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9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28  姗姗来迟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八
姗姗来迟 (下)


李洁低下头,跟在亦叶的身后。

“……李师傅!这一年我上您家去过好多回,可是从来没见到过……您的未婚妻,也没听美美,我是说小红说起过……。您要我来给您帮忙,我……不敢不从命。但是……结婚……是两个人的事。购置结婚用品,您应该……叫上您的未婚妻,两人一起决定才对!我充其量只能给您当当参谋……

亦叶!李洁没有抬头,他害怕亦叶正视着自己的那双带着凄凉苦笑的大眼睛。“……我让你给我帮忙……是因为……我的未婚妻……和你的性格、爱好,完全一样!你喜欢的东西……她一定也会喜欢……”

亦叶不再说话了。商店里人山人海,也几乎没法再说话。

亦叶以最快的速度挑选了两床被面、两床床单、两对枕套。李洁没买,他只是仔细地看了看亦叶挑选的东西,然后掏出小本,详细地记录下来。 接下来,他们又转了转卖家具的地方。亦叶选了一张双人床、一只衣柜、一只书柜和一张饭桌。照她看,李洁的那两间房也就只能放下这么多家俱。走出了商店,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虽然从小就在整个W市最大的这家百货商店对过住,却十分害怕逛商店。商店中人多,空气污浊。每一次逛商店,她都头昏眼花,喘不上气……

“……好了,李师傅!我……总算把党交给我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顺利、圆满地完成了……亦叶强打起精神,勉强地笑着。在心中,她正辛酸地告诉自己,和李洁,也和自己生活中美好而令人留恋的一页告别的那个悲伤的时刻……来到了! “……结婚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我要带着肖婆婆和分田一起去。肖婆婆……挺喜欢您的……”

李洁却站着没动,皱着眉,用左手压着右肩。亦叶……”

李洁的声音十分虚弱,亦叶不禁担忧地靠近了他。

“……李师傅!您是不是……伤口……疼?

“……亦叶,我这几天……感冒了,老咳嗽。昨晚……咳了一晚上,后背……疼得不行。现在……又开始疼。你……,能扶我一下吗?

亦叶把李洁的左手轻轻地拿下来,放在自己肩上;又伸出自己的右胳膊从背后扶住李洁。李师傅,要是……疼得这么难受,我还是扶您上医院去看看急诊!让医生给您打打封闭……”

不用,亦叶!你扶我……到展览馆后面没人的地方坐一会儿。你……帮我揉揉,就行了……”

亦叶把李洁扶到展览馆后面的一条石凳边,让李洁坐下。她站着,轻轻地帮李洁揉着后背……

“……坐下歇一会儿吧,亦叶!揉得手和胳膊……都挺累的……”

亦叶在李洁的身边坐下来,手却还在背后为李洁揉着。

“……别揉了,亦叶!靠我近一点,让我……能靠着你的肩……休息一会儿……”

亦叶顺从地紧靠着李洁。她的脸颊能感觉到李洁的呼吸。李洁闭着眼,两滴晶莹的泪珠沿着他的脸颊洒落在他的衬衣上。

“……要是疼得特别难受,李师傅,我还是陪您上医院去一趟吧!

不,亦叶,我的伤……医生没法治!我不是……后背疼;而是……心里不舒服,是心……在疼……”

亦叶不说话了。她紧紧地、忘情地靠着李洁,一动也不动……。认识李洁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这样下意识地去紧靠……她熟悉的这个身躯。也从未想到,……这个有一天竟也会离她远去的身躯,竟会令她如此难舍难分!

“……亦叶!不知不觉之中,李洁把亦叶正在为他揉后背的手拿到前面,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抚摸着。“……这一年,我几乎天天去看你,把你当作我在这个世上……最亲最亲的人来照顾……。我告诉你,从这个星期起,我……不去看你了。你一声不吭地答应了。……我告诉你,我……要结婚了,要你帮我选床上用品和家具,你……居然真帮我选了……”

亦叶低下头,闭着眼,仍然不说话。

“……要是反过来,是你星期三告诉我,说你……要结婚。我会痛不欲生,亦叶!我绝不会……,活到今天!

