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3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二十五 那只小瓶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五


二十五 那只小瓶 (下)


可是现在,坐在姐姐家中的饭桌边,桌上摆着美味佳肴,耳边响着母亲问寒问暖的声音。眼前晃动着孟莎莎那很有几分生疏的身影,方小慧却开始觉得胃在一阵阵难受地蠕动……。姐姐和姐夫对孟莎莎满意极了。这孩子身材高挑、匀称,长得也不难看。而且那么平易随和,吃过饭居然站起来帮着收拾碗筷,身上一点司令员千金的架子也没有。顺着母亲的意思,姐姐便推着方小慧带着孟莎莎出去,说是天气热,屋里闷,出去走走,好消消食。方小慧只得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和孟莎莎走出屋外。

“……小慧!

孟莎莎一开口,方小慧就觉得耳边响起的像是一声雷。下午,在舰队驻地的门口,孟莎莎还规规矩矩地称他为方队长。在姐姐家,和孟莎莎什么话都没说,不过是在一起坐着,吃了一顿饭而已。那孟莎莎……何故把称呼改了呢?

“……小孟!

小慧,别叫我孟莎莎,叫我莎莎吧!说实话吧,我现在……和阿姨混得都比和你熟多。……其实,事……是咱俩的事,应该咱俩……多谈心、交心。不是吗?

方小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只觉得两条腿越来越不听使唤,正把他的身体从孟莎莎的身边不断地拉开……

“……你走之前,在松园的那个晚上,我本想……和你多聊聊天,然后……写写信。结果你胃疼……,我也没来得及问你这次借调……多久。我以为……你几个月就能回竹篮镇,没想到……一晃就半年了……”

“……小孟,啊,不……,我是说……,莎莎!你听我说,咱俩……都还年轻,正是为革命事业多做贡献的好时候。何必……要为个人问题……花费那么多时间,过早地分散自己的精力呢?

你说得太好了,小慧!我爸、我妈也都是这个意见,恋爱……绝不能影响学习和工作。革命事业第一,个人问题要永远服从革命事业。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我觉得阿姨的建议挺值得我们俩考虑的。阿姨说,让我们……先只是把……结婚证……领了,等我大学毕业之后,咱俩……再办事……。如果我毕业之后,咱俩还都太忙,还可以再往后推……。总之,以工作为主,以革命事业为重……”

孟莎莎的脸红了,但心中却是坦然地,她没说任何一句假话。先领结婚证……确确实实是吴向芬亲口建议的。方小慧却觉得头嗡地一声涨大了。腹中的五脏六腑也开始不安地骚动起来……

“……我把咱俩的事……如实地向我爸、我妈、我舅舅、和我舅妈……汇报了……”

……孟莎莎的爸爸、妈妈、舅舅、舅妈……,方小慧闭了一下眼,费力地思索了一下这几个字眼……无与伦比的重要意义……

他们……,原则上同意……咱俩的事……。只是我爸、我妈都没见过你。今天,我……已经上你们家吃了饭,见了……你姐和你姐夫。你爸……我在松园早就见过了。明天晚上……你上我们家去吧!认识认识我爸、我妈;也让她们……认识认识你!

啊,不!小……啊,莎莎! 方小慧刚张开嘴说了几个字,便觉得胃中一阵倒海翻江般的难受,一大股污泥浊水正在奋力要夺口而出。他赶紧快走了两步,到路边的水沟旁,一蹲下就把晚上吃的饭全吐了。

看到方小慧脸色惨白,额上挂满了汗水,孟莎莎心疼地蹲在他边上。

“……别害怕我爸,小慧!我爸那人……脾气特好。他要不穿军装,谁也不会相信他能领兵打仗。……在警司,炊事班的小战士都敢和他开玩笑,别看他是司令员。说实话,在家真管我的……是我妈,我爸从来没管过我的事。我想干什么,他都随我……”

……不是怕你爸,小……,啊!莎莎!我是想说……,明天不行!明天我跟人约好……有事……。是早就约好的,没法改!方小慧没有说谎,他确实是早就和周全约好,明天下午参观一个北朝鲜的水彩画展览。周全说,比中国的水彩画细腻………… 啊,莎莎!我今天先送你回家。咱们的事,改天……再说吧……”

