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3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二十四 泪眼朦胧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四
二十四 泪眼朦胧 (下)

.
小慧哥……,呜……,小慧哥……”

别哭了,叶妹!再哭……又该喘不上气了。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你干吗要去……拍电影呀?

不是……你要我去拍电影的吗?叶妹!你说的……水往低处流……”

那是以前……,呜……。现在……,小慧哥!我……不想你去拍电影!我愿意你……就呆在竹篮镇上,天天来看我……,呜…… ……,我愿意和你一起……睡觉……,呜……”

这次电影一拍完,我就回来!以后,谁借我,我也不去了!

“……我,……我想你,小慧哥!呜……”

我也想你,叶妹!别哭了,听话!再哭……会头疼的。我不在你跟前,不能帮你揉揉头……。听我说,叶妹!五·一过后的几个月,我要到舰队去体验生活,没法给你挂电话。等到电影拍完了,我一定给你打电话。下次……,下次你再收到我的电话,就是我要回竹篮镇了!告诉我,叶妹!想要什么东西,吃的,还是书、衣服?

……,都不要!呜……。我……什么都不要,小慧哥!我……只想要你……”

亦叶还在抽泣,方小慧在话筒的另一边却含着泪舒心地笑了。分田大声地在挂号室外面叫着亦叶,外科来了一个被狗咬伤的急诊。

小慧哥,挂了吧!前面……来了一个急诊,我要走了!别太累,别饿着!上舰带点防晕船的药,省得晕船吐……会伤胃……”

天热了,叶妹!这几个月你身体会好。等天再冷的时候,我就回来,咱们就再见面了!等着我的电话,别难过!再收到我的电话……就是我回来了……”

下夜班,亦叶没在小屋睡。她让分田帮她拎着那五十瓶药,把她送到车站。

新华南路是终点站。车停了,亦叶不慌。等乘客下得差不多了,亦叶才低下头,把座位下面的五十瓶药拖出来。

手中沉甸甸的药盒……突然间变轻了。一只有力的胳膊把她手中的药盒接了过去。亦叶一抬头,原来李洁上车来了,就站在自己面前。

啊,李师傅!您来了?我……原本是让美美……”

松手,亦叶!

亦叶跟在李洁身后下了车。李洁是骑自行车来的。自行车的后座上,已经固定好了一只木盒。李洁手脚麻利地把药盒放在木盒里,又用绳子捆了一圈。李洁推着自行车,在人行道上慢慢地走着。自行车在李洁的右边,亦叶在自行车的右边。

“……上这边来走,亦叶!这样……咱俩……好说话!

亦叶顺从地从后面绕过自行车,走到李洁的左边。亦叶一边迈动着脚,一边看着李洁,以为李洁要说什么。但李洁却什么也没说,甚至没转过头看亦叶,只是看着前方,无言,缓慢地走着。

W市的冬季和夏季的转换……极为突然。假如想体验一下那让诗人们激动不已的春天,就只能抓紧四月底的这几个短暂的日子了。李洁穿的是厂里发的,差不多个个工人都穿的那种军黄色的棉布衬衣。外面套的是帆布工作服。和煦的春风扑面而来,李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廓在深呼吸时动了一下,他立即感到了左侧胸前衬衣口袋里沉甸甸的。元旦过后,美美找了一个没有人的时候,随随便便地对李洁说了一声,说周仪最近忙,让李洁别去找她。李洁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事实上,美美当然不知道,李洁还在那之前的好几天就把那个晚上差一点一把火烧掉了那些纸又重新放回了衬衣胸前的口袋……

自从知道了小叔病了,小琴姐又一直没有怀孕之后,亦叶从元旦到春节之后去了李家好多次。简直比她过去五年去的次数加起来还多。可是,李洁却一次也没得到过和亦叶单独在一起谈谈话的机会。亦叶去,是为了小叔和小琴姐。她的话不多,但没有一句是废话,句句都是有用的。她去一次,全家人就高兴一次。走的时候,全家人,小琴姐、小红、哥哥、爷爷、万婶、甚至父亲,都想单独送送她。不为别的,只为能多听几句她那有益的劝慰。唯独李洁没有接近亦叶,单独送送她的理由。他是家中最不需要亦叶劝慰的人,两个病人离他的距离都最远!