亦叶仍闭着嘴、闭着眼,一股亮晶晶的液体正在她的睫毛下努力地往外涌着……

“……我爱上你的时候,你还不到十五岁。我……爱了你……八年;也等了你……八年!我爱你,爱得心甘情愿;等你,也等得无怨无悔!我相信……我会关心、爱护你的身体;认识、珍惜你的价值,而且绝不会亚于……这世上任何别的男人!……我难过的,只是你的镇静与安详,亦叶!……今天,咱俩分手之前,我只想最后听你说一句话,亦叶!我……跟别的女人结婚,和你分手……,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你真的……无所谓吗?

李师傅……亦叶抽出自己的手,捂住了脸,大声哭泣起来。

别哭,亦叶,别哭!李洁拉开亦叶随身背着的小花包,从中取出亦叶的小花猫手绢,把亦叶搂到胸前,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别哭!……说一句话吧,亦叶,我只想听你说一句话!

李师傅!亦叶张开双手忘情地搂住李洁,把脸紧贴在李洁的脸上。泪水很快就把李洁的鬓角弄得湿乎乎的。“……您知道,我……跟别的男的好过。您也知道,我的身体……不好。我……不能干,不会做家务事……。我连W市的户口都没有! ……我早就该……爱您。可我……有眼不识荆山玉,偏偏没跟您好……。到现在,……现在,您……,您……还要我吗?

啊,亦叶,亦叶!这样愚蠢的问题……,还需要我回答吗?你这么聪明,就不会用你的眼去看;用你的脑子去想;用你的心去体验;用你的身体去感受吗?李洁更紧地抱着亦叶,用手抚摸着亦叶的头,她的颈,她的肩,她的耳和脸,然后搂着亦叶闭上了眼。他敢看这世上任何不堪入目的东西,却唯独不忍心看亦叶的泪水。“……假如你还想听,亦叶,那我告诉你吧!我要你,我要你!且不说……这世上没有别的女人爱我;就算我真是皇帝,有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我也宁肯舍弃这一切换取你……。这世上不会有别的男人……比我更了解你;更珍惜你;更爱你了,亦叶!……我盼着你能问我这句话,盼了八年!……我等你问我这句话,等了整整九个月!我原以为,我照顾你……几个星期,几个月,你就该……知道我的心,会……问我的……。没想到你……这么吝啬,竟然让我……一直等到今天!肖婆婆还老说……你心善……。只有我知道……你心狠。你……真是心狠呀,亦叶!

原来……,您是……骗我的呀!

亦叶把头紧紧地靠在李洁的肩上,眼中泪花闪闪,脸上却孩子般甜蜜地笑了。

“……要是今天……不说这几句话就走,亦叶!我真不知道回家之后……我会怎么样?有可能回不了家……就倒在路上。就是真能走回家,也得大病一场。……前几天,你说起大串联的事,我还琢磨,你小小年纪就这么狡猾,这么沉得住气。居然这么多年……只字不提!我……得想个什么法子……治治你。到今天,我才绝望了—— 我真是……,真是没法子治你,我只能……”

只能怎么样?

只能……李洁低下头,亲着亦叶的脸。只能把你……一口口地吃掉,咽到我肚子里……才解气……”

吃吧,李师傅,您把我……吃了吧!不过……先别吃头,先吃脚!这样……,我能看着您吃我……”

亦叶!亦叶!李洁无可奈何地摸着亦叶的头。

亦叶不说话了。她舒舒服服地靠在李洁的身上,一只手玩着李洁衬衣胸前的纽扣。解开,扣上;再解开,再扣上……。李洁摸着亦叶眼看就要触摸到他衬衣胸前口袋的手,轻轻地拦住亦叶的手……

