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7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三 俭生之恙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三
二十三 俭生之恙 (下)

谢谢你!辛向东!再见!

那个用牙刷自杀的强奸幼女犯只是短暂地把亦叶从魂不附体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第二天下夜班,一回小屋,亦叶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靠在下铺上被方小慧盖过,又被他亲手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闻着被子上留下的,方小慧身上才有的,她熟悉的气味,亦叶的心中涌起一阵从未体验过的,充满了悲哀的希望。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在人世上降生;希望自己从来没有住进过松园;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方小慧……。她……简直不敢想象,未来的这些没有方小慧的日子,她将怎样才能渡过……。亦叶靠在被子上,只觉得时间凝固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是醒着、还是在梦中……

也就在这个瞬间,小屋的门突然开了。

随着一声哭喊,亦叶惊醒了。进来的人是美美!

啊!美美……,是你?

亦叶还没来得及起身,美美已经扑到她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完了,叶妹!完了!这一次……全完了!

元旦那天晚上,俭生没觉得怎么特别不舒服,还把美美送回了家。元月二日,美美在家呆了一天,因为哥哥回来了。接下来,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三天上班,美美在食堂吃饭的老地方都没见着俭生。下班后,俭生也没在车间门口等她。这是……多少年从来还没有过的事!到了星期一,美美趁着中间休息跑到裁剪车间看了一眼,俭生不在。她去找万小琴,小琴姐居然也不在。去找万婶,也没找到。星期二一下班,美美就上李家去,还没走到门口,遇上了李勤生。

大叔!美美虽和俭生相好,但万婶收养在先,美美一直跟着小琴姐管李勤生叫大叔。 “……我几天没见到俭生,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吧?

小红,……”李勤生站住了。……正打算找你……。俭生……病了……”

是不是又是犯肚子疼?他人呢?在哪儿?

……住院了。

啊!怎么回事?怎么一下会犯这么重?

“……小琴和万婶找了你妈……,也多亏了有你妈……。等了好几天结果……,所以没告诉你。到今天,你妈才说,确诊了,是……肠结核……”

啊?美美简直觉得一个晴天霹雳在耳边响起。他住几号病房?我……这就去!

小红!……俭生这病,你妈说了……是活动期,有传染性……。你去看他,传给你麻烦。再说俭生这一病,你去看他……他心里头一定会更难受……。你对俭生好了一场,我们全家人都不会忘记……。小琴……已经跟你妈说了,让你妈放宽心。俭生病了,绝不会连累你……”

美美一听这话,当时站在路边就哭了。李勤生把美美送回青工宿舍嘱咐美美千万不要上家来。美美躺在床上哭了一夜。第二天,星期三,厂休,美美一睁眼就想起了亦叶……

“……出了什么事?美美,先别着急!

完了!叶妹!……全完了!美美的双眼又红又肿。从小到大,亦叶还从没见过美美这样一幅丧魂失魄的模样。……俭生……”

啊!亦叶这一下也惊呆了!没想到……俭生的结核病竟然真会……复发!

“……这一下全完了,叶妹!美美越说越泣不成声。“……你上回跟我妈说,要是……俭生真是在结核病的活动期,你也不同意我俩好……。而且这回…… 这回我妈全知道了……。小琴姐已经给我妈说了,说俭生病了,绝不连累我……美美说着趴在被子上大哭起来。

别哭了,美美!哭……一点用也没有!走,我反正下夜班,我先陪你去看看俭生……”

“……今天是厂休,叶妹!他们家……一家人都在医院里。他哥……不会让我……

没关系,美美!要是他哥不同意,我帮你说话!咱们是去看俭生,不是去看他哥!

