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10阅读
  • 0回复

第三《此情绵绵》十七 朝朝暮暮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七
十七 朝朝暮暮


“……我曾是他父亲的一名忠实观众。他童年时代演的折子……我也看过……”

但是有一点,您说得不对,郑师傅!

郑育抬起手,打算和亦叶告辞,听到亦叶的话语,又放下了手。

……说得不对,亦叶的声音不大,但在静无一人的候诊室中仍然十分清晰。……现在更愿意听您唱戏!我原来以为,只要我想听,在别的地方还能听到更好的。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我要想听好戏……,还真是只能找您了……”

郑育背着手风琴,呆呆地看着亦叶,半天说不出话来……

星期六的下午,方小慧从沉睡中苏醒。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每天主任查房方小慧都要求出院,但最终还是到星期五清早才离开181医院的。盼了这么久能单独和亦叶呆在一起的时候熬到了,方小慧全部力量也用尽了。躺在亦叶爱抚中,他连叫一声叶妹的力气都没有了。闭上眼一口气睡了二十个小时,方小慧才觉得浑身上下无比地轻松了。

睁开眼,方小慧的视野中出现的,是这间过去那漫长的两年间曾无数次在他梦境中出现的熟悉的小屋。书桌上放着血压计、注射器、脸盆、便壶。书桌前的椅子放在床前,那一定是叶妹放的。我睡着了,她一定在床前陪着我,直到她困了,才上上铺去睡……

仿佛为了应证方小慧的猜测,上铺上传来亦叶均匀的呼吸声。

啊!叶妹,我心爱的叶妹!方小慧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无法压抑的冲动,想看看上铺上熟睡的亦叶。

方小慧坐起来,克服了一阵头昏目眩,摸索着穿上鞋,又慢慢地站起身。隔着蚊帐刚看了看亦叶,一阵头昏心慌的感觉袭来,随之是一阵强烈得极难忍的饥饿感。受伤前的那五个月,方小慧极累,加上心情抑郁,已经十分十分消瘦。受伤后这一周,方小慧不但没能进食,反倒不停地用脱水剂,排水排钠,体重轻了十多斤。现在,他才觉得胃中难受,整个五脏六腑像被一只巨大的钳子夹住了一样。

啊!

方小慧终于坚持不住了。他呻吟了一声,无力地坐下来。床重重地震动了一下。亦叶惊醒了。

啊!小慧哥!

亦叶惊叫一声,从上铺上翻下来。

小慧哥!

亦叶摸着方小慧的头,头皮上还有好几块青肿的地方。又摸了摸方小慧的脸,拿过毛巾擦了擦方小慧额前的汗。

哪儿……不舒服?头疼吗?心慌吗?

……饿得不行……,叶妹!

啊!你等等!

肖婆婆一听小灰狗睡醒了,连忙起灶煮面。

头一天,肖婆婆为菜叶子高兴了一整天。分田背着那小灰狗上楼,肖婆婆跟在后面,不断地摸方小慧的腿。看到那灰狗的头被剃得跟场里的犯人似的,瘦得皮包骨,失了人形,肖婆婆难过得直掉泪。但摸了摸小灰狗的两条腿都还在,肖婆婆的心又安了。头发那东西剃了还长;腿要给截掉一只……那可真没辙了……

亦叶让肖婆婆只煮一小碗,方小慧两口就吃没了。

叶妹,我……一点也没吃饱……”

“……先少吃一点吧!小慧哥!亦叶轻轻地揉着方小慧的肚子。你一个星期没怎么进食,不能再吃了!喝点糖水吧!

喝了一杯热糖水,方小慧觉得舒服了许多。亦叶又帮他洗了洗脸。

接着睡吧,小慧哥!你……可得好好养一阵子。你看你瘦得……”

亦叶把洗脸架上那个小镜子取下来,递给方小慧。方小慧拉住亦叶的手,却不接那镜子。

是不是……嫌我瘦了,头发也没了,丑啦,叶妹?

是的,小慧哥!受伤这几天你……是变丑了!变成……丑八怪了!

