是真病!

吕豆花走了。亦叶站起来。

亦叶!李洁拦住她。别走!我背你上楼!

不用,李师傅!我自己能走。再说,就是我真不能走,也得叫分田背我,哪能……麻烦您呀?

这一下,李洁难过了。

那就是说……在你心里,我……还不如分田?

那倒不是,李师傅!我是说,分田的身体好!您的背上受过伤……。再说,我……从小就挺沉。小……,我是说我姐我哥都说……我跟……一头小猪似的……”

李洁不出声,把亦叶一把抱起来,放在食堂的餐桌上,然后自己背对着亦叶。

“……搂着我的脖子,亦叶!趴在我背上,闭上眼!到你的小屋只有几步路……”

亦叶老老实实地趴在李洁的背上,心中……热乎乎的。

李师傅!亦叶在心中轻轻地呼唤着李洁。已经七年了!七年前参加革命大串联的时候,我也这样趴在您的背上!可是您……一点也不记得了!多么遗憾呀!

回到小屋,李洁把亦叶放在椅子上,然后把上铺的被子,枕头拿下来,铺好。

你脱衣服上床吧,亦叶!

李洁说完就站在屋外,关上门。

亦叶也确确实实觉得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脱去外衣、外裤,她昏昏沉沉地躺在下铺上。

李洁在门口站着,看到肖婆婆端着一碗面上楼来。

“……我用冬瓜汤给菜叶子煮了一点面,放了个蛋。她要实在吃不下面,让她把蛋吃了,汤喝了……”

李洁把面端到亦叶的床头,亦叶睁开了眼。

“……你先闭上眼睡!肖婆婆刚煮的面,太烫!等凉一点我叫你!

李师傅!您把面放在桌上,走吧!早点回去,还能睡睡午觉!明天,您……还要上班……”

我从来不睡午觉,亦叶!再说,我……难得来看看你,多陪你呆一会儿吧!

没事,李师傅!您回去吧!我老生病,习惯一个人呆着!

李洁不说话,他用筷子和勺子不断地搅着面,然后用手摸了摸,不那么烫了。

来,亦叶!我帮你把枕头垫起来。你闭上眼,张嘴就行。我喂你吃!

不用, 李师傅!我起来自己吃!

李洁拦住了亦叶。

“……你真是有福不会享,亦叶!我就盼着能生生病,能有人喂喂我……”

哈!想生病还不容易!您现在把衣服脱得精光,上楼下院子去。把小门打开,站着那儿吹风!吹俩小时,我保证您明天发烧……”

李洁笑了。

“……只要你保证明天我发烧,你能喂我吃这么香的面条,我……现在就脱!

“……这面条有什么稀罕!我……也会煮。再说,明天我病休……”

好哇!你可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话算数呀,亦叶!

李洁把本来端到亦叶床边的面条重新放回书桌上。站起身,呼地一下脱去了帆布工作服。

啊!李师傅!李师傅!

一看李洁真的脱起衣服来,亦叶心一慌,倒没辙了。

……是开玩笑的。您别脱!一吹风,一咳嗽,您的伤口……会疼的……”

哈!哈!

一看亦叶认输了,李洁笑了,回到亦叶床边,满脸的得意和顽皮。

亦叶!其实……你傻了。你要不叫住我,肯定我输!

为什么?

我的身体……可好呢!像十月这种天,脱光衣服在外面呆着,一点事也没有! 呆两个小时,保证发不了烧。……我记得,我这一辈子就好像发过一次烧……”

什么时候?

就是……你上我们家看我,喂我……吃苹果那次……”

啊!李洁一说,亦叶想起来了。是的,苹果!时间……过得真快,都四年了!既是……我喂李师傅吃过苹果,他喂我吃面也是应该的。亦叶不说话了。她老老实实地张着嘴,让李洁喂她。

李洁刚用筷子搛了一块蛋黄放在勺子上,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亦叶!你……不是对鸡蛋……过敏吗?

啊!亦叶的脸红了,她一下想起几年前李洁帮她写思想汇报时在李家吃的那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饭……

“……肖婆婆真糊涂,她居然说,你要吃不下面,就光吃这蛋……”

亦叶的眼湿润了。

李师傅……,这么长时间了,难得您……还记得我……对鸡蛋过敏……。我……早就能吃蛋了。下乡的时候,我每天都吃一只蛋……”

李洁松了一口气。

行了,亦叶!闭上眼吧!我让你张嘴你再张,不要说话了!

肖婆婆只煮了一点面,亦叶吃得极快,几分钟就把蛋,冬瓜汤和面吃得精光。

李师傅!我……喂您吃过苹果;您今天又喂我吃了面。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了。您走吧!

李洁用毛巾擦了擦亦叶的嘴,坐在亦叶的床边,笑着看着亦叶。

干嘛老是撵我走哇,亦叶!你是害怕,你睡着了,我走的时候偷你的东西?

哈!亦叶也笑了。我这小屋里值点钱的东西都是您拿来的。你再拿走,不算偷!

亦叶!李洁用两只手在亦叶的枕头的两边支撑着自己,很近很近地端详着亦叶。闭上眼睡吧!你睡着了,我就走!只不过,离开你……我心里挺难过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看你……。在厂里…………挺好强的,这种话……从来没跟别的人说过……”

李洁的目光。李洁如泣如诉的话语深深地触动着亦叶。亦叶睁大眼,回视着李洁,眼中一层朦胧的雾正在向前涌。

“……李师傅!从一开始认识您……我就挺感激您的。只是我没有办法……回报您的……知遇之恩。……离开工厂的时候,我难过的不是离开工厂。而是……离开您,离开您那一家好人!那时……我就对自己说,要是将来在我人生的路上……还能遇上您这样的好人……,那我这辈子…… 多幸福啊……”

李洁不忍心正视亦叶那对忧伤的大眼睛,更不忍心听亦叶用这样忧伤的神情说话。他咬着牙坐直了身子。再这样近地看着亦叶,他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把亦叶紧紧地抱起来,贴在自己胸膛上。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