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4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 蓦然回首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九

二十 蓦然回首


周全的这四封信写得极短。假如文如其人的话,这个人一定是个呐于言而敏于行,不爱说废话,喜欢做实事的人。却原来,小慧哥回竹篮镇并不是导演让他回来,而是他自己要求回来的。假如不是看到周全的这些信,我还蒙在鼓里!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涌起一阵阵欣慰,一阵阵惊喜。周全也认为小慧哥应该……更成功、更优秀,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在茫茫人海中,小慧哥能被导演碰上,还能遇见周全这样的知己,堪称难得!亦叶轻手轻脚地爬到上铺上躺着,却久久没能入睡……


清早,亦叶让方小慧喝了一杯奶粉,然后用方小慧的手在他腿上量了一下开始按摩方小慧的腿。


你按我的腿……是为了治我的胃?叶妹!


是的,小慧哥!这两个穴位叫足三里,是……足阳明胃经上的保健穴。按新针疗法的书上讲的,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方小慧笑了,小叶妹天生是个小书呆子。书上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胃疼,按腿有什么用?不过,方小慧什么也没说,听任亦叶摆布。而且这一段在大三线慰问,腿本来也很累。亦叶按得热乎乎的,挺舒服,方小慧闭上眼,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上午上班中间,没病人,亦叶上楼找了找张医生。小慧哥胃疼,胃出血,本该找内科。但亦叶崇拜张医生。而且小慧哥的胃病最初就是外伤留下的。张医生指着墙上的图,让亦叶隔着新鲜的生姜片灸背上的俞穴,从隔俞一直到肾俞。回小屋,亦叶对着书开始用艾柱灸方小慧的俞穴。方小慧老老实实地趴在床上,接受亦叶的治疗。


上夜班和下夜班的两天,亦叶每个小时都喂方小慧吃一点东西,还强迫方小慧服用氯化铁。那是方小慧最最讨厌服的药,味道怪怪的,还涩口。到了星期四,方小慧觉得自己完全好了,到内科门诊陪着亦叶上大中班。


星期五的一早,亦叶还在香香地睡着,方小慧已经起床。把东西清好之后,他站在小凳上,把头探到蚊帐里看亦叶。蚊帐一动,亦叶睁开了眼。


啊,小慧哥!你都……起来了?


我把小闹表给你上好了,上到七点半。你接着睡吧,叶妹!我回团去一下,晚上来!


一听小慧哥竟要走,亦叶坐起来,抱住方小慧的头。别这么早就回去,小慧哥!你的红血球,血色素还没正常。回去一动身子……你会头昏的……。头昏的时候练功……会伤着的!星期一再回去吧!再说,这两天你们又没事……”


“……元旦就要到了,叶妹!现在是团里最紧张的时候。我要不回去,铁生忙得晕头转向,准得来找我。我今晚一定来!来陪着你上夜班……”


今晚……别来了,小慧哥!大老远的,天又冷。既是回去,一定累,早点休息。明晚再来吧。明天下午我去听课,晚上回来等你!


好哇!原来叫我不来不是心疼我跑路,而是……自己想去听课……方小慧装着生气的样子,轻轻拧着亦叶的耳朵。


亦叶仍然抱着方小慧的头不放,把下巴颏放在方小慧的肩上来回蹭着。不对!不对!心疼你是主要的,听课……是次要的。你要是今天不走,我就什么课也不听!


方小慧满意了,把亦叶的头放回枕头上,又把被子帮她重新盖好。


方小慧回到团里,正赶上大伙儿吃早点。


江铁生皱着眉,满面愁容,一看方小慧回来,喜出望外。方小慧一问才知道,这几天团里的战友什么正经节目也没排,一直在学上面发下来的评法批儒的文件。文件是政治部发下来的。政治部的首长说了,这一年,在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领导下,全国的批林批孔运动正在朝着深入、普及、持久的方向发展。而要真做到批林批孔就得进行评法批儒。批林批孔和评法批儒是一场上层建筑领域里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为了把林彪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批深批透,把孔孟之道和尊儒反法的反动思潮批深批透,文工团的干部战士在认真学习,弄通马列主义的同时,也要研究法家著作,研究两千多年来不同历史时期儒法斗争的历史,科学地总结历史上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经验教训,用评法批儒,古为今用的新成果占领文艺舞台。换句话说,元旦演出的节目也要和批林批孔,评法批儒挂上钩。


吃过早饭,没法练功,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坐在排练厅的地上,看着政治部发下来,每人一份的《法家著作选读》,《法家人物介绍》,《两千年儒法斗争回顾》……。方小慧平时就害怕这样什么都不干,坐着开会学习。而且团首长还专门提到,元旦评法批儒的节目非得他主演不可。中间休息的时候,方小慧猛一抬头,还真觉得头有点昏了。再一看江铁生,也是一幅不知所云的模样。


“……怎么样,小慧?想出点头绪来没有?


