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7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 蓦然回首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

二十 蓦然回首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一九七四年竟然就要过完了。李洁简直不敢回过头想,一想这一年,他心头就会禁不住涌起一阵平生从未体验过的不堪回首的感觉。

三月份在竹篮医院听肖婆婆说起方小慧受重伤,要截肢;亦叶因此已经决定要和方小慧结婚的消息之后,李洁过了一段用言语完全无法形容的痛苦日子。有五、六个星期,他完全吃不下饭。平时工作累,他一顿能吃四两,而那一段,吃一两饭就饱。害怕爷爷关切的目光,他干脆三顿饭都在厂里吃。同事都发现他瘦了,园园的脸瘦尖了,眼里也布满血丝。整个春天,李洁的感觉就像三年前刚去兄弟厂时的情景,而且比那时更绝望,那时还多少有一点能和亦叶再见面的盼头!厂里的同事中有许多是李洁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但这一痛苦他却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肖婆婆说的话他甚至对美美都没说。幸好那一段,家中人并无人注意李洁,所有亲人们的关注全都集中在小琴姐身上……

过了五·一,李洁觉得自己稍微缓过来了那么一点点。在心中,李洁一千次一万次地对自己说,亦叶……是好样的!方小慧的母亲那样伤害她,方小慧残废了,她却不改初衷。这样的女孩子,就是白爱了一次……也值得。那证明你爱得对,有眼光!就算……亦叶已经和方小慧结婚了,她……总还是你的阶级姐妹,还是你的同志呀!给她打个电话,安慰安慰她吧。她自己还是个病人,还要照顾另一个。问问她……需要些什么,说不定你还能为她帮一点小忙……。可是拿起话筒,李洁便觉得心力交瘁。阶级姐妹,同志!一想到他和亦叶的关系最后仅此而已,他的心就忍不住颤溧。厂里一万多名女工……不是个个都是你的阶级姐妹,你的同志么?有什么必要还要到那遥远的竹篮镇再去寻找新的阶级姐妹和同志?

尝试过多少次,李洁终于还是没有给亦叶打电话……

这样一个月一个月缓慢地熬煎着,秋天过去了,北风开始呼啸。李洁背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即使是白天上班能控制自己不为个人的儿女情长小事分心,到了晚上,伤口难受,无法入睡,李洁还是无论如何没法强迫自己不想亦叶……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洁才觉察到,家中不知从何时起,笼罩着一片沉重不安的气氛。却原来,小琴姐和哥哥结婚了一年……竟然没有怀孕!

元旦结婚之后,李净和万小琴连一天都没分开过。W钢的炉前工和9876工厂的挡车工倒的是完全一样的三班。李净倒的又是和小琴完全一样的班次。除了W钢休社会星期五,9876 厂休社会星期三是他们没法改的外,所有其他时间他们俩都在一起。万婶和爷爷盼着小琴早生孩子,小琴自己也盼着自己早怀孕。到了三,四月间,小琴发现自己还没有怀孕就有些奇怪了。刚结婚的时候,李净觉得自己身强力壮,而小琴瘦弱,怕小琴受不了,只是早、中夜班和厂休头一天和小琴同几次房。到了五·一,还没有怀孕,小琴沉不住气了。李净倒不很在意,他宽慰小琴,让小琴别想这事,说世上的事都是人想坏的,越想越不来,不想自然来!小琴却不听,她自己缠着李净,每周都同几次房。

夏天过去了,十·一又过了,小琴仍然没有半点怀孕的迹象。万婶和爷爷背地里急白了头,当着面却一句话也不敢提。纺纱车间和小琴同时结婚的一共是十一名女工。另外那十个,岁数都比小琴小,全都骄傲地挺起了肚子。连车间主任都为小琴难过。小琴是车间的生产标兵,老党员,也是全车间晚婚的模范。小琴怀不了孩子,搞得车间主任都不敢动员青工们晚婚了。

