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2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29 春雷一声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九
春雷一声 (上)

一九七七年是亦叶的本命年。那一年对亦叶整个后半生产生的无与伦比的深远影响,亦叶是在那一年行将结束之时才认识到的。那一年刚刚开始的时候,亦叶却是在干着数十年如一日天天都在干的、再平常不过的事!

元月一日的一清早,亦叶下夜班刚回小屋,美美就兴高采烈地走进来。俭生的肠结核在四个月的常规治疗之后就痊愈了。这之后俭生按医嘱又服了整整一年的抗结核的药。药停之后又过了整整十个月,按江夏附二院结核病科专家的意见,俭生已经完完全全康复了。罗秀英终于同意了女儿和俭生的婚事!

九月五日那个难忘的星期日,李洁骗着亦叶陪他转了一圈商店,选了床单、被面、枕巾和家具。亦叶其实是心不在焉地选的。在这一类东西的选择上,亦叶的审美趣味平庸极了,简直和分田没什么两样。但李洁却把亦叶的选择当真了。李洁很快发现,商店污浊的空气对亦叶十分不利,自那以后他再也没和亦叶一起逛过商店。背着亦叶,李洁让美美把亦叶选的床上用品全部买好了。照美美看,李洁让她帮买的东西都土极了,但美美却没敢违反李洁的圣旨。这之后,亦叶让梦帆哥开后门批了几立方米木头。李洁和小叔一起,在爷爷、哥哥和厂里同事们的帮助下很快把两人的家具打好了。李洁打的家具式样和亦叶当时在商店选择的一模一样。

美美来找亦叶,是来商量两人结婚的事。美美提议,她和俭生春节结婚;亦叶和李洁春节过完之后结婚;这样两人好彼此互相帮帮对方的忙。亦叶不同意。她觉得她和美美完全可以在同一天结婚。结婚这事……又不是上班,来了急诊什么的。完全没有任何值得紧张的,需要别人帮什么忙?除了肖婆婆和分田,亦叶不打算邀请任何别的人参加自己的婚礼。郑育和朱学文已经在不同的场合用他们各自含蓄的方式向亦叶表示了他们的担忧。豆花姐和邹婆婆甚至公开警告亦叶,不要用随便、轻率地找一个男人的方式去报复另一个男人。对她们的这份真心实意的关怀,亦叶心存了一份深深的谢意,她也从不为李洁申辩一句。毕竟爱情、婚姻、家庭,最终只是自己的东西!亦叶甚至决定,和李洁结婚的事,不告诉松园的任何人;不告诉爸爸和妈妈;也不告诉哥哥和姐姐。在心中,亦叶一点也不害怕爸爸、妈妈、哥哥和姐姐反对她找一个工人。亦家在松园的三兄妹,三分之二都是工人。自己已经是工人了,还想怎么样?还想……抓着头发离开地球吗?亦叶唯一难过的是,六年前,哥哥曾为李洁的事审问过她……。假如哥哥知道,现在和她结婚的就是那个松园从来没有过的工人,没准儿没以为……当年她和李洁真在小屋中做了什么荒唐事……。那才真是冤假错案!而且和小慧哥这一……永别,这事整个死无对证了……

美美知道亦叶做事一向不听人劝,也就只能由着她。最后,美美和亦叶商定,一月十二日一起去领结婚证。二月二十五日,那是阴历正月初八,是美美姥姥选的良辰吉日,两人一起结婚……

就在美美来找亦叶商量一起结婚的头一天,厂里的那位最喜欢李洁的副厂长找李洁谈了一次话。副厂长告诉李洁,四人帮粉碎了,文化革命结束了。中国唯一的出路是快速地走上工业化的道路。作为一个万人大厂的一名长期受着党和人民信任和培养的青年干部,李洁应该静下心来老老实实地学习纺织工业的现代化技术。李洁原有的那点六级电工的知识,对工厂未来的技术发展,是远远不够的。纺织工业部委托S市那所著名的纺织工业学院办了一个为期十月的全国大型纺织企业技术骨干培训班,一月十日开学。学习结束后学历与工农兵学员相同。副厂长希望李洁能去。

李洁和父亲一样,对这位做事务实,对假话、空话嫉恶如仇的领导一向怀有深深的敬意。而学技术,也是父亲对李洁一贯的要求。平时在厂里紧张、忙碌得像打仗,父亲要求他不脱离生产岗位已经完全不可能。现在有机会能静下心学习十个月,这是李洁梦寐以求的好事!李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然而一回家,一走进自己的房子,李洁想起了亦叶……

