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一 唐塔冰心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backcolor= transparent]《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

二十一 唐塔冰心





“……我可不写,小慧哥!我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你自己写吧!

亦叶围着塔四周鸟瞰了一圈。塔的西北面可依稀辨认浩瀚的万里长江。塔的正东面是亥生哥的外祖父尤迹老先生工作了一辈子的著名的W大。W大的校园天然地依山傍水,其景色之秀丽,在中国的大学校园中是无与伦比的。三年前,为给小慧哥寻找电影资料,亦叶曾在下夜班之后花两个多小时乘车从竹篮镇赶到W大,然后喘着气登上百级台阶,走进W大那所建在山顶之上,古色古香,有着琉璃瓦顶的图书馆。因为未能如愿地借到资料,亦叶扫兴而归,完全忘却了身边如画的美景。从W大顺山而下,便是小慧哥因为胃伤而常常光顾的那所W部队陆军总医院。父亲从三线回W市休养时,亦叶曾多次在那里陪伴父亲……

围着塔转了一圈,亦叶走回方小慧身边。

“……好了,叶妹!我写好了前两句,也刻好了。现在……归你写后两句了……”

亦叶走近一看,方小慧蹲在地上。在那块最大的石头后面的墙上,找了一个平坦而隐蔽的地方,工工整整地刻了两行诗:

九派中流屹雄身,
冷眼百代观古今。

亦叶拿起刀,想了想,便在这两句的下面,使劲地刻起来。亦叶的手爱出汗,小刀拿在手中又极冷。亦叶刚刻了他年两个字,刀就啪地一声掉在地上。“……这墙太硬,我不刻了,小慧哥!亦叶撅起嘴,生气地看着地上的刀,也不捡。

方小慧笑了,走过来暖了暖亦叶的手,拾起地上的刀。你说吧,叶妹!我来刻!

他年若有登高处,
遥寄唐塔赋冰心。

方小慧听了亦叶这后两句诗,不出声。过了一会儿,蹲下身来,认真地刻起来。刻完这四句,方小慧又加了一句,小慧携叶妹游灵济塔有感七五年元月六日

亦叶不耐寒,在塔顶上呆着,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还是哆嗦起来。方小慧拍了拍手上的土,用手绢擦了擦手,把亦叶搂在胸前,用大衣裹着暖着。叶妹!……你写的这后两句……写得好!这诗是咱俩做的,写的也是咱俩共同的心愿。将来……,无论是我有登高之处,还是你有登高之时,都不能……忘了这塔。更不能忘了……今天……”

亦叶抬起头,向塔洞外无边无际的云层忧伤地眺望着。

一年半前,工农兵学员增加了文化课的考核,校园里盛传着,高考就要恢复了。父亲、母亲、白姨、左叔敦促着哥哥、姐姐、梦帆哥,抓紧业余时间多看书。并没有任何人把这一消息和只上过小学,且又多病多灾的亦叶连在一起。但亦叶自己的心中却暗暗兴奋,让不让你考大学和你能不能考上大学完全是两个不同范畴的事。前者涉及的是人与人平等竞争的一种权利。剥夺大多数人考大学的权利,把上大学的权利只为一小部分人保留着。这种做法,无论以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粉饰,也只能是社会的一种倒退,一种野蛮的倒退!亦叶和亲人们只暗地里高兴了半年。半年之后就开始反复辟、反回潮了……。亥生哥曾安慰过亦叶,高考……一定会恢复,只需……静静地等待!然而春花秋月,时光荏苒。一转眼,高考已经中断了十年。还要静静地等待到何时呢?人的一辈子……又有多少个十年能用来静静地等待呢?亦叶看着方小慧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小慧哥!这后两句……我是为你写的。我这辈子……能活到今天,已经不错了!要说登高,今天……就是登高了!他年和今天,在我……,不会有什么差别!不过,我让你他年登高之时,想想唐塔,不是让你记住我。假如生活中有更值得你留恋、珍惜的东西,你尽管忘记我。我……不会责怪你,也没有任何资格……约束你。但是你不应该忘记你自己走过的这条登高之路,也不应该忘记自己的故乡和自己的根。……我姥姥从没上过一天学,可是她说过的好多话挺有哲理的。她曾对我说,人和庄稼一样,都是地上长的。贴着地面越近,活得越踏实。树……长得再高,根总得在地里埋着,就和这塔一样。塔尖可以刺破青天,但塔基却必须牢牢地建在地上……”

你说得对,叶妹!方小慧亲着亦叶的秀发。……不会忘记我走过的路,更不会忘记你!而且我相信,他年……你一定会有登高之时。不仅仅是你,还有你哥、你姐、梦帆……。这世道不会总这样!

