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0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二十五 那只小瓶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五


二十五 那只小瓶 (上)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方小慧离家七个多月了。对儿女各自的事业,吴向芬并没有很多心要操。因为最小的女儿患先天性肾病早夭,吴向芬在自己家的同辈人中,在方家的妯娌中,是生孩子生得最少的。可是她的一双儿女却都成了材。女儿在S市是旗手钦定的样板戏剧组的成员。儿子又被中国最大的电影制片厂之一的B电影制片厂看中。儿子在京剧舞台上滚了二十年。那一身童子功丢不了!导演要是看得上他,拍一部电影,全中国都能扬名。导演要是看不上他,回来再接着演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儿子在舞台上的那只饭碗,至少在他那个小小的文工团,别人想抢还抢不了!



一想到当初和丈夫据理力争,坚持让儿女双双学戏,吴向芬便由衷地为自己的英明,有远见而庆幸。要是真听了丈夫的话,让儿女都去读书,那方家今天才真是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这场文化大革命,革的就是读书人的命;革的就是有文化的人的命。搞文艺的,吃台上这碗饭的,只要老老实实地歌功颂德;旱涝保收,不会饿死。且不说真让儿女读书能不能成才还难说。就是真成了材,又有什么用?想想楼上那两家读书人吧!石仲德是留洋的大博士。一家三口人,说死就死,死了不如死三条狗,还死有余辜!现在熬到平反昭雪,有什么用?一家三口人的命,换女儿一个上大学的机会。上那个大学干什么?将来毕业还是臭老九!伟大领袖早就说了,牛鬼蛇神,七,八年跳出来一次,等着将来再挨斗,再自杀吗?亦家是两个大博士,大教授。外宾来了,恢复名誉。搬来几盆花,做做清洁,又有什么用?儿子在锅炉房铲煤;女儿在食堂里切菜;最小的那个病丫头,在劳改农场里混着,到如今,连松园的户口都没有。亦家的那双儿女端庄可人。童年的时候要是跟着小慧一起学戏, 如今哪个剧团不要?亦家夫妻就知道让孩子读书。读书,读书,有什么用?最后读出一个上山下乡!白素贞清高,自己当了一辈子戏子,还想让儿子改换门庭。童年不让梦帆上戏校,误了那孩子一辈子。如今餐风宿露地卖木材。要不是亦家来外宾,户口都回不了松园。吴向芬越想越觉得满足。在松园的这二十四户人家里,要找出比方家过得还顺当的,还真不容易!



不过,吴向芬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虽然没上几天学,但感悟世事的本能还是有的。这场文化大革命,一晃就搞了九个年头,天怨人怒。大家嘴里不敢说,心里都明白,报纸上天天登的那些,多半是假的。自从发了心脏病,她再也不主动地管居委会的事了。到了一九七五年的夏天,她正式以健康为由辞去了松园居委会主任的职务。松园所属的街道组织松园的居民开了两次会。无论街道革委会的领导怎样动员,与会的人一片鸦雀无声。无人发言,无人自荐,无人选举。好在松园一共只有二十四户人家。在街道管辖的范围内,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居委会。街道革委会变临时决定把松园的这二十四户居民划到三柳湖对岸的警司居委会。吴向芬心中充满了壮怀激烈的悲怆。在她执政的这九年中,松园年年受到街道的表彰,阶级敌人们老老实实的,从没发生任何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一直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可靠阵地。如今,只能听任无政府主义的歪风邪气横行了。



吴向芬突发心脏病,多亏新元帮助,及时医治,才转危为安。吴向芬出院后,方玉慧专门带着方小芬,方小慧上病房谢亦伯梅。亦伯梅告诉方玉慧,心肌细胞缺血坏死,是一种不可逆的损害。所以吴向芬出院之后,要注意休息,定期复查,终身服药,切不可大意!但吴向芬的身体基础好。出院休息了一个月之后,她就觉得心脏一点事也没有了。吴向芬没有公费医疗。药费、诊疗费、住院费,只能在方玉慧的单位报销一部分。坚持服了一年药,又定期检查了一年之后,吴向芬再也不去医院了。



一九七五年的七月,方小芬在S市生了一个儿子。方玉慧和吴向芬兴奋得彻夜难眠。方小芬在S市住的是方玉慧和吴向芬四十年代在S市买的房子。女儿身边没有老人。方小芬的丈夫是她在戏校的同学,只有一个老父亲在世,且在遥远的Y省。吴向芬和丈夫商量,决定到S市给女儿帮帮忙,带带孩子。等到孩子断了奶之后,再把孩子带到松园来帮女儿养。女儿不容易,为了保住样板戏剧组的位置,二十七岁结婚,到二十九岁半才要孩子。



