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3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27  心如止水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七
心如止水 (上)

十一月的第一个周末,英英和美盼站在白家的平台上,活动着身子。

姑嫂俩身体都好,北风呼呼地吹,两人扩完了胸又压腿,一点也不觉得冷。五·一,小叶妹回松园,已经见到那个苗七弟了。但过后却一点进展也没有。一个多月前,小叶妹又莫名其妙地得了心肌炎,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英英有心想动员那个苗七弟上竹篮镇去看看叶妹,又不知该不该这么做。英英正想问问美盼,对过方家的平台门却打开了。传过一阵欢声笑语,原来吴向芬正兴高采烈地在为她那小外孙做百天。

“……整天价地得意个什么?不就是你那个破闺女给你生了个破外孙吗?臭德性!美盼没好气地朝方家的平台狠狠地唾了一口。

没听说吗?美盼姐!那孩子居然姓方,叫方……承慧。五香粉那人也忒霸道了!谁给她们家当女婿,也真是倒了八辈子活霉了!英英在家,在学校,几乎天天都能见到莎莎。所以方家的大事、小事,她知道得清清楚楚。

“……天下专有那些贱男人,活该!咱们不往她们家看,英英!……生个孩子算什么能耐,是女的,都会!

是啊,美盼姐,生孩子谁不会!我……要是是你呀,我现在就结婚;结了就怀;怀了就生!也让你爸、你妈、白姨、左叔,在五香粉面前扬眉吐气!

美盼不出声,还在生气地朝着方家的平台一口口地啐着。

“……真的,美盼姐!我跟你说正经的!你跟梦帆哥结婚证都拿了两年了。你还等什么?趁着白姨、左叔这会儿闲在,身体也都还好,还能帮你一把……”

美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朝空中那片阴沉沉的黑云看了一眼。

是啊!英英说的是对的!我们还能等什么?在食堂里已经当了整整五年炊事员,再往前算算插队的两年和插队前的那两年,年华虚度、碌碌无为已经整整九个春秋了!两年前,父母和校园中的老教授们都为那场文化考核激动不已。最后换来的……却是那位张铁生的一份白卷和接下来的反复辟,反回潮……。看来,生活中确确实实是不大可能出现什么奇迹了……

你说得对,英英!咱们……是该办事了。此时不办,更待何时!你回去和我哥商量一下,我也问一下梦帆。咱俩……元旦一起办吧!再不办,不但耽搁了自己,也耽搁了革命的后一代,浪费了咱们松园的优良品种!走!咱们进屋,不让那只老妖怪的笑声……弄脏了咱们的耳……”

江夏医学院的心血管科的主任给亦叶开了六个月的全休。亦叶却只在小屋中休息了一个月。白天,早、中、晚、睡前,她下楼到观察室吸半小时氧。早饭和中饭后,她在小院外的槐树下站着,吸吸新鲜空气,有时还走到竹篮河边去散步。下午睡完午觉,吸完氧,她就上床静静地躺着,等着李洁。十一月中旬,亦叶开始帮朱学文上夜班。白天,来了急诊,前面忙不过来,分田会来叫她。只是下了夜班,她哪儿也不去了,老老实实地回小屋睡觉。这世上也确确实实没什么人再需要她去排忧解难了。俭生的肠结核用了四个月药就痊愈了,现在服雷米封服一年只是结核病的治疗常规而已。小琴姐也已经如愿以偿地怀孕了,正幸福而甜蜜地等待着做母亲的那一天。

十一月底,亦叶又在母亲那儿检查了一次,结果颇让父母放心。胸片已经完全正常了。只是心电图上的几个波还没有恢复。亦叶自己却清楚地知道,那几个波可能永远就那么异常地呆着了。心那样敏感的器官……你还指望它受了伤、愈合了,连点儿疤痕都不留么?

松园的家中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哥哥和英英姐,姐姐和梦帆哥,已经决定元旦一起结婚了。亦叶的心中欣慰极了。那无情无义的负心汉……说结婚就结婚了!天下的有情人何必还要苦苦等待呢?愿生命的火种世世代代不熄灭,在李家、在万家、在石家、在白家;当然更在亦家——在人世间所有幸福,美满,和睦的家庭中……

十二月七日是个星期日。李洁一早就来了,带来厚厚的一堆资料, 放在亦叶的书桌上。他喂亦叶吃早饭、中饭、晚饭。陪着亦叶在观察室吸氧;陪着亦叶在后院门外散步。李洁一句话也不说,也不让亦叶开口多说一句话。亦叶睡觉时,他就坐在桌边静静地看书。亦叶已经完完全全习惯了李洁,习惯了他蕴藏着千言万语的沉默。

李洁每天晚上十点一刻离开亦叶的小屋。这一天,八点刚过,亦叶就从床上坐起来。李洁过去把棉袄披在她身上。李洁以为亦叶是要下楼上厕所,但亦叶却坐着没动。

李师傅,您早点回吧,明天还要上班!