小琴受不了这些,终于在李净面前大哭了一场。

“……净子,我……不该入党当模范,搞得这么晚才结婚……。我要是怀不了孩子,妈和爷爷……准得急疯了……”

别为这事……着急!咱俩……虽是晚婚,但怎么也不算老呀?我看……,主要是你吃得太少!你得……多吃点,长胖点。老人都说,只有自己的身子骨结实……才能托的住胎气……”

嘴里虽然这么安慰着小琴,李净的心里并不轻松。

李净在家里是一个非常懂事的长子长孙,他知道,父亲中年丧偶,含辛茹苦,又当爹又当妈才把他和弟弟养大。小叔有残疾,虽然不显,虽然那个小红不嫌弃,还和小叔好,但将来人家姑娘家的父母同不同意,谁也不知道?弟弟在找对象的问题上心气又太高。那个亦叶虽然聪明、可爱,但能跟弟弟好的可能性却极小。万婶这边更不用说,母女俩相依为命一辈子,就小琴这根独苗。要是自己和小琴……真的没孩子,那对两家的老人打击都太大!

这么想着,李净没吱声自己先到W钢的职工医院检查了一次。一切结果都正常。李净不言声又把小琴也带到W钢查了一下,同样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而且医生根本拒绝给他们下不育症的诊断。医生说,育龄的新婚夫妇,结婚三年以上,不采用避孕措施而不受孕者,才考虑不育症。三年?那是一个漫长得让李净和万小琴简直不敢想的时间!

两人苦恼极了,却找不到任何好的办法能怀孕。

净子和小琴结婚的这一年,李望富老汉和万婶简直苍老了十岁。和哥哥,父亲同居一间屋,朝夕相处的李俭生当然也是看在眼里,难过在心头。从净子和小琴一结婚起,李俭生就跟父亲、万婶和哥哥一样,天天关注着小琴的变化,盼望着小琴快快怀孕,快快给李家增添一个后代。李俭生心中的想法和李洁一样。只要小琴给李家添一个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管,父亲、哥哥安心了,自己什么时候再办事,就不用着急了。

李俭生在厂里不如哥哥李勤生和侄子李洁那样叱咤风云。但是在裁剪车间,他却是一名有口皆碑的好工人。李俭生平时不爱说话,但遇事喜欢琢磨。裁剪车间是电动裁剪,军服的式样也差不多是固定的。说起来是技术工种,实际上却没多少技术好学。李俭生却是裁剪行当中的多面手。他自己动脑筋学会了裁剪军服之外的别的服装。那个年头,大人的服装没什么流行的款式,几年几年地毫无变化。李俭生就用下了班的时间动脑筋,学童装。他裁的童装,色彩鲜艳,式样别致,还省布,很快就在全厂出了名。在技术上,李俭生十分自信。但在身体上,他却相当自卑。脊柱结核治好了之后,他的腿上留下了残疾。不知内情的人,不仔细看,并看不出来。可是哥哥李勤生在厂里太出名了。当年父亲带着他从乡间到W市来 治病,他住院,父亲住院,最后哥哥不得不让小学刚毕业的侄子洁子辍学进厂……。这些事,厂里的工人一本全知。他一进厂,全厂的人都知道他是李勤生那个腿残了的弟弟……

事实上,李俭生长得眉清目秀,从五官上看,他真像亦叶说的,是个极漂亮的男子。可就因为腿上那点谁都知道的残疾,李俭生平时在厂里知趣极了,从不主动找任何女工说话。最开始,他和家人的想法完全一样,希望洁子能和小红好。可谁也没料到,平时对人和和气气的洁子,在个人问题上竟会不知好歹,连小红千针万线给他织的毛衣都不穿。而小红那孩子又那样懂事,通情达理,还不气不恼。李俭生最初是怀着为洁子的内疚之情来接近小红,最后才和小红熟悉,相爱的……

其实,假如不是偶然地认识了小红,李俭生可能早就成家了!