一个多小时后,亦叶和美美到了江夏附二院的门口。亦叶思索着,停住了脚步。

“……美美!亦叶沉吟着。“……咱们……这样吧!你先到前面门诊部找你妈问一下俭生检查的结果。你别哭了,人生了病……哭是哭不好的。……我上后面住院部找我妈,让她带我到结核病科主任那儿去问问。完了,咱俩在我妈她们血液病房门口碰头,不见不散!再一起去俭生那儿!

美美点了点头。

中午十二点,亦叶和美美一起来到结核病房。美美在门诊部没找到母亲,罗秀英到护校上课去了。但亦叶却很快找到了母亲,也找到了结核病科的主任。把李俭生的整个病情了解清楚之后,亦叶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按医院的探视制度,住院病人的探视时间是下午十六点才开始。亦叶和美美到结核病房时,李、万两家的人,除李净之外,都站在走廊上。李洁一看亦叶迎面走来,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脑门,甚至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他使劲咬着牙,命令自己镇定下来。也就在哪一个瞬间,爷爷、父亲、万婶、小琴姐都迎了上去。

好闺女!你……来了……”

爷爷上去拉着亦叶的手,刚开口,就流泪了。

爷爷!亦叶掏出自己的小花猫手帕递给李望富老汉。老人压住她的手,不用。您干嘛为小叔……这点小病……着这么大急呀?

闺女!李勤生上前拦住亦叶和美美。俭生……这病是有传染性的,你和小红……就不要进去了。你们的心意……”

老李师傅!亦叶温和地看着李洁的父亲。现在是病人午休的时间,按规定,就是在走廊上……也不能大声说话。咱们下楼去吧!理疗科对过有一个面对着门诊部的小平台,没病人。咱们先上哪儿说说话!

李、万两家人无声地服从着亦叶。亦叶向美美使了个眼色。现在虽然是午休时间,但美美混进病房,护士不会说她。院里几百名护士谁都知道她是罗秀英的女儿。而且美美一向会察言观色,又见人一脸笑,没人不喜欢她。美美心领神会地走了。亦叶把剩下的人带到了她说的那个地方。那里果然安静,无人打扰,而且三面有墙,没有风。

“……闺女!大家刚站定,李勤生就走到亦叶跟前。

李师傅!亦叶尽可能轻松自如地笑着。……和您全家完全用不着为小叔的病这样着急。小叔得的肠结核是一种能治愈的病。既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也不会留下后遗症。说实话,这病……比我得的哮喘病轻多了!要是让我选,我……宁肯跟小叔换,我宁肯得这个一治就好的肠结核……”

亦叶说的是实话,但李洁的脸却一时间变得苍白。

闺女!李洁的爷爷也走到亦叶跟前。你这一会儿工夫……就知道俭生的病……不重?

爷爷!这一年……我没来看过您,也没见过小叔。要是我知道小叔腹痛……反复发作已经有几个月了,我一定早让他上医院检查了。你们……都不是学医的,不知者不为过!可是美美……,我是说小红,她是在医生家庭里长大的,她……真不该……这么疏忽……。去年十月,我和美美还专门在一起讨论过……结核病……”

亦叶!一直到现在,李洁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平静得让他敢于开口了。“……那就是说,你……已经问过我小叔的整个病情了?

“……是这样,李师傅!亦叶把脸转向李洁。今天一清早我下夜班,小红上竹篮镇找我,我才知道小叔……病了。碰到你们之前,我在我妈那儿和结核病科的主任打了有几十分钟电话。小叔不是我的病人,我没有亲自检查他。论说,我是没有发言权的。但是结核病科的主任给小叔会诊过。按他说的……小叔现阶段的情况。没有任何值得你们全家人惊恐不安的。小叔是继发性肠结核。……说实话,按你们家的生活条件、营养状况;按小叔的工作量、身体情况……,原本是……不该发病的。我上午一直也没时间问问小红,是不是她和小叔之间,闹了什么别扭……。通常只有营养状态差、工作过渡劳累、心情紧张、极度不愉快、睡眠不足等等,严重影响了整个机体抵抗力的情况下才会发病……”

