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298阅读
  • 26回复

老钱:一次车祸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5-08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一次车祸
 
老钱
05/08/2011
 
 
我这篇短文写于2005年,那时还没有Atlanta168,放在华夏文摘上了。最近有朋友跟我提起说,很喜欢这篇,说我不仅仅写了一次车祸,而且还有深一点的内涵。正好又看到168上刚贴的有关出车祸求助的短文,所以,我就把这篇旧文找出来,做了一点修改,再贴在168上了。(对自己的文字,无论我看多少遍,总是会发现错误;时间长了,再回过头来看时,有时就有满目疮痍的感觉。总是这样,这让我有点沮丧)

一点经验,也许对别人能有点帮助,所以在贴出来。

当时写下此文时,原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谁知,后来又有曲折,发展,所以,后来还有一篇续。

 

 

老钱:一次车祸
005 八月十二

在美国生活,天天开车,经常看到车祸发生。就是笔者自己也多次遇到车祸。

这天早上,在靠近公司的路上我的HONDA被别的车撞了。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我看到了一只乌龟在横穿马路,立刻点了一下煞车减了一点速,又抖了一下方向盘,从乌龟边上绕了过去。过去后,我想这只乌龟是在找死的,去把它捡起来带到公司去吧。我们公司大楼建筑群的后方是一个人工湖。那里有上百的乌龟。公司的员工在湖边散步的时候,常常将面包撒在水面,鱼儿们,龟儿们和雁儿们就会成群结队地来哄抢,争食。我在两年前就在湖边捡到一只大拇指大的小乌龟,带回去给儿子喂养,现在已经比我的手掌都大了。顺便说一句,这就是中国海关最近在查禁的从美国走私进口的红耳龟。

车子再往前开了百把米,就到了前方两侧正对着,各有一个住宅小区进出口的地段,可以掉头了。我犹豫了一下,向左转,还是向右转?决定向左转,可以直接U转回头。大概在犹豫之中,方向盘还是向右抖了一下;但是,还是决定左转了。就在我的车子进入了左转车道后,后面一辆Camry疯狂地从我左边,经反向车道,紧贴着我的车超车过去。从我的左车门擦过,把我车的左前部擦伤,再把我的左前灯罩撕破。这辆车超过我后,立即回到正向车道,并立即停下。一个女人打开车门向我冲过来。她怒气冲冲地双手张着,摇晃着,指戳着,不停地,连串FUCK的叫骂。我也停下出来了。我知道,她是在FUCK我的开车。几乎是同时,一辆面包车也在我后方的主道上停了下来。一个男人也打开车门向我叫骂着冲来。他们一致指责,由于我开车不好而造成这个事故。男人说他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可以作证。一句话,是我的过错。可是,我很清楚,无论是交通规则,还是驾驶规则都要求驾驶者要与前面的车保持安全距离。这里是双向单车道,而且是不可超车区。在我左边就是反向道,不可从反向道上超越我。我说,这是你的错。他俩立刻大嚷,你在撒谎。然后,继续他们的FUCK的轰击。因为这段路两边是住宅小区进出口地段,所以路面拓宽。中间添加一段左转车道。两旁各加出小区右转上路道,和右转下路进小区道。这个100米左右地段扩大了,形成一段完全对称的,5条车道宽膨胀带,就像两把五齿叉对着放。但是,主道仍然是单车道。因为是住宅小区进出口地段,更是不可超车区域。这是上班时间,其它的车辆缓慢地,小心翼翼地在我们三辆车间游刃而有余地继续通行。我的一个华裔女同事停下了,问了我怎么回事,要不要帮忙。她很惊骇于这么猛烈的FUCK的轰炸。在听我说了“no,thanks”后,就很快逃离了。我开始用手机拨911。他们说不行,要抢先机,要他们来打911。我就让了。应为他们强烈的奇怪口音,我估计他们也是新移民。但他们来自英语国家,他们的英语比我的流畅,其熟练是我望尘莫及的。可是,他们的口音,加之说话缠夹不清,没有条理。最后,只好还是让我来打。