方小慧暖了暖亦叶的脸,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地走下唐塔……

元月七号,肖婆婆把吃中饭的职工和病人家属打发走,专门为亦叶和方小慧做了一桌好菜,还下了四碗龙须面。头天亦叶特地告诉肖婆婆,她要为她的小灰狗庆贺生日。中午两点,肖婆婆上楼把亦叶和方小慧叫醒。

方小慧头一天晚上没吃晚饭,这一天早上又没吃早点,一醒来便觉得胃里说不出的难受。但他什么也没说,咬着牙起来,洗了脸,跟着亦叶下了楼。

亦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一看肖婆婆做了这么多好菜,又是猪血豆腐,又是珍珠丸子,又是油煎的小鲫鱼,还有三鲜龙须面,二话不说便狼吞虎咽地吃开了。但是肖婆婆吃了几口面就注意到,方小慧只喝了几口汤,一口菜也没吃。她不禁纳闷了。

“……她表哥,是我做的不合你的口味吧?你想吃点什么别的?我……再给你另做。今天这顿饭……菜叶子盼了可有日子了,她是想为你过生日……”

啊,不,不,肖婆婆!方小慧万分抱歉地看着肖婆婆。“……谢谢您做这么多,这么好的菜!我……是胃疼……”

亦叶这才大吃一惊地注意到方小慧满头的汗水,也才发现自己的疏忽。小慧哥!你这……一定是昨晚没吃饭,今天早上又没吃早点……给饿的,我真该死!

你是该死,菜叶子!肖婆婆一听这两人昨晚居然没吃晚饭,也生气了。“……你明知你表哥胃不好,还存心饿他?昨晚……我把饭都留好了。你回来……没吃饭,怎么不言个声?

我昨天……实在是太累了,肖婆婆!亦叶不再申辩了。她飞快地上前面药房拿来一片阿托品让方小慧就着面汤先咽了。

方小慧一看肖婆婆和分田都不知所措地放下了筷子,十分不安。“……我一会儿就好了,肖婆婆,分田,你们快趁热吃!要不,这么好的菜……该凉了……”

可是方小慧说什么都没用了,这顿饭,除了亦叶,谁也没吃好。

“……小慧哥,让分田……背你上楼吧!

分田长得结结实实的,比亦叶高许多,但是还是比方小慧矮。方小慧看着分田,抱歉地笑着。“……上次我头受伤,分田已经背了我一次,我还没回报,今天哪能还让他背?我走之前……该背分田一次才对!

肖婆婆看到菜叶子笑,小灰狗也缓过来了,才算松了一口气。

回到了小屋,亦叶让方小慧躺在下铺上,帮她脱鞋、脱袜、脱长裤。

“……小慧哥!亦叶用毛巾擦着方小慧的头。你胃疼……出了好多汗,要不要换换衣服,你上次走得慌,洗好的衬衣、背心、裤衩、袜子都没拿走……”

方小慧头一天晚上睡得十分十分解乏,现在胃疼止住了,又吃了肖婆婆专门为他重新热了的龙须面,其实很舒服,浑身都是劲。但他还是躺着不动,听凭亦叶摆布。就要离开亦叶远行了,他想在行前多享受一下小叶妹的服侍,而且也只有他受伤或者胃疼得时候,小叶妹才会这样柔情似水。听着亦叶问他愿不愿换衣服,方小慧一把把亦叶搂到胸前。

……闻闻吧,叶妹!你要觉得有汗味儿,我就换!你要闻不出来,我晚上回团洗洗再换……”

亦叶俯在方小慧胸前使劲地闻着。方小慧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熟悉得让亦叶心醉而不忍离去的味道,那感觉就像自己俯在自己身上闻自己一样……。老半天,亦叶一动不动。方小慧笑了,只能摇了摇她。

“……你这个小懒虫!我让你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汗味,你居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亦叶不好意思地抬起头。和方小慧一样,亦叶也吃饱了,睡足了,浑身上下都惬意极了,红红的脸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我没睡,小慧哥!昨晚……睡得挺好的。我是想说……别换衣服了。我……喜欢这么贴着你,闻你身上的味……”

方小慧摸着亦叶的头,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儿,方小慧睁开眼,发现亦叶睁大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亦叶的眼中带着方小慧从未看到过的羞涩。方小慧突然涌起一阵冲动,想亲吻一下亦叶那可爱的嘴唇。想起亦叶从不让人接触她的嘴唇,方小慧抬了抬身子,又重新躺下了。

哪儿不舒服,小慧哥?……想起来干吗?