从元月初到四月底,亦叶还给李洁打过好多次电话。每次听到亦叶的声音,李洁总有几分钟头晕目眩,说不出整句的话来。等他好容易克制住自己,恢复了常态,亦叶却已经挂了电话。亦叶的话简单极了。

李师傅,麻烦您告诉小叔,明天下午我来看他。

李师傅!麻烦您告诉小琴姐,明天下午我来看她!

最后一次电话,是一个星期之前,李师傅!您告诉美美,我是说小红,让她四月三十号那个星期三,上午十点半到新华南路的车站接我一下,我要把小琴姐的药运来……。我老是打电话麻烦您。您知道……,厂里……就您的电话好打……”

李洁的心中充满了难以名状的酸楚。亦叶和全家人都混熟了,唯独和他疏远了。认识了周仪,又和周仪分手了。这本是一件极平常、极平常的事。李洁和亦叶之间没有默契、没有许诺、没有任何道义上或法律上的责任要承担。而且……亦叶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决定要和方小慧……结婚,要侍候他一辈子了……。可是李洁却不敢想和周仪交往过的这件事。一想,他心中就会涌起一阵莫名的内疚,觉得自己……犯了错误,觉得自己对不起亦叶……

“……李师傅!过五·一,厂里……挺忙吧?

亦叶按李洁的吩咐过来和他并肩走着。但李洁却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亦叶只好自己没话找话。

噢!……也没什么特别忙的。晚上……厂宣传队在礼堂演节目。完了,还是和过去一样,让W部队文工团的来演……”

亦叶一开口,李洁从沉思中走出来。他抬起头,正好亦叶低下了头,他可以无拘无束、仔仔细细地打量亦叶。这一年,亦叶……没怎么变。说起话来,沉稳得和她的年龄不相称。但一笑,又露出了孩子般的天真。

啊!可不是,又到五·一了!亦叶呆呆地看着水泥路面,像一台机器一样,挪动着双脚。W部队的文工团又要到9876厂的礼堂演出,只是小慧哥不在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啊!……那个晚上,小慧哥把我高高地举在肩头,还说再过十年……他也能举起我!那一天,想起四年前看丹麦队的羽毛球比赛,小慧哥觉得恍若隔世。而如今……,又过去了整整六年!时间……可真是一个残酷的怪物啊!

亦叶!看到亦叶敷衍性地问了他一句之后便心不在焉地走着路,李洁心中开始难过。小红……一定跟你说了……我的事吧?

啊!没有!没有!李师傅!亦叶缓过神来。这个……该死的美美!她一着急她自己的事,就把别人的事忘了。美美,我是说小红,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俭生病的事。您让她告诉我的事……她一定全忘了!是不是……您要结婚了?

啊!不是!不是!李洁的脸上浮起一丝苦笑,根本就没人要我,我……跟谁结婚呀?

“……您的条件这么好,李师傅!哪会有人不愿意……要您呀?

李洁没出声, 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亦叶什么都不知道,看起来……小红没对她提起过周仪的事……

“……其实您是男的,李师傅!何必要把眼光放那么高呢?咱们生活的社会,就算真的是男女平等,总还是父系社会!男的找女的,图什么?不就图在家里省心,不用做家务事吗?……” 这几句话,亦叶是好几年前从美美那儿学来的,好容易到现在才算找到机会,活学活用。

你可真是出尔反尔呀,亦叶!这一次,李洁是舒心地笑了。“……几年前,我想找个没心没肺的女工,凑合着过一辈子。你偏说世上……没有没心没肺的女工。如今,我老了,连最没心没肺的女工都看不上我了!你又来宽慰我,说咱们生活的是父系社会;说男的……找女的,不过是为了图在家里省心,不做事……。我真是……无可适从了!

啊!李师傅!李洁这一说,亦叶真有些内疚了。可是抬起头,看了李洁一眼。亦叶又完完全全地放心了。李洁正看着她,脸上带着轻松、自如,甚至还有几分顽皮的笑容。要是没心没肺的女工……真看不上他,他哪能这样舒心地笑?哈!您是骗我的,我……看出来了。您一定早就有女朋友了,而且绝不是没心没肺的女工,一定……是一个和您一样……德才兼备的人!您赶紧结婚吧!这样也好给师傅,我是说小琴姐,减轻一点思想上的压力。您不是常说,您……理解老人的心情吗?