李俭生腿残,知趣;但这绝不意味着,他在这么大的一个万人之厂里会找不到一个对象。9876工厂有一大批工人是W市近郊县里农民的孩子。那时,只要军工系统在建厂时占用的农民的地,就有所谓划地进厂的名额。9876厂自己虽然在市区,因而没法占用农民的地,但军工系统划地进厂的名额却是共同筹划安排的。划地进厂的那些农民的孩子,在9876厂中被那些家在W市的青工们戏称为,也就是藤上的瓜!那个称呼源于文化大革命前十分流行的一首歌。那歌中唱道,公社是棵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而那些藤上的瓜中,却并不乏五官端正,心灵手巧,聪明能干的女孩子。而李俭生也从来没有瞧不起过藤上的瓜 他自己本是农村长大,道道地地农民的孩子。要不是有这个在W市工厂工作的好哥哥,他和父亲这辈子只能是藤上的瓜,即使读了初中,至多也只能换一根好一点的而已,却不大可能改变的命运。……假如当初进厂随便找一只藤上的瓜,李俭生恐怕早就成了家,身边也一定早有了终于改变了的命运的后代。可是现在……,和小红好了这么些年,就只为小琴和净子没生孩子,而去和小红分手,重新找一只说成家就能成家的藤上的瓜,李俭生自己不情愿,也深深地觉得对不起小红。而从另一方面说,要为了净子和小琴没生孩子的事催着小红快快结婚,李俭生又开不了那个口。要知道,他腿残的事……小红一直还没敢对她父母说,而且小红还小得很,才只有二十二岁!

前思后想,李俭生简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几个月时间他吃不香,睡不好,瘦了一圈,显得也又苍老,又憔悴。李俭生生性内向,不好交朋友,也不多跟人说话。何况这事本来也没法对别人说。这么着在心里憋着、憋着,到国庆节,李俭生觉得自己真是病了。发低烧,畏寒,毫无食欲,浑身无力,没干什么重活头上就冒虚汗,而且还常常莫名其妙地肚子疼。那疼,不是刀绞那样剧烈的疼,而是一种钝钝的,持续着的疼,但却说不出的难受。

十月二日,E省足球队在新华南路的体育场和非洲一个叫扎伊尔的队赛球。小红童年时代体校的朋友给了她两张票。球赛结束,李俭生突然间腹痛难忍,满头汗水竟站不起来。最后是小红搀着他回家的。回家休息了一阵,腹痛又完全缓解了。国庆之后李俭生也没上厂医院看病,还是照常上班。只是他的抑郁的心情一点也没好转,自己也觉得身体在莫名其妙地虚弱……

从三月中旬负伤出院之后一直到年底,方小慧过了一段生平从未有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感觉就像驾着一叶扁舟在幸福的汪洋大海中无边无际地飘荡。只要亦叶在他身边,紧紧地依偎着他,忠诚地伴随着他,他对这叶小小得扁舟将飘往何处并无兴趣关注……。五·一,八·一,十·一,那位当年看上方小慧的导演曾三次来函询问方小慧的伤情,询问W部队文化部能否再次借调方小慧。团长问方小慧时,方小慧老老实实地说,到电影制片厂确确实实是经风雨,见世面,能学到不少东西。但具体谈到演出,在电影制片厂,真正意义上的电影拍摄任务几乎等于没有。演员剧团演出的大部分是话剧。团里的首长和战友希望他到电影制片厂能为自己的部队争光,主要指的是拍电影。如果是别的演出的话,他留在竹篮镇也同样能为团里争光。团长觉得方小慧说得有道理,便回函告诉电影制片厂,方小慧的伤已经痊愈,早已重返舞台,感谢演员剧团的领导和战友的关心。如果有具体的电影拍摄任务的话,W部队文工团将会十分高兴地把方小慧借给电影制片厂……

十一月下旬,方小慧带着演出队到C省的大三线去慰问,那是他当年在演员剧团去过,并在那里非常碰巧地见到亦伯梅的地方。按计划在大三线慰问十四天,将在十二月五日或六日回竹篮镇。十二月七日是亦叶的生日。从文化革命开始算起,方小慧已经有整整八年没为亦叶庆贺过生日了。方小慧是父母身边唯一的孩子。他的生日,自己想忘都没法忘,有母亲为他记着。而亦叶却从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亦家的人口多,孩子也多。别说是生日,就是那个孩子是哪一年生的,大人有时都搞错。这世上能记住亦叶生日的,方小慧相信,只有他这个小慧哥!方小慧下决心这次从大三线回来给亦叶一个惊喜,过一次她自己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的生日!

