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8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28  姗姗来迟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八

姗姗来迟 (上)


五月一日放假,江夏医学院没有课好听,用不着行迹匆匆。下了夜班,亦叶在食堂的长凳上坐着喝豆腐脑,吃着糯米包油条。早上没有职工和病人要早点,肖婆婆没有启灶,就在镇上买了早点。亦叶刚把最后一口伴着糖的糯米塞进嘴里,就听到肖婆婆在食堂前面那扇门那儿大声地嚷嚷。

“……你怎么又来了?别以为你脱了军装……我就认不出你了,你快把我后院的钥匙还给我!做男人的……也该知点儿趣……”

老同志……,您这是? 我是来找亦叶的。挂号室的同志说了,她住在食堂后面……”

亦叶的心起先狂跳了一阵。等到后面那几句带着明显的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响起,亦叶的心才平静下来。她马上明白,是谁来了。亦叶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厨房的前门。

小苗,是你!你……怎么上竹篮镇来了?

啊,亦叶!太好了,你出来了!

肖婆婆,您认错人了!这是小苗,是……我嫂子的大学同学……”

哎呀,看我这个老糊涂!这双老眼……真是没用了!

肖婆婆口中埋怨着自己,眼神却仍然狐疑地打量着这个无论怎么看都酷似那个小灰狗的人。

苗七弟跟在亦叶的身后进了厨房。

这么早,你一定还没吃早点吧!我去帮你买点什么。竹篮镇的小吃……挺多的……”

不用,亦叶!我在新华南路吃了早点才上车的。我没来过竹篮镇,原来还担心不好找。没想到你嫂子说得还真对,是一条大直路。而且这镇上也就只有你们这一家医院……”

亦叶仍然没有勇气正视这个苗七弟。元旦,春节,哥哥、姐姐的婚礼和这之后在医学院听课的时候,亦叶已经和这个苗七弟打过许多次交道了。但每次看到这熟悉得简直让她心惊肉跳的音容笑貌,亦叶总还是忍不住地手足无措。唯一使亦叶感到欣慰的是,苗七弟一见到亦叶就不停地说着话。那陌生的方言能使亦叶心静。

“……你嫂子说,你在这镇上……工作了好多年了……”

是的,六年了!六年前,我被抬进这家医院的时候……正好也是五月……。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呀!亦叶真心地感慨着。

“……时间过得确确实实很快,亦叶!我认识你……也整整一年了。去年的四月三十号,也就是昨天,我在松园你们家……第一次见到你……。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一点也不奇怪,完全不像……头一次见你。你嫂子跟我说过好多次你。我见过你哥,也看到过你记的笔记…… 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早就……认识你了。你和我心目中想象的完全一样……”

苗七弟的脸上透着自然的红晕。在那红晕的衬托下,那张脸跟显示出了只有女孩子才有的妩媚。亦叶已经预感到苗七弟往下会说些什么。食堂中空无一人。但坐在饭桌边谈这样神圣、崇高的主题……总还是有些不妥。亦叶站起身来。

小苗!你要是还有时间,咱们上楼,到我寝室里坐一会儿吧!我的寝室里没别的人。

行!

苗七弟跟着亦叶进了她的小屋。亦叶为他倒了一杯热水。

“……这一、两年,我和你嫂子挺熟悉的。只要有机会单独和我在一起,她总是不停地说你,从小说到大……。所以我虽然没和你接触什么,但觉得……很了解你。你嫂子的意思……我完全明白。只是……这事不是你嫂子的事。……我看得出来,你对我……没那个意思!你和我一样,在家最小。家里最小的孩子都有共同的毛病,娇惯、任性、做事不听人劝、自以为是……”

亦叶笑了,忍不住抬起头认真地看了一眼苗七弟。看来……这孩子不光长得漂亮、读书聪明;还有一个相当理智、清醒的头脑……

“……我今天来,是为了看看你,和你聊聊天,也最后……和你告个别!

告别?