亦叶!你知道,其实去年三月我就听肖……和亦叶刚一重新混熟,李洁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开了口才发现不妥。只能紧紧地咬住嘴唇不出声。

去年三月?您是说,您去年三月……就结婚了?为什么没告诉我?亦叶奇怪了。这几个月到李家去了那么多次,居然就没有见到李洁的爱人,连美美也没提起过这事。

哎,亦叶!李洁这次是真叹了一口气。我都跟你说了实话,告诉你了,现在连最没心没肺的女工都看不上我,你还要说我结婚了!你让我怎么才能分辨呀?

李师傅!您说的……没心没肺的女工……是咱们厂的吗?美美,我是说小红……认识吗?

啊,小红不认识,也不知道这事!你可千万千万别去问小红!也别去问其他别的人。被没心没肺的人看不上,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挺难堪的,亦叶!……咱们,咱们谈的别的吧!你爸、你妈……都挺好的吧?李洁从未见过亦叶的父母,但却在心中深深地尊敬这一对老人。不为别的,只为他们养育了一个亦叶这样的女儿!

“……我爸、我妈都挺好的。在松园、在校园,大伙儿都羡慕他们。说实话,连我都羡慕他们!我哥、我姐、我,这辈子都没法超过我爸、我妈了。我爸、我妈在我们现在这个岁数……已经是医学博士了!哎……”

“……你爸、你妈……喜欢看演出、看电影吗?亦叶!要是他们想看,你把他们带到厂里来……李洁想找个什么机会,见见亦叶的父母。即使这辈子和亦叶没有缘分,他也应该见识见识这两位可亲可敬的老人。

哈!李师傅!您快别提看电影,看演出的事啦!李洁一说看电影、看演出,亦叶一下就乐了。上上个星期吧!也是个星期三。正好我哥厂休在家。我妈从医院拿回一张票,非让我爸去。您知道,我爸那人……从来不看电影,也不看文艺节目那种演出。他光是喜欢京剧,而且还……不看样板戏!

哈!这一下,李洁也乐了。看京剧不看样板戏,那看什么呀?

是啊!老戏早就不让演了。让演的戏就剩下八个样板戏了。所以我爸实际上也就什么都不看了。我妈一回来,就说那电影就是京剧拍的……”

是的,是的!革命现代京剧都拍成电影了。

我爸也知道。他说样板戏拍的电影,他不看。我妈一口咬定,绝对不是那八个样板戏 。这一下,我爸有点动心了,就问我妈那出戏叫什么名字。我妈想了老半天,说是和数字好像有关,而且戏名挺顺口的,只有四个字。京剧老戏里和数字有关,又是四个字的戏名,我爸能说出好大一串。一夜白须;二堂舍子;三娘教子;四五花洞;六出祁山;七日七夜;八郎探母;九度韩公;十老安刘;百岁挂帅等等。我妈听了一遍,说好像都不是,我爸就决定不去了。我妈不死心,还想把那戏名想出来。正好那天柳妈炒了鸡蛋,炸了花生米,我妈在饭桌边一看,大叫一声,说她想出那戏名来了!我妈说,那戏……叫《一筐鸡蛋》。我爸一听就乐了……”

哈!李洁也乐了。你妈一定搞错了,哪有这么个戏名呀!

是啊!我妈一说是一筐鸡蛋,我爸就死活也不去了。他说传统京剧中没有这么……俗不可耐的戏名。完了,我妈没辙了,只能让我哥去了……”

结果呢?

结果啊,我哥一回来就告诉我爸,幸好他没去!那电影……根本不是京剧,而是越剧;也不是《一筐鸡蛋》,而是《半篮花生》……”

哈!哈!哈!李洁笑得前倒后仰。要不是亦叶帮他扶了一把,自行车差点儿倒了。“……你妈真逗!