送走孟莎莎,方小慧精疲力尽地回到姐姐家。

躺在凉席上,方小慧无可奈何地想着。怎么办呢?只能想个什么法子……躲过这十天。舰靠港……休息十天,这是已经安排好的,不会改变。八月十四日启航……就不怕了。等到再巡海回来,就九月初了。那时,就开拍了。而且,母亲心里记挂着父亲,不可能在姐姐这里呆太久。孟莎莎也得回去上学。熬到她们俩走了,事情就好办了……。这么想着,方小慧决定连夜回去找周全。周全有高班的同学,分在S市的那两家电影制片厂。跟着他四处转转,一来避避难,二来还可以学点东西……

可是就在方小慧站起身,想和姐姐,姐夫告辞的时候,他发现他的整个挎包都被母亲洗了。不光是包里的脏衣服,连包本身也都洗了。看到母亲挥汗如雨,爬高上低地晾着小外甥的尿布,自己的衣服,袜子和包,方小慧的心头交织着无法名状的内疚和酸楚。

妈!您……干吗帮我洗衣服呀?平时我来……都是我帮我姐洗……。舰上洗衣服方便得很。再说,医生说的您的心脏……坏了,嘱咐您要好好休息。您自己不是也说……为了我爸,您也得好好爱护身体,争取……多活几年吗?

“……放心吧,小慧!妈的心脏……结实着呢。坏的那点……早好全了,一点事也没有了!现在给你姐帮忙,将来……你有了孩子,还能帮你一把呢!

方小慧苦笑着,叹着气,只好打消晚上就走的念头,陪着母亲和姐姐聊天,在姐姐家过这一夜。

第二天一清早,方小慧蹑手蹑脚地起了床。趁着全家人都还在熟睡,他从竹竿上收下自己的包和衣服,逃难般地离开了姐姐家……

吴向芬勤快了一辈子,就是在女儿家也闲不住。

说起来是女儿家,吴向芬对这个却一点也不陌生。事实上,这个家才是吴向芬心目中真正的家。当年,她就是在这个家中和方玉慧结婚的。大女儿,儿子和夭折了的小女儿也都是在这个家中出生的。现在第三代又降临了。虽然是外孙,但不管怎么说,有一半是方家的种!

一清早醒来,吴向芬轻手轻脚地进了厨房。女儿生了孩子,儿子在船上体验,都需要多补充营养。早点吃了,让她们各自早做自己的事。 儿子忙,让他忙, 好男儿志在四方,做母亲的早就管不住了。只是婚姻大事,非得为他指点迷津不可。女儿生了孩子虽然还没满月,但休息了十多天,也差不多要捆住肚子开始动身子了。吃台上这碗饭……残酷得很! 就得要咬牙,要拼命才行!把厨房收拾得差不多了,吴向芬决定到儿子睡的房间休息几分钟,再和儿子开诚布公地谈谈莎莎的事……

不料儿子昨晚睡的那间屋空空如也,儿子早走了。

吴向芬叹了一口气,满心惆怅地在床边坐下。这是一张大而舒适的双人床。昨晚,方小慧本是想让母亲睡这张舒服的大床,他自己睡竹床的。但吴向芬没有同意。一来她想把竹床支在小外孙的床边,让女儿睡个好觉; 二来儿子的胃受过伤,怕寒气,就是三伏天她也不让儿子睡竹床……。吴向芬没想到儿子这么一大早就走了。昨晚她试着和儿子谈谈莎莎,刚一开口就被儿子转移了话题。吴向芬起身上外面看了看,儿子把她洗好的衣服和包都收走了。受吴向芬这位母亲的言传身教影响,方小慧从小就是一个整洁的孩子。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他住过的房,他睡过的床,永远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昨晚,方小慧送孟莎莎时,吴向芬把儿子书包中大大小小的各种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现在,那床上的东西已被儿子带走,床也被清扫得一尘不染。吴向芬感慨万千地坐在床边。 除了深深地呼吸几口屋中残留的,只有儿子身上才有的气息,她什么也没法替儿子做……