亦叶调皮地笑着,小慧哥睡好了觉,又吃了点东西,脸色红红的,有精神了,她不怕了。

“……要是李洁也受伤了,也剃了头发,也变成丑八怪了,你……是不是也不喜欢他了?

亦叶使劲把手从方小慧的手中抽出来,撅着嘴,不说话了。方小慧掀开被子,坐起来。

“……算了,小慧哥!你伤还没好。你说什么话,我……都不生气……。躺下吧!

方小慧把枕头竖起来,靠在墙上,把亦叶拉到自己身边。

来,叶妹!靠我近点!咱们……在一起坐一会儿!

亦叶把上铺的枕头和被子拿下来,垫在方小慧身后,把方小慧的腿放在椅子上。

这么着,舒服吗?

舒服!叶妹!方小慧把亦叶搂到自己胸前。“……只要看着你,只要你陪着我,怎么着……我都舒服!

闭上眼,睡吧,小慧哥!你不是说,睁着眼就头疼吗?

是的,叶妹!可是现在……我想睁着眼,想看着你。你……要是嫌我丑,不想看我,你就闭着眼!

亦叶笑了,她抬起一只手摸着方小慧的脸。

……哪能……真丑哇,小慧哥!你要是丑,这世上有一多半人……就没法出门,不敢上街了……”

方小慧满意了。他轻轻地用脸触着亦叶的鬓发。

“……告诉我,叶妹!这两年,我不在,你都……干什么了?

亦叶闭上眼,头靠在方小慧的胸前。

什么也没干!跟你走以前……一模一样!

叶妹!你给我抄的那些……电影资料……真好!我在电影制片厂上了三个月课……都没学到那么多东西……。那些资料……怎么会突然间……转移了呢?

亦叶的眼前一下浮现出尤俊达高大的身影和那对强盗般凶狠、有神的大眼睛。亦叶动了动嘴,想给方小慧讲讲尤俊达的故事,但却终于还是没敢开口。小慧哥在部队那样纪律严明的地方工作。万一哪一天说走了嘴,一个革命军人居然……向一个劳改犯学习电影知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怎么不说话,叶妹?

“……算了,小慧哥!我还是不跟你说那些电影资料的事……为好。说实话,我倒是挺愿意为你收集那些资料的,我自己也学了不少东西……。实在是没办法!好在……你也不需要了……”

方小慧的心中开始不舒服。叶妹本是想为我做点事的,一定……是有人不高兴她做……

叶妹!你一直也没告诉我,李洁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真的不知道,小慧哥!不是不告诉你。

那他……什么时候来找你的?

“……去年夏天,大概是六月份吧!他来找过我一次。没碰上我。他在我门上留下了一包葡萄干。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亦叶咬了一下嘴唇,过了一会儿才松开。

“……我看到他放在葡萄干里的一张小纸条,才知道……是他回来了……”

后来呢?

后来……我把葡萄干吃完了……”

方小慧笑了。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想,至少……应该谢谢他一声,给他挂了个电话。他不在,出差了……”

那你……最后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我是……亦叶想了想。等等,小慧哥!我……翻一下我的本子就能知道……”

亦叶起身从柜子里找出一个硬皮的小本。

方小慧心里更难过了。

叶妹!和李洁见面……对你有那么重要?还要专门记在日记本里……”

话没说完,一阵疼痛从头部袭来,方小慧皱着眉,按住两侧的太阳穴,额前冒出了汗珠。

亦叶忙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轻轻地揉着方小慧的头。

“……还是躺下吧,小慧哥!别说话了。休息两天,头不疼了,咱们还有时间说话……”

不!叶妹!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那么看重和李洁的见面,还在小本子里记下来!以前……我也常来看你,你干吗……不记呀?

你误会了,小慧哥!你刚才问我究竟是那一天见到李洁的。我记不清日子。但是他来的头一天我正好出诊。每次出诊我都作出诊纪录。不信你自己看!这根本不是日记,我早就不记日记了!扫四旧之后我爸就不让我记日记了……”

亦叶把自己的出诊记录本递给方小慧。

方小慧一下想起来了,是的!那个晚上……他来找过亦叶,值班的那个抢救过叶妹的医生是说……叶妹出诊去了……。方小慧心中一阵豁然开朗。

……头昏,叶妹!还是你自己看看吧!