年初的时候,肖婆婆说了一声龙年……是灾年,完全没有引起亦叶的重视。她觉得那整个是算命先生的一派胡言。可是等到这一年过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回过头再一看,亦叶才发现,肖婆婆这个毫无科学根据的预言……不幸竟有几分应验!一月八号,周恩来逝世;一月十五号,小琴姐流产;四月五号,天安门广场发生反革命事件;七月六号,朱德逝世;七月二十六号,唐山地震;九月九号,毛泽东逝世……。竹篮医院的那些毫无音乐细胞的前阶级敌人们,别的没学会,总算把哀乐的那几段简单的旋律记住了。只要有人热泪盈眶地哼上那么几句,他们便马上会万分沉痛地低下头……。只有亦叶发现,她自己的无产阶级感情是越来越淡漠了。周恩来死的时候,她还流了点泪。那泪水是真诚的,看电视是在松园家中,敬爱的党支部书记并不在身边。等到毛泽东死的时候,亦叶不但没流泪,反倒想起自己安慰李洁的话语,再伟大的人……也总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至于批判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亦叶一丁点也没有义愤填膺。正好相反,她有一种预感,天安门那地方发生的事件”……几乎只可能是革命事件,从五四运动一直到今天。只需要……静静地等待,稍安勿躁。社会发展史上不是总是说,波浪式的发展,螺旋式的上升吗?

当然,灾年也并不是就真的没什么喜庆的事。对亦叶来说,最大的喜庆之事是,姐姐十月一日生了一个又白又胖 ,八斤重的儿子!左叔给孙子起了个名,叫左亦白!这一下,方家和白家,门对门,户对户,一唱一和,遥相呼应。整个松园三号楼真是皆大欢喜,乐不可支,一片莺歌燕舞的兴旺景象……

十月二十一日是个星期四。亦叶本是上长中班,下午两点到十点。还没接班,酱油汁就通知她,到镇革委会听传达中央文件。亦叶极不情愿地脱去了工作服。

不料到镇革委会竖着耳朵一听,亦叶还着实吃了一惊。传达的是中共中央一九七六年第十六号文件。文件中说,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果断措施。一举逮捕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的主要成员,彻底清算了他们的罪行……。文件刚传达完,竹篮镇上就锣鼓喧天了。靠着竹篮镇最近的W市的那个市区,大街小巷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亦叶没有万分激动,那个立即就载入史册的重要瞬间对她整个后半辈子的无与伦比的重要意义,她是后来才认识到的……

听完文件传达,回到医院门口,中医科的三位颇有仙风道骨的名医正站在那儿奉命写对联。正骨科的张医生执笔;妇产科的宋大夫正在一旁苦思冥想。张医生一看亦叶走过来,喜出望外。

小亦啊,快给我们拟一幅对联吧!……中国改朝换代,有时候好几百年难遇。我们这几个老朽……一辈子竟遇上了好几次,真是……洪福无边呀!

哈,张医生!亦叶乐了。这种事,又不是给病人看病,接骨……;您费那个脑子干吗?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这不是……现成的好句子吗?比对联……确切多了!

“……哎呀!小亦, 真是才女!多谢指点迷津!多谢指点迷津!张医生说着把这段毛主席的诗句恭恭敬敬地写在红纸上,贴在医院大门的两边……

九月五号那个难忘的日子过后,有整整一个月,李洁每天下班都去看亦叶。不过短短的两、三天,李洁就把亦叶娇惯得完完全全无法无天了!李洁只要一进小屋,亦叶就把自己在李洁的脖子上。亦叶自己不看书,也不准李洁看。李洁只得把原计划要看、要写的材料,带过来,又带回去。在楼下食堂的饭桌边,亦叶旁若无人地靠在李洁身上,让李洁喂她吃饭。在肖婆婆和分田面前,李洁窘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分田最开始手足无措,以后习惯了,就高高兴兴地看着他俩笑。只有肖婆婆敢拧亦叶的耳朵,敢用手刮亦叶的脸,骂她一声没羞没臊的死菜叶子!也只有肖婆婆骂了,亦叶才会极不情愿地坐直身子,自己吃两口饭。碰到亦叶上中班时,李洁就只能到楼下内科门诊陪着亦叶。只要没病人,就是当着同事的面,亦叶也让李洁拿着小勺,一勺一勺地喂她喝水或者吃饭。李洁常常面红耳赤,不敢抬头看人。要是在厂里,整天和亦叶……这样,嫂子们和那些小青工们再开几句玩笑,那他真是无地自容了!但是亦叶一点也不在乎。她本来就是竹篮一怪。已经是了,还怕谁笑?李洁把亦叶一点办法也没有,也把自己没有办法。他连大声地说亦叶一句都不忍心!