是啊!我妈要是犯起糊涂来,谁也把她没办法。校园的人都说,她那个革命知识分子代表……整个是瞎蒙的。要是江夏医学院的革委会混进了坏人,掌了权,她只会老老实实地上贼船……”

亦叶说完话,站住不动了。李洁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松园前面了。平时觉得那么长的一段路,今天竟一会儿就走到了。李洁刚刚开怀地笑了一阵,眼中还闪着欢乐的泪花,心情却一下子又惆怅起来。

您上车……慢慢骑吧!李师傅!我晚上再来告诉师傅,这药……怎么服用。

李洁看着亦叶,没上车。“……亦叶!……爷爷说,这几个月,你来家好多趟,没敢留你吃饭,怕小叔那病……有传染性。上个星期,小红她妈查了小叔,说是好了。春节前后小叔就没再犯过肚子疼。溃疡也愈合了。往前接着吃药,是为了巩固疗效,怕再犯……。我下午去买菜。晚上……你来吃饭吧!我……用水把碗筷都先煮一遍……”

李洁说得那样真诚、恳切,甚至带着一点哀求,亦叶实在不忍心说不去。

亦叶走进家门,发现家中热闹非凡,客厅里坐满了人。

那不是哥哥的同事,就是英英姐的同学。姐姐已经把她所有的同学、同事、朋友、球友统统带到白家去了。亦叶打算和客厅的客人打一个礼节性的招呼就进父母的卧室去。天热了,父亲的身体好一些,可以回松园住一段。对亦叶来说,回松园,主要是为了看父亲。父亲正在日益衰老,而她却不能每天陪在父亲的身边……

亦叶刚往沙发上坐着的客人们扫了一眼,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上了脑门,心脏也开始剧烈而不规则地跳动。沙发上坐着听英英姐的同学们谈笑风生的,分明是方小慧!原来……小慧哥已经回来了。他昨晚……一定是从竹篮镇给我打的电话。好哇!小慧哥……变狡猾了,开始骗我了。他居然说他……国庆节才回来!我真傻,昨天还那么伤心地哭了一场,还说我想他……。亦叶又生气,又害羞,脸不知不觉地红了。她低下头,屏住气,不往沙发上看。然后思索着,用什么法子……报复小慧哥一下……

可是来不及了,哥哥和英英都看见她了。

叶妹!

叶妹!你回了?

哥!英英姐!

亦叶向沙发上所有的客人都点了一下头,有意不理方小慧。没想到哥哥居然拉着她的手走到方小慧面前。

这是我小妹妹,叫亦叶!

哈!亦叶差一点笑出了声。哥……今天是不是吃了迷糊药,小慧哥还不知道我是你的小妹妹,叫亦叶?亦叶仍然不看方小慧。她拿定主意,今天在家……一句话也不和方小慧说。谁让他昨晚上那么坏,不说实话的!

英英走了过来。叶妹!我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名叫苗七弟。他的成绩学得可好呢!每门功课……都是班上第一……”

“……别听你嫂子胡说,亦叶!我看过你记的笔记,比我记得全多了!你要在我们班上,我准保考不过你……”

苗七弟?亦叶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说话的客人。这一口明显带着南方乡音的普通话,马上使亦叶完全清醒也同时意识到自己的荒唐。自己才真是吃了迷糊药!居然把英英姐的同学……当成了小慧哥!亦叶抱歉地向哥哥,英英姐和那个苗七弟笑了一下。坐吧!快坐吧!小苗!……喝点茶!英姐!今天……还不是五·一,你们怎么……就不上课啦?

今天团委组织团日活动,老红军做报告,我们也是刚回。下午还要参观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你要不累,跟我们一起去吧,反正是分组活动……”

要是分组活动是做生化或微生物实习,亦叶倒想跟着去。英英姐上大学以后,亦叶跟着她的小组混着,参加过好多次分组实习。英英在班里群众关系好,所以组里从没任何人出卖亦叶。可是毛泽东同志主办的那个中央农民讲习所……亦叶可没什么兴趣去参观……噢!过团日……参观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简直……太有必要了!我去过好多次,挺感人的!……去一次感动一次,真是……受教育的好机会!不过你们要去,得赶早,站队的人挺多的。我们上次镇团委组织去,到下午两点就不让进了。

亦叶这一说,英英她们团小组的人都站起来了。英英的心中松了一口气。新元一直觉得用介绍的方式给叶妹撮合一个男朋友,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叶妹从小任性,性格又不合群。现在看来……并不见得。叶妹看上去对那个苗七弟印象……并不坏,居然能聊几句天。而且,最开始看那个苗七弟的时候,叶妹……甚至有几分羞涩、紧张。从小和叶妹一起长大,英英几乎就没见过叶妹什么时候害羞过……

