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2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一 唐塔冰心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

二十一 唐塔冰心 (上)


方小慧和他的那帮同学兼战友们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很快就把《商鞅变法》排好了,并把剧本,包括台词,动作说明,唱腔都刻印好,交给团长。团长和政委当天就报给政治部了。政治部主任表扬了文工团,并指示立即试演,看看干部战士们的反映,然后等着上级的批示。 元旦前,方小慧的演出队被E省革委会文化局借回母校演出了四场。名义上是内部演出,为戏校学员示范,而实际上却是盛况空前。E省文化局下属的几乎所有剧团的人都到戏校来观摩。除夕之夜,江铁生和方小慧按团长的指示,带着演出队到竹篮镇北面一个野战军驻地慰问时试演了一场商鞅。战士们掌声雷动。演完之后,江铁生和方小慧询问战士们,《商鞅变法》好不好看,战士们异口同声说好看。还说,如果不演,他们根本不知道,孔老二原来是这个样子。方小慧和他戏校的那帮同学们听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元旦的演出虽然紧张、忙碌,但方小慧的心情愉快极了。一直到元月二日方小慧才回竹篮镇,一回来,团长就通知方小慧,B电影制片厂有具体的影片拍摄任务要借调他。政治部已经批准,让他一月十日准时到B电影制片厂报到。方小慧的耳朵嗡地响了一下,在团长面前呆呆地站了半天,竟没说出话来。

吃过午饭,方小慧骑着自行车向竹篮镇的方向出发了。

北风呼啸着,正是E省冬天最寒冷的时候。方小慧却觉得心中燃烧着一团烈火。又要和叶妹分手了!这一分手,多则一年,少则半载……

不知不觉之中,方小慧把自行车停在竹篮镇的百货商店门口了。参军之后,在这个被周全十分确切地称为不毛之地的竹篮镇上,方小慧已经呆了七年半。这七年半中,方小慧从来没在这家百家商店买过什么东西。但今天……,他决定要在这里买一件东西,而且要买最贵、最好的,作为他和叶妹相爱的信物。让叶妹永远保存在身边,让叶妹什么时候看到这个信物,就能想起小慧哥!

在商店里转了半天,方小慧发现,这个商店卖的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不合他的心意。正在他十分失望,打算离开商店的时候,方小慧突然看到一男一女在卖被面的柜台打开了一床被面。那是出口转内销的湘绣被面,四周绣的是绿叶簇拥下美丽而华贵的牡丹花;中央则是一对戏水的鸳鸯。价格是二十八元,是整个商店出售的最贵的被面。方小慧立即上前,掏出钱,买下了……

元旦前亦叶过了一段心神不定的日子。

亦叶害怕方小慧听了她的唆使,真的去排演什么商鞅,最后出什么政治上的麻烦。可是方小慧却一直没来,她也就毫无办法。

元月二日,亦叶出诊。病人是一位患老慢支的老太太,家中干净、整洁得像城里人。老太太没什么大毛病。但守在床边的小队长,大队长却要求亦叶用最贵,最好的药,还要往血管里打。亦叶给老太太量了一下体温,三十六度八。小队长当时就惊呼,居然烧到……三十多度了!亦叶只得向两位土干部解释,烧到三十多度正好!要是……只有二十多度倒真是没救了。老太太肺部确实有湿啰音。亦叶按两位干部的最高指示给老太太静脉点滴了红霉素,那是小小的竹篮医院能有的最贵的抗菌素,算得上是高干用药了!点滴完了,亦叶又遵照最高指示给老太太开了二十瓶雪梨膏。所有这一切都由队上的合作医疗支付。一直到走的时候亦叶才算弄明白,原来这位老太太是公社书记的母亲。

原本没大事,但出诊六个小时,朱学文还是让亦叶休息。

亦叶和方小慧几乎是同时走进小屋的。

叶妹!

啊!小慧哥!

“……你怎么今天没在前面上大中班?今天……不是星期四吗?

是的!但是我今天出诊,刚回……。你自己呢?小慧哥!今天才元月二日,你……就不演啦?