一想起亦叶,那十个月就变得无边无际的漫长。漫长得简直让他不敢望、不敢想!那位副厂长一向不爱说废话,第二天简单明了地让李洁元月三日至元月七日之间把党委宣传部的工作交代一下就动身。

元月一日,因为美美一清早上竹篮镇,亦叶没睡成觉,也就没回W市。李洁等了一天,没见亦叶去,心中更是空荡荡的。晚上吃过饭一上楼竟全吐了。夜里躺在床上,李洁只觉得心中难受得喘不上气,怎么也睡不着。要想不去,太简单了!李洁有一万条理由推辞。四人帮倒台了,中央正在一批一批地往下发四人帮的罪行材料。他是党委宣传部长,原本就不是抓生产的。李洁并不热爱宣传部长这一职务。他只是觉得亦叶说的话挺对的,他来当宣传部长总比那些更假、更爱折腾人、更爱整人的人来当要好!副厂长的警告……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文化革命虽然结束了,只要共产党仍然领导着中国,只要仍然坚持无产阶级这一个阶级的专政,只要只走社会主义这一条道路,李洁相信,党的政工干部不会那么快就无事可做。事实上,让李洁抓生产,李洁一点也不害怕。技术上的东西,他相信,只要下功夫,没有学不会的。当年,他辍学进厂,哥哥上初中的时候,几乎每天回来都要把自己学的东西教给李洁。有十个月功夫,还有老师讲,李洁相信,他能把这个万人大厂的全套工艺流程,每一个技术环节都搞清楚……

李洁心中难过的是亦叶!九月五日之后,李洁渡过了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三个月。第一个月,他几乎整个没怎么回过家,每天下班都到竹篮镇去一趟。来回路上三个小时,在亦叶身边呆三个小时。亦叶心疼他,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累。他比平时吃得多,也比平时睡得香,脸色白里透红,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充满了活力。到国庆节,他回家还没说亦叶的事,亲人们却不约而同地在心中猜到了。粉碎四人帮,中央传达十六号文件,李洁有五天没见到亦叶。走进亦叶的小屋,他把亦叶紧紧地搂到胸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搂得亦叶喘不上气为止!而那……仅仅只是五天,五天啊!

元月二日,李洁一进小屋,亦叶就注意到李洁的异样了。

“……叶子!我昨天在家等了你一天,你没来……”

洁子哥,九月五日之后,李洁不准亦叶再愚蠢地称自己为李师傅了。昨天美美来了,咱们……商量了半天……结婚的事……”

啊,结婚,结婚!这一下李洁更想下决心不去参加那个学习班了。就要……结婚了,更不能让亦叶一个人呆着!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比我的亦叶,我最亲爱的妻子更重要的东西啦!李洁搂着亦叶闭上眼,亲着亦叶的秀发。

你的脸色不好,洁子哥!是不是没睡好?还是……哪儿不舒服?我让你把所有要写的东西都拿来,我帮你写,你不听。为写那些东西……犯不着熬夜!

不是,叶子!不是为写那些东西!我是……为别的事,心里矛盾……,也难过……,没睡好,也没吃好……”

出了……什么事吗?

“……算了,叶子,不说那些事!说……咱们结婚的事吧!只要眼能看着你,耳能听着你,只要你呆在我跟前,我心里就舒坦、就踏实,就什么难过的事也没有了……”

不,不,洁!昨天……是元旦,厂里放假。一定……是前天出了什么事。是厂里的青工出了什么工伤事故吗?怎么美美不知道?

啊,不是,不是,叶子!是……副厂长找我谈话。让我……去学习……。其实是件好事,谁都愿意去的事。是我自己……犹豫……说着,李洁老老实实地把副厂长让他脱产学习十个月的事告诉了亦叶。

哎呀,太好了!这真是天大的好事,洁子哥!……以前美美说厂里推荐你上大学你爸不让你占国家的便宜……我不知为你惋惜过多少次。今天……咱们得好好庆祝一下!

“……可是,叶,叶子!这学习……是十个月呀?

是啊,十个月多难得呀!……要是我的领导能开恩,让我脱产一个月到大学里去学习,我……都恨不得在她面前喊一声……毛主席万岁,华主席万岁!

“……叶子,你这……狠心的菜叶子!李洁亲着亦叶的脸,抚摸着她的头和肩。你就……舍得让我一走十个月?忍心……十个月……不见我?