是的,是的,亦叶说的……完全是对的!李洁低下头想着。这一年……小琴姐没生孩子,一家人谁的心情能愉快呀?爷爷和父亲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没吃过一顿顺畅的饭。小叔……那能不知道?而他……又不是个爱说话的阳份人……

……现在呢?亦叶!小叔既是……已经病了……”

李师傅!小叔的病……没什么值得太紧张的。他患的回盲部溃疡型结核,是肠结核中最轻的。而且他溃疡浅,不会引起肠穿孔。医生现在给他先用两个月链霉素和对氨柳酸钠,估计溃疡能愈合。但是为彻底根治体内可能潜伏的结核病灶,他需要服用一年的雷米封。江夏附二院里没有结核病房。那天医生收小叔住院是以为他是阑尾炎。现在呆在病房没出院完全是看着罗阿姨的面子,我是说小红她妈。要是换成别的病人,早撵回家了!真要想住院,只能到结核病院去住。我今天问了问结核病科的主任,他说这一、两天就会让小叔出院。你们如果……特别想让小叔住院,我可以问问我妈。她有学生在结核病院工作……”

你觉得呢?亦叶!像小叔现在这样……,是住院还是回家好?

嗯!亦叶想了想。“……我没见到小叔,不知道他的一般状况。就我刚才听结核病科主任说的……,小叔似乎没有必要住院。结核病院的老院长……是我嫂子的爸爸……。那地方……我小的时候去过。住院的病人都是体质极差的晚期结核病人,一个个骨瘦如柴,看得……挺吓人的。我觉得住在那儿……反倒容易加重病情。不过小叔回家,最好让厂医院给他开三个月全休病假,在家给他单独腾出一间房……”

亦叶这一说,李、万两家三代五口人全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李勤生当时就决定把弟弟接回家养病,让儿子回厂申请一套住房……

“……李师傅!亦叶看着李勤生,想起了美美早上说的话。小叔……现在病了,您……就别再干涉美美,我是说,小红……和他的事了。 他俩将来……能好,是她俩自己的事;他俩将来……好不了,还是他俩自己的事!小叔得的结核病是慢性病,饮食的营养,心情的舒畅,几乎和药物的治疗同等重要。您……要是现在为顾及……您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而不让小红去看望小叔,小叔心里……不会好受……。他又不爱说话,憋在心里,只会加重病情……。至于您刚才说的,这病……有传染性,那就不光涉及到小红,更涉及您的全家人!小叔的食具、衣物都得单独使用,用后一定要消毒,也就是要煮沸……”

李勤生看着亦叶,眼眶湿润了。大家谁也没说话,小平台上一片寂静……

过了老半天,细心的万小琴才走到亦叶的身边。

“……亦叶!你下夜班,没休息,为小叔的事……忙了一上午。你自己的身体不好,快回家……睡睡觉去!……小叔的事,我们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就行了……”

啊!师傅!亦叶这才抱歉地给万小琴打了个招呼。亦叶上下打量着万小琴。师傅结婚……都一年了,该当妈妈了!可师傅……还是这么瘦。“……今天都让小叔的事……忙糊涂了。也忘了问你。肖婆婆问了我好多次,你生了个什么?这一年……我谁也没见着,也没法告诉肖婆婆。是不是……你重男轻女,生了个闺女……不愿告诉我呀?

万小琴万万没想到……连亦叶,连肖婆婆都惦记着……她生孩子的事。脸一下变得蜡黄,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亦叶!我……,我……没有……生孩子……”

“……师傅!你和李净大哥……都是晚婚,结了婚就该要孩子。党和毛主席号召晚婚晚育,但也没让……不婚不育呀?