亦叶不放心地上下打量着方小慧。方小慧的脸被北风吹得红通通的,一幅生气勃勃的样子。外面那么冷,方小慧的头上脱下帽子,却冒着热气。只是方小慧的眼神有几分说不出的忧伤劲。亦叶看了半天,也难断定是祸是福……

“……小慧哥!你怎么不说话?我那天……不该劝你演商鞅。我真该死……”

啊,不,叶妹!一提商鞅,方小慧兴奋了,放下书包把亦叶抱起来。“……商鞅排得简直……妙不可言,叶妹!

上面……还真同意你们演了?

还没有正式同意,团里正等着上面的通知。不过……我们已经试演了一共五场,成功极了!

别那么兴奋,小慧哥!一听上面并没批准,亦叶的脸色严肃起来。我上次劝你排商鞅……也是一时激动。后来我又仔细地看了看材料。在两千年来的这场现在才发现的儒法斗争中,法家只是在和儒家对比的情况下代表了进步的历史潮流。而法家人物本身,包括商鞅,都只是那个时代新兴地主阶级的代言人。具体说到商鞅,由于阶级和时代的局限性,他走的是一条自上而下的变法路线。不但不可能依靠广大人民的力量,还有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的一面。他不仅对奴隶主复辟的势力镇压得不彻底,自己还接受了秦孝公分封给他的商地。……毛主席说,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在现在的革命文艺舞台上塑造地主阶级代言人,作为正面形象,较起真来……是政治错误!你回团之后,赶紧把剧本什么的……从团长那儿要回来,可千万别连累戏校的老师……”

别担心,叶妹!方小慧亲着亦叶的脸,碰着亦叶的鼻子。我们是先问了团长才去编剧本的,也是团长指示我们试排的。团长请示过政治部,他估计能正式演! 只可惜,我……演不成了……。我……要走了!方小慧把亦叶放在下铺上,把头埋在亦叶秀发里。

你要走了?是又要到电影制片厂去?

是的,叶妹!你一猜就猜着了!

亦叶笑了。

你以前……骗我,小慧哥!你说你回竹篮镇……是导演不要你了。其实导演根本没说不要你,是你自己要回来的。我把你放在热水袋套子里那个……周全写的信都看了。我早就知道了!

好哇!叶妹!方小慧抬起头,脸一下红了。“……不但私自看我的信,看完了还不告诉我。你自己说吧,该当何罪?

亦叶兴高采烈地搂着方小慧的脖子,一点也不生气。我问过你,怎么回竹篮镇的。你没给我说实话,你该当何罪,我就同罪!

“……说实话吧,叶妹!方小慧闭着眼,对着亦叶的耳轻轻地说。我不想去那个电影制片厂,不想离开竹篮镇,主要是……为了…………。就是这次去,我也想好了,拍完了电影就回来。少则六个月,多则一年……”

亦叶脸上灿烂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心头掠起一阵淡淡的忧伤。

团里让你……几号走?

“……今天二号。四号晚上,五号下午,我要演两场。六号,七号我休息两天,来陪你。八号上午政治部汇报完,我就不回竹篮镇,回松园。……九号我必须动身,十号报到……”

亦叶紧咬着嘴唇不说话了。她闭上眼,紧贴着方小慧,嗅着方小慧身上她熟悉的味道。

老半天、老半天,两人都沉默着。终于,方小慧动了一下,摇了一下亦叶。

叶妹!

嗯!

叶妹,我今天买了一件东西,想看吗?

什么东西?

方小慧从书包里把被面取出来,递给亦叶。

哈!亦叶伸 了一个懒腰,笑了。小慧哥!你在部队呆着,什么东西都发。买被面……干吗?又没法用?

“……我想买个东西,为咱俩……好过一场……做一个证明。今后就是不在一起,不能天天见面,也不能变心。我在商店里转了半天,实在找不到别的东西,就买了这床被面。是咱们竹篮镇上能买到的最贵的被面。你打开看看吧!

亦叶把被面打开。啊!这被面真漂亮,是那种很厚、很重、很光滑的缎子。上面的绿叶、红花、戏水的鸳鸯……都是手绣的。被面拿在手中沉甸甸的,亦叶都不忍心用手去触摸那美丽的牡丹花和那对可爱的鸳鸯。

“……喜欢吗?

喜欢!可是……这东西……哪舍得用啊?连用手摸摸……都怕弄脏……”

我有意买这床最贵的被面,就是不想让你用,而是想让你小心地保存着。咱俩各人在上面写一句保证,保证……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啊,小慧哥!这么漂亮的被面……用来写些俗气的保证……多可惜呀!

