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23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29 春雷一声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十

春雷一声


在得心肌炎,心衰住院那几天,肖婆婆指挥着分田把亦叶的上铺搬到下铺上。自那之后亦叶一直睡在下铺上。肖婆婆劝了李洁好多次,就在亦叶的上铺过夜,不要连夜赶回去只为睡个觉。但李洁却一次也没在亦叶的小屋里睡过。亦叶身体恢复健康之后,李洁爬到上铺上去过一次,是为了把那盏灯帮亦叶移下来……

十月二十三日下夜班,亦叶迷迷糊糊地睡着。突然间,一阵温暖向她袭来。那阵温暖在她额前,脸颊,鬓角处徘徊着。亦叶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那温暖,却原来是一双手。

亦叶一睁眼,李洁坐在床边。

“啊,洁!洁子哥!”亦叶坐起来,两手搂住李洁的脖子,嘴里轻声,含糊不清地说着。“……你来了多半天了?干吗不叫醒我?你想我了吗?嗯?”

亦叶把头放在李洁肩上蹭来蹭去。李洁紧紧地抱着亦叶,摸着亦叶的头、肩和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抱了一会儿亦叶,害怕她着凉,又把她压在床上,盖上被子。被子盖好,李洁的手刚松开,亦叶又坐起来抱住李洁的头。李洁无法,只得拽过被子,护住亦叶的背。

“……说呀!说呀!”亦叶亲着李洁的脸,摇着他。

“……要我说什么,叶子?”

“……想没想我?”

李洁摸着亦叶的头笑了。“……这么愚蠢的问题,还需要回答吗?”

“偏要你说,偏要你说!”亦叶噘着嘴,撒着娇。

“……叶子,我在你床边坐了一会儿,你没醒。我又在你桌边坐了一会儿。……那碗里……怎么还有那么多米?看样子……你是做好了准备,十年八载都不打算让我回来?”

“哈!”亦叶笑了。“……我本来让分田给我数三百颗米,结果他给舀了半碗。我骂了他老半天,让他数。可是他……怎么也不不会数到三百。我只好就那么放在桌上。后来一想,扔米也不好,浪费粮食,不是吗?我就让那些米……这么放着……”

“哈!”李洁也笑了。“……叶子,高考……要恢复了,你知道吗?”

“我……听说了。”

“你盼了这么些年……想上学,现在机会到了。快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吧!十二月初就要考了。我把……我哥初中的课本给你带来了。你要是还想要高中的,我再帮你去借……”

亦叶心头一热,眼眶潮湿了。她把头紧靠在李洁的肩上,闭上眼,老半天没说话。

“……还困,叶子?再睡一会儿吧,我在屋里陪着你!”

“不,我不困了!……美美和小琴姐……都怀孕了。再过几个月就要……当妈妈了。要是你不走,咱们和美美、小叔一起结婚,我……肯定也怀孕了。我……不考大学!我要……结婚!要……当妈妈……”

“……叶!叶子!”

李洁摸着亦叶的头,心中滚过一阵热浪,随之又掠过一丝酸楚。李洁一回家,美美和小琴骄傲地挺着肚子迎接他。家中欢乐的气氛搅得李洁都有些头昏目眩。爷爷和万婶都同时提起他和亦叶结婚的事,李洁想到的却是亦叶的身体。亦叶的身体……怎么能让她怀孕、生产呢?也就在回厂的那一天,李洁听说了高考恢复的消息。回家后他立即把李净上初中时给他留下的全部课本整理好,装进包……

“……听我说,叶子!结婚、生孩子,什么时候都来得及。我哥、小琴姐是三十一岁的人了。我小叔……三十三了。你……还小!”