上大学的这一年,孟莎莎的生活过得风平浪静。



医学是一门十分呆板的学科,不需要太强的逻辑思维。数学和物理学的基础知识用得不多,化学有一些,但不是很难明白。学医最需要的是老实,刻苦和记忆力。而正好莎莎天生就是一名刻苦,用功,老实的学生。所以这一年来,她这个只上了五年小学的人,在大学的校园中,并没有任何跟不上的感觉。



莎莎常到病房去找亦伯梅。病房的护士都认识她,就是亦伯梅的病室门前挂着免视牌,她进去,护士也不说她。莎莎崇拜亦伯梅,尊敬亦伯梅,也爱戴亦伯梅,她甚至幻想着自己能有亦伯梅这样一个博学多才的父亲。无论哪门功课有了问题,只要找一趟亦伯梅,便能迎刃而解。亦伯梅也喜欢莎莎。一来莎莎的父亲是当年妹妹、妹夫的救命恩人;二来莎莎老老实实的,从不投机取巧。医学是个呆板的学科,首先需要的不是小聪明,而是认真、老实的态度。叶慰余和英英都有课不能来的时候,莎莎便帮亦伯梅打水、打饭。碰上亦伯梅要打静脉点滴,他就鼓励莎莎动手,主动让莎莎在自己的手上练习。 这一年多,这一老一小之间结成了奇特的友谊,莎莎甚至想好了,大学毕业之后就复员,跟着叶慰余搞儿童血液病。



唯一让莎莎难过的是,上大学之后,她几乎完全失去了见到方小慧的机会。刚上大学的头两个月,莎莎几乎每隔一个星期的周末就想法回竹篮镇一趟。可是她却 一次也没见到过方小慧。要是方小慧带着演出队下去了,莎莎也就算了。可是有时侯所有的人都在竹篮镇,偏偏方小慧失踪了。而等到莎莎风尘仆仆地赶回松园时,却发现方小慧根本就没有回松园。连吴向芬自己都常常半年,八个月见不到儿子。



多亏方小慧有一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妈妈,才使莎莎这颗爱心能得到些许慰籍。吴向芬对莎莎关怀备至。莎莎只要是一个人呆在松园,她总要做一顿可口的饭菜,邀请莎莎上楼下来吃饭。在这方面,新元、英英和柳妈都十分自觉,只要吴向芬为莎莎备了饭,他们从不留莎莎。特别是新元,虽然吴向芬在病榻上当着母亲说得那番话,他回家未对任何人提起,但在观念中,他早就把莎莎当作方家未来的儿媳妇了。



十二月底,方小慧给父亲打了一个短电话,告诉父亲,元旦过后,他要到电影制片厂去一段。方玉慧回家告诉了吴向芬,吴向芬马上告诉莎莎了。莎莎一听,当时就鼻子发酸。晚上回家,看着玻璃板下方小慧的那幅巨大的彩照,她趴在桌边哭了一场。这半年,方小慧就在竹篮镇上,她却一次都没见到。再要去了电影制片厂,说不定,两年也回不来。整个元旦,莎莎情绪低落、沮丧,什么书也看不进去,干什么事也提不起精神。方玉慧正好元旦在外面演出。吴向芬就把莎莎邀到家中。看到莎莎丧魂失魄的样子,吴向芬以为她是在学校考试没考好,便轻言细语地宽慰了她半天。吴向芬一向认为世上的事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莎莎的父母是拿枪杆子的,不是读书人。她上大学吃力……是显而易见的事,要不然,那大学也太不值钱了!吴向芬的宽慰把莎莎感动得热泪盈眶。方小慧的母亲这样和蔼可亲,要是他对我也能这样,我情愿不上大学,跟着她去那个电影制片厂!哪怕是管道具,做清洁,只要能天天跟在他身边!莎莎觉得没有必要在这样真心待她的吴向芬面前说假话,便老老实实地告诉吴向芬,她心情不好是因为……老也见不着方小慧。方小慧在竹篮镇她都见不到,到了电影制片厂……恐怕三年五载也见不到了。