亦叶!我……家中的亲人虽然都在跟前,可丈夫李净却不在。小琴不知从何说起,而亦叶又随随便便地把平时连母亲都竭力护着的那层纸捅破了。万小琴控制不住自己,竟捂着脸哭了。

这一下,万婶和爷爷着急了,走到小琴的身后。

“……都是我不好!要是我……知道我……不能生孩子,说什么我也不会结婚……”

小琴姐!李洁赶忙上前打断小琴的话。

亦叶却完全没明白,自己不过问了一声师傅生没生孩子,师傅何故一下就……这样悲痛欲绝。

师傅!您……干吗要这么伤心,我……真的一点也没明白?您结婚才不过一年,是医生发现了你……或者李净大哥……生殖系统有什么器质性病变,给你们下了不育症的诊断吗?是厂医院下的诊断,还是小红的妈妈已经找人给你检查过?

亦叶……万小琴心中真是千头万绪,可又不知从何说起。特别是……身边站着三个大男人。

亦叶却马上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简单明了地对李洁说,李师傅!我有点事要问师傅,麻烦您……把爷爷和老李师傅带到边上回避一下……。行吗?

李洁原本想阻止小琴姐说这些让大家都不愉快的事,然后尽快送亦叶回家休息。他很难过,亦叶说了她是下夜班,自己竟忘了她的身体,只惦记自己的小叔了。多亏细心的小琴姐!可是现在……亦叶这么一说,他没法开口了。只能默默无言地把爷爷和父亲带到小平台的另一头站着。

“……师傅!你是说,你和李净大哥结婚的这一年,没采取过任何避孕措施?

没有,亦叶!

你上医院检查过吗?

“……早去过,小琴的脸红了。但看到亦叶平静的样子,她也慢慢平静了。“……夏天,净子就把我带到W钢的医院查过……”

师傅!你知道……医学是一门科学,没什么值得……害羞的。你告诉我吧!你和净子大哥上W钢医院,是光检查了你,还是你俩都检查了?

净子……哪能有病呀,亦叶?你又不是不认识他?

不,师傅!不育症从外表,谁也看不出来,必须检查!

净子真的没毛病,亦叶!医生是先查的他。那些纸都还在,不信……我下次拿给你看!

那你自己呢?

医生也检查了,完了,也说都正常……”

这一下,亦叶完全放心了。

那您着的哪门子急呀,师傅!我……都让您给哭胡涂啦!

我哪能不急呀,亦叶!我都二十八了。他爷爷、他爸爸,还有我妈,三个老人……天天都盯着我看……万小琴的眼圈说着就又红了。“……他们嘴里都不说,可心里……都在着急。一家人这一年吃不好、睡不安。小叔……就是为我和净子没孩子这事给急病的。我比谁都明白,就是没法子……”

“……这样吧,师傅!亦叶想了想,反正现在离着下午探视的时间还早,我……先带您去找找我妈她们医院妇产科的主任……”

亦叶让其他人在原地等着,带小琴走了。

江夏医学院附二院的妇产科主任是叶慰余中学时代的同学、好友,姓林。那人独身一人,没成家。亦叶管她叫林妈妈。亦叶刚出生那会儿,林妈妈看到叶慰余又生了一个女儿,曾和叶慰余商量过,说她喜欢女孩子,让叶慰余把亦叶断奶之后放在她那里养,不改名,不换姓,任何手续都不用办。叶慰余一口答应了。不幸小亦叶身体太差,在林妈妈家里睡过几夜,夜夜发病。发了病,还是得把叶慰余连夜叫来。再后来,亦伯梅就不同意亦叶上林妈妈家睡,宁肯让美盼去。林妈妈却没有要美盼。原本叶慰余已经答应林妈妈,等亦叶长大一点,小学上完了,身体好一点,还是让亦叶接着给林妈妈做女儿。但亦叶小学刚毕业,文化革命就开始了。虽然终于没能给林妈妈当成女儿,但林妈妈一直对亦叶好。亦叶是自己不喜欢妇产科,要是喜欢,完全可以天天带病人来找林妈妈,根本不需要先让母亲打电话。亦叶一把小琴带去,林妈妈马上就检查了小琴……

