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5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二 邂逅周仪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

二十二 邂逅周仪 (上)


这一年,李望富老汉和万婶的难受、焦虑,整天生活在李、万两家人身边的美美,却是很晚才注意到的。

美美虽然和亦叶一样,是在医学院的校园中长大的,但从小到大接触的人,却比亦叶广泛得多。美美的父亲在医学院的那些知识分子中是极难得的,既能读书,又能动手的人才,原本是江夏医学院建院时破格提升的第一批临床科室中的副教授。和她父亲同一年大学毕业的人,混得差的,在反右开始时连讲师都不是。可惜反右一搞,美美的父亲一下降了好几级,工资比美美的母亲还低,正应了中国人世代相传的那句催人泪下的古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这样的家庭厄运之下,美美的童年,比亦叶过得艰辛得多。

幸好美美有一个极健康的身体和心理。她性格开朗、懂事、忍让。从小到大,她的群众关系比亦叶好得多。美美的朋友中既有亦叶这样教授的孩子,也有电梯工、清洁工、炊事员的孩子。一九六九年,万婶本来是想收养亦叶的,亦叶让给了她。对亦叶,美美心中虽感激,但多多少少觉得亦叶的仗义是该的。既是亦叶心疼自己的姓名远超过对上山下乡的害怕,反正要让给别人,那当然非她美美莫属!她和亦叶,从小到大本来就是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亦叶的,她不会忘,将来是一定会报的。可是万婶和小琴姐在这之前却并不认识她。美美知道,亦叶做事一向有几分呆气,总以为这世上的人和事有什么道理可言。她喜欢的人和事,她便以为只要说明白了,有道理,别人也就应该喜欢。更重要的是,美美还觉得,亦叶因为喜欢自己,一定不会说自己的坏话,一定不会主动告诉万婶和小琴姐,自己是一个……摘帽右派……的女儿!

刚被万婶收养,美美过了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但很快,万家母女和李家全家人的真诚、善良、质朴,就深深地打动了美美。美美多次试图向万李两家人解释一下父亲的问题。但这两家人却都对她父亲是戴帽、还是摘帽;是右派、中派还是左派毫无兴趣。他们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情感,接纳、收容了美美,就像接纳、收容了一个亲人。就连在厂里红得发紫的李洁,也从未问过美美一句她父亲所谓的问题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人,在美美自己生活的,医学院的那个校园中,是绝对不可能有的。受姥姥的影响,美美从小就不十分崇尚知识。姥姥说得对,父亲莫名其妙地当上了右派,就是因为他读书读多了,读糊涂了。小学时代,美美对医学院校园中为数不多的那些家庭生活贫寒的工人子弟,洗衣房、食堂、司机班、药厂职工的孩子,一向十分友好。而亦叶和那些同学几乎从没怎么说过话。不料文化革命一开始,那些工人子弟们却在一夜之间翻脸不认人,和美美彻底划清界线,比对亦叶的态度还坏!美美伤心透了。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真像一口大染缸,连那些根本没什么知识的人,也被熏陶得虚伪、肮脏了!

在融入了李、万两家人的生活之中后,美美开始寻找一切时机报恩。她不仅在户口上把名字改成了万小红,而且是真心实意地喜欢这个名字。万小红三个字,笔划一点也不比毛继林多。而且毛继林那名字,男女不分。要是在车间问一声,谁是毛继林,新来的徒工没准儿以为是个保全工。更重要的是,改了万小红的名字不到两年,那个原来说好了要接毛主席班的林彪,居然等不及,要想杀毛主席了!看到车间收上来的那些林彪的书、照片、题词、画像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的时候,美美的额头上沁出一串串惊恐的冷汗,心中不住地感谢好心的万家母女。要是到今天还叫毛继林这样的名字,那毫无疑问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了……

万婶视美美如己出,小琴待美美亲如姊妹。这母女原本是呐于言的人。但美美却很快明白了这母女心中想的事。她大大方方,主动、自然地接近李洁,为李洁做一切只要她能做的事,一半出于报恩;一半也确实觉得李洁配她只多不少!李洁不领她的情,美美不气不恼,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后悔的。美美从小就没什么虚荣心,也不好面子。对李洁好了一场,权当是报万家母女的恩!