吴向芬告诉莎莎,这一次是有具体的拍摄任务,拍完电影,方小慧就会回竹篮镇。但莎莎的心情仍然不好,吴向芬做的一桌好饭菜,她几乎没怎么吃。



吴向芬仔细地想了想,觉得莎莎的担心并不是毫无道理的。撇开楼上那个病丫头不谈,亦家那一家人都知趣,到底还是读书人家,不会做死乞白赖的事。儿子在电影厂那样的地方还随时会遇到别的女孩子。儿子从小成长顺利,心底单纯,在婚姻大事上抓不住重点,还带着孩子气。许多重要的东西,他视而不见。而他自己以为很重要的东西,其实都是最不重要的。像莎莎这样,一家大小都在部队上当着大官的孩子,还长得眉清目秀,将来还是个大学毕业生,就是在全中国打着灯笼找,也找不出几个。



这么来回想了想,吴向芬觉得没什么必要再犹豫,便对莎莎说,让莎莎把她和小慧的事回家向父母请示一下。如果父母同意,就争取在小慧去电影制片厂之前,把两人的关系定下来。比如说,可以先把结婚证领了,等莎莎大学毕业之后再结婚。莎莎一听吴向芬把自己最想说又最难说的话简简单单地说了,心头才算有了点柳暗花明的轻松。



元旦的当天下午,莎莎回舅舅家去了一趟。她鼓足勇气向舅妈坦白了她和方小慧的恋情,老老实实地告诉舅妈,她上次上电影制片厂去根本不是想去经风雨,见世面。而是想去见见方小慧,因为他正好在那个时候被电影制片厂借去了。王俊兰又吃惊又生气,一听完就狠狠批评了莎莎一顿。一来莎莎上大学才上了半年。大学三年,按规定是不准恋爱,不准结婚的。二来莎莎才只有二十一岁,离着党中央,毛主席号召的晚婚还有好几年。在舅妈跟前当了五年兵,舅妈还从未这样严厉地训斥过莎莎。莎莎又委屈,又伤心,大哭了一场之后没吃晚饭就离开舅舅家,回学校了。



训了莎莎一顿之后,王俊兰心中嘀咕这事,不放心,又专门跑回文化部,把方小慧的材料从头到尾细看了一遍。还好,这个方小慧还真是文工团重点培养对象。在同期入伍的戏校学生中,他第一个入党。入伍七年已经是副营级了。在文工团中他是立功受奖最多的演员,为团里争得过许许多多的荣誉……。但是事关莎莎,王俊兰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立即把莎莎说的,以及所有方小慧的情况连夜如数向鲁志敏汇报了。



元月四日那个周末,王俊兰派司机把莎莎从学校接回来。鲁志敏在电话里又训了莎莎一顿。莎莎一句话也没分辨,只在话筒边伤心地哭泣。鲁志敏的心又软了。鲁志敏自己十八岁结的婚,像莎莎这么大的时候都生了两个孩子。可惜战争年代,两个孩子,一个夭折襁褓;另一个送给老乡,下落不明。最后鲁志敏松口了,她告诉莎莎,舅妈已经把方小慧所有的材料都向她和莎莎的父亲汇报了。虽然父母亲、舅舅、舅妈,都希望她能找一个战友的孩子,但原则上还是不强行反对她和方小慧恋爱。只是恋爱绝不能影响学习和工作。革命事业第一,个人问题永远要服从革命事业。此外,父亲、母亲现在还不能同意她和方小慧玲结婚证,一定要先和方小慧见见面,谈谈话,了解一下他的为人才能同意。



和母亲通完电话之后莎莎的心情平和了许多,便向舅妈解释,不是她,而是方小慧的母亲先提出此事的。莎莎告诉舅妈,电影制片厂的上上下下的领导和同志们都喜欢方小慧。这一次借走了,肯定不愿放他再回竹篮镇。舅妈让莎莎放心,方小慧的材料在她手中捏着的。她不同意,谁也休想调走方小慧!



元月八日是方小慧离开W市之前在家的最后一天。



事实上,这大半年他基本没在松园的家中住过。元月七日的晚上和亦叶分手后,方小慧一整夜没睡好,闭上眼就看到亦叶不出声却满脸泪水的样子。有一阵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不想去电影制片厂了,甚至盼望自己突然胃出血。第二天上政治部去之前,还有时间,他骑着车,顶着呼啸的北风,又去了一趟亦叶的小屋。叶妹明明是下夜班,却不知何处去了!