新元、英英和组里的同学走了,亦叶走进父母的卧室,发现父亲并不在。躺在父亲高高的鸭绒枕头上,亦叶开始狠狠地反省自己。人在这世上活一辈子,并不光是为了……和一个男人好。昨晚收到小慧哥一个电话,你就这样魂不附体!英英和哥哥一定看出了你的……失态。……别人是不是看出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年轻,未来的岁月还漫长得很。这样下去……才真是堕落了!且不说将来……能不能和小慧哥……共同生活,还无法确定。就是真能和小慧哥……终成眷属,也不可能期望能和小慧哥在一起度过每一个朝朝暮暮。……慢慢地,亦叶觉得自己心跳、呼吸完全平稳了。她摒除脑中所有的杂念,开始一个一个地回想上个星期,野鼠给她布置得英语作业,背二十个介动词搭配。背着、背着,一阵困意袭来。亦叶闭上眼沉沉入睡了……

晚上,柳妈做了一桌好菜。父亲却并没有回来。母亲说,父亲被鲁司令员接走了,因为孟莎莎的父亲出差经过W市。亦叶本来是和李洁约好上他们家吃饭的,看到柳妈做的好菜,嘴馋了,决定先在家吃一点。没想到的是,刚开始吃饭,哥哥和英英姐回来了,还带着那个苗七弟,还让苗七弟坐在亦叶边上。亦叶原以为上午迷迷糊糊地把这个苗七弟当成了方小慧是因为昨晚收到小慧哥的电话,又加上下夜班没睡。可是下午睡足了觉,头脑完全清醒,再看这个苗七弟,亦叶的心还是忍不住地狂跳。不!不!神经心理方面的因素不会这样强烈地影响视觉。这个孩子……确确实实是长得太像小慧哥了!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正面、侧面、低头、抬头、都像。唯一能让亦叶心静的是苗七弟的语音、语调。亦叶盼望着他能像早上那样和英英姐谈笑风生,滔滔不绝。他那口不堪入耳的方言会让亦叶呼吸平稳,心平气和。可是,母亲坐在饭桌边,那个苗七弟拘谨极了。除了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叶教授之外,苗七弟什么话也没说。

终于,亦叶受不了了。和这样一个方小慧的复制品并肩坐在松园家中的饭桌边,实在是在受罪!再呆下去,一定会喘不上气了……

啊,我……真糊涂!亦叶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怎么回事?叶妹!忘了什么重要事吗?叶慰余关切地看着小女儿。

可不是,妈!我……有一个病人,女性不育症。我带她找过几次林妈妈。什么器质性的病变也没发现。林妈妈说,神经心理方面的因素也能造成假性不育,让我多给病人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我和病人约的是今天下午……六点上她家……。结果回来睡了一觉,差一点儿……给忘了!

那你快去,回来再吃!叶慰余是个对工作极端负责任的人。一听小女儿居然把和病人约好地时间忘了,脸色马上严肃起来。

亦叶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亦叶到李家,大家都正等着她的。亦叶一进门,李、万两家人都围上来和她聊天。万小琴和李净按照亦叶的医嘱,从过春节之后便开始洁身净体,不行房事。如今,这漫长的十个星期过去,亦叶觉得驱邪已经完成。过了五·一,万小琴就可以扶正,也就是开始服益母散了。

吃饭时,李洁就坐在亦叶的身边。可是却无法和亦叶说话,连给亦叶搛菜的机会都没有。爷爷、小琴姐、甚至父亲,都在不停地往亦叶的碗中搛菜。整个晚上,亦叶吃的几乎全是菜……

一直到晚上九点,亦叶才离开李家。亦叶刚一起身,美美和俭生就站起来了。李洁想劝阻小叔。可是一向随和的小叔却固执地要和美美一起送亦叶。李洁只能默默无语地把亦叶送到楼下,看着亦叶坐在美美的自行车上,消失在黑暗里……

回到松园,全家人都睡了,只有父亲还站在窗前等她。亦叶像童年时代一样,睡在父母的大床边。亦伯梅关上台灯,坐在小女儿床边,轻言细语地和小女儿谈心,直到亦叶香香地入睡,亦伯梅才上床。

