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1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十五 峰回路转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五
十五 峰回路转 (下)
.



妈!您听我说!叶妹……虽然身体不好,但脑子好。我一直没跟您说过,那孟莎莎喜欢小慧,叶妹……早就注意到了。难过归难过,但我看得出来,叶妹能挺得住。她……其实一直在避着小慧。是小慧自己主动找叶妹的。……今天这事,咱俩回去都别说。就算过去了。回头我跟英英说,看她班上同学中有没有合适的,给叶妹留意一下。您自个儿带学生实习时也注意一下。给叶妹找一个学医的男朋友,将来也好照顾她。说实话,小慧那个职业也确实不适合叶妹,一出差就是一年半载的不回来……”

新元这一说,叶慰余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儿子……说的对!给多病多灾的小女儿找个学医的男朋友……才是件正经的大事!

吴向芬病的第二天,方小慧的姐姐方小芬从S市赶回来。

吴向芬把曾当着新元和叶慰余的面说过的那几句话又当着女儿方小芬说了一遍。方小芬并不是在松园长大的。一九六三年之前,戏校放假,她倒常来松园小住。童年时代的亦叶她见过,也知道父亲、弟弟喜欢那个孩子,就像喜欢自己早夭的似芬妹妹。她没想到的是,弟弟长大之后,一直到今天,还在喜欢这个病孩子。看到母亲突然病倒,几天工夫父亲瘦了一圈,不仅神情疲惫,脸色苍老,憔悴;而母亲只要睁开眼就不断地重复弟弟的事;而弟弟又一声不吭;方小芬只能尽力宽母亲的心。

妈!您别为我弟的事着那么大急。您说的事,我爸记下了;我也记下了。您不同意的事,我弟……不会做。

吴向芬闭上嘴,却仍然叹着气,摇着头。方小芬想不出什么好招,只能站起身,拍了拍方小慧的肩。

小慧!你的岁数还小,搞对象的事……现在不用着急。来!趁着爸、姐都在跟前,你给妈起个誓,就说你……再也不去找……亦叶,这辈子绝不会跟她好!说了,妈也好安心!

方小慧却没有站起来。

姐!你……干吗非得让我起誓呀?我……从来也没说过,我……要跟叶妹好……”

吴向芬难过了。

小慧!你姐让你起誓,是想宽妈的心。其实妈心里……根本就不信起誓,如今都是什么年代了……。妈说的那些话是为你好。可是你一直到今天在妈面前还不说实话。你说,你从来没说过要跟叶妹好。但你心里头想的是跟那个病丫头好。你心里想的那点事……嘴上不说也瞒不了妈!世上知子……莫若母呀!

方玉慧一听妻子的话,也难过了。

小慧!医生说了,你妈……心脏出了毛病,要静静地养着,不能多说话!自打你妈病了,她嘴里叨叨的就是你那点事。你今天就照你姐说的,给你妈言个声,说你不跟叶妹好,让你妈心里头舒服一点,不行吗?说实话,叶妹她爸她妈都是医生,你喜欢叶妹,她爸她妈兴许还不放心呢……”

方小慧无言以对,只得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

妈!既是您心里惦记着我的事,我爸和我姐也都说我。我……就跟您起一个誓吧!我保证从今往后不去找叶妹!我这辈子若真是跟叶妹好……”

方小慧痛苦地闭上眼,眼前浮现出两年前在药场和亦叶分手的头一天,亦叶泪流满面的忧伤神情。那一次和亦叶相处的日子里,亦叶……也起过一个誓。“……将来,我要真有福气能活到跟另一个男人结婚的那一天,小慧哥!那一定是在你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之后,绝不会在那之前。江河湖海明察秋毫,天地日月星辰为证……”

说呀!说呀!

方小芬看方小慧起誓起了一半突然闭着眼,站着不动,便碰了碰他的手。

在那一个瞬间,方小慧的眼前出现了竹篮镇汽车站上李洁的身影……。他使劲地咬了咬牙,睁开了眼。

“……妈!您信不信,随您!我这辈子要真是跟叶妹好了,让我……横祸暴死,尸骨不全……”

小慧!

吴向芬抓住儿子的手哭了。

“……妈没让你起这么毒的誓哇!妈还活着,你……干吗说死呀?