下午四点探视时间开始,亦叶上病房看了看俭生。李家全家人的情绪都已经平和了。而李俭生的整个机体状况一点也不差,亦叶完全放心了,就和这两家人告辞。李洁、万小琴和美美三人都想单独送亦叶。亦叶选了美美,拦住了李洁和万小琴。

刚和亦叶走了几步,美美想起来,这两天,为俭生的事,忙得昏头昏脑,周仪上寝室来找了她两次都没找到,只好留了一封鸡毛信,让美美这个厂休一定抽时间上她家去一趟,中午,下午,甚至晚上都行。

“……叶妹!你今天下夜班,都让我给搅了。现在……困了吧?

还好,不怎么困!再说现在睡……挺夹生的,晚上再睡吧!

你要不困,咱们穿校园走!我得上地质学校去一趟,我有个球友在那儿住……”

美美没多说,她想让亦叶先见见周仪,然后再慢慢地跟她聊周仪和李洁……好了的事。虽然知道亦叶并不一定会因此生气,美美还是觉得自己在这事上有些对不起亦叶。

美美带着亦叶走到周仪家门口,周仪的父亲在家看书。周仪自己穿着一件运动衫,在门口呼啸的北风中压腿。

啊,蒋继林!周仪一看美美,马上跑了过来。太好了,你看到我写的条子了!

周仪!这是我的好朋友,叶妹!小时候,我带她看过你……练平衡木。她记得你,你可能不记得她!叶妹!这是周仪!

你好!叶妹!

你好!周仪!

周仪心里有好多话想对美美说。可是亦叶在一边,她犹豫着。美美看出来了。

叶妹!外面……挺冷的,你上屋里呆着,省得冻着你,一会儿又喘不上气!我和周仪说几句话。一会儿我进来叫你,咱们就走!

亦叶进屋,看到周仪的父亲正在桌边看书。

这房子……像是纸糊的,整个不御寒,屋里和屋外完全一样冷。而周仪的父亲却并不觉得冷,嘴里呼呼地冒着白气,手却在不停地写。亦叶不出声地在周仪父亲的那两溜简陋的书架前慢慢地浏览着。书架上大部分是数学方面的书。《定积分》,《重积分》,《微分方程》,《富里埃级数》……。周仪的父亲……一定是学数学专业的。亦叶的脑海里浮现出叶亥生无奈的面容。“……我现在唯一能往深里自学的是数学。数学和你说的医学一样,也是一个无底洞。你学医,家中就有两名最优秀的老师。我学数学就不一样了。我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帮助我。有时有人点拨一下就能通的小事,在没人点拨的情况下就得浪费好多时间,最后还有可能走入旁门邪道……”

周仪的父亲却有些奇怪了。周仪从小到大结交的朋友,没有一个能像亦叶这样安安静静,一声不响地呆着,更不会接近书架,那么仔细地看那些书名。

……不是小仪在体校的同学吧?你爸爸、妈妈……是不是师院的?

周仪的父亲和蔼地打量着亦叶,他觉得亦叶只可能是周仪在师院附小时的同学。

亦叶的脸红了。

“……都不是,伯伯!看上去,周仪的父亲比父亲不年轻,亦叶便按家里的规矩叫了一声伯伯。

你喜欢看书?

是的!但是……,您书架上的书,大部分……我都不懂。您……是不是学……数学的?亦叶试探着问。

是的!

……,您也能……教高等数学,我是说,大学里的数学课吗?

“……能是能,不过现在……周仪的父亲苦笑着看了自己的书架一眼。

哎呀!您能教高等数学……那简直太好了!亦叶高兴得叫了一声。叫完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冒失。周仪的父亲和自己素昧平生,谁知道别人……愿不愿意……辅导亥生哥?

