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8阅读
  • 0回复

第三《此情绵绵》十七 朝朝暮暮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七
十七 朝朝暮暮 (上)
.

七点差一刻,亦叶离开医院时,方小慧没醒。

如同亦叶预料的,八点多一点,团长、政委带着浩浩荡荡的一行人马到医院来了。虽然亦叶并不在,刚接班的辛向东还是毫不客气地把所有文工团的人全部拦在病房大楼的外面。最后,团长、政委、江铁生、李又华进来看了看方小慧。方小慧熟睡未醒。外科主任向团长、政委汇报了方小慧的病情。方小慧的脑水肿因抢救及时,没有造成大的脑损害;颅内压已正常;神志清楚。目前处在观察、恢复期。脑震荡的患者在脑水肿、颅内压控制之后,基本没有什么好方法能治疗,只能静养。方小慧在181医院的治疗告一段落之后需要到南湖疗养院疗养三至四个月。这期间绝无可能上台……

团长叹了一口气,只得让江铁生通知电影制片厂,方小慧因演出事故头部重伤,暂时无法报到。这次严重事故,江铁生一回团就向团长、政委沉痛检讨了。虽然全演出队的人都知道,这次事故,方小慧自己一点责任没有,和江铁生就更无关系了。

江铁生问外科主任,是否需要团里派人照顾方小慧。站在一边的辛向东没好气地看了江铁生一眼。

脑外伤的病号最需要的是安静!你们少来看方小慧几次,就是对他最大的关心、最大的爱护!

团长一听这话,当即指示江铁生,严禁团里任何人不请示,随便来探视方小慧……

外科主任查房,方小慧刚醒。主任嘱咐辛向东喂方小慧喝一碗牛奶。辛向东端着牛奶走到方小慧床边。

方小慧,亦叶……是不是回去上班了?

是的。

……今天还来吗?

当然来!

“……主任说了,让我喂你喝点牛奶……”

不麻烦您,放在床头柜上吧!……亦叶来了,让她喂我就行了!

辛向东看着方小慧认真的神情,笑了。亦叶这个男朋友还挺依恋亦叶的,亦叶不来,连牛奶都不让别人喂!

吃中饭的时候,辛向东又来了一趟。牛奶仍在床头柜上。很显然,亦叶并没来。

“……亦叶……几点来?

她说……下了班来……”

她几点下班?

方小慧无力地睁开眼想了想,只能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叶妹究竟上的什么班,几点能下班……

亦叶住在医院里,无家无室。平时上班,她的班最活。基本上可以说,什么时候忙,她就上什么班;什么时候别人不愿意上,她就什么时候上。同事们最不喜欢上的班,除了夜班,就是晚上六点到十点的小中班。这个星期一是个例外。亦叶一早就告诉朱学文,她的朋友受伤,这星期不能上小中班。朱学文把亦叶的班次改成八点到四点,又低声嘱咐亦叶,让她吃过午饭就走,晚上不要太累。但吃过午饭,候诊室前的椅子上坐得满满的。亦叶一直到两点半才走。

头天晚上,朱学文夜班,遇到一个接生的急诊。朱学文让潘爹爹把邹婆婆从家里叫来。接完生,邹婆婆和朱学文聊了一会儿天。朱学文这才知道,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来找过亦叶的,她的那个当兵的男朋友,那么英俊漂亮的小伙子,居然受了重伤,还要……截肢!而且亦叶在医院已经伴了他好几天了。朱学文什么也没说,心中却大吃一惊,并为亦叶深深地担忧着。

星期一晚上,古主任参加党员毛著自学小组的活动。他告诉大家,亦叶……领了结婚证。学习一结束,皮桂英一回护理部,就传开了。很快,全院的人都知道亦叶结婚了。肖婆婆听说亦叶已经和那少了一条腿的小灰狗领了结婚证,回食堂就难过地哭了一场。只有亦叶自己还蒙在鼓里……

星期一下午,亦叶回到方小慧床边,还不到三点。方小慧却觉得比等了一个世纪还漫长。

叶妹!

小慧哥,好一点吗?

“……不好!今天……比昨天,甚至比前天………………”

亦叶吃了一惊,刚坐下就站起来,准备去问问辛向东。

“……叶妹!早上走……你就没告诉我……。现在刚来……又想走?

小慧哥!你要是……头疼没好,反而加剧……,我得去问问医生……”

没什么好问的,叶妹!医生……说了,我……只能静静地养着。我要是老躺着,你不能陪着我,我……真宁肯伤重点,有生命危险,那样……你就不敢走了……”

别生我的气,小慧哥!我今天是来晚了。

亦叶抱歉极了,用两只凉呼呼的手把方小慧的手紧握着,然后把方小慧热乎乎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我真的比昨天……还难受,叶妹!早上醒来,没看见你,我就觉得头……像裂开了一样…… 今天一天,我……一会儿也没睡着。心慌,恶心……。我……一直闭着眼数数,都数了……三万下了……,你还没来!你就不能不去上班,为我请请假吗?要是李……”

小慧哥!