方小慧把头埋在母亲身上再也不出声了。

多亏新元及时地把吴向芬送到医院,吴向芬的心肌缺血,坏死还没有发展到十分严重的地步。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吴向芬出院了。女儿、儿子都走了。丈夫开始上班。 吴向芬一个人在松园静静地养着。方家的生活又重新趋于平静。

十二月二十八日,亦叶夜班。冬天的晚上没什么病人。亦叶正静静地翻着朱学文做的竹篮镇居民的病历档案库,分田来叫她接电话。

亦叶的心开始怦怦地跳了。

从头一年的八月算起,已经有一年多没听到过方小慧的声音。如果从头一年的二月算起,就已经有将近两年没见过方小慧了。父亲从三线回来之后一直在医院里住着。亦叶下夜班到医学院听课,听完就去看父亲,几乎没回过松园。 十月份,哥哥和英英姐给亦叶打过好多次电话。以前,哥哥并没有这么勤地给她打电话。每次接到哥哥的电话,亦叶总忍不住想,哥哥……是不是见到小慧哥了。但新元却连方小慧这三个字都没提起过,每次都只是让亦叶注意身体,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让亦叶休息时多回松园,看看姥姥和柳妈。倒是从父亲那里亦叶知道,方小慧回来了。吴向芬出院后,方玉慧带着方小慧和方小芬专门上病房看了亦伯梅一次。当着父亲的面,亦叶什么也没说。回竹篮镇之后却难过得哭了一场……

拿着电话,亦叶张大嘴,觉得有点喘不上气了。但电话里传出来的却是李洁的声音。

亦叶!好吗?

啊!李师傅!亦叶一下冷静下来,而且开始责备自己的激动。挺好的!您自己呢?

我?大概……跟你差不多好吧?李洁开着玩笑。

亦叶想起两个多月前的事。李洁是真心对自己好,才把自己入团的材料翻出来,带着那个同事,用休息的时间上竹篮镇来。自己一怒之下把李洁的同事得罪了,自己还病了一场。事后连野鼠都说亦叶有些不知好歹……。亦叶突然发现,自己其实非常非常想念李洁。

“……李师傅!您说的让我元旦把肖婆婆和分田带上……上您家去。肖婆婆……这次可没忘,……叨叨过好几次了……”

李洁在电话那边笑了。

别担心,亦叶!我没忘这事。今天……我打电话给你,就是害怕你……忘了!

您的哥哥和万师傅……是真结婚吗?

哈!李洁笑出了声。肖婆婆说得对,这菜叶子犯起傻气来还真傻!结婚的事还能假?当然是真的!

我这么问……是因为……要是真是结婚,我就得……买点什么礼物来……”

别花钱!亦叶!你带上肖婆婆和分田中午来吃饭。晚上,厂里的同事来。你要是上夜班,就早走;不上夜班,就多呆一会儿……”

行!咱们……就这么定了!

“……要我……来接你们吗?

算了,李师傅!我们自己来吧!再说,又不是……您自己结婚……”

哈!哈!李洁放声地笑了。你真傻,亦叶!要是我自己结婚,专门上门接你,那你不成了我的……新娘啦?

哈!哈!亦叶自己也笑了。

第二天下夜班,亦叶什么正经事也没做,专门用来打扮分田。

分田长得倒结结实实的,但一张脸却又傻又丑。平时让他上镇上或者下面公社办点什么事,老是有人无缘无故地欺辱他。而纺纱厂的女工,心灵手巧,美丽端庄的居多。要是分田不好好打扮一下,没准儿……能吓着厂里的客人。而且肖婆婆也是个道道地地的农妇,从来没上城里的人家去做过客……

亦叶强迫肖婆婆和分田各做了一身新衣服。

下午,亦叶专门回了一趟松园。自从那外宾来之后,美盼整个房间的东西全都搬到白家去了。白素贞把从前自己的戏房收拾干净,准备将来给美盼和梦帆当新房。 亦叶一到白家,就翻姐姐的衣柜。

叶妹!你找什么?

白素贞奇怪了,以前小叶妹下楼都是找书。

白姨,我想从我姐这儿找两件……漂亮一点的衣服。过完元旦,再还给我姐。我以前工厂的师傅……元旦结婚。

白素贞很快为亦叶找好了,一条深蓝色咔叽布裤;一件黄底上有大小不等的,带点儿立体感的黑点点的棉袄罩衣和一条粉红色的围巾。这三样东西都是崭新的。

亦叶一穿上身,白素贞不禁有几分担心。

叶妹!你……穿这么漂亮……去参加别人婚礼……,可不要……喧宾夺主哇!