后来,和李洁没好成,因为俭生的内疚,另一个男人不知不觉地走进了美美的生活。美美十分惊讶,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以后进城又只是在工厂当普通工人的人,竟会有那样细腻的情感,那样无微不至的胸怀,而且还那样地心灵手巧。李家的人中,俭生最不爱讲话。然而只要他开口,便能准确无误地猜到美美心中想的事。和俭生在一起呆着,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是美美说话,俭生听。但美美却发现,每天只要和俭生在一起呆上半个小时,随随便便地说说话,这一天的劳累、烦恼,便会化为乌有。俭生从来没说过他爱美美,但那爱却像一把火,无时无刻不在温暖着美美的身心……

美美觉得自己生活得幸福极了,充实极了,便忍不住常常在心中为亦叶遗憾。亦叶的呆气再一次证实了姥姥的话,读书读多了,并没有什么用,只会把人读傻!要是亦叶能和李洁好,美美百分之百地断定,只要亦叶愿意,这事就能成,李洁对亦叶只会比俭生对她更好!那样的话,叶妹这辈子就能和自己成一家人了。可是,亦叶却偏偏要喜欢那个照美美看根本不大可能和她真好的小慧哥。好容易到小琴姐和净子结婚的时候,亦叶说了一句,她……不那么想那个整天生活在掌声和鲜花中,早已不知上何处去扬名去了的小慧哥了。美美才在心中为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也重新燃起了亦叶和李洁有一天还能再好的希望。但是美美又十分了解亦叶,她和亦叶从小是一起长大的。她知道,亦叶心中想做的事,谁也挡不住。只能静静地等着她自己碰壁。别人提前提醒她,劝她,是没有用的。

美美计划的是,先让亦叶在小慧哥的事上再多缓一段时间。等到夏天到了,那是亦叶的黄金时代,再助李洁一臂之力,攻下亦叶这个顽固的堡垒。美美和亦叶一般大,今年都该满二十一岁。二十一岁在工厂的女工中不小了。可是在医学院的校园中,美美和亦叶小学时代的同学,大多数还情窦未开。亦叶从小就不爱和生人打交道,几乎从不交朋友。美美百分之百地相信,亦叶在这段时间内不会和别的男的好。

·一前后,也就是美美打算着手让李洁再去找亦叶的时候,美美才惊讶地注意到李洁身上的变化。和元旦、春节前后相比,李洁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这不光是说,他外表变得消瘦、苍老;而是说他整个人变了,变得出奇地沉默。李家这家人,除了俭生之外,个个都是阳分人,特别是李洁。以往只要李洁在家,李家便欢声笑语不断,高朋满座,没有片刻工夫安静。在厂里,李洁走到哪里,身边都会拥着一群人。厂里无论哪个年龄阶段,哪个职务层次上的人,都有李洁的朋友。从厂长、政委、一直到汽车队的司机;从解放前就大学毕业的总工,一直到刚进厂的小学徒,都能和李洁说上话。可是就在这一年从春天到夏天的那段时间,美美却从未听到李洁的话语,从未见到过李洁爽朗而富于感染力的笑容。甚至可以说,李洁整个地从李家人的生活中消失了。他整天都呆在厂里,连下班后的那顿饭也难得回家吃。往往是全家人熟睡了,他才静悄悄地离开办公室。早上一睁眼,家人还没见到他,他已经走了。

更令美美奇怪的是,她几次试着,主动地在李洁面前提亦叶,李洁居然缄口不语。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事。在以往单独和李洁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在美美还想下意识地,主动地去爱李洁以报恩的那些日子里,亦叶也一直是她们永恒不断的话题。美美所讲的哪怕是关于亦叶童年时代最琐碎的小事也能引起李洁强烈而毫不掩饰的兴趣。有一次美美告诉李洁,亦叶同座位的一个男生逮住一只正采蜜的小蜜蜂,捏死了。扔在亦叶的课桌上,想吓唬亦叶。不想一向胆小的亦叶居然用削笔刀把蜜蜂剖开,还用舌头舔了舔蜜蜂的肚子,想看甜不甜。美美忘不了李洁睁大眼,惊异的神情……