“……你坐起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些话?

是的!

躺下,亦叶!闭上眼睡!我自己知道,我该什么时候走……”

李师傅,我的病……已经好了!从明天起,您……不用来了。我已经开始上夜班了。再过几个星期,我就可以去医学院听课了。这几个月……谢谢您的照顾……”

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亦叶!急性心肌炎要休息六个月到一年。你去上夜班……说实话,我并不同意。可是肖婆婆说,你们医院小,人手少,我没法阻拦。你是九月三号病的,我来照顾你照顾到明年的九月三号。这之后,我就不来了……”

亦叶笑了。

“……您负伤的时候,我只照顾了您四天。您现在已经照顾我了三个月。您要真是照顾我一年,我这后半辈子……恐怕得天天盼着您受伤了!要不然,我欠您的情……什么时候才还得了呀?

你欠我的情……有机会还,亦叶!

李洁在床边坐下,很近很近地看着亦叶。亦叶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这几个月……亦叶长胖了,园园的苹果脸上又浮起了诱人的红晕,让李洁十分放心。

“……听我说,亦叶!你……还没有彻底好。从现在起,到明年的九月,你一直都得注意营养,注意休息。我……不是学医的,但我至少知道,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之一。连目不识丁的老百姓们都知道,树怕剥皮,人怕伤心,不是吗?……今天,我听你的劝告,早一点走。但是以后,你不能再管我。我只要有时间,每天还是来。实在有事要出差,两三天也会回来看你。我不来的时候,你自己下楼吃饭。我来的时候,你还是躺着,我喂你。你要同意……我现在就走,你也早关灯早睡!

亦叶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李洁走了,亦叶关上灯,刚闭眼,分田上来敲门。

“……菜叶子!潘爹爹说是你的电话!

电话?李洁刚走,谁会打电话?是……美美……小琴姐出什么事了?亦叶三下两下穿好棉袄,走到挂号室。

喂!亦叶对着话筒大声地应着。

叶妹!…………好吗?……今天,今天是……你的生日……”

话筒中传来的,是熟悉得让亦叶心灵颤溧的声音!那个声音一点也没变。还是那样柔和、清晰;还是那样圆润、悦耳;简直和昔日一样,饱含着千丝情、万缕意……。亦叶的脸色一时间变得苍白,身子摇晃了一下。正在挂号室潘爹爹旁边坐着聊天的肖婆婆不放心地站起来,走到亦叶身后。

叶妹!……叶妹,说两句话吧!随便……,随便说什么……,哪怕骂我几句也行,叶妹!……叶妹,说几句话吧!别……,别把气……憋在心里……”

……已经变得有几分虚无缥缈,已经似乎成了梦幻的东西,突然间还原成刻骨铭心般的清晰。说话?还有什么值得说的吗?……我把我的心……小心翼翼,完整无缺地奉献给你。你却把它……压得扁扁的,晒得干干的,碾得碎碎的,装在信封里……退还给我!……骂你吗?你们全家人……都感激我的真情实意,衷心地祝愿我还能遇上更适合我的男人!这样文雅的一家人,我忍心用那么粗野的动词去回报吗?

叶妹!……叶妹!……叶妹!方小慧在话筒的那一边抽泣着。

亦叶却已经完完全全地镇定了。没什么必要再浪费时间站在这里。李洁说得好,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之一。树怕剥皮,人怕伤心!我的心……已经受伤了,现在应该好好养伤才是。他当年为我负伤的是胃;而我现在为他负伤的却是心!……现在,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

啪地一声,亦叶放下了话筒,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挂号室。

亦叶刚走没多大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肖婆婆上前拿起话筒。

喂!