“可是美美……”

“听我说,叶子!你……和美美……不一样。这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想上学读书,但是你想,你……渴望着上学读书!这十一年,你本该上学却上不了。这种痛苦……我体验过,我理解!而且我相信……你能成为最优秀的学生。医学……属于理科,我不敢说你一定能考上,因为中学的数理化,你和我一样,一天也没上过。可是如果考文科,我敢保证你一定能考上!……命运这东西,人有时无法自己掌握;但有时却完完全全是捏在人自己手中,由人自己决定的!千万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叶子!说实话,要不是参加这次的学习,我都想陪着你进一次考场!曾有人……公开地嘲笑过我,说我……是文化革命前进厂的,一定是调皮捣乱,能上学而上不了的坏学生……。我一直想……争这一口气,却争不了。好在我有你这个知音,能认识、珍惜我的价值……”

“你对我这么放心呀,洁子哥!你就不怕我……上大学,遇到比你强的人,跟别人好了……”

“遇上比我强的人,你就离开我吧,叶子!咱们不是常说……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吗?你……原本就属于我们这个社会……优秀的那个层次。你要和我分手……我认了,无怨无悔!”

“啊,洁,洁子哥!咱们……结婚吧!结了婚,我再去考大学……”

“来不及了!厂里已经通知了,报名的时间十月二十五号就截止,只有两天了!而且,十二月初就要考试。考完了,就没事了。那时咱们有的是时间,可以不慌不忙、从从容容、 热热闹闹地结婚……”

“算了,洁子哥,算了,咱们……不结那破婚了!结婚……其实没什么意思,挺烦,挺无聊的!请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说一些无油无盐的话……。我讨厌结婚!你不是说命运捏在咱们自己手里么?咱们……别结那婚了,今晚咱俩就一起睡觉!我是说,脱光了衣服那种睡觉……”

李洁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他低下头,从上到下,亲着亦叶的前额、鼻尖、脸颊和下巴颏。

“……肖婆婆骂得对!你……真是个没羞没臊的菜叶子!我和你……清清白白地好了九年,你现在……居然唆使我……不结婚就和你……睡觉?那我这九年算是白辛苦了,最后没保住……革命晚节……”

“偏要和你睡觉,偏要,偏要!”亦叶闭着眼在李洁的身上蹭来蹭去。“……再说,你……都抱了我了,亲了我了,早就……没了革命晚节了!”

李洁摸着亦叶的头,“我看你也睡不了了,叶子!起来吧!我帮你穿衣!咱们一起订一个复习的提纲吧!”

第二天,亦叶上楼问了一下。李洁说的一点没错,参加高考的报名确确实实是十月二十五日截止。亦叶急忙上了一趟中药房,不由分说地拽上野鼠,一起上酱油汁那里报名。亦叶心中原来还有几分忐忑不安,害怕酱油汁不同意,会刁难……。没想到酱油汁的表情亲切极了,脸上堆满了和蔼的笑容。原来一个多星期之前酱油汁收到镇上的文件,动员全院革命职工响应华主席、党中央的号召,踊跃报名考大学。眼看着报名的日期就要截至了,却没有任何人报名。亦叶和野鼠一来,酱油汁高兴坏了。一高兴,酱油汁大发慈悲,竟用党支部的名义证明亦叶和野鼠两人都是六六届高中毕业生。 一出办公室大门,野鼠就前倒后仰地笑起来。

“菜叶子,咱们江书记……真是吃了迷糊药了!她随随便便就证明……咱俩是六六届高中生。别人一看咱俩的出生年月日……就知道咱俩……不是!”

“那不管,野鼠,那总是党和人民……对咱们的信任和关怀! 咱们得抓紧时间复习。盼了十年,党考验咱们的时候总算到了!你赶快找一趟人凤。你俩可以填同一所学校的英语专业。你们百分之百能考上……”

为填志愿的事, 亦叶回了一趟松园。正好全家人都在。哥哥、姐姐、梦帆哥都在争分夺秒地复习。吃饭的时候,亦叶向大家宣布,她也报了名,要参加高考。饭桌边一片鸦雀无声。亦伯梅和叶慰余对视了一下,两人的眼眶都同时湿润了。小女儿的那身体哪能上大学?且不说大学学习的生活,紧张、忙碌, 她受不了;就是大学入学的体检那一关她也过不了!