而现在, 是出了什么事吗?美美纳闷了很长时间,却百思不得其解。李洁这样的情绪,这样沉默不语,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能把他带到亦叶那里去呢?亦叶本来就呆头呆脑,不想说话时找不出话来,要是李洁也变得这么呆,就是两人整天在一起,恐怕也好不了。

到了国庆节,美美前思后想,找不出好招,这才忍不住开口问了问俭生,洁子在厂里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俭生一说,美美恍然大悟,也开始为自己的粗心内疚。原来这一年,不光是李洁,李家全家人个个都沉默寡言,个个都瘦了一大圈,个个都苍老了十岁。大家都在为小琴姐没怀孕的事着急难过,而谁又都不愿说。谁都明白,这事说了,一点用也没有,反倒徒生烦恼……

一想到小琴姐生不了孩子,这又是一个女人一辈子和任何其他事都无法比的大事,而自己又不能为小琴姐排忧解难,美美的心情简直比李、万两家人还沉重。一九六九年那个难忘的冬天被万婶收养之后,美美是先和万婶和爷爷混熟了之后才慢慢地和小琴姐相识、相知的。和小琴姐熟悉起来之后,美美不仅是真心地喜欢上了小琴,也暗暗地在心里心疼小琴。

厂里月月、季季、年年都要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五·四要评优秀团员,七·一要评优秀党员。只要厂里评什么,小琴姐就是什么。那些模范,照美美看,有真有假,假的肯定比真的多,主要靠的是吹牛拍马、说假话、害别人。美美从来没见过小琴姐认真地读毛主席著作,也从未见她记那些以后准备给别人看的日记之类。但小琴姐在美美心里,却绝对是一个真模范。

小琴姐十四岁进厂。文化革命前,她从学徒到出师,一共工作了五年,却拿了五年全勤奖。文化革命后,全勤奖没有了,反倒加了谁也不愿上的忠字班。一九六九年开了九大以后,厂里又开始记出勤。因为没有奖金,谁对全勤奖都没兴趣。只有小琴姐老实,到一九七四年春天,她又是一个五年的全勤。而实际上,美美知道,小琴姐的身体并不特别好,小琴比美美矮一个头,又瘦又小。美美相信,只要她自己愿意,她完全可以背着小琴姐跑一圈四百米。美美从来不怕倒霉倒霉时,她能上球场赛球,能上台跳舞,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可小琴姐却不能倒霉。每次例假,特别是头两天,小琴姐都得带着止痛片倒班。要不然,就会痛得满头汗水,直不起腰。美美自己,从来没想过入团、入党;也没想当模范。只要家里有事,或者万、李两家有事,美美就不动声色地上厂医院混病休。要在美美身上找出点能开病休的地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多亏她有一个在E省最大的医院里当护士总长的妈妈。厂医院的医生个个都对她客气,只要美美愁眉苦脸地打一个嚏喷,厂医便会心领神会地给她开足够她办事用的病休。在车间交病假条的时候,美美从来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只要背地里和小琴姐相比时,美美心中才会掠起那么一丝丝的愧意。

照美美看,小琴姐完全可以现在就退休。厂里没人核算岗位产量、产值。要是有人核算的话,小琴姐在厂里工作的这十四年,保证比有些人在厂里混了一辈子做的事还多。亦叶只在小琴姐身边当了九个月徒弟,在美美还不认识小琴姐的时候,就对美美说过小琴姐的老实。亦叶那时说,可惜毛主席他老人家太忙,抽不出时间视察一下9876厂。要是毛主席发现了我师傅,没准儿会题词,全国人民学习万小琴!美美那时以为亦叶是开玩笑。后来才发现,亦叶说的……真的是千真万确!