“……今晚……,睡觉前,我让医生给我一条绳子,把你的手和我的拴在一起……”

小慧哥……”

亦叶刚要说话,辛向东进来了。

亦叶,你……总算下班了!辛向东把刚热过的牛奶放在床头柜上。你的朋友……不让我喂他喝牛奶,非得……等你!主任本来是让他一早就喝的。他要再不喝……我就得挨批评了……”

这一下,亦叶真难过了。

小慧哥!你……早上干嘛不让护士喂你喝牛奶呀?你的胃……本来就不好……

“……别人喂我,我喝不下,叶妹!一喝……准得吐了……”

亦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辛向东把嘴凑到亦叶耳边。

算了,亦叶!别说他了!文工团的人……都挺娇气的!你来了,我就不用老过来看。晚上我给你打饭!

亦叶用小勺一点一点往方小慧嘴里喂牛奶,害怕方小慧张嘴会引起头部疼痛,她每次只喂一点。方小慧却盼望着……根本没有那讨厌的勺子!要是没有勺子,叶妹用嘴喂……该有多好!

“……不用勺子,不行吗?叶妹!你先含在嘴里……再喂我,像上次……那样……”

“……可是……,小慧哥!我……对牛奶……过敏。

亦叶说的是实话,她从小就对牛奶过敏。要是偶尔误喝了点,不是拉肚子,就是不停地放极臭的屁,一直到把柳妈、姥姥和周围所有的人全部薰昏为止……

“……我也不喝牛奶了,叶妹!你……含几口开水……喂我吧……”

“……可是医嘱没让你……喝开水,小慧哥!只让你……喝牛奶……”

方小慧只能闭着眼,张着嘴,把牛奶喝完。

行了,小慧哥!漱漱口,闭上眼睡吧!

不,叶妹!今晚……我说什么也得睁着眼。头再疼,也得睁着,不敢睡!我一睡着……你就走……”

小慧哥!你知道,我今天白班,应该到四点整才下班。现在,我来了这么半天,陪了你这么半天,还不到四点。……要是在工厂里,别人上什么班,我就得上什么班,根本不可能早走……”

叶妹!你……早就离开工厂了,还老想着工厂?是不是你人在我这儿……心还老想着李洁?要是那样的话,你倒不如……”

小慧哥,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亦叶真是找不出恰当的话语来申辩。“……我提到工厂的班次,并不是想念工厂,更不可能是……怀念……李洁,小慧哥!我哥、我姐……都是工人,都要倒班!我是想说,要是我像我哥、我姐那样……在工厂倒班的话……”

方小慧不说话,闭着眼。

但亦叶的心中并不舒服。要是放在平时,小慧哥这样不讲道理地胡说……她早就生气不理他了!可是现在却是非常时期。小慧哥受了伤,而且伤的还是无比重要的头!肉体难受,心情烦躁,加上我一整天又没能陪他……。可是明天怎么办呢?而且明天不光是上午,还有晚上的夜班……。亦叶把方小慧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两个掌心中轻轻地揉着。方小慧完全没有反应。亦叶把方小慧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站起身,打算出去。方小慧却睁开了眼。

……以为我睡着了,叶妹?

亦叶看着方小慧生气的样子,笑了。方小慧的头上原本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在那黑发的修饰下,方小慧的那张脸老带着女孩子般的妩媚。现在,方小慧的头光秃秃的,倒让亦叶觉出了几分难得的阳刚之气。 门紧紧地关着,房间里没有别人。辛向东刚走,不会回来。亦叶忍不住弯下身子,亲了亲方小慧的脸。方小慧的火气一下子全消了。

“……今天想我了吗,叶妹?你……上班的时候!

我一直在想你,小慧哥!每分每秒,没间断过!

你说的……是真话?

……在你面前说过假话吗?小慧哥!

叶妹!叶妹!我的……方小慧紧咬着嘴唇,眼眶湿润了。……,别跟李洁好……,叶妹!也别恨我妈!我妈这回……病得很重……。把我妈……说你的话……都忘了吧,叶妹!

小慧哥!亦叶再一次低下头,深深地亲吻着方小慧的脸颊。听我说,小慧哥!我不走!但是……我要上我那个同学那儿问问你的情况。一会儿就回,行吗?

去吧!叶妹!

亦叶找到辛向东,让她把方小慧的病历拿到一个没人的房间给她看一下。

别着急,亦叶!你那方小慧……没什么事了……”

辛向东把病历递给亦叶。

“……你们主任说,他……得在你们这儿……住多久?

亦叶仔细地翻着方小慧的病历。

“……大概一个月,然后疗养两个月。反正……,最少三个月上不了台!