方小慧把笔记本还给了亦叶。

亦叶一看出诊纪录,一下想起了那个倒霉的孕妇。那女人……只比亦叶自己大一岁,居然已经生了四胎!这最后最顽强的一胎……也一定早生了。生了几个,是男是女,亦叶都不知道。要是又是个……女孩……,而且还真的……是双胞胎的话…… 亦叶的头皮一阵发麻,简直不敢为那个女人的处境再想下去了。

怎么不说话,叶妹?又发现了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吗?

啊!不是的,小慧哥!我……已经找到了。李洁……来的那天应该是十月十七号…… 我是十月十六号出诊的,是星期二……。李洁来的第二天……是个星期三,是他厂休……。头一天我本来是夜班,但白天出诊到半夜才回来。我的夜班是朱医生上的。他让我第二天休息,算下夜班……”

方小慧心中掠过一阵难言的欣喜。是的!叶妹没说谎!

叶妹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叶妹……从小就是一个诚实的孩子!那天……确确实实是十月十七号,方小慧刻骨铭心,永世难忘!那就是说,在竹篮镇车站见到李洁,是他这两年多头一次见叶妹。而且李洁当时一幅丧魂失魄的样子,一定是……叶妹根本没见他!第二天,十月十八号,方小慧在母亲的病床前,起了那个,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疯狂的誓言……

叶妹!叶妹!我的……”

方小慧说不下去,只能一把把亦叶搂过来,在亦叶的头上、脸上,忘情地亲吻着。泪水滴落在亦叶的脸上、头发上。

亦叶并没明白,小慧哥为什么突然间又激动。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小慧哥不生气就是好事!

别这么使劲搂着我,小慧哥!一使劲……又会头疼!咱们不说话了,躺下……睡吧!

方小慧出院之后的那个星期一,江铁生、李又华和刘海娃上181医院看他。

辛向东按亦叶走之前的吩咐, 告诉江铁生,主任军医让方小慧回家疗养,因为他母亲有严重心脏病,他回家不打算说负伤的事,也希望团里的战友体谅他母亲的身体,千万不要到松园去探望。江铁生大大松了一口气,便和李又华和刘海娃一起回团了。

接下来从三月十九日到二十九日,江铁生他们下去演了十一天。最后一场是在W市市内的警司礼堂,演完没回竹篮镇,睡在警司的招待所。警司就在松园的后面。第二天,李又华回家前,决定顺路去看看方小慧。

开门的是吴向芬。吴向芬红光满面,看不出一点病容。

向芬姑姑!

啊!是又华呀,快进来!

李又华的父亲和吴向芬、方玉慧是童年时代一起练功学艺的师兄妹。李又华一直管吴向芬叫姑姑。

向芬姑姑,您的心脏……”

一点事也没有,早好全了!

我玉慧叔也好吧!

好着呢!还不是整天和你爸在一块忙…… 昨晚到家晚了,还没醒呢!

您病的这一场……,真让人后怕哇!我爸……都没敢让我妈知道……”

谁说不是啊!人有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有病哇!

吴向芬张罗着要给李又华泡茶,李又华拦住了她。

您可千万别忙乎,向芬姑姑!我是顺道来的,进来看看您……就走!昨晚我们是在您后头这警司礼堂……”

那就是说,你们还得走?小慧……今日也不回?

吴向芬这一问,李又华就全明白了。原来方小慧出院之后压根就没回家。方小慧上哪儿去了,李又华自然能猜到。

啊!您是问小慧呀!他就是因为脱不开身……才让我来……给您报个信……”

李又华站起来,吴向芬把她按住。

“……你难得来,又华!趁着小慧不在……,你姑这儿给你说两句心里话。

李又华只得又坐下来。

小慧都二十五了!你是当姐姐的,又整天和他一块儿在台上滚,他心里……想着的事……你一定也知道。我们楼上搬来一家大首长。那首长有个闺女,叫孟莎莎,就在你们团……”

我知道,向芬姑姑!那孩子是个学员,什么也不会!