方小慧想了想。“……要是不写保证,咱俩就各写一句诗也行!

你先想你那一句吧!我上中医科给你拿笔去!

亦叶把笔墨拿回来,方小慧已经在练习本上端端正正地写好了他的那一句:

愿弃花香留叶媚

看亦叶进来,方小慧十分得意。叶妹!看!我写的是这四周的牡丹花!下面归你写。你得写一句关于鸳鸯的才行……”

亦叶看了看方小慧在练习本上写的那一句,心中滚过一阵热浪。我心爱的小慧哥,他身边有多少万紫千红,桃李芬芳啊!古人说,有花堪折直当折,莫待无花空摘枝。而小慧哥呢!我心爱的小慧哥,他却……“愿弃花香留叶媚!亦叶闭上了有些潮湿的眼,思索了片刻,睁开眼欣赏了一下那两只自由自在地在戏水的鸳鸯,在练习本上那句诗的下方写道:

小会鸳鸯不羡仙!

方小慧一看,忍不住又把亦叶搂到怀里。“……叶妹!你……真是个……小才女!只可惜……如今这世道,委屈你这颗天生读书的种子啦……”

亦叶从方小慧的胳膊里挣脱出来,再一次用手去触摸那光滑的被面。在这么贵重的被面上……写字,她真有些于心不忍。小慧哥!在这么么漂亮的被面上……写字,多可惜呀?

没事,叶妹!我来写!写小一点。写在最上面。等干了,你买点红丝线,把字绣一遍。以后,等咱俩……结婚时真要用这被面,最上面的字缝在被子里,没人看得见。

亦叶一听结婚二字,不禁低下头,闭上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星期一的一清早,方小慧走进亦叶小屋时天还没亮,亦叶上铺的灯开着,亦叶靠着墙坐着,闭着眼。叶妹这么坐着……一定是晚上发了病。方小慧轻轻地放下书包,站在小凳上细细地看着亦叶退却红晕的脸。亦叶手中拿着几天前他买的,并写上 了诗句的那床被面。方小慧尽可能轻轻地拉了一下那盏灯的开关,亦叶还是睁开了眼。

小慧哥!

叶妹!方小慧贴近亦叶,在她胸前听着。是不是还喘不上气?

“……我已经打了针了。

今天就别上班了,叶妹!

今天我本来就不上班,小慧哥!明天白天我也不上班。昨天我上了十二个小时班,就是为了今天和明天能陪你。咱俩在一起……,就只有这最后的两天了……”

来,叶妹!反正你醒了,我抱你下来!方小慧把被面叠好放回塑料袋,放在亦叶枕下,然后把亦叶抱下来,又把上铺的被子拿下来裹着亦叶。“……听我说,叶妹!你要是心里难过,我八号上政治部汇报完,再回你这儿。九号……我从你这儿走,不回松园了……”

啊,不!小慧哥,你还是该回松园!你走……我心里其实是高兴的,为你!我难过的只是……,咱俩要分开,我……见不着你了!咱们今天能在一起呆一天;明天……还能给你过生日。明天晚上,我上夜班你再走……。很早以前你不是说过吗?不仅仅是朋友,就是亲兄弟、亲姐妹长大了,也要分开。我和美美,小的时候,天天在一起。现在隔着也就是几十里地,常常一年半载也难见一面……”

方小慧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用手掌轻轻地揉着亦叶的太阳穴。……还疼吗?

嗯!

方小慧靠近亦叶的嘴,鼻,听了听,还喘不上气吗?

不喘了!

累吗?还想睡吗?

不累!你来了……我也不想睡了!

“……要是你不累,叶妹!咱们今天出去玩吧!

大冷天,北风呼呼的,上哪儿去玩?

就是天冷,北风呼呼的时候,外面才好玩!天一热,一出太阳,到处都是人,多烦!

“……那你也得先告诉我,上哪儿去?要走多远?我……会不会累?

“……咱们上我们学校对过,陆军总医院后面的小洪山去玩。那山上有一个宝塔,很偏僻,就是和风丽日也没什么游人。文化革命前,那山上有一座庙,叫宝通寺。里面的和尚……可逗呢!他们不准吃肉,但烧的素菜听上去都是肉,红烧肉、回锅肉、烧全鱼、八宝汤、宫爆鸡丁什么的,还挺好吃的……。咱们上去看看那宝通寺还在不在。要是还在,咱们就在那儿吃饭,把咱俩的生日一起过了。要是那寺没了,咱们看看那塔就回来。那塔挺结实的,我估计,红卫兵就是想砸还不准能砸碎……”

可是……要爬山!