下午回家,父亲上外面慰问没回。母亲做了一大桌菜,为他补过生日,也为他饯行,却把那孟莎莎邀来了。孟莎莎在饭桌边坐的地方是童年时代亦叶常坐的地方。……母亲那时对叶妹挺好的,常常抱着叶妹。叶妹十岁了,母亲还怕叶妹够不着菜,给她做了一个高高的坐垫,放在椅子上……。想起这些往事,想起昨天的这个时候,还紧抱着叶妹躺在床上,方小慧便觉得一阵阵地头晕目眩,鲜美的菜肴入口……竟味同嚼蜡!



吴向芬在席间和莎莎聊了几句天,便知趣地起身上厨房去了。莎莎心中昼思夜想着能和方小慧呆在一起。可是真和方小慧呆在一起了,她又有些手足无措。吴向芬一离开饭桌,她的脸就红了,这半年一直憋在心中的好多话也忘得干干净净。方小慧本是个天性随和的人。要是以往,他会和和气气地和莎莎说说话,问问大学的学习情况,说说莎莎走了之后团里的战友们之间的事……。可是这一天,方小慧自己整个一个心不在焉的状态。他甚至根本没有注意,母亲何时离开了饭桌。老半天,两人呆在饭桌边,什么话也没说。



最后,莎莎想了想,那天和方小慧拿结婚证的事并不是她,而是吴向芬先提出来的。那至少说明,方小慧也是同意的。莎莎便红着脸,低着头,告诉方小慧,她已经把……她和方小慧恋爱的事向父亲、母亲、舅舅、舅妈,换句话说,也就是向组织上汇报了。她虽然在江夏医学院是学员,但在部队……已经提干了。党组织原则上……同意此事。只是她父母要先和方小慧见见面,谈谈话,才能让他们正式……领结婚证……



方小慧迷迷糊糊地吃着饭,猛地听到孟莎莎说起……结婚,这才大吃一惊地醒过盹来。他正准备向莎莎详细说一下自己严重的胃病和文化程度都配不上已经是大学生的莎莎,但还没来得及开口,胃部真的袭来一阵难忍的剧痛。方小慧放下筷子,用一只手捂住前胸,头靠在另一只胳膊上。吴向芬从厨房出来,和莎莎一起把方小慧扶到他自己的床上躺下来。莎莎想陪方小慧上医院去,方小慧说他有药,让莎莎和母亲先吃饭,让他自己休息一下。



吃过饭,莎莎在方家呆到她必须回学校的时候。但是方小慧却没起床,也没出他的房间……



想起这一系列往事,吴向芬的心中越来越不安。



很明显,儿子一直到离开W市去电影制片厂的时候为止,对这位孟莎莎都没有太大兴趣。吴向芬决定再帮儿子做最后一次努力。如果这一次儿子仍然一意孤行,拒不接受那个孟莎莎,吴向芬也就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作为母亲,吴向芬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不管怎么说,儿子去了电影制片厂,离开了W市,离开了松园,至少和楼上亦家那个病丫头不大可能藕断丝连了。而这件事,才是吴向芬最大的一块心病。去了这块心病,就算儿子将来致意不攀高结贵,找一个平民老百姓的女儿,只要健康,能给方家留下一男半女,吴向芬也就认了。



七月下旬,吴向芬告诉孟莎莎,说她八月初要到S市去,帮女儿带带孩子。莎莎说她八月份放暑假,正好也要回S市看望父母,可以和吴向芬同船。吴向芬又告诉莎莎,小慧的姐姐来信说,小慧正好也在S市,在一条什么军舰上体验生活,要体验到八月底。莎莎一听这话,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方小慧如果是在S市体验生活,又是在舰队上的话,只能是D舰队。D舰队的司令员和政委是父亲的老战友,也是好朋友。上舰队找找方小慧,那简直比在竹篮镇还方便!



就这样,莎莎和吴向芬约好,放暑假之后,她们同船去S市。



吴向芬是八月二日到女儿家的。



吃过中饭,她就着急地让方小芬快告诉方小慧回家一趟。方小芬虽然九岁时就和弟弟分手了,但心中却极喜欢弟弟。方小慧对姐姐的感情也极深。六月、七月这两个月,只要是休假,方小慧都上姐姐家来。方小芬还没生孩子之前,方小慧害怕姐姐有什么事要找他,专门给姐姐留了一个电话。但方小芬却并没用过那个电话。预产期的头一天,方小慧请了一天假。方小芬进产房的时候,方小慧陪着姐夫、舅妈,在门口等着。小外甥接回家后的头一个星期,方小慧几乎隔一天就来一次。一看到小外甥,方小慧就高兴得手舞足蹈。天气热,小外甥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浑身散发着奶香。每次走之前,方小慧总要把小外甥从头到脚亲吻一遍。



可是等到母亲想找弟弟的时候,方小芬却怎么也找不着弟弟的那个电话号码了。而方小慧究竟在什么地方体验生活,方小芬一无所知。最后,吴向芬只好用孟莎莎在船上时给她的一个电话号码给孟莎莎打一个电话。还好,马上就找到孟莎莎了。



阿姨,是您?