而现在,老天爷……真是没长眼,居然会惩罚小琴姐这样的好人,让小琴姐不能生孩子!美美越想越难过,她有心想把小琴姐带到母亲那里找一个妇产科的教授看一下。可是李、万两家人谁也不提这事,小琴姐不在时不提;小琴姐在的时候当然更没人提。美美自己是个还没结婚的黄花闺女,怎么好随便乱开口问呢?前思后想,照不出别的好招,美美便想到了自己。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尽快和俭生结婚。美美对自己的身体十分自信。她相信,只要和俭生结婚,她会很快怀孕、生孩子。趁着现在计划生育还没落实到各个人,多生一个,过继给小琴姐! 俭生和净子虽是叔侄,但自己过继给万婶在先,还是该算小琴姐的妹妹。

这么一想,美美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十月十九日下夜班。美美在厂里睡了一觉,下午起来在菜市场给姥姥买了点菜,就回家了。晚上吃晚饭,家中正好只有母亲和姥姥。父亲带学生在下面县医院实习。美美的哥哥,和亦叶的哥哥、姐姐一样,六八年下乡。因为出身不好,点上来了好几批招工的都没走成。到七三年,开过了十大,美美的父亲回到科室,恢复主治医师的职务。美美的哥哥才算招工回城,但工种极差,分到汉水内河航运的驳船上,每六个星期才能回家一趟。美美的大弟弟赶上上高中不管出身,在城里多呆了几年,七四年刚下乡。腿残的小弟弟被邻居的孩子带出去看电影去了。

姥姥刚把饭、菜做好,三代三口人在李俭生做的那张圆桌上边坐下,美美就吞吞吐吐、 也慌张慌张地开口了

“……妈!您知道……,我……一直没好意思……跟您说……。我在厂里……有朋友了……。他叫俭生……,姥姥见过……”

是啊!是啊!那俭生……可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姥姥马上想起俭生做的饭桌,厨房的碗架和给美美哥哥,弟弟裁的衣服,裤子……,感慨起来。

罗秀英起初对女儿的话没太在意。校园中比美美大好几岁的孩子,还有好多没开始谈恋爱。但说起来,美美也不算小,满打满算二十一岁了。

美美一看母亲没吱声,受到了鼓舞,以为母亲默许了。胆子大起来。

妈!您知道……,俭生是老工人,文化革命前就进厂,过年……就满三十了。按厂里的规定,男女加起来满五十……再领结婚证,就算晚婚……一说到结婚这两个字,美美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她低下头,完全没注意到,母亲放下了筷子,沉下了脸。“……俭生,人挺好的……。您要是见了,会喜欢他的。……就是他的腿……。他得过骨结核……,腿……有点残……。不过,一点也不碍事……。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不信,您问问姥姥……”

美美的话语还未落音,罗秀英一下觉得两眼发黑,脖子像被人掐了一样,身子一晃,就晕倒在桌边。

妈!妈!

秀英!秀英!

这一下,美美和姥姥都慌了神。多亏美美臂力、腰力好,一咬牙把母亲抱起来,放在床上。罗秀英刚一缓过神,就用两手捂着脸痛哭起来。这一下,美美知道事情坏了,扭身回到自己床边,俯在枕上也大哭起来。姥姥把菜饭重新热了一遍,但罗秀英和美美母女都没有食欲。

罗秀英流完了泪,便躺在床上叹气。“……我真是命苦哇!跟前就有个腿残的儿子,女儿还又要再找个腿残的……。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秀英啊!姥姥坐在床边劝着美美的母亲。“……那俭生人好,美美没说瞎话。那腿,要不是美美今天说,我都不知道!走路、做事,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比好人还利索!

罗秀英不出声。美美还在伤心地痛哭着,罗秀英有些于心不忍了。

事实上,美美从小在家,就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她人还没有桌子高就帮着姥姥、父、母照看两个弟弟,不仅时时处处让着弟弟,连哥哥都让!十六岁她自己愿意改名换姓,只要能进厂不下乡。每个月工资只有十八块,她自己留八块,把十块交给姥姥。后来工资多了,她交十一块,十二块。用剩下的那点钱,她还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精精神神的。在校园、在厂里,没人不夸!这孩子打生下地就没碰上好日子,反右、三年自然灾害、文化革命……,罗秀英想都不敢想,要是没有这个好女儿,她怎么能撑得起这个家……。只是罗秀英完全不敢想骨结核和腿残那几个字。一想,便觉得心中像刀在扎。再仔细一想。那个……俭生……文化革命前就进厂了。文化革命前完全可以读书,他进厂当学徒,很明显,那一定是在学校调皮捣乱,不好好读书的坏学生。怎么办呢?美美还在伤心地哭泣,根本不打算再接着说下去。罗秀英了解女儿的脾气。女儿平时懂事,但要犯起倔来,比那三个小子加起来还倔。 罗秀英起身,走到美美的床前。