突然间,吴向芬的视线落在床架旁,凉席的边缘,也是凉席和凉席下面床单交界的地方。那里滚落着一个小小的,长圆形的玻璃瓶。糟了!这一定是儿子早上走得急,清挎包时没看见!儿子胃受伤之后常犯胃疼,这七,八年来已经养成了习惯,每时每刻,身边都带着药。今天忘掉的这瓶中……也不知道是放的什么药?是疼得时候才服的,还是不疼的时候也得按时服用的药?吴向芬心中着急,赶快拾起那只,仔细地看着。吴向芬和方玉慧一样,小时候只上过三、四年学,而且是断断续续地上的。在松园,她不敢造次。出了松园,她就神气了。在松园所属的那个街道,她差不多是最有文化的居委会主任了……。但是这一只玻璃瓶十分光滑,上面并无纸贴的标签。瓶上依稀有些蓝色的字迹,药名已经完全无法辨认了。最奇怪的是,那瓶上没有拧的盖子,只有一个柔软的橡皮塞。打开这橡皮塞,吴向芬朝里面看了看,还好,里面既没有药粉,也没有药片,只有一张整整齐齐地折着的白纸卷。吴向芬把瓶子倒过来,在床上轻轻地磕了一下,瓶中先掉出一小块长形,已经发灰,发黄的硬纸片,然后才掉出那个小白纸卷。吴向芬把那张小硬纸片拿到床子跟前,在自然光下仔细地看了看。只看了两眼,吴向芬便觉得呼吸和心跳几乎完全停止了。那是方小慧不知从何处剪下来的,亦叶手握着一本毛主席语录,立正姿式站立着的全身照。那张照片极小,也就是五粒绿豆排成一行那么大。但是吴向芬还是毫不费力地,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亦叶!吴向芬大张着嘴,觉得有人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完全无法喘气。心脏也开始剧烈地跳动。 她极力地克制自己,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那张纸卷……

啊!那居然是一张领取结婚证书的介绍信,上面并排写着亦叶和方小慧的名字,还盖着竹篮医院革委会的朱红大印。下面的日期……竟然是一九七四年三月九日!吴向芬只觉得胸口袭来一阵难忍的疼痛。那疼痛是那样的剧烈,让吴向芬想起在松园发心脏病的那一天……。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支持着自己,然后大声叫了一声。

小芬!

吴向芬叫完,捂着胸口,跪倒在方小慧睡过的那张床前……

多亏方小芬在母亲来之前收到父亲的信,为母亲买好了各种药物。吴向芬是含着硝酸甘油片被送进医院的。心绞痛虽然很快就缓解了,但医生还是马上把吴向芬收入院了,并告诉方小芬,吴向芬仍有再度发生心肌梗塞的危险。方小芬已经看到了母亲手中紧紧捏着的那张纸,完全明白母亲心中难过的是什么。

等到下午两点,医生终于允许吴向芬说话的时候,方小芬便把闻讯赶来医院的大舅、大舅妈、大伯、大伯母,都送回家, 自己一人留在母亲床边。吴向芬伸出自己的手抓住女儿的手。

“……妈来, 本来是想给你帮一点忙,小芬!没想……反倒给你添乱……刚一开口,吴向芬的泪水就涌出来了。“……妈这辈子,前半辈子在台上,心里想的是戏……。后半辈子在家里,脑子里没搁过别的东西,就只有你爸、你和你弟,只盼着……你们都好……”

妈,我知道您心里着急的是什么事!您听我跟您说……”

让妈先讲几句,小芬!……你九岁,妈把你一个人丢在你大舅跟前,带着你弟、你妹,跟你爸走了…… 儿女都是妈……心尖上的肉!那几年,妈……哪一夜不是睡着了,又哭醒了!……妈也是女人,妈也是在毡子上翻着跟头长大的。你受的苦……妈都知道!那时受苦……为的就是今天。今天……你出了名,成了才,自己也有了孩子,也就不怨妈了……”

“……这些我都知道,妈!我从来也没怨过您。我大舅没少在我跟前念叨,说当时要不是您坚持,我爸……原本是舍不得让我和我弟再学戏的。要是真没学戏,没准儿我……早和我大伯家几个孩子一样,支边了……”

你懂妈这颗心就好,小芬!妈是五十多的人,死得着了。……只是,妈心里头……咽不下你弟这口气……。妈……没防着,他会……吴向芬觉得又喘不上气了,泪水汹涌澎湃地涌出来。