“……麻烦您……叫一下亦叶!她……刚走……”

方小慧一开口,肖婆婆就听出来是谁在说话。

“……听着,你这条……没良心的狗!你居然还有脸再给菜叶子打电话!肖婆婆咬牙切齿地对着话筒骂着。管你叫狗……都便宜你,咱们镇上……连野狗……都还知道个好歹!……你受伤了,菜叶子没日没夜地侍候你。你伤一好……翻脸就不认人。……你以为菜叶子……真稀罕你?这世上长着眼的好男人……有的是,菜叶子……有人疼!告诉你那瞎了狗眼的狗妈,老天爷在上看着的,谁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断子绝孙,不得好死!……你把我那后院的钥匙老老实实地给我还回来!你要不还,我就上你那部队上告你……”

肖婆婆说完,不等方小慧回答就重重地放下了话筒。老半天,肖婆婆的胸口还激动地上下起伏着……

星期五的晚上,亦叶夜班。七点半过了,李洁还没来,亦叶便下楼了。

肖婆婆,咱们……吃吧!李师傅说了,这个星期起,我的病好了,他……不用天天来了……”

“……那洁子对你一片真心,你可不能忘呀,菜叶子!肖婆婆感慨着。却看到李洁从前面门走进来了。

啊,李师傅!您……”

别站起来,亦叶!已经下楼来了,就坐下吃吧!下午有点事……,来晚了……”

“……有事,您……就不该来……”

晚上……还是夜班吗?

嗯!

那快吃!吃完还能休息一会儿……”

肖婆婆给李洁盛了一碗饭,李洁在亦叶的边上坐下大口吃起来。分田想起什么,放下筷子,站起身,走了。

分田!亦叶叫了一声,分田没有应。

分田一起身,亦叶就觉得自己的心律加快。几个月前那个黑暗的星期三的晚上,那封白得刺人心目的信……就是分田吃饭吃了一半取来的。果然,亦叶心头那片不祥之兆被证实了。分田很快又回来,诚惶诚恐地递给亦叶一封信。那封信是亦叶熟悉的牛皮纸信封装着的。上面的字迹更是熟悉得让亦叶食欲全无!她三口并两口地把碗中的饭塞进嘴里,没有再看第二眼就把那封信捏成一团,狠狠地向墙角,肖婆婆放垃圾的地方扔去。扔完信,亦叶头也不回地穿过厨房的后门上楼了。

饭桌边的气氛被完全彻底地破坏了。肖婆婆只吃了半碗饭就放下了筷子。分田本想喝汤,也没喝。李洁只吃了一碗便没有再盛。

趁着肖婆婆不言不语地收拾碗筷的时候,李洁走到墙角边。在那堆垃圾上,李洁把亦叶扔的那封信捡起来,拍了拍灰,展展平,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李洁上楼,发现亦叶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她的小柜前请着东西。除了那封方小芬写的信和寄来的照片,亦叶下决心把方小慧留在她生活中的全部痕迹清除干净!方小慧买的那床被面,亦叶想好了,送给英英姐和哥哥结婚。姐姐的被面、床单多得简直可以卖一部分,白姨给准备了一大箱。亦叶只送姐姐和梦帆哥一幅画,那是郑育画的,已经裱好。李洁进小屋时,亦叶刚把被面和画放在一起。

“……有什么事要做,告诉我,亦叶!我来,你上床再休息一会儿!

那好,李师傅!麻烦您钻到床底下,帮我把角上那堆东西拖出来……”

李洁钻到床下。“……你是说,放在脸盆上的东西吗,亦叶?

是的!

“……边上还放着个……热水瓶,也拿出来吗?

对,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

亦叶毫无表情地看着这脸盆、饭盒、杯子、毛巾和热水瓶。五年半了,亦叶从没舍得用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几乎都还是新的。……那时真傻啊,竟会看着这些……百货商店到处都能买到的日常用品……落泪!亦叶眯缝着眼,紧抿着嘴唇,在心里狠狠地嘲笑着自己……

“……这上面……有好多灰,亦叶!你……站到门外去,我先擦一下,你再进来!

不用擦了,李师傅,你帮我搬到楼下去就行了!亦叶说着,把两盒从柜子里拿出来的全脂奶粉放在脸盆的那堆东西上。

搬到楼下……什么地方?

扔到肖婆婆的垃圾堆里就行了!

谢天谢地,小屋里没有多少和方小慧有关的东西,几分钟就清除得干干净净!亦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倒在床上,闭上了眼……

李洁把脸盆和热水瓶搬进厨房看了看,明白了这一堆东西是谁留下的,亦叶……为什么要扔掉?在他受伤的日子里,亦叶曾把这些东西拿到观察室陪伴过他……

肖婆婆走到李洁身后。“……洁子!你这是……抱着一堆什么东西下来了?