哈!瞧您说的……亦叶对着镜子乐了。我师傅心好,人可……长得并不漂亮。想要喧宾夺主……根本不用借我姐的新衣服!我穿漂亮衣服是为我师傅挣面子呢。您知道,工厂的女工比咱们松园和医学院的孩子爱打扮多了……”

元旦上午十点,亦叶带着肖婆婆、分田来到李家。肖婆婆和万婶没一会儿工夫就混得烂熟,带着分田帮着万婶下厨。美美从厨房出来,一看亦叶穿得那么漂亮,不禁笑了。

“……叶妹!你今天穿的……都是新衣服吧?

是的,是我前天专门回了一趟松园,问我姐借的!

这话刚落音,李净、万小琴和李洁就都笑了。大家一笑,亦叶不好意思了,赶紧申辩几句。

我是说,我的衣服是借的,可肖婆婆和分田的……可是新做的……”

李洁心里热乎乎的。亦叶本来就长得挺漂亮的,再配上这一身难得的美丽衣服,真让他有些头晕目眩。他控制不住自己,什么事也没做,光是看亦叶去了。……要是不明真相的人来了,没准儿会以为……亦叶是新娘…… 其实亦叶的父母……有的是钱,她干嘛不买新衣服呢?记住她今天穿得这一套!将来……要真和她有缘……一定给她做一身……。李洁胡思乱想着。

美美看见亦叶背着个平时从没背过的大包,肖婆婆也抱着一包东西进来的。可是进屋之后,亦叶一直呆头呆脑地站着,四下乱看,却什么东西也没往外拿。她只好碰了一下亦叶。

“……叶妹!你……出来一下!

亦叶不解地跟在美美身后走出门。

叶妹,你……带没带礼来?要没带也没事,我这就上寝室取一床新床单来,你就说是你带来的……。工厂兴这些,你知道!

啊!你是说礼物?我带了!当然带了!

亦叶这才想起来叫肖婆婆。肖婆婆把一大包东西拿到桌上打开。那是肖婆婆专门带着分田上镇上那家软糕铺子让人特意做的,上面捏满了花边,还有一个大大的双喜字和一对喜鹊。李家一家人都上前看那软糕。肖婆婆要拿刀切开,大家都舍不得。最后决定先留着当看糕。那糕是糯米粉捏好蒸成的,放了好多糖。天气冷,放几天不会坏。

亦叶从书包里拿出一对枕巾和一床软缎的被面递给万小琴。

师傅!我知道您……一向艰苦朴素……”

哈!哈!

亦叶的话还没说完,大家都笑了。

只有李净站在亦叶的边上,心中十分十分内疚。这孩子……单纯得像一池清水,弟弟喜欢她,不喜欢别人……是有道理的!两年前在楼下那次……真不该说她……

亦叶!我弟……上兄弟厂之前,有一次,你来找他……。我说过你,你……是不是还一直在生我的气呀?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这一说,我还真是挺……生气的……”

李净笑了。

那你要我怎么给你赔不是?

亦叶也笑了,从书包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李净。

这是分田送给你们的花生、莲子。让你们……早生贵子!等你和师傅将来有了孩子,也就没时间再多管你弟弟的闲事了。所以……,你用不着给我赔什么不是……”

美美在旁边呆着,又惊又喜。叶妹平时呆头呆脑的,今天……居然送了这么多,这么好的礼物!而且……她的手还在书包里掏着。李洁沉不住气了。上前拦住她。

“……亦叶!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了,让你不要花钱!

李师傅!

亦叶调皮地笑着。

……刚说完你哥,让他别多管你的闲事。现在你又来管你哥的闲事。今天……又不是你结婚!

这一说,大家都笑了,李洁的脸红了。亦叶把最后一份礼物拿出来放在桌上。

“……就是这份礼,我拿不准你们……会不会喜欢。你们要是觉得这是封资修什么的……,就权当我没拿来,扔掉就行了……。要是喜欢,还可以改改。我想嵌字……,所以不太合辙……”

李洁好奇地把那包东西打开,原来是一幅对联。

上联是:高山流水一片净心抚小琴

下联是:绿叶红花万朵桃李笑春风

横批是:天长地久

李勤生、李俭生、李净、李洁、万小琴和美美围在桌边看那对联。李净和万小琴激动得手直颤抖。李洁、美美和李俭生的眼眶都湿润了。

看着大家不出声,亦叶不安了,她上前,想收起那对联。李净一把握住亦叶的手。

“……亦叶,谢谢你!这幅对联……是我和小琴今天能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别的礼,其实你完全用不着送,就你这幅对联就足够了!这对联……我和小琴会好好保存一辈子!一辈子……感谢你的祝愿……”

李勤生指挥李洁把那对联端端正正地贴在李家的大门上。

从下午五点起工厂的同事们就陆续来了。谁走到门边都要忍不住站下来欣赏一下亦叶的这幅别致的对联。美美知道亦叶怕烟,陪着亦叶到楼下转了转。

叶妹!咱俩一晃就一年多没见面了。我老碰着你妈,也老碰着你爸和你哥,就是见不着你。我妈也老见着你。她说,她差不多每个礼拜都能见着你。就是咱俩……谁也没见着谁……”

是啊!美美!