没有,铁生!我一点没明白,让我们怎么演这……评法批儒……。是不是过去那种诗歌大联唱?


走!小慧!咱们一块儿去问问创作组的那几个老帮子!


W部队文工团的创作组中有一群比江铁生、方小慧年长许多的老帮子。据说,那帮老帮子当初曾才华横溢,在部队系统的文艺团体中颇有些叱咤风云。不过,他们昔日的辉煌,方小慧没有亲眼目睹。自从方小慧入伍以来,这群老帮子们编的些节目就让人演得味同嚼蜡。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群老帮子根本不懂京剧,也从不打算编京剧。江铁生和方小慧到创作组一问,那群老帮子们便异口同声地说,儒法斗争的历史悠久,两千多年了,不可能一朝一夕就学透,要给他们时间才行!


眼看着这一天做不了什么正经事,方小慧吃过午饭就带着政治部发的资料回亦叶那里。方小慧脸色不好,上午还头昏过。江铁生嘱他好好休息两天,先不要心烦。


方小慧走进小屋,亦叶刚把柜子里的书拿到书桌上清。


咦!小慧哥?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没事啦?


哎!方小慧叹了一口气,放下书包,躺在下铺上,什么也不想说。


亦叶不放心地走到床边。不是……胃疼、头昏吧,小慧哥?


都不是,叶妹。是……心烦!


出了什么事吗?


“……我着急着回团看看,以为大伙儿早开始排元旦的节目了。……结果,大伙儿都坐在地上学习,读材料。政治部说了,元旦得演评法批儒。团长还说得我演。可是演什么,怎么演还都不知道。元旦……只有十几天了!


哈!亦叶这一下完全放心了。这事儿你着那门子急呀,小慧哥?你真是……有福不会享!元旦演不成,正好歇几天。再说,这又不是你的责任,团里不是有编导吗?


话虽是这么说,叶妹!但团首长知道,咱们团搞编导的都不懂京剧。咱们入伍这些年排的京剧……全是找原来戏校的老师帮着编的……”


亦叶摸着方小慧的脸。这三天,她像填鸭一样喂着方小慧,但方小慧还是比上大三线之前瘦得多。因为胃出血,脸色还是苍白的。别为这事着急,小慧哥!你的胃刚好,一着急,又该疼啦!


“……可是,要是医院里来了病人,你治不了。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死,你……能不着急吗?


亦叶一听这话,不再出声了。小慧哥说得对!工作上不顺心的事,这样空洞的劝慰是不起作用的。除非……你真能帮助小慧哥解决他遇到的困难……


看到亦叶呆呆地坐在床边,方小慧倒内疚了。“……算了,叶妹!我来,搞得你没法休息。你晚上还得上夜班。你上去睡吧!我……躺一会儿,也起来看书。


看书?是你们领导让看的吗?


是的!就是评法批儒的书。……我也不明白,林彪篡党夺权……和古人有什么关系。林彪干坏事,连毛主席他老人家都没看出来;几千年前的人从哪儿能知道?


亦叶把方小慧书包里的那几本评法批儒的书拿了出来。别看亦叶每个星期二、五上夜班,没怎么参加院里的政治学习。较起真来,她才真是不折不扣地站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酱油汁所有要交给镇革委会的,稍微重要一点的东西都是亦叶写的。几个星期前,H县革委会专门办了一天评法批儒理论骨干学习班,让竹篮镇镇革委会宣传组长去,结果镇革委会点着名让酱油汁通知亦叶去。后来,全镇的宣讲稿就是亦叶写的。那一天的学习班,亦叶倒觉得没白去,就算脱产学一天古代汉语也值得!主讲人是江夏师院中文系的老师,还带着三个工农兵学员……


上去睡吧,叶妹!这些书和医学……没关系,别浪费那些时间了!看到亦叶看起书来,方小慧忍不住碰了碰她。


“……其实,小慧哥!假如只是为了元旦演出,而不是为了学点古代汉语的话,……你也没必要浪费时间看这些书……”


我知道看这些书没什么用,叶妹!我主要是做不了别的事,心烦……”


别为这些事心烦,小慧哥!不就是元旦演出要评法批儒吗?我告诉你吧,诸葛亮……就是法家!