新元看出了父母的担忧,他决定赶在父母之前开口说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

“……太好了,叶妹!这两天我还正想着打电话给你,怕你不知道……。 受教育本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我们的这一权利被无端地剥夺了整整十一年,现在才还给我们,大家都应该珍惜才对!……不过,你别为考大学的事太激动、太紧张、太劳累。你的身体不好,而且文化革命前……你只上过小学……。即使考不上……也不要难过、不要灰心!那责任不在你。而且你在医院里工作得挺好的……”

“……你说得一点不错,哥!其实对考大学……我没抱什么希望。你想,我和你、和亥生哥考同一试题,我怎么会比你们考得好呢?何况还有那些比我小九、十岁的应届高中生……。我只不过是……从小就喜欢考试。十多年没被人考过,想体验体验考试的感觉。考不上大学对我没什么打击。一过年,中级医务人员晋升高级医务人员的考试就要开始了。那场考试我才得认真准备呢!”

听亦叶说了这样一番话,全家人才松了一口气。

吃过饭,亦叶和父亲一起躺在大床上。

“爸!我回来是想问问您……考大学填志愿的事……”

亦伯梅闭着眼,用手摸着小女儿的头、脸和光滑、冰凉的耳垂。

“……你自己的想法呢,叶妹,你……想考什么专业?”

“我哥、我姐……他们填什么专业?”

“他们都填的医学院……”

“是您让他们都学医的吗?”

“不,正好相反!我反对他们学医。生物发展史上有一条原则,叫做……杂交优势。这条原则也适用于人类。……我一向反对子承父业。一九四九年以后各行各业的人都失去了迁徙性。同一单位的人数十年如一日,生老病死在一起。这还不说,老一辈的人退休了,子女们还接着顶职……。 这样下去, 整个社会的发展就僵化了。社会发展的僵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现在看不出来,等到三、五十年后看出来……已经晚了!……不过,你哥、你姐成家立业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爸……不能勉强他们。爸跟前……如今只有你……可以管管了……”

“嗯!”亦叶不高兴地噘起嘴。“没成家……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

亦伯梅摸着亦叶的耳垂,温和地笑了。

“那就说说你的想法吧!”

“……您说我哥、我姐都学医,我就学文吧,也算咱们家的一个小小的杂交优势吧!……说实话,我挺舍不得离开医学的。可是医学属于理科。中学的数理化……我一天也没上过。考文科……我觉得把握大一些。我想填一个文科中取分最低的,换句话说,比三类学校还差的高师班,填高师班中的中文系。将来毕业分到中学,还有寒暑假……”

“不行,叶妹,你这个选择是完完全全错误的!”亦伯梅的脸色严肃起来,不由分说打断亦叶的话。亦叶噘起嘴,用鼻尖在父亲鼻尖上来回蹭着。那是亦叶和父亲最亲昵的表示。可是这一次,父亲的脸色却不见缓和。“……叶妹,爸没想到,你自己学了这么多年医,竟然会对自己的身体缺乏最最起码的自知之明!……你是一名严重的哮喘病患者。哮喘病患者不适合任何学校的任何教学岗位。第一,当老师得不断地说话。不断地说话本身,就是哮喘病发作的诱因。第二,当老师得整天和粉笔灰打交道。粉笔灰,是你避之唯恐不及的过敏源……”

“……那您说,我该报什么专业呀?”

“爸吃饭的时候就想好了,你填W大的图书馆学系,就填这一个志愿,不填别的!……图书馆员不需要整天说话;即使说话也得轻言细语。而且,和书打交道是一件愉快的事,也适合你的天性……”

“……W大的图书馆学系?”

亦叶惶恐地重复着父亲为她选择的这个古怪的志愿。大学文科中竟有图书馆学这么个古怪的专业,这是亦叶不甚了了的。但是,W大本身,却是E省最好,也是取分最高的大学。W大还是W市仅有的六所教育部直属的重点大学中的第一所。所有这些,都是亦叶非常清楚的!在高考志愿表上,W大属于一类学校,比属二类学校的江夏医学院的名次还高。一九七七年,时代进步了,人性正在不知不觉地被启蒙、被复苏。二十年前的口号,听从党的召唤,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在一九七七年考生的耳中,早已失去了昔日灿烂的光环。一九七七年的那些经历了文化革命灾难的考生们,在进大学之前就开始考虑分配去向。在所有文科类专业中,分配去向最好的就是这个除了W大别的学校不设的图书馆学。只有三百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藏书千万册以上的大图书馆才有资格分到图书馆学系的毕业生。这样一来,图书馆学这一纯粹实用性、毫无学术内容可言的专业,一下成了文科类考生的大热门……。 而现在,父亲竟选择了这个大热门,而且作为自己……唯一的志愿!