只有朱学文和郑育听人说亦叶找了一个新男人,是个军工厂的政工干部,常常用担忧的目光注视亦叶。

这样了一个月之后,亦叶开始心疼李洁。李洁下班后到竹篮镇一趟,来回路上需要三小时。在亦叶身边再呆三小时,就意味着,他每天要额外多付出六个小时的时间!亦叶决定合理地调整她和李洁相处的时间。每个星期三、六下夜班,不管有没有课听,她都回W市。下午无事,她就上李洁的小屋睡觉,晚上在李家吃饭,九点半李洁送她上班车站。星期日,只要厂里无事,李洁就上竹篮镇来陪亦叶。所有李洁需要写的东西则都由亦叶帮他写。

也正因为这样,听完中央文件第二天,酱油汁让亦叶脱产写决心书,亦叶马上高高兴兴回小屋。她不但很快为酱油汁写完了决心书,还三下五除二地写完了一篇稿件。那东西李洁几乎百分之百用得着!

亦叶刚在书桌边欣赏了一遍自己的稿件,伸了一个懒腰,突然听到有人在敲她小屋的门。肖婆婆和李洁进屋从不敲门。分田和野鼠有事只会先在楼下叫她。亦叶不禁奇怪了。站起身把门打开,周仪笑盈盈地站在门口。

叶妹!

啊,周仪, 是你?快进来!亦叶以为周仪一定是美美带来的,便一边和周仪打招呼一边探出头往周仪身后看。没想到周仪身后站着的是周仪的父亲和叶亥生。啊,周伯伯,您来了!还有亥生哥!快,快进屋吧!

亦叶的小屋一下进来三个人便显得拥挤了。

“……周伯伯!来,您坐这把椅子!周仪,咱俩……坐床!亥生哥!你……委屈一下,坐小凳吧!

别忙乎,叶妹!叶亥生拉着周仪并排站在亦叶面前,没有要坐下的意思。亦叶只得让周父先在椅子上坐下。自己站着。

“……亥生哥!你和周伯伯……这是下地质队去吗?……周仪,你……怎么今天不赛球,也跟着?

周仪羞涩地笑了,周父满足地笑了,叶亥生舒心地笑了。

“……叶妹!我们今天……是来……谢媒的。说着,叶亥生把大包,小包的果糖、奶糖、花生、瓜子……整整齐齐地放在亦叶的书桌上。“……我和周仪……结婚了!

啊!亦叶吃惊得有些目瞪口呆,张着嘴,半天不知说什么才好。定了一下神,亦叶才发现,叶亥生和周仪确确实实穿得里外三新。哈,太好了,亥生哥!亦叶也由衷地笑了。周仪、周伯伯!祝贺你们!亥生哥,你属猪,看来是属对了!憨人有艳福!像周仪这样……只有在那遥远的地方才会有的美丽的好姑娘,在我们跟前……都绝迹了。居然能被你拉上……贼船!叶家祖上也不知是哪辈子的人积德行善,把这好事落在你头上了……”

叶妹呀,我和小仪……在家常叨叨,真得谢谢你!谢谢你让小仪有缘结识亥生这样……贫贱不能移,自强不息,有才学的好孩子……”

啊,周伯伯,您真是过奖了!亦叶一面客客气气地回答周仪的父亲,一面眨着眼给叶亥生做了一个鬼脸。“……我把亥生哥带到您那儿去,本来是给您添麻烦,让您辅导我亥生哥学学数学…… 没想到亥生哥会这样……图谋不轨,还真证明出了……书中自有颜如玉了!我更没想到,您会这样慷慨大方,竟舍得把小仪这样如花似玉的好闺女……给了我亥生哥!我亥生哥那配得上……您的小仪呀?

哈!哈!哈!叶亥生笑了,周仪父女也开怀地笑了。你说得……太对了,叶妹!这事自始至终都倚仗着泰山大人的慷慨。要不然,我这辈子……恐怕真得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了……”

周伯伯,小仪!你们难得来,晚上就在我这儿吃饭吧!