是的,莎莎!吴向芬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本是个天性极要强的人,从没有低三下四地求过人。……没什么别的事,只是想让小慧到他姐姐这儿来一趟,可不知他在哪儿……”



别着急,阿姨!我……已经把事都安排好了。……他上的那只舰还在巡海,八月四号中午回港。我……已经让人……通知他了。一下舰,他就回来。您就在家等他就行了。



啊!吴向芬感动得不知所什么才好。没想到这个杨八姐、杨九妹一般高贵的司令千金,为人竟这样懂事、周全。“……莎莎!真是难为你了!……八月四号,我做点菜。小慧他姐……没见过你,你要……不嫌弃,就过来陪着小慧吃顿便饭吧。你们……不是也有日子没见了吗?



行,阿姨!我来吧!



八月四日下午,舰一抵港,地勤的人通知方小慧,说他母亲来了,让他下舰后马上到他姐姐家去。 高兴之余,方小慧又不免有几分诧异。母亲哪儿来的这样大的神通,竟然知道他所在的舰,还能让地勤的人通知他这个并非舰队编制,不过是临时来体验生活的演员?满腹狐疑,方小慧加快了脚步。从舰队驻地门卫处向外走了二百米,方小慧突然站住了。在那辆北京吉普门前,笑盈盈地站着的人,分明是那个半年没见过,早已从他脑海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孟莎莎!



啊!全身的血液都在朝头上涌,方小慧一时间竟有了两个星期以来在海上都未体验过的晕船的感觉……



孟莎莎却一直带着由衷的微笑,在贪婪地欣赏方小慧,从他刚刚跨出驻地大门起,一直到他不知所措地站住为止。天气很热,方小慧把军装都塞到书包里了。他穿的是白色带蓝道道的背心和球裤,胸前还印着威风凛凛的两个大字战旗。阳光、雨露和海风,在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诱人的金色。胳膊上、胸前、腿部,到处都是一块块有棱有角,线条分明的肌肉,使他的身躯展示着和他俊美、妩媚的面容不大相称的阳刚之气。这个可爱的方队长,永远是这样可爱!在舰上,他一定也早就和那些小战士们,摸、爬、滚、打,打成一片了!



“……方队长,您……干嘛站住步走了?是……忘了什么东西吗?



啊!……不是!小孟!你……怎么……,啊!是……放了暑假了?



来,上车吧!到你妈和你姐那儿……咱们再聊!



吴向芬做了一大桌菜。方小慧和孟莎莎回来,她便向方小慧的姐姐和姐夫介绍了孟莎莎。方小慧问候了母亲、姐姐、姐夫之后,就呆呆地坐在饭桌边,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满桌五彩缤纷的菜肴。



……刚离开竹篮镇到电影制片厂的那一个星期,他几乎天天都胃疼,夜夜都梦到亦叶。而且每次,只要在梦中见到亦叶,他就无法压抑体内那股汹涌澎湃的生命潮流……。要不是周全每日每时,苦口婆心地劝慰,那一个漫长的星期,他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到了四月底,他觉得他能忍耐的限度已经到了,他的防线就要崩溃了。可是,也正在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剧本却真的要批下来了。剧组内外的人们,奔走相告,一片欢腾。万般无奈,他只能给亦叶挂了一个电话。



啊!叶妹……竟会在电话的那一头哭泣,而且哭得那样伤心。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事。



“……你不是说,在哪儿过一辈子……都一样吗?你不是说……你挺喜欢竹篮镇这地方吗?



“……你干嘛要去……拍电影呀?



啊,叶妹,我心爱的叶妹!方小慧的眼中闪着泪花,心中却充满着幸福,脸上是心爱的叶妹没法看见的,满足的笑、欣慰的笑、舒心的笑。



“……都不要,小慧哥!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要你!



啊!你终于开口……说你……想要我了,我心爱的叶妹!放心吧,叶妹!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从肉体……到灵魂!



那个晚上,方小慧是从电信局跑回电影制片厂的。一路上丝毫不觉得疲劳。自那以后,方小慧健康极了,从未犯过一次胃疼……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