“……我刚才胃疼,出了好多汗,现在……口有点渴。喂我喝几口水吧。

亦叶起身,在杯中倒了半杯热水,用手晃荡,用嘴吹着。行了,小慧哥,不烫了!

叶妹!方小慧睁开眼,用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看着亦叶。……头昏,不想动。你……喂我喝吧!

这一下亦叶担心了,用手摸了摸方小慧的上腹部。小慧哥!我……去那拿个血压计。

不用!方小慧抓住亦叶的手。不用量血压,叶妹!喂我喝几口水,躺一下就好了!

亦叶用一把小勺把水送到方小慧的嘴边。方小慧的头一动,整个一勺水全洒在方小慧的脸上,顺着脸又流到枕边。亦叶手忙脚乱地放下杯子,拿过毛巾,为方小慧擦着。

“……别用勺子,叶妹!勺子……不好使。用你的嘴含着……喂我吧!那样洒不了,我只喝几口……”

亦叶只好先含一口水,漱了漱口,咽了。再含上一口,把自己的嘴小心地对着方小慧的嘴……。喝了一口,又喝了第二口。等到亦叶含着第三口水贴近方小慧的时候,方小慧突然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抱住亦叶,把亦叶嘴中含的水吸吮得干干净净,然后忘情地亲吻着亦叶。

……”

别说话,叶妹,也别动!方小慧松开亦叶,让她喘口气,再次抱紧她。亲完了亦叶的嘴唇,方小慧又亲着她的额头、脸颊、耳后。亦叶不再挣扎,但脸红了,而且越来越红,红得她不敢睁眼。方小慧掀开被子,把亦叶更紧地搂住,用脚轻轻地蹬掉亦叶的鞋,把她手中的杯子放在地上。

小慧哥!

别说话,叶妹!闭上眼, 别动!……躺在我身上……”

亦叶顺从地闭上眼,老老实实地趴在方小慧的身上。

方小慧让亦叶的脸紧贴着自己的脸,却用手轻轻地托着亦叶的身子,让她能有一个呼吸的空间。等亦叶呼吸完全平稳,方小慧才把亦叶重新紧紧地搂住,开始小声地说话。方小慧的话语声温柔、悦耳,像催眠曲一样,让亦叶浑身松软,渐入梦乡……

“……叶妹,今晚……你上夜班我就要……走了!今天咱俩一起过了生日,过的是我的生日。明年的生日……咱俩还一起过,要过你的。明年……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要回来陪着你过生日,我保证!……我走了,你要好好注意身体,尽量不要受凉,少发病。……好几年前,我爸就跟我说过,要是我……真喜欢你,想跟你好,就得学点医学。至少……学会打针,你发病的时候,能……救救你。几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什么重要的东西也没学,倒是你……老在照顾我、服侍我……。不过,来日方长,叶妹!咱们在一起的日子还多,我会好好地照顾你的,照顾你一辈子……。我走了,你……不能跟别的男的好,特别是那个……李洁!这一点……你得答应我,让我安安心心地走! ……听见了吗,叶妹?方小慧轻轻地摇了摇亦叶。

我听见了,小慧哥!你说的是李洁……亦叶迷迷糊糊地答应着。

是的,是李洁,叶妹!

李洁?再一次重复这个名字,亦叶清醒了,这一年原本已经变得十分遥远,模糊的李洁的身影,一下子清晰地浮现在亦叶的脑海里。……都有一年没见过李师傅了!没准儿…………都结婚成家了……”

“……他要是结婚成家了,更好!要是没有结婚成家……你就更不能……和他来往。明白吗,叶妹?

亦叶低下头,看着方小慧满脸认真的神情,笑了。她亲昵地摸着方小慧的头,仔细地欣赏着方小慧俊秀的脸庞。小慧哥,你……真是像个……女孩子!不光是容貌像,连心理状态、思维方式、言谈举止……都像女孩子!……你生在解放后,真是……可惜了。要是生在解放前,学学旦角,没准儿……能赶上梅兰芳……”

好哇,叶妹!方小慧双手举起亦叶,一使劲,翻了个个,把亦叶压在身下。“……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像女孩子,还偏要这么说!

方小慧那双酷似女孩子的大眼睛,一扫平素的妩媚,熠熠地闪着火焰般的光芒。他的胸膛起伏着,嘴唇紧紧地咬着。亦叶能感觉到他急促而灼人的呼吸。方小慧的身躯,他的腿,他的胳膊,他的手,是那样有力地固定着亦叶,使得亦叶一动也无法动。

啊,我……刚才说错了,小慧哥!