如今这年头,有个好爹好妈就行,什么也不用会!你有工夫,劝劝小慧,和那孟莎莎……定下来就算了……”

向芬姑姑,您……干吗非得让小慧去攀高结贵呀?那个孟莎莎……爸爸,妈妈,舅舅,舅妈……全是部队里的大官。小慧跟她好……将来会受气的……”

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又华!我们家楼上。首长他们家对过,有个病丫头,打小就病怏怏的。三天没有两天好。小的时候,小慧喜欢她是可怜她。没想到那小狐狸精命大,还真长大成人啦!……她把小时候那点事……还当了真,以为小慧真喜欢她那个病相……。小慧再怎么着……也不能找一个病孩子呀?

李又华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亦叶开的那份领结婚证的介绍信,就装在她的口袋里。她来找方小慧……原本想给方小慧一个惊喜,让他吃一颗定心丸。在医院的那几天,方小慧一直昏睡不醒,跟前还老有人……

向芬姑姑,您心脏不好,还整天操心小慧的事干吗?小慧是大人了,他喜欢谁,您就让他自己决定,不成吗?将来和他的女朋友生活在一起的是小慧自己,又不是您?

话虽是这么说,又华!可天下那个父母不为儿女操心呀!你跟海娃好,你妈也不高兴,在我跟前哭过好多回。可你是个闺女,你妈还有你弟。我也帮着你劝过你妈。要是是小芬想跟谁好,我也不多管!可是我跟前只有小慧这一根独苗。而且他的性子随他爸,心太善!别的事能由着他,这事是一辈子的大事,可不行!我病那几天,在医院抢救,小慧在我床跟前起了誓,说他再不去找楼上那个病丫头了。他爸,他姐都听着的……”

啊!原来……是这样!难怪小慧回竹篮镇这几个月,没见他晚上出去。可是那天受伤时,小慧却说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亦叶的事……

那行,向芬姑姑!您要是铁了心……看上了那个孟莎莎,我有空再……帮您劝劝小慧吧!

李又华摸了摸亦叶的那份领结婚证用的介绍信,起身告辞了。

回竹篮镇聊天的时候,李又华无意间把方小慧根本就没回松园养伤的事告诉了刘海娃。

海娃是个渔民的孩子,为人老实,做什么事都诚惶诚恐,害怕出错。 当学生的时候,就为李又华先亲了他一下,他回亲一下,差一点被戏校开除了。自那以后,他几乎从来没正眼看过其他女孩子,更别说谈笑、拉手、亲热一类的举动。思前想后,刘海娃很为方小慧不安。他和李又华一样爱小慧,小慧是大家伙儿的骄傲。但眼下,小慧和那亦叶并没结婚,万一出点什么事……,那就毁了小慧的一辈子!团里有个歌舞的编导,就是在带小学员练功的时候,伸手摸了一把。小学员不知怎么给嚷嚷出去了,给了个处分,就是终生不提级,老死在这连级上,到今天也没成家……

但是要是把这话告诉李又华,李又华是绝对不会当一回事的!李又华的性格和刘海娃截然两样,她尊重人的七情五欲。她甚至觉得,人只要想做什么事,做得痛快,就没什么值得后悔的,一辈子连级就连级!

这么想着,刘海娃直接找了一下江铁生。

刘海娃没说别的,只说让江铁生最好把小慧接回团里养着,这样好早动身子。要真是三个月不活动一下胳膊、腿,不开口吊一下嗓,过半年也难缓过来。

直到最后,海娃才含蓄地说了一声,小慧可能就在镇上医院那个亦叶那里。

在孟莎莎和亦叶这两个女孩子之间,江铁生是百分之百地偏袒亦叶的。从心里讲,他并不愿意干扰方小慧在亦叶那里的那点难得的平静。但海娃提到练功、练嗓的事却引起了江铁生的高度重视。演员吃的台上这碗饭,靠的就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硬功夫。功夫要是丢了,演员也就毁了!