妈,您快别这么难过!您听我一说,就明白了。您手里紧拽着的那张纸,我看了一遍……一想起亦叶,方小芬心头禁不住燃起熊熊怒火。母亲当年……,骂得真对,这个不要脸的小妖精! 勾引弟弟,竟不择手段!母亲那么好的身子骨,整个是让她气成今天这个样子的。“……那张纸是一张领结婚证的介绍信。而且是亦叶工作的那个单位开的。那只能证明, 那个亦叶喜欢小慧,想跟小慧……结婚…… 小慧并没有从文工团开介绍信。……如果真领了结婚证,那发结婚证的地方就得把这介绍信收走才对。既然没收,就说明……我弟根本就没去领。我弟是个通情达理、善良懂事的好孩子。这两个星期,他差不多隔一天就上我这儿来一趟,我从没听他说起过那个……亦叶……。他那时在您跟前起过誓,不会不遵守……。您心里头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千万别憋着!您……怎么想的,想……怎么着,直截了当地跟我弟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完女儿一番劝慰,吴向芬的心头果然舒坦了一大块。眼前一下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女儿说得对!既是……介绍信还在,就说明……亦叶想领的那份结婚证书……儿子根本还没领!这个天天病也病不死的臭狐狸精,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过,儿子把这小狐狸精的照片和这介绍信看得这么重,放在药瓶子里,天天带在身边,心里头也一定忘不了这该死的小狐狸精。一想到这里,吴向芬的心中又开始不踏实了……

“……你说得……不是没道理,小芬!可是你弟心……太善,随你爸。妈……要是真不在了,你爸……说什么也管不了他!妈得趁着没闭眼,没咽气,把你弟的事……给办妥了。等你弟……有一天像你一样,自己也当了父母,就能明白妈的这片心了……”

妈!医生上午都不让您说话,说您是急性期,还有……生命危险!您就……先歇几天再管我弟的事吧!

不,小芬!你这就去帮妈挂个电话,让那孟莎莎把小慧给妈找回来!你也回家,孩子太小,妈放心不下!妈这儿,让你舅妈来就行了。等小慧来了,让他换你舅妈回去……”

这几个星期,方小慧一直盼着他上的这条舰快快靠港。方小慧爱姐姐,爱姐姐身边这个还没满月的小外甥。姐姐九岁离开父母,二十九岁才生孩子。方小慧心疼姐姐,他早想好了,这次靠港,就呆在姐姐家。帮姐姐做家务,帮姐姐早动身子。八月五日下午,看北朝鲜水彩画展,方小慧最开始本是说不去的。周全说服了他半天他才同意的。方小慧没想到,母亲来了,还带来了那个孟莎莎!八月五日的清晨,周全还在梦中,方小慧回寝室,吵醒了他。

“……怎么回事,小慧?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展览……是下午……周全睡眼惺忪地看着方小慧。方小慧神情沮丧,有点心不在焉。

“……没什么事,周全!你……接着睡吧。

那上午,你……”

上午我跟你出去。这几天……我都跟着你。你上哪儿,我就上哪儿……”

你不是说,你姐……刚生孩子,你……”

周全有些奇怪,方小慧却不说话。这半年,周全天天都和方小慧在一起。方小慧的全部欢乐、思恋、烦恼、苦闷、喜悦……,周全都知道。原本周全并不一定需要下舰队体验这三个月的生活。方小慧希望周全能一起去,周全只好自告奋勇去报名。周全教方小慧电影知识,教他摄影知识,还给方小慧拍了许多张瞬间表情照,并和方小慧一起挨个地分析。方小慧想念亦叶,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就只能在周全面前倾诉。在万籁俱寂的夜里,方小慧关于亦叶的,如泣如诉的叙述,曾深深地打动过周全的心。甚至在他脑海里留下过电影般的效果。要不是周全是个几十年如一日,六根清净,刀枪不入的坚贞汉子,他也会在心中爱上那个……值得天下所有的男子汉都去爱的女孩子!方小慧告诉过周全所有他和亦叶之间的事,关于又华姐骗亦叶去开领结婚证书的介绍信;关于母亲的病以及他在母亲的病榻前怎样万般无奈地起过的誓;关于他竟曾荒谬地在台上演过那个让他想起来就烦的李洁;关于那个完完全全是莫名其妙地闯进他的生活的孟莎莎……。而现在,在周全面前,当然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

“……是的,周全!我原本是想,这几天难得休假,帮我姐做点事儿,就呆在我姐那儿,反正也有地儿睡……。没想到,我妈……来了,还带来了那个……孟莎莎……”

啊,原来……是这样!周全的睡意全消。吃过早饭,他带着方小慧出门了。

方小慧跟在周全后面转了一整天。上午,周全把方小慧带到S市的一家电影制片厂去看望一位他的高班同学。在农场喂猪时,周全常在心中羡慕这个同学能赶在文化革命前毕业。现在一看,才发现这个同学比他还无所事事。三人在电影制片厂里转了转,在食堂吃了一顿饭。下午,那同学和周全,方小慧一起看了北朝鲜的水彩画展。看完展览,三人在街上买了一大堆熟食,在那同学家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吃完饭又喝茶聊天,到十一点才回舰队驻地。