·一是个休息日,全家人都在。亦叶赖在床上不起,还让父亲也陪着她。难得和父亲在一起,亦叶躺在床上向父亲请教了一个多小时梅毒的问题。梅毒是一种由梅毒螺旋体感染,以皮肤损害为早期症状的慢性传染病。在工农兵学员的大课中,这种病只是一带而过。在讲述这一病时,主要是歌颂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因为这一病种,据说在一九四九年以后是基本消灭了。然而,亦叶却深深地明白,基本消灭完全消灭之间巨大的差别。在小小的竹篮镇上,她就遇到过不少梅毒患者。特别令亦叶同情的是那些完全无辜的胎传梅毒的患儿。

亦伯梅循循善诱地向亦叶讲解。亦叶一面在小笔记本上记着,一面在心中感到深深的悲哀。原来胎传的梅毒患儿的分期竟然是以四岁为界。四岁以内为早期胎传梅毒;四岁以上就属于晚期了!而亦叶遇到的几个患儿都过了四岁。多么不幸呀!还在那样天真无邪的年龄就已经是晚期梅毒患者了。血清康华氏反应阳性是诊断梅毒的主要标志。除此之外,父亲告诉亦叶,胎传梅毒的患儿还有许多皮肤损害的特征。比如,患儿面部皮肤其皱纹,看上去像老人的皮肤。患儿的鼻腔,分泌物增多。口腔,肛门周围有大小不等的暗红色斑块。还可伴有肛周扁平湿疣,甲沟炎,甲床炎,脱发,软骨炎,全身淋巴结肿大,肝,脾肿大。父亲说,晚期胎传梅毒的患儿还伴有所谓梅毒遗痕特征:上颚弓高且狭窄;两侧锁骨内侧末端肥厚;刀胫,桑椹状臼齿,鞍鼻;神经性耳聋,嘴唇放射性斑痕等等。唯一令亦叶欣慰的是,梅毒确诊之后的治疗相对简单,而且完全可以治愈,主要药物是青霉素……

亦叶原准备还接着向父亲请教皮肤科外用药的剂型和制剂方面的问题,孟莎莎却来了。莎莎每次回松园,都过来看望父亲,亦叶只好起床了。

莎莎反正是一个人在家,白天校园又没课。英英便让她过来一起吃午饭。莎莎已经和亦家人混熟了。莎莎崇拜亦伯梅。平时在学院上课,每个星期,她总要抽几次课余的时间上亦伯梅的病房。莎莎和英英都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晚上正好要一起演出。吃过午饭,莎莎和英英一起上她们家练舞。英英跳的时候,莎莎弹起了钢琴。两家的门都打开着,钢琴声一下传了过来。这十几年,叶慰余生活得紧张、忙碌,像打仗一样,难得有一个节假日真正在家中休息。钢琴声传过来,她一时听得有些发呆了。叶慰余童年时代跟着教会学校的英国校长,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和一位尽职尽责的音乐老师,学过许多年钢琴。在加拿大留学时亦伯梅还专门为妻子在家租过一台钢琴。五十年代初,江夏医学院建院时,校园中曾有过一个教工之家,叶慰余每周都可以上教工之家去弹弹琴。大办钢铁之后,教工之家就不复存在了……

看着母亲心驰神往的样子,亦叶笑了。

妈!看您的样子……八成是心里痒痒的,想弹钢琴了吧!姥姥说过您会弹钢琴,我爸也说您会弹!我还从来没见您弹过琴。今天……您就让我和我哥开开眼吧!

新元也走过来了。

妈!叶妹说的是,您要是想弹,就过去弹弹吧!反正……莎莎是一个人在家……”

叶慰余的心果然动了,站起了身。亦叶跟在母亲和哥哥身后,也走了过去。这还是亦叶头一次走进孟莎莎家。

啊,叶教授!原来您也会弹钢琴!我还真没想到。

莎莎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忙不迭地打开凳子上的盖子,翻找曲目。

别忙乎,莎莎!我好多年没摸过琴了!把你最上面那本练习曲拿过来就行了!