亦叶几乎已经看到了自己不幸落选的那一天……。然而从父亲的表情,亦叶知道,这一次,父亲的话就是无可更改的决定了。

……算了,亦叶对自己说。姑妄填之,姑妄考之吧!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靠在父亲的胳膊上,闭上了眼……

虽然在松园家中亦叶说了,考不考得上大学都不灰心、不难过、不沮丧……。虽然她知道,这场高考对自己,并非生死攸关般的重要。亦叶还是全力以赴地投入了高考的复习准备之中。从报名到考试的那五个星期,亦叶除了上班便老老实实地呆在小屋里看书,不仅没回过一次松园,简直就没出过竹篮镇一步!李洁下班来看她, 却绝不准亦叶长时间地撒娇。只要亦叶超过十分钟不做正经事,李洁便扭头就走,还威胁亦叶,如果这样,他考前将不再来!亦叶只能老老实实地回到书桌边……

考试的日期是十二月六日和七日。偏偏这两天,李洁却没有来。十二月七日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课,亦叶觉得浑身上下,轻松无比,就好像一只在笼子里关了五个星期的小鸟突然间被放出来了一样。从考场一出来,亦叶就迫不及待地回W市了。她下决心要上照相馆照一张相。本命年,过生日,又是刚刚从高考的考场里走出来;这么些事儿加起来,还不值得照一张照片吗?她还要拉上李洁一起去找。他不是说了吗?考完试,有的是时间!可以不慌不忙、从从容容、热热闹闹地结婚!

走到厂门口,亦叶从门卫那里往李洁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人告诉亦叶,李洁出差了。真是扫兴!不过……头一天李洁没来,亦叶已经预料到了他是出差了。李洁常常出差,没什么奇怪的!亦叶只好自己一人去照相。这五个星期,紧张、忙碌,亦叶瘦了,比平时胖呼呼的时候显得漂亮。摄影师一高兴竟给亦叶照了四张,而亦叶却分明只交了一份钱!

在李家吃过饭,亦叶独自上楼。

楼上的这套房子将是亦叶未来的新房。亦叶已经在潜意识中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了。家具和床上用品,李洁已经全部置办好。万事俱备,只欠……新人了!双人床对面的墙空着。李洁说了好多次,让亦叶写一幅对联,把两人的名字嵌进去,像哥哥和小琴姐结婚时那样。亦叶却不愿再做,什么事做一次就行了,再做,就不免有几分无趣!那片空白的墙上,将来挂上她和李洁的合影。旁边让郑师傅画一幅画。要画树;还要画李树;而且只画李树的叶子!她愿化作一片叶,永远长在李洁这颗大树上……

在自己的“新房”里无所事事地转悠了一阵,亦叶随手打开了衣柜的一扇门。李洁在的时候,亦叶懒在床上,闭着眼,听着李洁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话,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这个衣柜里究竟放着些什么,亦叶从未看过,也没想过要看。却原来,这衣柜里……竟躺着一套亦叶万分熟悉的衣服。深蓝色的咔叽布裤;黄底子上有大小不同,带立体感的,黑色园点的棉袄罩衣,和一条粉红色的长围巾!啊!亦叶心中一热,把那一堆衣服抱出来,摊在床上。那式样,那大小,竟和李净,小琴姐结婚那天,亦叶穿的那一套……一模一样!亦叶抱起那堆衣服,贴在自己的胸前,最后趴在床上,把脸整个埋在那堆衣服上。洁!哈!你……真傻!你不知道,我姐……已经把那一整套衣服、裤子、围巾都送给我了!你……干吗还要做一模一样的呀?你干吗不说……你喜欢看我穿那套衣服呀?你要说了,我早就可以穿。只要你高兴,我就天天穿,天天穿!……老半天,老半天,亦叶俯在那堆衣服上,呼吸着那种只有崭新的棉布才有的气息。把衣服放回衣柜时,亦叶发现,柜中的架子上……竟放着一只牛皮纸档案袋!哈!什么密电码,还要藏在柜子里?打开一看,档案袋里放的竟是一条美丽的,奶黄色的羊毛围巾和一双同样颜色的手套。亦叶把围巾和手套拿出来欣赏了一下。那奶黄色是那般娇嫩,亦叶都不忍心打开试戴一下。袋中飞出一张小纸条。

“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想象你戴上这条围巾和这双手套后会是怎样的美丽,却没有勇气把它带到你那里去!今天,还是先带一包葡萄干吧!”