演出的过程中,方小慧紧张、忙碌极了。两年不见,大三线变得面目全非。新增加的工地比比皆是。方小慧有时一天演两场,有时甚至一天演三场。就是这样,仍然不够。三线工程指挥部的首长希望演出队多演几天。江铁生问方小慧,方小慧只得无可奈何地答应了。这样,整个慰问演出一直到十二月十二日才结束。虽然耽误了给亦叶过生日,但想到马上可以重新见到叶妹,方小慧还是兴高采烈地踏上归程的。从三线到W市可以乘飞机,也可以沿军用公路乘车。以往鲁志海带着亦伯梅每次都是开车去,因为三线的小飞机场起飞降落的设施不完善,而且三线周边是一片崇山峻岭,飞行过程极不安全。就在鲁志海和亦伯梅离开三线之后,三线内部的一条军用铁路通车了。乘这条军线上的火车在一处民用站转车可以直抵W市。于是江铁生和方小慧回程时选了火车。

不料火车刚开到两省交界的地方突然遇上塌方。前面一处,后面一处,正好把方小慧他们乘坐的这趟车整个堵在隧道里。列车长和司机立即向指挥部呼救。为了省电,车厢中所有的照明用电都停了。这辆车上除了方小慧他们这支演出对外全都是工程兵的小战士。战士们一听说车上居然有一支文工团,高兴坏了。大家鼓着掌,跺着脚,要求文工团演节目,连列车长和乘务员也央求江铁生和方小慧。方小慧本来已经非常、非常累了。他的体内一向有个生物钟,每次按计划进行的演出任务一完成,他就觉得浑身上下像散了架一样。而现在,面对着战士们的欢呼,他实在是盛情难却,只能咬着牙鼓励演出队的战友和同学们接着演。方小慧不怕累。可是受伤之后,他的胃却不能饿,一饿就痉挛,甚至出血。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方小慧的书包里一年四季都放着奶粉。这次塌方是完全突然的。如果不是塌方,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E省的那个转车的民用车站。大伙儿原来计划的也是到了那个车站吃饭。

五个小时过去了,塌方损坏的路轨仍然没有修好。方小慧被胃疼折磨得满头汗水,却只能咬着牙坚持。到第八节车厢,也就是最后一节车厢演完之后,战士们欢声雷动,方小慧却跪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江铁生这才在黑暗中想起了方小慧受过伤的胃,赶忙把方小慧背回自己的座位。方小慧的书包中带着药,也带着奶粉。药可以干咽,但奶粉却无法喝,因为谁的水壶里也没水了。服了药,胃疼暂时地止住了。但过了没多久,方小慧就开始呕吐,他自己知道这一下坏了,一定是胃出血了……。终于熬到塌方路障排除了,火车徐徐开动了。江铁生和戏校的那帮同学害怕火车颠着方小慧,轮流把他抱在怀里。但是等到火车到了W市,方小慧还是被胃疼和胃出血折磨了一天一夜,简直有些奄奄一息了。

一下火车,江铁生立即把方小慧送到陆军总医院。医生选用的是保守疗法,用冰水加药物充胃的方式止血。好几百毫升冰凉的液体灌进胃里,那难受的滋味简直像上刑。好几次方小慧觉得完全无法忍受,想让江铁生把亦叶叫来陪他。但想到竹篮镇到陆军总医院路途遥远,想到亦叶自己的身体,方小慧还是没开口,只是紧紧地咬牙。两天之后,江铁生一人陪着方小慧。胃出血止住了。冰水刚一吐完,方小慧就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

“……我觉得没事了,铁生!用不着再住院了!咱们……回竹篮镇吧!