诸葛亮?


是的,小慧哥!你要真是心烦,就不如回去请示一下团长,让不让演诸葛亮?要是让,你就演《借东风》。那这次元旦……我敢保证,咱们全市一定万人空巷!


你是……信口胡诌吧,叶妹!诸葛亮真是法家?中央说了?报上登了?


诸葛亮是法家,我敢向你保证,小慧哥!你回来之前,我刚参加过县里办的评法批儒学习班。


你要敢保证,我可真回团里去问了,叶妹!方小慧翻身坐了起来。随后又站起来背上书包。


啊,不行,小慧哥!方小慧刚兴冲冲地走到门边,亦叶拍着自己的头,惋惜地叫了一声。


怎么又不行了?


我真糊涂!我光记住了诸葛亮是法家,忘了曹操!曹操是更大的法家,是法家中著名的代表人物。诸葛亮《借东风》是为了火烧赤壁,正好烧的是曹操的人马。法家自己烧自己,那岂不是敌我不分,犯了方向,路线性的错误?


一听亦叶这么说,方小慧只好坐下来,翻了一下那三材料。叶妹说得不错,曹操在法家人物中比诸葛亮著名得多。这三本材料都没提诸葛亮,却都提了曹操。方小慧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新颓然地躺在下铺上。算了,叶妹!你快上去睡吧,咱们……别费那个脑子啦!


别着急,小慧哥!诸葛亮演不成,你还可以试着演别的法家,套在诸葛亮的模子里演。比如……,你可以演……商鞅……”


商鞅?


是的,小慧哥!商鞅变法的情节……很简单。全部来源于《史记商君列传》。如果仅仅只是演变法,只需要看《商君书》中《变法》这一节就行了。……一共只有四个人物。秦孝公,公孙鞅,商鞅本是卫国人,复姓公孙。商是秦国给他的封地,所以史书上称他商鞅。另外还有两个反面人物,也就是儒家的代表,一个叫甘龙,一个叫杜挚。秦孝公继承了君位,想变更法度来更好地治理国家,改革礼制更好地教育百姓。但他又担心天下人会议论他,便把手下的三位大夫叫到一起,询问他们是该变法还是该因袭旧制……。这故事有点像赤壁之战之前,曹操兵至江北;孙权帐下武将要战,文官要降。孙权一时难以决策,只能遵太夫人之嘱,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我劝你回一趟戏校,让老师把《激权激瑜》的词改一下,改成《商鞅变法》。秦孝公还是孙权,用铜锤。商鞅可以用鲁子敬和诸葛亮的唱腔改。甘龙和杜挚用张昭的唱腔改。三个都是老生。 只需要编编词,别的都是现成 ……”


哎呀,太好了,叶妹!我的好……方小慧一下兴奋得把亦叶抱了起来,亲了亲,高高举过头,放在上铺上。行了!你快睡!要是我没回来,就是这戏……演成了!


回到团里,方小慧先叫上江铁生,一起问了团长一下。问团长能不能排一出《商鞅变法》,以便配合评法批儒,古为今用。


团长和方小慧、江铁生一起研究了一下商鞅的事迹。商鞅是历史上儒法斗争中第一位身体力行反对礼制,主张法治的法家代表人物。公元前三六一年,商鞅由魏至秦,得到秦孝公的信任,被任命为秦国大夫,官至左庶长,亲自主持变法。商鞅在秦孝公的支持下实行的变法,主要内容有,废除奴隶制的井田制,承认土地私有;废除奴隶主贵族的世卿世禄,建立等级制度,奖励耕战;反对分封制,普遍推行郡县制;加强中央集权,统一度量衡……。商鞅变法行之十年乡邑大治。可惜阶级斗争自古就是你死我活的。秦孝公一死,奴隶主贵族卷土重来,猖狂反攻倒算。公元前三三八年,商鞅惨遭车裂,为变法壮烈牺牲。商鞅虽然被杀害,但秦法未败,秦国在商鞅变法的基础上迅速强大起来,最后终于统一了全中国。法家思想符合历史发展规律,因此最终必定会取得胜利……