别哭了,美美!你找男朋友……是你一辈子的事。妈难过……是为你,不是为妈自己。那骨结核……比你弟的小儿麻痹症严重多了。你和叶妹要好,可以去问问叶妹!妈知道,叶妹跟你说的话……比妈说得还管用。你爸在家整天表扬叶妹。那孩子……除了上班,就是看书学习,从不做别的事。你俩从小就是好朋友,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别人叶妹呢?

美美一听母亲说起叶妹,抹着泪,翻身坐起来了。

“……那我告诉您吧,妈!就是因为叶妹支持,我和俭生……才好的。要是没有叶妹……,我和他……早散了,根本好不了。俭生他哥是咱们厂解放前的老工人、老党员、厂党委委员、总后勤部的劳模。他一开始就不准俭生和我好。是叶妹给他哥写信,反对他干涉我和俭生的事……,说他哥侵犯了公民自由恋爱的权利什么的,还说要告到厂革委会去……。他哥这才同意的……”

啊,原来竟会是这样!罗秀英不出声了。

丈夫的这顶右派帽子……害了自己也害了儿女们。大儿子在农村呆了五年,点上的知青走得精光,剩他一人。回城后也只能分最差的工种,被老百姓们称为坐水牢!女儿当年能不下乡……全靠那叶妹帮助。而现在,那位党委委员反对他弟弟和美美好,八成又是为了她爸这顶右派的帽子。一想到自己这如花似玉的好女儿要和一名腿残的工人相爱,这工人的哥哥竟会出面阻拦,罗秀英不禁悲从中来,两行清泪又涌了出来……

既是……叶妹知道这事,你明天下班上医院来。妈带你上叶妹她爸那儿问问!

美美提心吊胆地上了一个夜班,一下班就老老实实地到医院找母亲。

美美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巧的事,在亦伯梅的病室中居然遇上了叶妹!别看叶妹平时呆头呆脑的,一旦开口,认真地说话,真是大人也说不过她。叶妹她爸那么聪明,在校园里顶天立地的人才,一开口竟被叶妹问得一愣一愣的。一从叶妹她爸的病室中出来,美美就心花怒放了。很明显,母亲的口气已经完全缓和。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需要让俭生到母亲这儿来检查一下身体就行了。而这件事根本是小菜一碟。这几年,美美根本就没见过俭生病。那个骨结核,早就好得连影儿都没有了。要不然,还能活到现在!

心情一好,美美完全没有倦意。她觉得浑身是劲,跑到体育馆后面找人打球去了。

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美美在体育馆后面上过六年体校。她的许多当年的小校友、小球友,后来都成了专业运动员。文化革命开始之后,美美和童年时代的校友、球友们没什么联系。一九七零年前后,省体工队又开始了训练和比赛。一九七二年、一九七三年,全国跳水锦标赛、全国乒乓球锦标赛相继在W市举行。美美一下见到了许多过去的校友、球友。其中有一位校友童年集训时曾和美美住同一寝室,那时很要好。重逢之后,很快就熟悉得无话不说了。

那位校友名叫周仪,比美美大一岁,长得很漂亮,性格和美美相似,十分开朗也十分简单。美美当年是跳水队的,周仪是体操队的。一九六二年,全省少年选拔赛,美美是跳水队积分最高的,周仪是体操队积分最高的。两人都被国家队看中了。但是美美却没去成国家队,还在省里集训时就被刷下来。周仪却被选上。指导告诉美美,因为她父亲是摘帽右派。美美不服气,大哭了一场,因为美美知道,周仪的父亲也是摘帽右派!