啊!李洁这一提醒,兴奋的笑容才一点一点地从亦叶的脸上消失了。十个月!十个月!亦叶闭着眼靠在李洁的胸前,脸上那两团神采飞扬的红晕终于被一片宁静的苍白取代了……

别难过,叶子,……听我说!亲着亦叶的脸,摸着亦叶的脸,李洁不忍心了。听我说,叶子!我……并不是非去不可。我本来就不是……管生产的。厂里的青年干部……没有不愿去的。我难过的是……却了副厂长对我的一片真心。他想让我以后抓生产。他觉得四人帮倒台了,文化革命结束了,政工干部的历史使命该……告一段落了……”

副厂长的话是对的,洁子哥!工厂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生产,如同医生的主要任务是给人治病一样。政治思想工作的……虚伪性……人们迟早会认识到,迟早会公开说出来……”

那你……不想跟我结婚了?

……亦叶一想起刚结婚就要和李洁分开……十个月,鼻子发酸,趴在李洁胸前大声地哭起来。

别哭,叶子,我……还是不去!现在每个月都有四人帮的新材料,宣传部的事……多得做不完……”

不,不,洁子哥,那些事……不重要!那些事都是假的。你还是应该去学习。生产技术……那才是真正的知识!

“……你不愿我走,又觉得我……应该去学习。我…… 我无可适从了,叶子!

……亦叶又开始哭。

别哭了,叶子,再哭,又喘不上气了!李洁拍着亦叶的后背。我有一个好办法,叶子!咱们……仍一枚硬币,要是国徽朝上……我就去学习。要是国徽朝下……我就不去,咱们就……结婚。好吗?

好,扔吧,扔吧!

亦叶一下兴奋地站直身子,眼里还闪着泪花,脸上却挂上了孩子气的笑容。

李洁拿起一枚五分的硬币随便朝空中一抛,啪地一声,硬币落在地上。李洁闭着眼,不忍心去看,亦叶蹲下来,在地上仔细地看着。那枚硬币的国徽却分明是朝上的。亦叶呆呆地蹲在地上,一言不发。李洁睁开眼,蹲下来,捡起那枚硬币,塞到亦叶手里。

“……刚才我扔的……不算,叶子!你重扔,以你扔的这次为准!

亦叶接过硬币,没往空中抛,只是松开手,让硬币自己滚落在地上。然而那个顽固的国徽,这次却仍然是清清楚楚地在上面。亦叶不用蹲下就已经看见了。李洁上前搂住她。

“……这一下没救了,叶子!李洁在亦叶耳边轻轻地说。命中注定……我得去学习了!不过……十个月挺快的,一晃就过了!……那时,咱们两年没见……不也过了吗?

“……可是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亦叶绝望地流着泪,已经喘不上气了。“……现在十个月……太长……”

……保证每个星期……都给你写信,叶子!

我不要信,我……讨厌信,我……要你的人……”

“……你从肖婆婆那儿拿三百颗米,放在一个小碗里。每天往院子里撒一颗,撒完了,我就回来了!

亦叶把脸紧紧地贴在李洁温暖的胸前,抽泣着,不再说话……

很快,一九七七年在中国当代史上划时代的重大意义,连最不关心国家大事的,最普通的老百姓们也能觉察到了!

一九七七年七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恢复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从此,这位身材矮小的大人物,笼罩了中国的政治舞台。叱咤风云二十载,无人取代,无人制衡……

邓小平恢复职务之后首先亲自抓的,是教育和科技。同年八月,他主持召开了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会上,亦抵加所在的那所著名的Q大学的领导如实汇报了工农兵学员的教学质量。他们说,工农兵学员有的只上了初中,有的只上了小学, 有的则根本是文盲!上公共课的老师……根本无法教高等数学。他们得从小学算术的四则运算和初中的一元一次方程教起……。那位身材矮小的大人物当时就幽默地回答道,那你们干脆改校名算了。不要叫Q大,就叫Q中,或者Q……。被迫沉默了十年的老教授们,在政治家开明姿态鼓舞下群情激昂,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他们说,抗战八年,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着中国的半壁锦绣河山。中国之大,容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莘莘学子尚且能辗转万里到后方求学……。那时的西南联大,跋涉迁徙,艰难困苦,学校的大门却是敞开的!没有那时的西南联大,就没有后来那些惊天地,泣鬼神,摘取诺贝尔奖桂冠,震撼整个世界的华人科学家……。他们说,一部中国通史,记载了无数骄奢淫逸的昏君。他们可以废长立幼,兄弟相残,乃至于弑父诛母。他们可以听信谗言,陷害忠良。他们可以凭一言圣旨将人刺配沧州,乃至于满门抄斩……。但还没有哪一个皇帝昏庸到公开废除学校的考试,用赤裸裸的任人唯亲的推荐取而代之…… 。他们说,如果这场文化大革命真有什么史无前例的东西的话,那废除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高考制度一十二年,倒是当之无愧的!一十二年,世界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日新月异,中国的落后则可能因此逾越百年……

听了老科学家的一番忠言,一向不爱说废话的邓小平当时就问,今年恢复高考,还来不来得及?