亦叶开始求饶,开始撒娇。

“……你不像女孩子,一丁点也不像!哪儿都不像!你……从小就像男孩子,从头到脚都像男孩子!比所有的男孩子都像!原谅我吧,小慧哥!我……再也不这么说了,我保证……

太晚了,叶妹!现在再沉痛检讨,已经……来不及了!你要不说,我可能还……错过了今天这个机会。既然……你提醒了我,我……就得做点儿事,让你明白……”

让我明白什么呀?亦叶还在撒娇。

让你明白……,我……不是女孩子!

……已经知道了,小慧哥!原谅我吧,饶了我吧!

亦叶在方小慧的身下挣扎着,但却一点用也没有。方小慧的一只手指,比她一只胳膊还有力。很快,方小慧在固定着亦叶的同时,解开,脱下了亦叶的毛裤、毛衣。亦叶扭曲着身子,呵呵地笑着。方小慧的手解着她的衣裤,弄得她很痒。

“……小慧哥,饶了我吧!再脱……,会着凉的……”

方小慧却毫不理会,他用脚勾开被子盖上,腾出一只手,把自己的秋裤、衬衣、背心也都脱光。

“……贴着我,叶妹!别动来动去的,贴着我不会冷!我保证今天……不会让你着凉!

亦叶缩着身子,依偎在方小慧的胸前。

方小慧用手托起亦叶的身子,脱去她贴身的小背心。亦叶害羞极了,紧紧地闭着眼,不敢看自己,脸红得像一颗熟透了的樱桃。这样…… 什么都不穿,多不好?亦叶在方小慧的耳边喃喃地说道。“……没准儿一会儿肖婆婆……会进来……”

方小慧把自己和亦叶的这两个赤裸的躯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就是这样……好,叶妹!我……早就盼着……,能和你……像今天这样!……我还盼着……能天天都和你……这样……。一辈子……都这样!肖婆婆进来,我不怕!三年前,她就说我……是你的男人!李洁来找你,她就不会这样说!人民群众的眼……是雪亮的!

方小慧急促地喘息着,吻着亦叶的额头、脸、嘴唇、耳后、肩、直至胸前。方小慧的身躯散发着巨大的生命能量。依偎在方小慧的身下,比在火炉边还温暖。亦叶体验着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连呼吸也从未像现在这样畅快过。她伸出双手,却不再护住胸前,而是更紧地搂着方小慧的脖子,主动地紧贴着这个她深深热爱着的躯体。

“……小慧哥,小慧哥!亦叶忘情地呼唤着。

方小慧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觉得自己的身躯中正汹涌澎湃着一股已经完全不受他大脑控制的力量。亦叶能清楚地感觉到,方小慧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正在生气勃勃地坚挺,正在是不可挡地上升……

叶妹,叶妹!……抱紧我!

方小慧突然伸出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拽下亦叶的裤衩。就在那一瞬间,亦叶惊叫了一声,身子在方小慧的躯干下猛烈地哆嗦了一下。

小慧哥!你……,你要……强奸我?

啊,叶妹!亦叶的话语像尖刀一样,刺了方小慧一下。他还没来得及拽下自己的裤衩,就再也没法控制自己。原本用足尖支撑着的身体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瘫软在亦叶身上。“……叶妹,叶妹!你……怎么能……用这么难听的词汇?

原谅我,小慧哥!我不是有意的……亦叶真心地内疚了。怀着深深的歉意,她抚摸着方小慧坚实而光滑的背脊。一股温暖的液体,从方小慧的身体中涌出,一直流到亦叶的大腿上。

方小慧一咬牙,紧抱着亦叶翻了一个身,让亦叶压在自己的身上。

“……应该是我请求你……原谅我才对,叶妹!方小慧的脸和亦叶一样红,但呼吸平稳了许多。他的大眼睛中又充满了女孩子才有的妩媚和温柔。只看了亦叶一眼他就不好意思地闭上眼,紧贴着亦叶的脸。我今天……突然间……控制不住我自己,叶妹!我……不是有意的,我……从来还没……干过这事……。你……怪我吗,叶妹?

不怪你,小慧哥!一点也不怪你!我……,我……愿意……,你知道吗?

亦叶用脸在方小慧赤裸的胸前来回地蹭着,心中懊悔极了。那样甜蜜、温馨; 那样珍贵、难得的时刻,我干吗要说……是强奸呀?真是罪该万死!

别动,叶妹!也别离开我,就这样躺在我身上陪着我!我……困了,想睡一会儿!你也闭上眼,睡一会儿吧!

很快,两人贴在一起,香香甜甜地入睡了……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font=Arial  ]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下一节:待续  
.
.
[font=Arial  ].老钱涂鸦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