第二天清早,方小慧刚起床,舰队驻地值班的人就通知他,让他火速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方小慧马上猜到是谁来了。去传达室的一路上,他不停地思索着该怎么办。……就告诉孟莎莎,就说自己的胃病……非常非常严重,常常出血,让她舅妈把陆军总医院的病历借出来,给她父母看看,她的父母……不会同意的。一个司令员的千金……怎么能找一个病人呢?实在不行……豁出去了,就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大不了就是……复员……。方小慧心不在焉地走到门口,还没站稳,孟莎莎已经急匆匆地过来。

小慧,你昨天上哪儿去啦?我在门口等你……等到晚上十点……”

小,啊!莎莎!你听我说……

没时间了,你快跟我上车吧!昨天早上……你刚走,你妈……就犯心绞痛了……莎莎脸上挂着真挚,焦虑的泪水,她害怕吴向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一点也不下于吴向芬的亲生女儿方小芬。吴向芬这个妈妈真要突然去世了,她和方小慧刚刚建立起来的这一缕细细的情丝,还真有可能会断……中午,你姐就给我挂电话了。我下午来找你,你不在。晚上去医院,你妈看你没来,一着急又犯了一次……。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你姐没法子,只好给你爸发了份电报……”

啊!方小慧只觉得两眼发黑,头脑中一片空白。他毫无知觉地跟在孟莎莎的身后,向门口停着的那辆北京吉普跑去……

接下来,方小慧过了三天他在后来数十年生涯中都不敢再回忆的日子!

一九七五年的八月八日,一个老百姓心目中吉祥,和睦的日子,在方小慧的心中却永远是一个黑暗而浸透着血和泪的星期五……。那一天,在匆匆赶到S市来的父亲和孟莎莎的母亲的陪同下,吴向芬还想挣扎着同去,医生坚决不同意。方小慧和孟莎莎在S市的警备区司令部领了结婚证书,并在S市的一家照相馆和黄浦江畔合影留念……

晚上,孟莎莎的父亲在司令部的招待所设宴招待方小慧在S市除母亲外的全家人。方小慧像一具灵魂出窍的行尸走肉一般呆坐在父亲和他未来的妻子,孟莎莎的中间。方小慧未来的岳父,孟莎莎的父亲在席间举杯,为自己的女儿和未来的女婿祝愿。方小慧站起身时,方玉慧已有几分担心,儿子拿着酒杯的手颤抖着,身子也摇晃着。方玉慧有意扶儿子一把,却已经来不及了。方小慧还没把酒杯举到唇边,也还没来得及开口,谢一句岳父,岳母,便像一截木头一样,倒在父亲的身上。 他口中涌出紫红色的液体,把父亲雪白的衬衣,染得暗紫一片……

方小慧在医院里昏昏沉沉地躺了一天一夜,才极不情愿地苏醒过来。睁开眼的那一霎时,方小慧是多么希望……过去的那几天中所发生的事……是一场梦啊!可是映入他眼帘的却分明是孟莎莎那双饱含着泪水与关切的大眼睛和父亲那张消瘦得颧骨依稀可见的脸……

方小慧重新闭上了眼,在心中默默地祈祷,让自己永远,永远不要醒来!这个喧哗嘈杂的世上……没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了,除了叶妹!叶妹,我心爱的叶妹!我……已经无法祈求你的原谅了。诅咒我吧,狠狠地诅咒我吧,毫不留情地诅咒我吧!让我……不得好死,让我……早早离开人世。让我来世做牛做马,跟在你的身后,任你打骂,任你宰割!只为我今生今世对你的伤害,对你犯下的这滔天的罪孽……

一只温暖的手在方小慧的胸前轻轻地抚摸着,方小慧再一次睁开眼。眼前站立着的人是周全,周全的眼中包含着深深的忧郁。

“……小慧,咱们呆的那条舰……十四号起航巡海。导演已经通知了,让我们不上舰了。十四号……我们得去外景地开机。可是,你的身体……”

啊,我的身体!假如还必须在这个人世上继续苟活着,我的这个身体……除了用来拍电影,已经没有任何别的用途了!只愿……,只愿我心爱的叶妹!还能是我的观众;还能看到……我更成功、更优秀的那一天!方小慧一咬牙,坐了起来。

太好了,周全,十四号就能……离开这儿!这几天休息,你……得在医院陪着我!只要你能天天陪着我,我保证八月十四号……恢复健康!

周全带着稍许不安看了孟莎莎和方玉慧一眼,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