没事!那山只有几步,一点也不高!你要是累,我背你!

……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能背我?

大了又怎么样?就是将来老了,我也能背你!

“……那现在就背!亦叶撒起娇来,趴在方小慧胸前不动。

方小慧只好拿过毛衣,往亦叶头上套。又帮亦叶穿袜子。行了!小懒虫!起来洗洗脸,梳梳头,咱们就可以走了!

方小慧把亦叶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出了门亦叶才发现并不特别冷。差不多从大串联结束之后的一九六七年元月起,这整整八年,亦叶还是头一次什么正经事都不做,出去玩。方小慧说的那个小洪山,门口当真挂着洪山公园的牌子。但是门口并无人守着,当然也就不需要买票。山上景色萧条,没有游人。亦叶的心情好起来,小慧哥说得对,大冷天,没有人,才别有一番情趣。还好,那个宝通寺还苟延残喘地活着。这一下,至少中午还有一个吃饭的地方,用不着饿着肚子回竹篮镇。大冷天,寺里没有游客。那家做素食的餐馆还没开门。亦叶和方小慧围着寺的前后左右转了转。

寺的建筑倚着山,随山势起伏。时而挺拔昂具,时而曲径通幽,隐显自然,层叠有致,颇具特色。寺内的建筑苍凉老态,但还能依稀辨认出放生池、圣僧桥、接引殿、大雄宝殿、祖师殿、东西厅。亦叶对六根清净的出家人一向敬畏。那些能抛弃尘世的欢乐与烦恼的佛门弟子,一定有着凡人没有的,坚韧的内心世界。祖师殿中端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和尚。亦叶上前和老和尚聊了聊天。原来,这宝通寺很有些年头了。宝通寺原名崇宁万寿禅寺,本是唐贞观四年,公元六三零年兴建的。原在E省西北方向和S省交界的地方。明成化二十一年,公元一四八五年改为宝通寺,并迁到现在这个地方。亦叶还正纳闷,W市并无大洪山,此山何故叫小洪山呢?原来该寺迁址之前的山名叫大洪山。

中午,整个素食餐馆里只有亦叶和方小慧两位客人。方小慧点了几个菜,和他记得的完全一样,这些貌似荤菜的菜名实际全是素菜,看上去也像是荤菜。亦叶挨着个地把宫爆鸡丁,烧全鱼,回锅肉吃了一遍,味道十分鲜美,搞得一向嘴馋的亦叶都有点想出家了。方小慧正打算买一份全家福的汤,突然看到菜单上竟然有一个菜名叫两人不分离

哈!叶妹!方小慧指着菜名,你看!这道菜咱们非买不可,这简直是……,专门为咱俩做的!

亦叶也乐了,忙问了一下收钱的和尚,在另一张桌子边吃饭的和尚们一听亦叶要点两人不分离,全都笑了。不一会儿,两人不分离做好了,方小慧端上来看了看。那是一只蒸熟了的棕黄色的砀山梨。揭开上面的盖子,袭来一阵香甜的味道。梨的上方有一小把,方小慧用手把那把一提,整个蒸熟的梨皮就脱了下来。梨的下面,核已掏空,塞着枸杞子,川贝,百合和两片大核桃仁和两只杏仁,还有冰糖已经蒸融了。梨蒸烂了,自然无法再用小刀,勺子或筷子分开。那就是两仁不分梨了!

方小慧笑了。哈!叶妹!咱俩……上当了!这些坏和尚们用一只梨子……糊弄我们……”

没有,小慧哥,咱们没上当!叶本来就爱吃甜食,不爱吃正经饭菜,现在正大口吃着那梨子。这菜名……起得妙不可言,确确实实是两人不分离。而且这冰糖蒸梨,放上枸杞、川贝、百合、杏仁、核桃仁,按中医的说法,不光是顺肺理气,还是冬令大补!你也吃点……”