不,不,叶妹!周仪的父亲说着站起身。今天我是让小仪和亥生陪着我出来照照相……。我这老朽,没想到还能躬逢盛世,看到这些作恶多端的人……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和小仪还得赶回去!……亥生反正是回队里,他可以多坐坐!中国的天下……要变了!你是读书人家的孩子,多看看书吧!好好……学习你亥生哥!命运……会给你们机会的……”

亦叶和叶亥生把周仪父女送走,回到小屋。

“……亥生哥,亦叶调皮地打量着叶亥生。……还真有本事。……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居然……革命生产两不误……”

哈!哈!哈!叶亥生被亦叶的话逗得大笑起来。笑过以后又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实话吧,叶妹!你要以为是我看到周仪美丽……就起了歹心想勾引她……那还真是冤假错案。我……打心底敬和爱的……是她的父亲,那是一个值得我敬,也值得我爱的老人;也是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我说真正的知识分子,是因为咱们中国……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中国的所谓知识分子……是一个肮脏的、黑暗的、没有独立人格的,没有廉耻心、没有罪恶感,可以说……是无可救药的文人的集合体…… 这个集合体中偶尔出现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人,在咱们中国这片土地上是注定迟早要被他们那些平庸的同类们残害的……。周仪的父亲就是这些出类拔萃的人中的一个!他关注着和我们整个人类的生存空间有关的问题,却忘了关注和他自己生存空间有关的问题。……认识了她父亲之后,我……常常忍不住地想起阿基米德,你知道吗?……啊,叶妹!你没上过中学,自然不明白……杠杆定律和流体力学中的阿基米德定律……对后世物理学的发展起过多么重要的作用……”

是的,是的,亥生哥的话……是对的!亦叶想着,小学时代……似乎是没学过……阿基米德……。亦叶对这个古怪的名字的一点模模糊糊的印象,来源于一九六七年。在参加W市著名的造反派组织红司新华工中学总部的时候,亦叶曾因为崇拜哥哥,也盲目地崇拜过连哥哥也崇拜的那位红司新华工的著名笔杆子L。那位L曾写过一篇才华横溢的长篇论文,名叫《给我一个支点》。据说,那话原本就是亥生哥说的这个阿基米德的名言……

“……公元前212年,罗马人攻占了叙拉古城。刽子手的屠刀就架在阿基米德的脖子上。阿基米德的脑子里却……正思考着怎样补充、修改、计算园表面积的那个公式……。阿基米德被人杀了, 他的学说却一直流传到今天。而周仪的父亲呢?后世的人类……有谁知道,一个被他的同类无缘无故地当作兽类对待的人,竟还在兽类的生存环境下为整个人类在思维?咱们中国的二十世纪……,真的还不如古希腊的奴隶社会……”

叶亥生不说话了,他睁大眼看着亦叶,等待着小表妹调侃地反驳。亥生哥!你……又在抓紧一切时机……说反动话!

可是亦叶却什么也没说,她忧伤地看着书桌上刚刚写完的稿件。是的,看来……,阿基米德那类人……是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他自己被罗马人杀了。而那位套用他的名言的L呢,早在八年前就作为全国最大的五·一六分子锒铛下狱了。他……关在何处呢?说不定……就在竹篮镇上?说不定就在石山农场里……

“……叶妹,叶亥生又温和地看了亦叶一眼。……长大了,也……变狡猾了。以往和你聊天,你总还要……警告我几句,让我不要说反动话…… 现在,你光是听我说,一声不吭了。是不是……在想默默地记下来,以后再对我秋后算账呀?

亦叶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倒没有变狡猾,亥生哥!这几年,我确确实实长大了。当着别人的面,我不敢说,也就只能在你跟前说说……。我……觉得我自己越变越……反动了。……当年在知青点上和你聊天时,我觉得你说的话……挺反动的,但新鲜、耐人寻味。……后来回过头来看,才发现……你说的,真的……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哈!哈!哈!叶妹!叶亥生笑得前倒后仰,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的小表妹……真可爱!我就盼着我的小表妹有一天能表扬我几句,那才是对我……最大的信任;最大的关怀;最大的鼓励;最大的鞭策……”