团长看到这里兴奋起来,立即表扬了江铁生和方小慧认真看书学习,卓有成效,并表示他将马上请示政治部。


江铁生和方小慧一商量,决定当天下午就带着刘海娃和《智取威虎山》剧组演李勇奇和少剑波的两位同学,一起回戏校一趟。


学校那地方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从一九七零年开始,不断有新的学生们进进出出。但老师们总还是忘不了戏校昔日的辉煌,对方小慧和他的同学们也永远另眼相待。虽然老师们自己也有着繁重的元旦演出任务,但经不起方小慧的请求。好在商鞅的戏中按亦叶的建议只排《变法》一节,不长,以唱、做为主。方小慧一伙赖在学校不走,到星期一下午,老师们就把词和唱腔编好,把戏的整个架子搭起来。只需要回团去一点点地过、一点点地改了。


方小慧和江铁生一走,团长立即请示了政治部,文工团元旦演出能否结合批林批孔,评法批儒,演商鞅。政治部主任当时就表扬了团长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密切配合形势安排演出活动的做法。但当团长具体请示,商鞅是不是能作为法家代表人物,正面形象出现在舞台上时,政治部主任却无法答复。最后,政治部主任指示团长,询问一下兄弟部队的文工团,是否已有过类似商鞅的人物,如果已有,那就毫无疑问可以演。


团长打了一通电话,得知某兄弟部队文工团已演了《柳下跖痛斥孔老二》,心中顿时踏实了许多。既然能演柳下跖,当然也能演商鞅!


方小慧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亦叶的小屋。亦叶前思后想,心中并不踏实。


整个批林批孔运动开始以来,亦叶自己也就花过那么几天时间认真看书学习。把镇革委会要的宣讲稿写完了,亦叶把稿件和材料都还回镇里了。方小慧带来的几本书又带走了。亦叶想再多了解一下商鞅其人都无从下手。思来想去,亦叶睡不着了。她起身从后院绕出去,到文化馆去了一趟,把所有能看到的评法批儒的材料拿回一本。


晚上接了班,把病人打发走,亦叶便在桌边一本本地看那些材料。郑育在药房等了半天,不见亦叶来,便到内科门诊来看。看到亦叶桌上堆满评法批儒的材料,郑育没坐下就想走。


“……你忙吧,亦叶!又是江书记需要什么材料?


亦叶笑了。


“……今天可不是,郑师傅!今天是我……自觉自愿改造思想。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列主义……”


郑育一听亦叶这样说,在桌边坐下了。亦叶把桌上的那些材料朝郑育坐的那个方向挪了挪。


郑师傅,您现在又差不多是咱们竹篮镇上的宣传部长了。假如镇革委会指示您在宣传队的节目里加上……批法批儒什么的……”


那还不简单!我不是给你看过新出的《战地新歌》吗?把报上的政治口号抄下来谱谱曲就能唱,就想以前的语录歌一样。要搞诗歌联唱、快板、合唱……你比我还在行!


要是…… 要是让您……编一出京剧呢?比如说,找一位法家人物来歌颂一下,西门豹、商鞅、曹操……。您估计……,上面会让演吗?


郑育看着亦叶,有一会儿没说话。他明白了,亦叶这是在为谁动脑筋。郑育翻着亦叶摊在桌上的那些材料。“……嗯!我估计……,现在要找一位法家作为正面人物来歌颂,……上面……不会批准!


为什么?儒法斗争不是说……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吗?


说是两个阶级,但并没有说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而是没落的奴隶主阶级和新兴的地主阶级。再说,那个旗手自己……并不是不懂京剧。她假如真要歌颂法家,根本用不着编什么新戏。只需要发一个指示,从即日起不演《红灯记》,让鸠山重演《横槊赋诗》,不就完了吗? 而且,现在搞的这评法批儒……跟古人根本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为批判这两年的所谓复辟、回潮。如果照你说,在舞台上重演西门豹、商鞅、曹操;那服装、动作,本身就是复辟、回潮。你总不能让西门豹、商鞅、曹操拿着镰刀、斧头;穿着工农兵的服装去喊毛主席万岁吧?真要那样,这场革命……,不是整个白搞了?

郑育的话,声不大、音不高,却在亦叶的心头抹下了一道浓浓的阴影。她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一 唐塔冰心 (上)[backcolor= transparent]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