吃过饭, 方小慧牵着亦叶的手,绕到寺后,看那座著名的洪山宝塔。老和尚告诉亦叶,那塔名叫灵济塔。塔高十三丈七尺,八面七层,内石外砖,仿木结构,本是唐代尉迟恭监制的。可惜尉迟恭是武将出身,打起仗来倒是所向披靡,但搞起建筑来却粗心得惊人。造这样壮观的塔竟忘了留下塔记,后世的人根据塔记只能将此塔归于元代,老和尚为此痛心不已。因为塔建在山上,塔身又高,十里之外都能看到,方小慧从十岁进戏校,就以此塔为回学校的标识。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走,叶妹!咱们……上去!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方小慧拉着亦叶的手,钻进塔身,开始往上爬。那塔有七层,台阶是石头凿成 的,没有扶手。每一级台阶差不多有半米高。亦叶上了一层就累了。你一个人上去吧!小慧哥!我上不去了!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方小慧只好帮亦叶擦了擦汗,把她送下来,送到塔外站着。他自己再钻进塔一个人爬。爬着爬着,方小慧发现那塔每隔一个面,便有一个石洞通往塔外。塔外的石檐很宽,完全可以在上面走。他便钻出塔外,在石檐上走了一圈。亦叶在塔下站着,偶然抬头,发现方小慧居然走到塔外来了,惊慌得大叫了一声,差一点坐到地上。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叶妹!怎么啦?方小慧吃了一惊,以为来了什么坏人。低头看了看,却仍然是亦叶一人。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干吗走到外面来呀,小慧哥?太危险了!小心掉下来,赶快回塔里面去吧!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哈!哈!方小慧这才明白亦叶害怕什么,叶妹和小时候一样胆小。谁让你不陪着我爬塔的,叶妹!早上你还说这两天就为陪我,刚才咱俩还吃两人不分离。吃完了,就分离了!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亦叶只好无可奈何地朝塔洞里走。那你下来吧!你下来,我再陪你爬。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方小慧兴高采烈地下来,拉着亦叶的手重新钻进去。那塔内空低,方小慧想背亦叶都没法背,只能使劲拉着亦叶的手,一级一级地把她拉上去。到了第七层,亦叶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不要说抬腿,连抬胳膊的劲都没有了。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要死了,小慧哥!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没事,叶妹!吹吹风,歇歇就好了!再说,今天咱俩……过生日,不能说死字。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好容易找到一块干净一点的大花岗岩,方小慧抱着亦叶坐下来。还好,塔里面,对着塔洞的地方虽然风大,但避风的地方却不冷。亦叶喘了一会儿气,觉得舒服一些了。方小慧看亦叶呼吸平稳了,拉着她站起来,从四周的塔洞往外看。塔身四十多米,山高还有约二十米。假如是和风丽日,真有把W市江山如画的景色尽收眼底之势。难怪刚才那老和尚要那样反反复复地说这塔的。亦叶庆幸刚才紧拽着方小慧的手,咬着牙上了这塔。人要是不登高还真是无法体验这身欲遏云,天外有天的境界。亦叶四下鸟瞰着,风挺大,但塔高,空气新鲜,没有尘土,亦叶觉得挺舒服的。凡夫俗子们把自己的生活称为尘世,实在是确切!一个尘字就把人世间的污秽、丑恶概括尽了。不过,那些老中青和尚们未必知道,尘世间有着让人回肠荡气,刻骨铭心的爱。他们要是也爱过,要在这寂寞的山上,六根清净地呆着,还真不容易!亦叶在心中深深地感慨着。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想什么,叶妹?别顶着风吹!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我在想,幸好上来了。要不然,就少看,也少体验……好多东西……”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你看,叶妹!方小慧把亦叶拉到避风的地方,指着塔顶,和塔洞的周围,那里到处都刻满了诗歌和某某到此一游的句子。咱们……也写首诗留下吧!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算了,小慧哥!这些俗不可耐的东西……不能称为诗。再说,咱们又没带笔,还得刻在石头上。四处乱刻,本身就是破坏这塔。 这塔……又不是你买的被 面!
[backcolor= transparent]
[backcolor= transparent]哈!哈!哈!方小慧一听亦叶说,塔不是被面,不禁放声大笑起来。方小慧的声音高昂、清亮,笑声止住了,回声却一直传到塔底。不,叶妹!咱们难得来,还是写一首诗吧!我带着刀,我来刻。刻完了,用圆珠笔涂一下保证掉不了。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