……喜欢数学?

不,不是我!周伯伯!既是周仪的父亲已经问了,就不妨说一下亥生哥的事。他要是不愿意,权当我没说,反正亥生哥也不知道。“……我有个表哥,是我舅舅的孩子,喜欢数学。他是老高三的,中学的数学全都学完了。现在他自学大学的课程,主要是理工科的公共数学……。我舅舅一家人都是学文的,学英语专业的,没人能辅导他。他说,没人点拨,会入旁门邪道……”

啊,果然不错!这孩子是读书人家的孩子,周仪的父亲马上放下了手中的书。

“……你要是愿意,下次把你表哥带来,让他把他做的习题也带来。我不敢说我真能辅导他,但至少,数学的两位爱好者……可以共同磋商。

不!不!您……一定能辅导他!亦叶没想到周仪的父亲竟一口答应了,一时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太谢谢您啦!

亦叶刚和周仪的父亲约好,春节的那几天带亥生哥来,美美就进来叫她了。

周仪答应了父亲,不跟李洁好。过后却难过了好几天。和李洁,她相识、相处了不过三个月,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老忘不了他。有时白天打了一天球,晚上躺在床上却睡不着觉。一闭眼,李洁的音容笑容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里。按周仪自己的逻辑推理,既然她都忘不了李洁,那李洁就更应该揪心揪肝地想她才对。周仪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身边所有的男孩子对她的依恋。童年时,和美美在一起呆过的一位跳水队的男队员,后来搞了专业,就是在情窦初开时迷上了周仪,又不敢对人说,搞得后来精神兮兮的,体工队的人都知道。可是这个李洁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和他约好元月二号见面,他没去。这之后,他既没给周仪打电话,也没再上周仪家去。周仪等了两天没动静,就给李洁打了个电话。李洁上外面开会去了,周仪还专门让人给他办公桌上留了一张条子,说是W钢工会,钢花一队的周仪有事,让他回电话。但李洁却并未回电话。周仪越想越生气,就算两人现在真分手……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分手呀!总得说清楚……是我周仪不愿和他李洁好呀!再给李洁打一次电话,周仪又觉得有点失身份。这样,周仪想来想去,只能去找美美一趟。

美美一听周仪提李洁,心便开始一点点地往下沉。她以为周仪一定是通知她,已经和李洁好了。没想到周仪问的是,李洁在厂里那么红,为什么厂里不推荐他当工农兵学员去上大学。美美告诉周仪,厂里早就推荐过李洁。就是现在,只要李洁愿意,厂里还照样能推荐他。但李洁的父亲是个特别正派,正派得……有点过分,的老工人。凡是认为是占党和人民便宜的事,他一律不让李洁去干。周仪的心中,实际上并不愿意和李洁分手。和李洁相处的这两个月,她没在李洁身上发现任何招人讨厌的地方。父亲反对李洁,主要是觉得李洁不是读书人。如果李洁能当工农兵学员上大学,那就一下成大学生了,父亲也会无话可说。可是假如李洁根本就没想去上大学,那就真没救了。

周仪悲哀地告诉美美,说父亲不同意她和李洁好,因为李洁只上过小学。周仪以为美美既是介绍人,一定会为此事惋惜,一定会帮她想个什么法子,出个什么主意,劝劝父亲或者劝劝李洁。没想到美美一听周仪的话,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反到过来劝了周仪一定要听父亲的话,不要为了才认识了几天的人去惹老人生气,还宽慰周仪说,W钢十万人,一定能遇上更好的……

在心里,美美已经盘算好了,就是回厂碰到李洁,也绝不提周仪的话。她只需要随随便便地在李洁面前提一句,说周仪最近很忙,没什么事尽量不要再去找她。李洁那样聪明的人,会自明其意的。

最让美美轻松的是,这样一来,就完全犯不着再和叶妹说这事了。

(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