别笑,亥生哥,我说的……其实都是真话!我在这个小医院里已经工作了六年,也当了六年……理论骨干。过去,在连篇累牍地写这些假东西的时候,我还多少花点功夫去斟文酌句,至少让自己的笔……,还多少对得起汉语这门古老的语言。而现在我写这些东西……,写完了,自己都不忍心看。一看……,就犯恶心!今天你们来,我能在小屋里呆着,不上班,完全是碰巧。按照目前的规范汉语来表达,得感谢华主席才对。党支部书记恩准我脱产一天写稿。我……用一个小时就写完了……。说实话,亥生哥,我有时挺悲伤的!汉语这门语言到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真是彻底没救了!我们从小到大,就没学过,用这门语言写点真话……”

叶亥生不禁饶有兴致地拿起亦叶放在书桌上的那篇稿件。

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

—— 竹篮医院广大革命职工同仇敌忾,声讨四人帮

竹篮医院广大革命职工坚决拥护中共中央一系列英明决策,愤怒声讨四人帮反党集团的滔天罪行……。华国锋同志具有优秀的无产阶级品质和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大无畏精神。伟大领袖毛主席生前安排华国锋同志担任我们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这是毛主席高瞻远瞩的英明决策,也是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这充分说明了我们党是有希望的,充分体现了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兴亡发达,后继有人!我们一千个拥护! 一万个赞成!……王张江姚反党集团进行反党篡权的阴谋活动,由来已久,罪行极为严重。……他们疯狂地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提议任命华国锋同志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的决定,妄图取而代之。……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病重期间和逝世以后,四人帮更加猖狂地向党进攻。他们有计划地伪造了一个按既定方针办的所谓毛主席的临终遗嘱,连篇累牍地加以宣扬,公开地散布反革命动员令……。伟大领袖毛主席明察秋毫,早就发现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的问题。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继承了毛主席的遗志,采取果断措施,为党除害、为国除奸、为民平愤。粉粹了四人帮篡党夺权的罪恶阴谋,大得人心,大快人心!……这场斗争的胜利是毛主席关于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伟大理论的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是毛主席思想的伟大胜利!这场斗争的胜利对于我党今后坚持毛主席制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对于反修、防修,巩固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都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别看了,亥生哥,这些鬼话……你还信吗?看完了……你不觉得恶心吗?……刘少奇当年当国家主席就在毛主席身边。他老人家既是……明察秋毫,怎么过了十几年才发现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林彪长得尖嘴猴腮,连老百姓都看出他有野心;毛主席老人家既是明察秋毫,怎么还要指定他为接班人,还要写进……党章?现在,又说华国锋是毛主席亲自指定的接班人……。毛主席,是不是真指定了华国锋作接班人?为什么指定他?华国锋……何许人也? 竹篮医院的广大革命职工……根本无人知晓。现在却要说一千个拥护,一万个赞成!这……不是公开、赤裸裸地强奸民意吗?再说,一个政党的主席……有什么资格指定他的接班人?这又不是封建社会的皇帝传位!毛主席他自己当党的主席都应该让全中国的共产党员投票选举才对…… 我越想……越觉得这些事……实在荒谬透顶。还是你那时说得对,亥生哥!中国人……活该!我们自己……也活该!谁让我们由着党中央、毛主席……去无法无天的……”

叶妹!叶妹!叶亥生感慨万千地看着亦叶。……真是长大了!只可惜……长大了,明白了事理,对你没什么好处。不过是……徒生烦恼而已,人生识字……糊涂始呀!

是的,亥生哥!你……说得太对了……亦叶的眼神变得更加忧伤起来。亥生哥的话……,真是一针见血!明白了事理又有什么用呢?中国社会的荒唐和不合理……数千年如一日延续到今天,岂是几个明白事理的人能轻易改变的?就是这些深深地隐藏在心灵深处的几句……反动话……亦叶也无处可诉。过去在小慧哥面前不敢说;如今在李洁面前就更不敢想!就是回松园 ,在父亲、母亲、哥哥、姐姐面 ……亦叶也无法说。她不愿这些从根本上说无济于事的……反动话……在无意间感染并连累亲人……

“……走,叶妹!下楼送送我。外面不冷!

亦叶挎上小包,陪着叶亥生出了后院的门,朝着竹篮河的方向缓缓地走着。

“……亥生哥,四人帮粉碎了。周仪她爸说,……世道就要变了!你说,咱们中国往前……会是什么景象?