是的!五·一一过,我们就要下去实习了。到分院…… 等到实习结束再回来,我们也就毕业分配了……”

啊,原来是这样!亦叶在家听英英说过,这个苗七弟是全班,也是整个七三级成绩学得最好的。母亲非常喜欢他。可惜……他来自边远地区,按规定只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苗七弟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亦叶一眼,便读懂了她的全部眼神。

“……说实话,回家乡去 ,我没什么害怕的,像你们当年下放那样!我……本来就是在土里滚大的。……我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我爸、我妈。我们村,苗姓是小姓,几辈子都受人欺侮。多亏出了我爸一条好汉,当官一直当到了公社书记。要不然,我也上不了大学。我爸那人好强,一辈子想的就是个出人头地。论他的本事,县委书记、地委书记让他去当,也当得。只可惜,如今当官……不是靠本事……。我妈不争气,一连生了六个闺女,在村里让人笑得抬不起头。生了我,我爸、我妈下决心要让我做人上人。三年自然灾害,我六个姐姐饿死两个,我爸我妈还硬撑着让我读书。……高中毕业,我在县剧团演样板戏,户口也进了城,我爸突然要我自己申请下放回队里……。后来我才明白我爸的那番苦心,回队只干了半年我就被推荐上大学了。……上大学这三年,我只回去过一次。我爸、我妈都嘱咐我,读完了大学……千万莫回来……”

别灰心,小苗!你读书聪明,将来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的!回去以后,尽可能争取到地区医院、县医院,稍微大一点的医院工作。订几份医学期刊,随时了解自己专业的动向;不要丢了英语……。把你的地址留给我,将来有什么考试的机会,我马上告诉你。我相信,这个世道……不会总这样……”

亦叶这几句真挚恳切的话语,把苗七弟说得泪光闪闪。

“……谢谢你,亦叶!……我到松园去一次,就忍不住地羡慕你一次。羡慕你有那么好的爸爸、妈妈。要是我也生在松园你们家……”

你要是……真生在松园我们家,可能在锅炉房铲煤;也可能在食堂切菜……。不管怎么说,你……绝不可能上大学……”

亦叶调侃地笑着。苗七弟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咱们……一起出去散散步吧,亦叶!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陪着我在这个小镇上转转。这个小镇……比我家乡的县城还热闹。认识你一年,到今天才算和你……说了几句掏心窝的话!这话……我跟你嫂子都没敢说…… 咱俩认识一场,没别的缘分,总算还能……心有灵犀……”

亦叶顺从地站起了身。

小琴流产之后在医院休息了几天,回家又休息了几天。春节过了,开始正常倒班。流产那天的情景……小琴不敢提、不敢想。只要一提、一想,她就会忍不住地泪流满面。那个夭折的孩子已经长成了人形,还是个男孩子……

亦叶为小琴买的第二个五十瓶益母散,小琴只吃了十四瓶。春节之后,小琴想重新吃那药,亦叶却让李洁告诉小琴,先不要吃。

为小琴流产的事,亦叶专门请教了宋医生。宋医生说,要小琴休息一整年,不行房事。然后再开始服药,房事不禁。亦叶把宋大夫的医嘱一字不漏地转告了林妈妈。林妈妈听完就笑了。她告诉亦叶,宋大夫的这个医嘱太残酷。要让年轻的夫妻一年不行房事,就等于……劝她们离婚!这样,亦叶没把宋大夫的医嘱告诉小琴。她在心中思索了几天。按西医的观点分析宋大夫的医嘱,这医嘱并非毫无道理。流产之后,女性的生殖系统需要充分的休息之后才能再次为胚胎提供良好的生存环境。而小琴姐的生殖器官原本就有某种不利于胚胎的因素。因此也就需要更长的康复时间……

最后,亦叶把宋大夫的医嘱改了改。她告诉小琴在五·一之前不行房事。五·一之后可以行房事,但必须严格避孕。到一九七七年一月底再开始服药。李净和万小琴虽然心中着急,却还是不敢不照着亦叶说的话做……

这一年,亦叶和李洁相处得像一池春水,清澈见底,无风无浪。 元旦过后,亦叶就上全班了。每个星期三,六下夜班,她上医学院听半天课,然后回小屋睡半天觉。只要不出差,不开会,李洁每个星期一,四,日都来看亦叶。就这样,一晃,到了九月。