江铁生自然明白,方小慧说的回竹篮镇是说的想去亦叶那里。上一次方小慧头部受了那么重的伤,医生说的清清楚楚,三个月上不了台!而亦叶只照顾了方小慧三个星期,方小慧就恢复得……简直跟没受伤似的!想到元旦的演出迫在眉睫,江铁生二话不说就把方小慧送到了竹篮医院的后门。看到方小慧竟有后门的钥匙,江铁生就没陪他进去。方小慧摸着黑上楼,走进亦叶黑洞洞的小屋,一头倒在下铺上就闭上了眼……

江铁生把方小慧送回竹篮镇时是下午吃晚饭的时候,亦叶上的是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的大中班。大冬天,天黑得早,院里职工和楼上病房的病人吃饭的不多。肖婆婆忙完了食堂的事,把亦叶的菜饭送到了内科就带分田上邹婆婆家去了。亦叶没上食堂,也就没回小屋。等晚上亦叶交了班,回到小屋时,方小慧已经孤零零地在下铺上躺了四个小时。

亦叶进屋一开灯就看到了方小慧。

啊!小慧哥!亦叶高兴得手舞足蹈,工作服没脱就先上床边,抱起了方小慧。干吗不上前面陪我?一回来……就懒在床上?起来,起来!……你说的最迟六号回来,这几天干什么去了?你要一一从实招来,坦白从宽!

方小慧伸出手,摸着亦叶埋在自己胸前,黑黑的头。叶妹,……想我了吗?

没想!没想!偏不想你,把你……全忘了!你说的,最迟六号回来!今天……几号了?

叶妹!方小慧触摸着亦叶光滑的脸颊。我原以为五、六号能回,七号正好给你过个生日……。我有好多年没给你过过生日了。……可是演出计划到三线就改了。我……毫无办法。前天一回来我就想上你这儿来。可是……我胃出血……”

啊!亦叶惊叫了一声,坐直了身子,这才注意到方小慧有气无力的样子。而且方小慧的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连嘴唇都毫无血色。亦叶把手伸进被子,抚摸着方小慧的上腹部。小慧哥,我……我陪你上医院去吧!

那倒不用,叶妹!我今天中午刚刚才出院……。医生往我胃里灌了好多凉水,把血止住了。……那难受劲,简直没法跟你说!你要是能陪着我,也好受点……”

你干吗不让人告诉我一声?

……怕你累,叶妹!我是在……总医院,离着竹篮镇……太远……”

你还是该告诉我,小慧哥!我爸在那个医院住过好长时间,我去过好多次。

算了,叶妹!出血止住了,我……就不怕了。我得在你这儿……好好休息一阵……”

别说话了,小慧哥,闭上眼!

亦叶下楼取来注射器给方小慧注射了一百毫升高渗葡萄糖,然后打回开水,给方小慧调了一杯奶粉,一杯葡萄糖水。方小慧闭上眼,睡着了。

亦叶并不困。头一天是个星期日,她没课可听,在小屋看了半天书,睡了半天觉。今天上午她是睡到吃中午饭才起。方小慧睡着之后亦叶把他书包中的衬衣、背心、裤衩和袜子拿到锅炉房,洗干净晾上了。回小屋,亦叶再看书包,书包中没什么东西了。以往,无论方小慧走到哪里,总会给亦叶带一点小礼物回来。而这次,显然是因为小慧哥……病了,亦叶想着,随手把装热水袋的布套子拿了出来。为了保护亦叶送给他的,缝着小狗小猪的热水袋套子,方小慧另缝了一个大的套子,套在外面。布套子鼓鼓囊囊的,亦叶用手摸着,觉得里面……像是装的信!三年前,小慧哥就曾把写给她的信塞在热水袋的套子里。那些情深意长,曾像火焰般温暖过亦叶的心的信,却是亦叶自己亲手撕碎的,和下乡时收到的小慧哥的头一封信一样!后来,每逢发哮喘病,夜不能寐的时候,亦叶便只能在心中默默地背诵那信中的句子……。撕信的行为……多么愚蠢呀!假如……这一次,热水袋中塞的又是小慧哥的信,亦叶会好好地保存,会珍惜一辈子!哪怕……真是为破坏军婚而犯错误,甚至被送进是山农场!