“……世道早晚会变,这没错。可是不会那么快。哎!叶亥生叹了一口气,又调侃地苦笑了。往前, 咱们中国社会将会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八亿人民,从目不识丁的文盲到伟大的文学家、史学家、哲学家……,一直到老一辈和新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会站出来控诉。就像一九四九年控诉地主、恶霸、国民党还乡团;一九五七年控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一九六六年控诉刘邓陶王;一九七零年控诉陈伯达;一九七一年控诉林彪一模一样!八亿人民……人人都有一本血泪张;人人都饱受四人帮的迫害。那四个人……平均每人迫害了两亿人!在数学上,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哈!哈!哈!亦叶大声地笑了起来。

别笑,叶妹!我说的是真话。不信,你睁大眼睛仔细地往前看。那些一直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的人,那些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却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的,大大小小自称是人民的勤务员的人;那些歌功颂德的陈词滥调还没来得及写完的革命文学家、艺术家们……;保证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上台去忆苦思甜……。一面控诉万恶的四人帮当道的黑暗的新社会,一面歌颂华主席,党中央继承毛主席的遗志,一举粉碎四人帮的丰功伟绩……。我还是那句老话,叶妹!中国人活该!咱们当了中国人,咱们自己也活该!

哎!咱们这一辈子……活得……也真冤, 亥生哥!除了个社会主义……,就没见过点别的。像我爸,像小仪她爸,他们那个岁数的人,至少还有个比较……”

“……说实话,叶妹!我……不愿说你爸的坏话,也不忍心指责我的……岳父……。可是较起真来,他们那一辈人中的知识分子……比我们的罪孽深重得多……。他们明明见过什么是正常、合理的东西,一九四九年后却一声不吭。更有甚者,帮着政治家们指鹿为马……。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曾有一句名言,谎言重复千遍之后就会变成真理。 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几十年之后,等我们这一代人中的新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们……像华国锋今天这样……被指定为接班人之后,就像你说的,咱们中国这片土地上……就只剩下谎言了。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是真话!咱们这一代人……从生下来到长大成人……就没听过真话……”

叶亥生站住了。亦叶一看,他们已经走到了竹篮桥边。

“……回去吧,叶妹!天……慢慢地要冷了,多注意身体……”

亥生哥,亦叶抬头看着叶亥生,无端地伤感起来。“……你结婚了,有了小仪,有了家。往前……就没时间再来看我了……”

啊,不会的,叶妹!叶亥生把插在裤兜里的手伸出来摸了摸亦叶的肩,眼眶有些潮湿了。“……小仪笑起来……常让我想起你……。可惜她……不懂忧伤。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完全、彻底地背离了奥林匹克精神。运动员由国家出钱培养,居然成了旱涝保收的职业……。我的老岳父跟我谈起来都感慨万千。小仪就是这种制度的典型产物。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无忧无虑、没心没肺……。说实话,我……配不上她。我这辈子……命运坎坷,唯独在爱情、婚姻问题上,照你说的,不知是哪辈子修下的艳福……。你……那时自作主张……给我介绍秋伊……我就自叹不如……。秋伊美丽、善良、贤惠……。她走了,让我欠下了一大笔今生今世都无法偿还的情债……。现在这小仪的从天而降……其实说到底,还是你穿针引线的……。不过是……有心栽花花未发,无意插柳柳成荫而已!岳父大人慷慨解囊之时……我真的是……受宠若惊。我连……W市的户口……都没有!一直到今天,我都觉得……我不配。不光是她美丽的容貌,就是她高大的身材……我也不配。我们生活的是一个……父系社会。父系社会的女人们太高大了,男人们就会被搞得……手足无措。我每次和小仪一起散步都觉得别扭。没什么话说倒无所谓,反正她有足够的废话对我说。我只是不愿贴近她, 贴近她的感觉……,就像贴近一堵纪念碑……”

哈!哈!哈!……一堵……纪念碑!亦叶开怀地大笑起来。亥生哥!你这嘴……也真是忒损了一点儿!

回吧,叶妹,我……会来看你的!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下一节:待续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