周仪去了一趟国家队,只呆了几个月,就被退回来,但回来之后还是当上了专业运动员。不过,周仪后来在专业运动员的生涯中却不怎么顺利。一九六五年她参加全国运动会什么奖也没拿到。教练把她空中动作变化的缓慢和不协调归结于她个子长得太高太快。到一九六六年春天,周仪听从教练的安排,改行打篮球了。刚练了没几个月,体工队整个地解散了。周仪岁数小,也没去农场,游手好闲地呆着,也没怎么练球。一九七零年体工队重新成立时,周仪没进成省队,只进了省青年队。周仪的性格很像美美。从来也不树立什么雄心壮志。在体工队混着打球没上山下乡,她已经非常、非常知足了。一九七四年,省青年队要大换血。周仪二十二岁了,就是再进省队,也没什么太大意思。她就向教练提出转业。教练让她自己在本市找一家有自己的女篮的大企业接受她。这样,周仪至少还能在工会当个管体育的小干部,比从头学技术,当工人好。体育馆和9876 工厂毗邻。一九七零年体工队开始集训后,美美下班后常去打球,碰到过周仪好多次,两人又来往上了。国庆节,周仪给美美两张足球票。周仪没和美美坐一起,但远远地却看到了俭生。美美身高一米六八,长胳膊、长腿、长脖子。女孩子长这么高不大容易找到对象。美美却找到了,而且那俭生不但比美美高半个头,长得还白白净净、眉清目秀的。

周仪嘴上没说,心中却十分羡慕美美。周仪长得比美美漂亮得多,在体工队是出了名的队花。从小到大不知有多少个文艺单位、舞蹈学校、戏曲学校、歌舞团、话剧团,看上过周仪,她却阴错阳差地当上了运动员。周仪长得美丽,但一直到二十二岁还没跟男孩子谈过恋爱。除了因为体工队管得严,不让运动员们谈恋爱之外,主要原因还是周仪的个子太高。周仪身高一米七二,在专业篮球运动员中不算很高,但走在街上还是鹤立鸡群。省队和省青年队的男孩子有好多喜欢周仪。但那些男孩子看上去五大三粗,傻乎乎的。周仪自己觉得赏心悦目一点的体操队和乒乓球队的那些看上去有点灵气的男运动员,个子又都不够。男排曾有个身材、容貌都很让周仪动心、满意的队员,也偷偷地找周仪借过几次书。后来那男孩听说周仪父亲是摘帽右派,周仪也听说那男孩家是资本家,两人谁也没说什么,却不敢再来往了。

周仪的父母离异,她从小是和父亲一起长大的。父亲是个书呆子,教了一辈子书,心里盼着周仪能找个读书人,行动上却无法给周仪帮任何忙。而周仪自己从小到大都呆在体校和体工大队里,和外面的社会毫无接触。国庆节前给美美送球票时,周仪发现9876厂是个极大的军工厂,就问美美能不能帮她转业到9876厂来。美美却劝周仪千万不要到9876厂来,因为这个厂的体育,根据美美自己的感觉,极差!对像周仪这样打过这么些年专业的人来说,实在是可惜啦!美美推荐周仪去W钢,并自告奋勇地告诉周仪,她可以让李净找人接受周仪,因为李净认识所有钢花队的专业和业余队员……

美美完全没想到,她介绍周仪到W钢,竟会给李家人的生活带来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李净十六岁进W钢就在钢花青年队打球。论他的身体条件、球艺和悟性,他完全可以到钢花二队,甚至钢花一队,那两支全脱产的专业球队去打球。最开始,李净没去是舍不得炉前工的那份高温津贴。后来弟弟不愿再上学,仍留在厂里,小叔又进了厂,家中生活并不困难。李净自己却已经习惯了三班倒的时间。再说,就是不全脱产,钢花青年队每年集训,比赛的时间,加起来也有好几个月。李净在钢花青年队打了十一年球,当了八年队长。到一九七四年十月,美美回来问他能不能找人接受周仪的时候,他正在和钢花青年队的领队商量辞去队长,也不再打球。李净心中着急的是小琴迟迟不怀孕的大事,想尽量避免为打球的事而不能回家陪小琴。不过美美提到周仪想去钢花一队李净十分高兴。钢花一队正缺前锋,而周仪跑得极快,在场上一直是前锋。