亦叶也感慨万千。

“……朋友、亲人、兄弟姐妹……长大了,就是要分开。现在你还没成家,将来……成了家,事一多,人一忙,咱们就更见不上面了。这世上一辈子能厮守在一起的……只有夫妻……”

说完这几句话,亦叶心头涌起一阵悲哀。这话……本是小慧哥说的!一转眼就两年了,人面不知何处去,可这话在耳边……却像是昨天……

“……叶妹!我前段看过一部重拍的打仗的电影。里面有……小慧哥,很短。他演一个排长什么的,在江边侦察地形什么的。我……一眼就看出他来了……”

亦叶没说话,也一点也不兴奋。

小慧哥拍了些什么电影,告诉你吗?

亦叶摇了摇头。

“……那是他的工作,有什么值得告诉我的。你每天缝了多少件衣服……也告诉俭生吗?

美美的脸红了。

“……两人呆在一起……说那些多没意思。

是啊,美美!小慧哥……在电影里演什么就和你每天缝衣服,我每天看病人一样,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还在电影制片厂吗?

他回文工团了。为什么回来,以后还去不去……,我都不知道。我……知道他回来……还是听我爸说的。前一段他妈病了,他爸带着他姐和他上病房看过我爸一次……”

哎!美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时真是不明白,叶妹!……要是我和俭生一下分开两年,没准儿……真把对方给忘了!可你……老是见不着小慧哥,可心里还老想着他……”

“……我觉得我也慢慢好了,不那么……想他了……”

真的,叶妹?

美美又惊又喜,不知说什么好。

你自己呢?美美!俭生比李净还大,你俩什么时候办事呀?你已经出师了,不是吗?

一想到自己的事,美美又有些垂头丧气。

“……你知道,叶妹!我还一直没跟我爸我妈说俭生的事。我爸我妈不在的时候,俭生倒是去过几次,我姥姥……挺喜欢他的……”

你的户口……不是在厂里吗?

是啊!在万婶家……”

那就没事了!你就在厂里……领结婚证就行了……”

我哪敢那么大胆呀,叶妹!那我爸我妈非得气疯了不可!我跟俭生说了,咱们医学院校院的孩子……不像厂里的青工谈恋爱那么早…… 俭生说了,没事,他……等着我!

亦叶一下想起了亥生哥和秋伊姐……

美美!人的一辈子……有好多事是预料不到的。爱情、婚姻,也一样,夜长梦多……。你还是早点结婚吧!

你是说俭生……会变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叶妹!

美美斩钉截铁地说。

亦叶一想,也是,像秋伊姐那样突然间上美国的事……在大多数芸芸众生那里……也确确实实不大可能!

两人转了一下,亦叶看了看表,她必须走了,十点她要接班。

上楼进屋一看,大伙儿正在把一根红绳系在一块糖上,让李净和万小琴各咬一半。看到肖婆婆和分田都正呆在兴头上,亦叶决定自己先走,让美美晚一点再送送肖婆婆和分田。

亦叶背着包,一个人下了楼。刚出门看见了李洁。

哈!李师傅!您……怎么躲到外面来了?你哥和你嫂……正齐心合力地咬一块糖。您赶紧上去看看,学学,积累点经验,以后……好活学活用……”

李洁在亦叶面前站住,睁大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亦叶。

天已经黑了,但李洁却能看到亦叶脸上顽皮的笑容。 ……是一个多么奇异的生命啊!……那天在她的领导面前,那样尖嘴利舌地挖苦我那个工宣队的伙伴;回到小屋和我谈笑风生,自己却病了正还在发烧。……今天我本是邀肖婆婆来还三年前的情。而她却花了这么多精力打扮肖婆婆、打扮分田、打扮她自己。送被面、送枕巾、送莲子、送花生、送那么美丽的软糕, 更有那动人心弦的对联。万朵桃李笑春风,一片净心抚小琴 ……谁能想得到,她其实和我一样,只上过六年小学……

亦叶!亦叶!你……让我怎么才能把你忘却呀?