啊,肖婆婆!李洁犹豫了一下。“……这些东西……菜叶子……要我帮她扔了。我看……还挺新的,能用,扔了……怪可惜的!要不,您先留下吧!院里有哪个同事家用得着,您……就给她们吧……”

肖婆婆把那堆东西接了过去。

九点四十五分,亦叶下楼接班,李洁把她送到内科门诊。回家的路上,在车站昏暗的灯光下,李洁把亦叶捏成一团扔进垃圾堆的那封信拆开……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心爱的叶妹!

一年前,我曾许诺过你,无论走到海角天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我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为你庆贺生日。但是今天,我却无法履行我的诺言了!并且,我也将永远无法履行这一诺言了……。我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弥天大罪,也早已不再指望……你还能饶恕我。我……不会再回竹篮镇;再回松园;也就不会再见到你,我心爱的叶妹!甚至,连听听你的声音,这个最小最小的愿望……也不可能实现。我在话筒的这一边苦苦地哀求,你在话筒的那一头一言不发地挂断了电话!

我只能用这张小小的纸片,寄去我的这一片浸透着泪水的思念和祝福!

……在那个不幸的日子之后,我受了一百多个不眠之夜的煎熬。记不清有多沙次,我想提笔,给你写封信。向你解释,这一切……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但最终,我放弃了这种尝试。不应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再解释,又有什么用呢?杀人犯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讲述自己是怎样不得已才杀了人。法官或许能原谅他,为他减减刑。而不幸被他杀死的人,如在冥冥之中真有灵,会有哪份兴趣,去听凶手的申辩吗?……如今,我就是那个杀人犯,我就是那个凶手!我对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地绝望了。我只盼着老天爷真有眼,能给你一次复仇的机会。到了你能亲手惩罚我的那一天,你……杀了我吧,我心爱的叶妹!我只盼着今生今世能有一天,让我无怨无悔地死在你的手中……

而假如老天爷不给你复仇的机会呢,我心爱的叶妹?我便只能在人世间继续地苟活。对我来说,活着比死去……艰难得多。活着,时时刻刻思念着你,又永远无法相见……这本身就是你在向我复仇!我只能紧紧地咬牙,想象着你……就在我的身旁,在台下,在银幕前……注视着我,鞭策着我……。我将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塑造好每一个最微不足道的角色,演好每一出戏,拍好每一部电影……。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你,我心爱的叶妹!只是为了不辜负你对我的那一份沉重的期望。我应该更成功、更优秀!我能够更成功、更优秀!我也必须更成功、更优秀!

……将是我写给你的最后几行字, 我心爱的叶妹!

从今以后,直至永远,我不会再来干扰你的平静!

在未来的生命岁月中,我将永远不会再庆贺自己的生日。因为我就是在哪一个什么时候想起来,灵魂和肉体便会滴血的日子里……和你分手的!我只能年年在你过生日的时候,对着苍天,向你奉献我心底最真挚的祝愿。愿李洁像我一样关心、爱护你的身体;愿李洁像我一样认识、珍惜你的价值!愿你们幸福、愿你们美满!愿你们比翼双飞,愿你们终成眷属!愿你们白头偕老、愿你们永不分离!愿苍天把人世间的一切灾祸,都降临在我的头上,只为让你活得比我好!只为让你永远不经历我所经历的、悲惨的心路历程……

而你,你能相信我的这片心,你能接受我的这片至诚的祝愿吗,我心爱的叶妹?

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七日

……李洁的手颤抖着。他不敢想象,要是亦叶没扔这封信……而是像自己这样认真地读完……,她……会怎么样?……和肖婆婆一起,把方小慧比作一条没良心的狗……是不公平的。事实上,方小慧一直到今天还在深深地爱着亦叶!他和照片上那个女兵结婚……一定出于某种难言之隐……。然而,这一切,还能有什么用呢?如同方小慧自己所说,不应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现在,唯一应该感谢方小慧的人,是我!让我永远保存这封信,永不辜负方小慧的这一重托。关心、爱护亦叶的身体;认识、珍惜亦叶的价值!但愿我……能借方小慧的吉言……和亦叶幸福美满,终成眷属;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李洁把方小慧的信仔细地折好, 小心地放进贴身衬衣左边胸前的口袋里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