九月一日是个星期三。亦叶下夜班,但听不成小课只能听大课了。因为英英姐毕业分配了。英英分配,本可想法留校。但亦伯梅却坚持让学校把英英分到设在N市的医科院皮肤性病研究所。亦叶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父亲说,一九五二年之后,中国的科学技术人员从根本上失去了迁徙自由。大批从事科学研究,从事高等教育的人都是从一所大学毕业,又留在这所大学工作一辈子。这种状态,在西方是不允许存在的。科学一旦失去了迁徙,失去了交流,也就失去了动力,失去了生命……。家中的人除了亦叶,谁也不敢反驳父亲。英英只能留着泪离开松园,离开W市……

在校园里转了转,没找到大课听,亦叶就上李家去了。爷爷、万婶和小琴一看亦叶来,不让她走,一定要留她吃晚饭。吃过晚饭,亦叶刚想告辞,坐在她身边的李洁突然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咳过之后,李洁用左手按住右肩,蹲在地上。爷爷赶紧上前替他揉着后背。亦叶心中一下难过起来。这几个月,李洁关心亦叶的身体胜过她自己,几乎隔一天就去一趟遥远的竹篮镇……。而亦叶呢!她想着小叔的肠结核,惦着小琴姐的不育症;唯独从没想起过李洁的伤口!李洁受伤已经六年了,咳嗽一下还这么疼……很可能肌肉、神经留下了永久性的损害……。亦叶决定检查一下李洁的后背,她向爷爷、万婶和小琴姐告辞后,搀着李洁上楼了。

李洁在楼上的这两间屋子,分了快两年,亦叶却还是头一次进来。这两间屋,一间屋中放着一张单人床,一把椅子和一张书桌;另一间屋子几乎整个是空的。

“……李师傅!您这屋里……怎么什么也没有哇?

李洁笑了。亦叶!我受伤的时候,第一次上你的小屋去,也这么问过你。后来,你还教育我,说你要保持延安作风,你还记得吗?

亦叶也笑了。“……还疼吗,李师傅?要不疼了,您趴在床上, 我看看您的后背……”

李洁顺从地脱去外衣,趴在床上。亦叶轻轻地压了压伤口周围。

“……这样压……疼吗?

不疼!

亦叶使了一点劲。“……这样呢?

李洁笑了。……使这么大劲,就是压在腿上……也疼呀!

亦叶叹了一口气。从外表看,什么也看不出来。而今天她本是来看望小琴姐的,什么药也没为李洁带,只能轻轻地为李洁揉揉后背。李洁觉得舒服极了。他闭着眼,趴在床上,静静地感觉着亦叶在他后背上轻轻按摩着的手。揉了十多分钟,亦叶低下头看了看李洁。李洁闭着眼,呼吸平稳。亦叶轻轻地拉下李洁的衬衣,在他背上盖上毛巾被,然后站起来。李洁却睁开了眼。

“……别走,亦叶!坐一会儿,咱们……聊聊天。过一会儿,我用自行车送你去车站,误不了你回竹篮镇……”

亦叶在床边坐下来。老半天,李洁仍然趴在枕上,闭着眼,没说话,也没动。

“……睡吧,李师傅,别起来了!时间还早,我可以坐电车走。……聊天,咱们……还有的是机会,改天吧!

李洁翻了一个身,睁开眼,面对着亦叶。“……我没睡着,亦叶!我是……在想,时间……过得真快,我认识你……就像样板戏里小常宝唱的……都八年了……”

亦叶低下头,正视着李洁的眼,眼中流淌着似水的柔情。

“……李师傅,您认识我,是只有八年。而我认识您……,却有十年了!十年前……,也正是现在这个时候,开始大串联的。那时,您是我们这个年级的总领队……。您那时看上去和老初三的学生……差不多大,可是挺牛皮的!您管着二百八十多名新初一的……”

李洁惊诧地睁大眼,看着亦叶。亦叶却平静地微笑着。

“……您一定不记得了,李师傅!在B市,我发哮喘,您还背着我去打过针。那时候,我挺佩服,也挺羡慕您的!觉得……您那么高大、威风,都快赶上……伟大领袖毛主席了……”