李师傅!

在李洁炽热得异样了的目光下,亦叶有些不好意思了。

……快上去吧,大伙儿……正四下找您呢!

累吗,亦叶?

李洁轻轻地在亦叶的耳边问了一句。

要累……,我用自行车送你。

不用,李师傅!今天哪能让您送我呀?您家中这么多客人……”

李洁笑了,给亦叶让开道。

你不是已经教导过我了吗?今天……又不是我结婚!我哥的事……我又不能乱管……”

亦叶笑了。

那您就别管闲事,上去……静静地呆着吧!

我陪你走走,亦叶!早知道你不是休息,还上夜班,我该早让你走。这样,你回竹篮镇还能睡一会儿。现在,说什么都 晚了……”

亦叶不出声,跟在李洁身边慢慢地走着。

……认识李洁已经五年了,时间……过得真快!毛主席他老人家……多奇怪呀,居然想起搞革命大串联,还想起把工人组织成工宣队……往学校里派……。要不然,我……哪会认识李师傅?那样的话,我这辈子……不可能入团。我的小屋……也不可能像今天这般舒适、温馨……

李洁没说话,走得很慢很慢。他在静静地等着亦叶自己开口。

以往,只要单独和亦叶在一起,亦叶总会问他女朋友的事,问他什么时候成家……。可是今天,亦叶却不问。李洁后悔没把自行车推出来。如果推着自行车,两只手在走路时便能干点活,不那么闲放着。而现在,这手……一从裤兜里出来就忍不住想去……碰亦叶;放在裤兜里又憋得慌……

李洁把手抬起来,摸了摸胸前,放下。过了一会儿,又抬起来摸了摸胸前,又放下。一月的风吹过来,寒气逼人。亦叶看到李洁不时地用手摸摸胸前,想起了他的伤口。

李师傅!您回来之后……还咳嗽吗?

不咳了,亦叶!你寄给我的那些药,还真管用。去年这时候,我正在兄弟厂和老师傅一块……喝你寄来的药呢。

那您……老用手护着胸前,是……胸口不舒服?

不是,亦叶!没什么不舒服的。我……用手护着这儿,是因为这地方……,重要!你寄给我的信,就放在这胸前衬衣的口袋里。我的心……每天都在你的信后面跳……”

李洁温柔地看着亦叶,等着亦叶说,忘了我吧,李师傅!这世上好的女孩子……有千千万,您已经二十六岁了!别让您的爷爷老为您的事操心了……

可是……亦叶却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李洁提起信,亦叶想起了两年前在药场。

……给李师傅的第一封信……还是小慧哥发的。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跟李洁多来往,可是你在信上还有意提到他借给你的书。上次打电话我问你是不是决定要跟李洁好,你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既然不是,那你从现在起,不要再找那个李洁借任何书。小慧哥……真傻!他老是禁止我找李洁借书。其实……我从来没找李洁借过书。 我要是小慧哥……我就更具体地规定。比如……从现在起,不准李洁……介绍你入团;不准李洁邀请你……上他们家吃饭;不准李洁……送你去车站……

亦叶胡思乱想着,发现电车站已经到了。

李师傅!您……回吧,咱们……下次再见!

下次什么时候,亦叶?

李洁睁大眼看着亦叶,等着她调皮的笑容,李师傅,您真傻!下次……就是您自己结婚呀!可是亦叶……却低着头, 什么也没讲。

电车来了,亦叶正打算回头再和李洁道一个别,李洁却和她一起上车了。电车上的窗子全都没有玻璃。车开起来,风大极了。李洁站在亦叶的前面,用自己的身子为亦叶挡着风。新华南路只有两站,很快就到了。

李师傅,您……回吧!

亦叶!你每星期三,六下夜班还是不睡觉……上医学院听课吗?

嗯!

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嗯!

李洁盼着亦叶能开口说几句话,亦叶却出奇的沉默。

“……咱们……什么时候还能见面,亦叶?

啊,见面!亦叶想起了最后一次给方小慧回信时写的话。“……你就要回竹篮镇了!我们还有机会见面,见面再聊吧!那时……想得多么简单啊,以为只要小慧哥回了竹篮镇……就能见面!而现在,小慧哥……早就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再走,我一无所知……。难怪古人们要感慨……咫尺天涯的!

“……李师傅!我今天把您借给我的那本诗集忘了。我看那个星期三有空,给您送去……”

车来了,上吧!亦叶!诗集……不用着急还我。我需要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十六雪山青松 (上)[backcolor= transparent]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