亦叶翻着方小慧的病历不出声。在心里,她觉得外科主任对方小慧恢复的时间……估计得过长了一些。

你又开始不说话了,亦叶!

啊!辛向东!我……觉得……用不着住你们主任说得那么长。……我来看方小慧是他受伤大约十二个小时之后。他的神志非常清楚。在这之前…………已经两年没见过我了。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

两年?辛向东吃惊地看着亦叶。你们……两年没见面?

是的,辛向东!他出差了!我找你,是想让你……问问你们主任, 能不能让方小慧……出院。我想把他接到……我工作的小医院去…… 这样,我就不用天天都来麻烦你了。当然,前提是不加重他的病情,不影响他的恢复……”

“……你这……方小慧,挺恋你的,亦叶!辛向东沉吟着。你要是不能请假整天陪着他……我看也是让他上你那儿去呆着好……”

亦叶高兴了,辛向东不反对,这事……有成功的希望!

“……他不光神志清楚,他说他还能准确地回忆他是怎样受伤的。昨天……我还把他扶起来坐了一小会儿……”

“……你想让他……什么时候出院?

星期五吧!这样他在你们医院正好呆了一周……”

辛向东拿着病历去找主任。

“……你说一会儿就回,怎么又呆了这么老半天,叶妹?

小慧哥,……我想让我的同学给主任说说,让你出院。我把你接到我的小屋去养着……。这样,我就能老陪着你了!

哎呀!太好了,叶妹!方小慧一下兴奋了。还是你聪明,叶妹!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出院呢?

……大声嚷嚷,小慧哥!一会儿又该头疼了!

现在就出院算了,叶妹!

亦叶笑了。

那哪儿成啦!我是说,星期五能出院……就不错了!而且我这个同学只是护士,她得去问医生,问主任!

“……还得等到星期五?今天……才刚刚星期一!方小慧又垂头丧气起来。

来!小慧哥!我扶你起来坐一下!亦叶也想自己观察一下,方小慧是不是真的能出院。这样,你能自己坐住吗?

我估计能,你松手吧!

“……这么动了一下……头疼,头昏吗?

“……头还疼,也还昏!但是我能挺得住,叶妹!

“……明天早上主任查房的时候,你如果觉得像现在这样,能挺得住,就告诉他你家在本市,想回家休养。如果你觉得头昏头疼,很难受,就在医院在观察几天……”

我好多了,叶妹!明天我就要求出院……”连续四天,亦叶没有好好地睡过一个解乏的觉。星期二晚上刚把急诊的病人打发走,亦叶就觉得困得睁不开眼,趴在桌上就睡着了。郑育在药房拉了半天手风琴,不见亦叶来,便背上手风琴,上内科门诊来看。郑育边走边拉琴,琴声越来越大,亦叶醒了。

郑师傅,是您!我今天……太困了,差点儿……睡着了!

亦叶使劲伸了个懒腰。

以往,亦叶只要说一个困字,郑育二话不说,立马就起身告辞。但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地在亦叶身边坐下来。

亦叶!我今天一早才听说,你……结婚了!你事先没告诉我,我也没法祝贺你……”

郑育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许多美丽的石印坯。

“……我想为你和你丈夫……刻一对石印。你……把你丈夫的名字……告诉我吧!

亦叶把那些美丽的石印坯拿出来,挨个儿在手中把玩了一番,最后选了一块墨绿色的。

“……您就用这个石坯吧,郑师傅!

还要选一个,亦叶!

亦叶看着那些石印坯,没出声。

“……是不是不知道你丈夫喜欢什么颜色?回去问问,下次夜班再告诉我……”

亦叶苦笑了。

郑师傅!我……并没有结婚。……我倒是想结婚,所以……上院领导那儿开了一张领结婚证的介绍信。……但最后,没结成……。那份介绍信……白开了……”

郑育看着亦叶,亦叶的脸上,只有疲惫的苍白,没有羞涩的红晕。她的话语、她的眼神,夹杂着几分遗憾、几分轻松、几分忧伤、几分欢乐,让郑育怎么也没法猜出她的心事……

亦叶!你……不会无缘无故地想起要和一个人……结婚。你的行为……应该是深思熟虑的。没结成婚……,责任一定不在你身上。能把你开的介绍信上那个你曾想和他结婚的人的姓名……告诉我吗?我……还是为你们刻一对印吧!你曾想到过要和他结婚,他的名字曾和你的名字一起并排出现在一张差一点就和婚姻有了关联的纸上!这本身……就是一种值得纪念的体验。你说对吗,亦叶?

亦叶看着郑育没出声。认识郑育这些年了,这还是他头一次刨根问底地多管闲事!两人对视了半天,亦叶叹了一口气。她拿起一张处方签,在上面端端正正地写上方小慧三个字。郑育把那张处方签拿在手里看了老半天才站起身。走到内科门诊的门口,郑育才开口说话。

亦叶!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再听我唱戏……”

亦叶笑了。


为什么?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