亦叶小心翼翼地把热水袋套子里的那几张纸取出来。

却原来,那信并不是小慧哥写的,而是借书给小慧哥的那个大学生,那个周全写来的。

小慧,

一转眼,你回竹篮镇三个多月了。演员剧团中不少人都在关心你,想知道你为什么走了,还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导演说是你们文工团要参加全军革命现代戏汇演,让你先回去,汇演结束再回来。只有我知道,根本没有人让你回去,是你自己要回去的。从你的工作和事业上的发展来看,你回去是错误的,但是我却无法阻拦。

我没爱过,也没被爱过,没有亲身体验过爱情的烦恼与欢乐。但起码的自知之明我还是有。我的阻拦, 哪能和你的叶妹对你的巨大引力相抗衡呀?我只能衷心地为你俩的团聚祝福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给你写这几行字,报报平安。我就要和剧团下去了,到西北边疆!春节过后才能回来。

向你的叶妹问好!

周全

七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小慧,

这几天我正在纳闷,你怎么还没回厂。导演说的是你三月十五号回。我知道你爱干净。把床为你清好了。不料今天传来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说你在一次演出事故中头部受了重伤,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并且三个月之内不可能上台。

下班回寝室,我什么也干不了,脑子里想的全是你受伤的事。想来想去,还是给你写封短信吧!如果你能看到我这封信,并且能给我回几个字,那至少能说明,你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了。既是已经受伤了,就安心养伤吧!我只能暗暗希望你没有伤着脸,五官……;希望头伤后能痊愈,不要留下后遗症,特别不要影响记忆力……

你的叶妹是学医的,会好好照顾你。需要我为你买什么,做什么,尽管来信告诉我。

衷心地祝愿你能早日恢复健康!

周全

七四年三月三十日

小慧,

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你的信,更没想到你会恢复得这么快,这么好!居然不到一个月就重新上台了。你的叶妹,真是你的一株起死回生的灵芝草啊!

你只说你就要带演出队下去了,却没说你是否打算再回电影制片厂。 电影制片厂是个藏龙卧虎,人才济济的地方。说实话,演员中有你不多,无你也不少!但我心里还是盼着你能回来。搞表演这个行当的,容貌美丽、身体素质好、还同时有悟性的不多。而同时还心气正就更难能可贵。我说的心气正,是指的能淡泊,能宁静,能荣辱不惊!从这个意义上说,导演在亿万人海中竟能发现你,真有点儿慧眼识珠的意思了。我和你的叶妹一样,小慧!盼望着你能更成功、更优秀!到电影制片厂来无论如何比呆在小小的竹篮镇见的东西,学的东西要多。望你三思!

祝你健康、幸福!

周全

七四年四月二十日

小慧,

咱们分手一晃就一年了!我这人一向不善交友。以往和人相识、相处,就像萍水相逢一样。唯独和你,不知是不是有点儿缘分。分手了,还老想着你。

八月份厂里报上去了四个剧本。如果批下来,能开拍的话,我要在其中一部中当副摄影。团里的领导们说,已发过几次函询问你的伤情。但我却有一种预感,觉得你是铁心留在竹篮镇不想拍电影了。

你连一封信都不给我回,我只能在心中为你惋惜。向你的叶妹问好!希望不是因为她的身体不好才使得你无法离开竹篮镇的。

祝好!

周全

七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此情绵绵》十九 大象无限 (下)[backcolor= transparent]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 蓦然回首 (下)[backcolor= transparent]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