李洁一下翻身坐了起来,用两只手扳过亦叶的肩,忘情地端详着亦叶。

“……是的,亦叶!你说的……没错,我……能想起来!你那时……剪的短头发,没这两根小辫。在火车上,你背着行李卷,被前后的人挤得……两脚悬空。是我把你拔出来, 放在行李架上的。……S市,你问我借两块钱,我犹豫着没敢借你。不是怕你不还,而是怕你丢了。后来,你居然说你有钱,就缝在棉袄里。我不信,你让我帮你拆,还真拆出两块!……你那时就不会收拾你自己,脸和手……弄得比男孩子还脏……”

哈!哈!哈!亦叶大声地笑起来。

李洁松开亦叶,紧紧地咬了一下嘴唇,不动声色地看着亦叶,心中想着计策。好哇,亦叶!……认识了八年,你居然从不提大串联的事!你其实早就认出我来了,却不说……。难怪在子弟中学时……大伙儿背地里老说你……狡猾的!这一次,我得想个法子……治治你……

行啦,别笑了,亦叶!咱们……说点正经事!

说吧,李师傅,什么正经事?亦叶收起了笑容。

李洁坐直了身子,想让自己的表情和语气都严肃一点,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只要和亦叶的目光相遇,他便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释放着温柔。李洁轻轻地摇了一下头,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走吧,亦叶!我送你去班车站,路上再聊吧!

李洁用自行车把亦叶带到新华南路。一路上,他却一直沉默着,什么也没说。亦叶安安静静地坐在后面,什么也没问。李洁刚把自行车停住让亦叶下来,开来一辆班车。

李师傅,谢谢您了,您……回吧!

别上,亦叶!时间还早,等下一班吧!

李洁从自行车上下来。亦叶老老实实地站在他边上。

“……亦叶,你病这一场……到这个月……就整整一年了。一年前,你病的时候,我专门问了一趟厂医院的黄医生。他说,急性心肌炎要休息一年。一年之后,如果还没完全恢复,可能就永远也恢复不了了。这一年,你恢复得挺好的。你只休息了一个月,就开始上夜班了……。但是我还是大体上履行了我的诺言,照顾你到你病好……。现在,照你说的话,咱俩……谁也不欠谁的了!从这个星期起…………就不用再去竹篮镇看你了……”

那种让李洁心驰神往的恬静的笑容,从亦叶的脸上一点一点地消失。她用悲伤的目光看了看昏黄的路灯,然后便沉默地低下头。李洁已经不忍心了,他紧咬着牙,鼓励着自己……

老半天,亦叶抬起了头。

“……我知道了,李师傅!谢谢您这一年的……照顾……。您……回吧!

“……这个星期日,……有事吗,亦叶?

没什么事!

“……能抽出一天时间……给我帮帮忙吗?

“……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

行,那咱们这么定吧!星期日上午十点,咱们在现在这个地方碰头,不见不散!

“……可是我没明白,李师傅?您让我来,是让我给您帮什么忙……”

“……我让你陪我转一下……百货商店,选选家具和床上用品。再帮我布置一下新房……。我,李洁紧紧地咬了一下嘴唇,避开亦叶的目光。我要……结婚了!

啊!?

亦叶的脸一下变得苍白,张开了嘴,却什么也没问。正好开过来一辆班车。

上车吧,亦叶!咱们……星期日……见!

再见,李师傅!

星期日上午十点,亦叶准时地在班车的终点站下车。李洁站在他们约好的地方。他没骑自行车,是坐电车来的。

……还真准时,亦叶!

……难得让我给您帮一次忙,我……哪敢迟到哇!

亦叶勉强开着玩笑。她的眼神是平静的,但脸色却比那天分手时还苍白。苍白得让李洁没有勇气抬腿。

“……亦叶!你脸色不好……一定昨晚太累。我不该让你今天……来。我送你回竹篮镇,咱们……改天再转商店……”

没事,李师傅!……脸色不好,是因为这几天没睡好觉……为您……终于要结婚了而激动……。其实,您早就该结婚了。方小慧比您小一岁,他……都结婚一年多了……。我哥、我姐也都比您小。她们……也都结婚快一年了……”

“……亦叶!

李洁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请求亦叶原谅了。亦叶却越来越镇定。

走吧,李师傅!星期日……商店里……人挺多的。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