很快,周仪就把转业到W钢的一切手续都办好了,并按美美事先和李净约好的,在W钢总公司的工会等李净。钢花一队和W钢工会的人都十分感谢李净。他们四下寻找周仪这样专业队下来的人才,求之不得,李净不显山、不显水地就给找来一个!周仪对W钢不熟,李净便请了一个小时假,陪周仪转了一下。

本来事情办妥了,周仪和李净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没想到周仪一见李净头一面就看上了李净。李净一米八三的个子,挺拔、结实,还浓眉大眼。加上常年打球,干的又是炉前工那样的体力活,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阳刚之气。周仪在体工队厮混了那么多年,就没碰上一个像李净这样的!

周仪的工龄极长,从一九六二年算起。按W钢的规定,只要有八年以上的工龄,不管是W钢的双职工还是单职工,一结婚就能分房子。工会的干部说这事时,周仪正好在和钢花一队的教练聊天。工会的干部好心好意地嘱咐李净,让他不要忘了转告周仪一结婚就能分房子的事。没想到李净一说,周仪误会了,以为李净也有她自己心里想而嘴上没说的那个意思……

周仪先是打听到李净上班的地方,是炼钢厂的几号平炉,以后又问清了李净的班次。找到一个李净下早班的星期四,周仪跟在李净后面,从W钢一直坐车到北岸。最后发现李净就住在江夏附二院对过的9876厂区。周仪高兴坏了,周仪的父亲就在江夏医学院后面的地质学校里教书。换句话说,周仪要从W钢回家,走的是和李净一模一样的路。第二天是W钢厂休,父亲反正不休息星期五。周仪刚从体工队出来还没太习惯社会生活,呆在家没事。就按头一天走过的路,转到李净家门口看了看。

周仪在楼下碰到爷爷,就问了一声,李净的家是不是住这儿。爷爷一听是找净子,就把周仪带上了楼。万婶和小琴一看是净子单位来的同事,十分热情。净子因为家住得离单位远,平时难得有同事能上家串门。

周仪一看万家母女和李净是一家人的样子,李净的房还是新房的摆设,墙上挂着李净和万小琴的照片,床头还贴着天长地久的对联,心中既生李净的气,也为自己的唐突难过,竟捂着脸哭了。

“……出了什么事吗?周仪!需要我给你帮什么忙吗?

李净还以为周仪是在钢花一队遇到了什么难处,赶忙温和地问了周仪一声。想到这是小红的朋友,而小红又是那么个懂事的孩子,全家人心中都盼着她能和小叔成家,李净对周仪不敢怠慢。

周仪心中委屈极了。

“……你,你……都结了婚,干吗一见面就告诉我,八年工龄以上……一结婚就能分房子什么的?

说着,周仪一边擦着泪,一边站起身往外走。

李净和小琴是从小青梅竹马的朋友。从情窦初开的时候起,李净就没怎么近距离,深入地和别的女孩子打过什么交道。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会闯下祸来,惊讶得目瞪口呆!爷爷站在门外,万婶的耳朵年轻时在织布车间时就被震坏,两人都没听清,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周仪哭着出来,便一起追出去,想阻拦,劝慰。

周仪一走,小琴趴在床上哭了。

小琴,李净上前抱起小琴。快别哭!一会儿两点你就要接班,厂里的人要笑话你啦!再说,妈和爷爷……说话就进来了。这个周仪是小红小的时候打球的朋友。我以前……根本不认识她!是小红让我帮她联系从省青年队转业到钢花一队的,不信你回头上车间问小红去。……八年工龄,一结婚就能分房子,是工会的人让我告诉她的。工会的人的意思是,怕别的福利更好的单位也挖她,想让她安心留在W钢。工会那人说话那会儿她正跟教练聊别的,没听见。这才……让我再告诉她一下,没成想……”

净子!我……不是为这孩子难过。咱俩从小到大……我几时不相信过你?我难过……是为我自己……。要是早知道我不能生孩子,我说什么也不会成家,让老人……白高兴一场……。小叔和小红的事,能不能成……谁也不知道。洁子的心……又被那亦叶……勾走了。往前咱们这两家怎么过呀……”

快别说了,小琴!妈和爷爷进来了……
.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