来得及!来得及!来得及!

满场想起了一阵比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后世的中国人应该永远记住那个时刻!永远记住一九七七年那个难忘的夏天!是分数面前的人人平等带来了教育的春天。是教育的春天重新孕育起科学和民主的希望。是教育的春天,是科学和民主的希望,挽救了濒于毁灭的中华民族……

就是在小小的竹篮镇上, 亦叶也能时时感到扑面而来的阵阵春风。竹篮医院中的前阶级敌人,有三分之二递交了复审的申请,当然也包括朱学文和郑育。分田不识字,他的复审状子是亦叶代写的。对亦叶自己来说,更重要的是,E省的卫生局制定了初级、中级和高级医务人员晋升考试的条例。亦叶不但不怕考试,甚至还在某种意义上渴望着考试。只有在考场上,她才觉得呼吸通畅。医务人员晋升考试的条例刚一颁布,她就迫不及待地想着去参加初级医务人员晋升中级医务人员。不料,竹篮医院的党支部不同意她去参加考试。酱油汁通知亦叶,说她已经是中级医务人员,并且早就是了!酱油汁让亦叶抓紧时间准备中级医务人员晋升高级医务人员的考试。亦叶自然比任何其他人都深知这场考试对自己的伟大历史意义和深远现实意义!如果能通过中级医务人员晋升高级医务人员的那场考试,亦叶就能得到大学的文凭。而且通过了那场考试的人,还能参加W市卫生局的择优录取的考试。通过择优录取考试的人,便可以得到W市的户口,在W市卫生局所辖的任何一家市级医院工作!

一想到自己终于能通过自己的本事考回W市,重新得到W市的户口,亦叶就一阵阵地心花怒放!只可惜中级医务人员晋升高级医务人员的考试要等初级升中级的考试全部结束才进行,换句话说,要在半年之后。

亦叶是个不临近考试不着急的人。一想到还有半年的时间,她坐在桌边又开始无所事事地玩那碗中的米,野心野肝地想起李洁来了。李洁学习去了,美美倒挺仗义,她说可以等一年,等李洁回来,还是两人一起办事。亦叶不同意。俭生已经三十二岁。和他一般大的工人……孩子都上中学了!这样,正月初八,美美和俭生先结婚了。

春节过后,亦叶又为小琴姐买了一个疗程的药。但万小琴和李净看到美美和俭生结婚,也知道亦叶终于和洁子好成了,心中十分欣慰,对自己,则有些心灰意懒。特别是李净,一想起小琴上次流产的惨状就心有余悸,实在不愿小琴再受怀孕生产的折磨。两人异口同声地对亦叶说,周总理那么好的人……都没有孩子;我们这辈子不要孩子也没关系!

亦叶却不甘心。她想确切地知道宋大夫的益母散在原发性不孕症治愈,怀孕而后又流产的情况下是不是对继发性不孕症仍有治疗的功效。亦叶告诉小琴,药已经买了,不吃也浪费了。在亦叶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之后,万小琴从三月底又开始服益母散。仅仅一个月之后,美美和小琴两人就同时都怀孕了,骄傲地挺起了肚子。李、万两家三代七口人,人人心中都洋溢着欢乐之情。照美美的话说,天天都在过年!

国庆节休息,亦叶去了一趟李家。美美和小琴把几个大男人撵出门外,两人躺在床上,露出隆起的腹部,让亦叶给她们检查,还要亦叶判定宝宝们的性别。亦叶笑了。她在两个孕育着生命的神圣的地方抚摸了一阵,告诉两个未来的幸福的母亲,说两个都是儿子;并且两个长得都像父亲!这是美美和小琴最愿听,也最想听的话!两个未来的幸福的母亲万分满足地笑了。接着,两人又缠着亦叶,让亦叶给“儿子们”取名字,要好听、好记、文雅;还要和别人的名字都不一样……。亦叶答应回去就开始动脑筋想;她保证,“儿子们”一出世, 名字就能想好……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