这么想着,江铁生决定星期一去找一趟亦叶。

星期一是四月一日。方小慧已经在亦叶的小屋里呆了整整十八天。

这十八天,他不是一时一刻,而是一分一秒也没有和亦叶分开过。不管是白班还是夜班,只要前面没病人,亦叶就会跑回小屋。亲亲他的脸,摸摸他的头,喝上一口水,再下去……

而要是从方小慧受伤算起,那就整整二十四天了!

这二十四天中,亦叶没回过松园一次,没到医学院听过一次课,连和野鼠一起学英语的计划也暂停了。下班之后,亦叶也没有看过一页书,方小慧成了亦叶生活的全部内容,而且亦叶生活得前所未有的充实、愉快!

方小慧刚来,亦叶告诉肖婆婆,她和小灰狗……并没有结成婚,原因很简单,小灰狗既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失去一条腿!肖婆婆叹了一口气。这菜叶子要是犯起傻气来,真是想拦都拦不住!叹完了气,肖婆婆只能自己在院里上上下下给菜叶子消毒,逢人就解释一通,说菜叶子并没有成家,还是个姑娘,不过是开了一份想结婚的人都得开的介绍信而已……

除了高兴之外,更令亦叶欣慰的是,方小慧恢复得极快。在小屋里躺了三天,方小慧就不需要亦叶扶,自己下楼了。亦叶还把方小慧专门带到正骨科那位神手张那里去看了看。竹篮医院唯一真正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只有中医科。竹篮医院的中医,不但是H县最好的,而且一点也不亚于江夏医学院的水平。除了正骨科的张医生外,竹篮医院还有两位同样出名的中医内科和中医妇科的老先生。这三人配合默契,互不干扰,各显神通,每个人身上都有各自那么点颇能迷惑病人的仙风道骨。亦叶虽不相信中医理论,但遇到西医束手无策,比如小慧哥这脑震荡恢复期的时候,她总还是免不了在中医那里去急用先学,活学活用一番。

张医生原本就非常喜欢亦叶。亦叶找他,他从来就是有求必应。而这次这个方小慧是差一点成了亦叶男人的人,张医生对方小慧当然就更没话说了。

亦叶下了班,就在院子了为方小慧煎药,小炉子是从野鼠家借来的。煎好了,方小慧便老老实实地喝,从不敢讨价还价,虽然他平生最害怕的就是吃药。事实上,亦叶只煎了两付,剩下的是方小慧自己煎的,他怕亦叶被煤灰呛着。张医生还使出浑身解数,不但给方小慧安神补脑,疏经活络;还专门配了一个土方子,让亦叶在方小慧的头部外用,促其生发。那个土方子挺管用的,眼看着方小慧的头顶几天工夫就乌黑一片了。为了张医生说的一句吃脑补脑,肖婆婆隔一天就让分田跑一趟熊家畈,买回最新鲜的猪脑。熊家畈养猪、杀猪全县有名。方圆百里的队里有人办红白喜事,都是上熊家畈来买肉。而猪脑,又不是什么贵东西!只是方小慧从小到大没吃过猪脑,有些害怕。亦叶让他闭着眼,捏着鼻子,一口口强迫他吃。想起当年药场那位陆师傅说过,核桃有健脑养神,补中益气的功效,亦叶虽不全信,还是剥了好几斤核桃仁,逼着方小慧早晚细嚼慢咽地吃……

就这样,十几天工夫,方小慧被养得又白又胖,衬着短短的黑发茬子,在亦叶眼里,可爱极了,简直就是个大洋娃娃!事实上在亦叶的小屋里只躺了两,三天,方小慧就躺不住了。亦叶上班,他穿一件病人的衣服,坐在内科门诊,看亦叶上班。跟着亦叶上了两天班之后,亦叶觉得方小慧恢复得很好,就让他自己在院子里动动胳膊、腿、开开口。亦叶不准他动腰,因为动腰就得动头……

亦叶不读书、不看报、什么正经事都不做,生活却充满了阳光。下了班,回到小屋,小慧哥会抱住她,亲亲她的脸,再把她放在下铺上懒着,先什么都不干,听小慧哥吹一段箫。方小慧更是觉得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人的一辈子能这样过……真的心满意足了!要那些雄心壮志干什么!在母亲病榻前起的那个誓言,早被方小慧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潘爹爹把身着绿军装的江铁生带到亦叶跟前时,亦叶的心头飘起一片乌云。看来,就是辛向东想帮忙也没法帮,这回,小慧哥……是真要走了!