啊!原来这条围巾和这双手套是那时和葡萄干一起买的!想起自己那时……嘴里吃着李洁送去的葡萄干,心里却思念着方小慧……,亦叶的心头涌起千般内疚万般悔。洁,我的好丈夫,我那时……有眼无珠,没心没肺!不过,我们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会回报你的爱的!用我的心灵、我的肉体、我的一切……

可是……,你干吗要出差呀?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亦叶躺在床上,心里空荡荡的。这才摸到枕边的一封信,信封被紧紧地粘住,上画着一片绿叶。亦叶笑了!李洁好面子,平时最害怕亦叶上厂里找他;害怕亦叶旁若无人地拉他的手;害怕亦叶搂他的脖子;甚至害怕亦叶在旁边有人的时候碰她……。在纸上写几句缠绵的话,当然更怕别人看到。他的这套房,爷爷和万婶都有钥匙。同楼的同事,哪家来了客都上这儿挤着过夜。亦叶闭着眼,亲了亲那信,便把信剪开了。

叶,亲爱的!明天,后天你要考试,我今天却不能去看你。我要出差,又要和你分开几天。害怕影响你考试前的情绪,我咬了咬牙,连电话也没给你打!千万千万不要生我的气,我向你保证,这将是最后最后一次出差了。等我们结婚了,我不会再离开你,永远永远也不离开你!

上午到厂里,党委开了紧急会议。总后发了文,在小三线建分厂是完完全全错误的决定,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要立即撤销分厂!人员回厂安置,机器设备全部运回厂里。副厂长,当年小三线工程的指挥长,点着名要我带队去。当年那个分厂的全部基建就是我跟着他带队去建的。现在要撤,他去,我责无旁贷呀!而且,我也确确实实想到小三线那个分厂去告告别,也忏悔忏悔。只有我知道,那个地方曾洒下过多少工程兵战士的生命和血汗;浪费过多少祖国和人民的财产,消磨过我们自己多少宝贵的青春和时间! 我唯一担心的是,寒冷的天气会影响我们的行程。那个地方路险,老百姓称为九重天。每年十二月、一月、 二月都是大雪封山。下了山上不去;上了山下不来。当时搞基建选的都是夏天。我建议从三月份开始再撤,但总后要求的是雷厉风行。最后,我和副厂长只能今天就出发。

后天是十二月七号,你考完了试,又是你的生日。我原想好好庆祝一下,然后……给你看一封信,一封在我的口袋里放了两年的信;一封我一直下不了决心,提不起勇气给你看的信。但现在,这一切都得延期了!

好好休息几天,叶,等着我回来!我们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紧紧地拥抱你,热烈地吻你,我最亲爱的叶子!天冷了,千万注意身体,不要受凉!

深深地、永远地、爱着你的洁

七七年十二月五日

啊,小三线,又是这可诅咒的小三线!亦叶一边长长地叹着气,一边亲吻着那信上的每一个字……

元旦过去了,春节过去了。高考发了初榜,亦叶和野鼠两人都榜上有名。父母为亦叶担忧不已的高考体检也顺利通过,整个竹篮镇的体检表全部由朱学文签名,哈!李、万两家也平安无事。小琴姐和美美的预产期在即,二月底或三月初,而且是在同一个星期!松园的家中更是捷报频传,哥哥、姐姐、梦帆哥都发了初榜。英英姐怀孕了,预产期也在三月初。只有亦叶自己还在忙!一直到二月二十二日全省中级医务人员晋升高级医务人员的考试结束,亦叶才算从这场绵延了三个多月的考试中彻底地解脱出来。也多亏这些考试,才使她渡过了这漫长的、没有李洁的日子…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