莎莎拿过那本练习曲,盖上凳盖,让叶慰余坐在钢琴前面。

亦叶一点也不懂钢琴。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这样近距离地听钢琴。童年时代在三柳湖畔,她倒是常在那位后来自杀了的男高音歌唱家的窗下,听他自弹自唱过。但是凭着本能,亦叶觉得母亲弹得挺干净的。钢琴是键盘乐器,有固定音高。干干净净地弹钢琴要比干干净净地拉小提琴容易。但是母亲弹得熟练,还相当动情。 父亲说,母亲是个单纯的人。单纯的人做事,不容易带私心杂念,容易全神贯注,所以也就容易动情。其实,母亲弹的曲目非常简单,那是一个叫克拉拉·舒曼的人为她的学生编写的练习曲。但母亲弹得兴起,竟不愿走了……

莎莎站在叶慰余身边,老老实实地为她翻谱。新元和英英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亦叶却不习惯这样长时间地站着。她决定把身子靠在莎莎的书桌边,这样,腿省劲一些。为了避免碰着书桌上的什么东西而发出声响,亦叶轻轻地回过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莎莎的书桌。

也就在那一瞬间,玻璃板下的两张人像印入了亦叶的眼帘。

左边的那张,并非照片,而是一幅铅笔素描。

亦叶扫了一眼就认出,那是松园那位和父亲挺熟悉的画家画的。那画家长得慈眉善目,画铅笔素描,画得极快。童年的时候,亦叶有一次和姐姐一起看白姨舞剑。照亦叶看,白姨没舞多大一会儿,可那画家却三下两下地把白姨舞剑的倩影给画了下来。 白姨的戏,文化革命前就被拍成过电影,美丽的剧照就更多了。但白姨却非常非常珍惜那画家用铅笔勾的那简简单单的几笔,还用镜框挂起来。后来扫四旧,当然给砸了。那时小亦叶更佩服的是姐姐,觉得姐姐爬树比梦帆哥,小慧哥还快。便央求那画家伯伯把姐姐爬树也给画下来。可惜画家伯伯对姐姐爬树没什么兴趣。他和和气气地摸着亦叶的头,说了半天话,却终于没画姐姐爬树。没想到莎莎……竟有这本事?到松园住了没多久,居然能让画家给她画这惟妙惟肖的画像……

欣赏了半天那位画家给莎莎画的铅笔素描之后,亦叶的视线慢慢地挪到右边那张极大的彩色照片上。只随随便便地看了一眼,亦叶便觉得自己的心跳、呼吸全部停止了!亦叶闭了一下眼,睁开了又闭了一下。再睁开,没错!绝对不可能错!那分明是小慧哥!是他在唱《迎来春色换人间》时的剧照!

六年前,皎洁的月光下,那个美好、难忘的夜晚,清晰地浮现在亦叶的脑海中。

那个晚上,方小慧本来已经答应了亦叶,把这张照片送给她。可是亦叶却阴错阳差地没有留下。那个晚上,亦叶捏照片,捏得太紧,把自己的手印都留在照片上了。那手印,一直到今天还清晰可认……。这么多年来,在无穷无尽地思念方小慧的时候,亦叶曾多少次深深地盼望过,盼望自己身边能有一张方小慧的照片,哪怕是黑白的;哪怕是最小最小的;哪怕是模糊不清的。只要自己知道,那上面的人是心爱的小慧哥就行了!却把那张原本属于自己的照片忘了。那个晚上,小慧哥说得多么轻松、多么简单呀!

“……在你给我的那个照片盒子里,什么时候你想要,我再给你!

什么时候我想要,你就能给我吗,小慧哥?你有那样的分身术,能把你的照片,啊!绝不仅仅只是照片,而是你的肉体、你的灵魂、你的情感、你的心灵,都精确地一分为二吗?……透过有些许朦胧的泪眼,亦叶最后看了那张照片一眼。那照片的魅力一点也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亦叶甚至从来没想到,小慧哥在一个静态的瞬间,会那样美,美得回肠荡气,美得惊心动魄……

等到终于把胸中的那口浊气艰难地呼出来之后,亦叶只觉得两只耳朵同时嗡嗡地开始叫唤起来。母亲灵巧的手指下还在不断地流淌着悦耳的琴声。亦叶却什么也没听到,只是一阵阵地感到窒息。趁着没人注意,她像一只耗子一样,静悄悄地离开了孟莎莎的家…….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