果然,和亦叶预料的一样。

亦叶!你……不认识我,我叫江铁生,是方小慧的战友!

亦叶客客气气地点了一下头。

你忙,我不打扰你!我也没什么事,只想问问,小慧……他好些了吗?

……跟我走吧!

亦叶带着江铁生,穿过食堂。刚打开食堂通往后院的门,就传来一阵高昂,清亮的声音。

“……党给我智慧给我胆,
千难万险只等闲。
为剿匪,先把土匪扮,
似尖刀,插进威虎山……

啊!江铁生的心头一下热起来。原来,小慧早就开始练了!

哈,铁生!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小慧!

江铁生上前紧紧拥抱住方小慧。拥抱完,江铁生一回头,亦叶早就不在了。

看什么,铁生?还有谁一起来了吗?

没有,我是一个人来的。我是……看亦叶!她把我带进来, 自己走了……”

方小慧的脸一下红了,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走,铁生!上楼去坐一会儿!

进了亦叶的小屋,江铁生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方小慧,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这身子……,真是钢筋铁骨做的,小慧!居然恢复得这样好。不知道的人谁能相信你负了那么重的伤!连头发……都长出来了这么长一截。……海娃后来说,好多天他都不敢想那天晚上的事……。那晚上医生说……要把你的头……打开动手术,说碰着什么地方……当时就死……。他、又华、门板三人都哭了……”

江铁生的眼湿润了,方小慧的眼也湿润了。

“……我回团的头一个礼拜,什么事也做不了,闭上眼就看到你从空中往下掉……。开事故讨论会,团长、政委都来了。我检讨完了,大伙儿都难过…… 你们那帮戏校的同学……都争着检讨,说那最后的动作……不该要,删掉就好了……”

这事要检讨的话,只能怪我自己,铁生!是我自己不愿删掉的……”

我是真把肠子悔青了,小慧!别人不知道,那天你本来胃疼,是我要你……”

算了,铁生!算了!我的命大,托毛主席的福……”

我今天来……没什么事,知道你已经开始练了,我就放心了!医生说你三个月都动不了,大伙儿……都在为你担心……”

方小慧感慨万千地摸着自己的头。

多亏……,多亏叶妹,铁生!要是真在医院躺着,恐怕我到今天也下不来床!三个月……真是上不了台……”

江铁生笑了。

你这……叶妹…… 本身就是你的一剂药!一剂灵丹妙药,百病包治!小慧!

方小慧的脸红了。

“……三月份,你们又演了一圈?

是的!不过……换了歌舞。《雪山青松》没你,大伙儿都觉得没劲!你自己觉得怎么样?四月份……能上吗?

“……叶妹怕我出事,不准我翻,也不准我动腰……。我就只能耗耗腿、吊吊嗓、做做俯卧撑……。不过我自己估计,差不多能动了!

你要是自己估计差不多能动,就还是演吧,小慧!下面的战士们都喜欢你的节目。你不在的那一段,下面的战士说,咱们团把台柱子送出去拍电影,拍电影比唱戏简单多了!趁你还在团里,多给战士们演几场。你离开咱们团……是早晚的事……”

江铁生说得真挚,方小慧感动了。

你等等,铁生!我……收拾一下,这就跟你走……”

我把你带走了,……叶妹……肯定生我的气!

不会,不会!叶妹……是个生大气不生小气的孩子。我动身子是她撵着我动的!我只要在团里,天天都能来看她。再说,这一段,我受伤,把她累得够呛!我走了,她正好休息几天……”

那天你妈病了,我找你,你站在竹篮桥上,没上你叶妹这儿来。是不是她正在生你的大气?

方小慧红着脸笑了,心中的高兴之情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