其实,我们家在美国已经遇到过起码9次车祸事故了。除了一次,都是别人的过错(包括被奔跑的鹿撞上了)。有六次,都是我们停在红灯前,车的屁股(后保险杠/Bump部分)被后面的车过分热情地亲吻上来。每次对方过错的事故发生了,对方都是立刻下车伸过手来深表歉意,承认错误。那次是我的过失时,我也是如此对待别人的。每次,双方都会一边等警察,一边友好地交谈着。有一次,我停在红灯前,后面的车没煞得住就上来了。那是一个早晨,略有一点上坡,那个时刻和那个地势正好把早上八点钟的朝阳直愣愣地强塞进驾驶者视野的正中心,眩得你什么都看不见,连红绿灯都看不清。而且无可逃避。肇事的开车者出来了。她说SORRY,前方什么都看不见。我说很能理解,我也开得很困难,这里真是非常危险。我经常在这条路上遇到这种恶劣境况。在等警察时的交谈中,我得知她是希腊人。她的丈夫才喜新厌旧而去,她带着三个孩子正在找工作。我顿时平生多少恻隐之心。我告诉她,只要她只要她付我修车的费用,这事就不必报告她的保险公司了,这样可以省她的保险费用。她很感激我的经验相告。后来她在修车行为我付了费用。然后,我说,她还应该为我租车,她脸一板就跑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辙,只能认了。得出教训,下次只能让保险公司去处理。

一会儿,警车就到了。走下来一个高大胖胖的警察。警察看了一下现场后就要求我们把车都从主道上开下来。然后要去双方的驾照和保险证据。他要求我们依次陈述,不得插嘴打断对方。他让我先说。我简单地陈述了经过:这是一条双向单车道的道路,这里不可以超车。我要向左转。在我的车子已经进入了左转车道后,这辆CAMRA还要从我左边,经反向车道,紧贴着我的车超车过去,造成了我车的损伤。这对夫妇立刻叫嚷,他在撒谎。他们叙述我如何在路上左右游动。警察不要听这些不相关的故事,打断他们,问他们事故发生时,我的车在那里。他们立刻指向右边那条车道。警察立刻再次打断他们,说他们在撒谎。车祸现场分明发生在这里,怎么指到那里去了。这个先生立即上前解释,说他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警察立刻问他与这位女士是什么关系,认识不认识。他立刻犹豫起来,企图否认又不敢,一副吞吞吐吐,让人狐疑之状。其实他们是夫妇。我是从他们的手机谈话中听到的。警察立刻看出其中的真情,笑笑也就不多说了,坐进他的警车里去写报告了。

这时,我对这对夫妇反而抱有好感起来。基督教讲感恩。中华文化讲领情,英文是GRATFUL。我感到,幸亏好,他们还是诚实的人,而且一定有汽车保险。如果他们一流烟跑了,我还真毫无办法。第一辆肇事车跑了,第二辆立刻跟上挡住我的视线,连她的车牌号码也记不住。那样我根本不会想到驾驶第二辆的就是第一辆驾驶员的丈夫,就只有眼睁睁看着她溜了。而且,我根本看不到谁是肇事者。 


还是在伯明翰读书的时候,我坐在一个朋友的车里。我们车也是停在交通灯前。后面的一辆中型卡车猛烈地撞上来,把我们的车冲到了路当中。我们的后脑勺都被座位的头靠震得热烘烘的(这种后脑勺的热烘烘持续了好多日子)。等我们晕呼呼地从车里挣扎出来后,肇事的驾驶者也从车里跳下来了。她显得满面疲惫,充满著懊丧,嘴里不停地咕噜着,似乎在表达着歉意。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说了,就一起等警察吧。大家都站在车子的左边,只见她爬进驾驶室,一会儿又跳下来,几进几出,从车里扔出很多纸片。她又一次爬进车,我们也没有在意。突然,她油门一轰,支溜一下就从右边冲了出去,一流烟向右转跑掉了。大家都毫无思想准备,措手不及。我们都没有记下她的驾照和车牌照。我们什么线索证据都没留下。警察来了也没有高招,作了一个HIT-AND-RUN的记录。我们意识到,倒霉了,要不了了之了。幸好,有点下雨,她留下的纸片都被水贴在路面上。我们一一查看,终于发现了一张发票,上面可以认得一个旅馆的名字和一个人名字。我们报告了警察。同时,自己也做了一次福尔摩斯,一直追踪到另外一个城市,找到那个旅馆,那个女人已离开了。当时,我们还是学生,不能一直福尔摩斯地当下去。只好将我们的最后的所获交给警察,听天由命了。过了一些时日,警察局告诉我们:这个女人离了婚,没有工作,欠了不少债务,也闯了祸;跑到外州去了,社会安全号也不要了。


由于有过这样的经验,所以,我认为这对夫妇还是诚实的人,只是教育程度低了点,修养差了点。另一方面,出了车祸,没有伤亡,就是万幸。出了死伤,无论是死了谁,在死亡面前,车祸的是非就变得不重要了。我能理解,很多女人开车都受不起干扰。稍有一点变化,就六神无主,惊慌失措。而且她显然刚才开得太快了一点。我也在反省。在任何情况下,我在转弯时,应该注意我的后方情况。我的安危只能靠我自己警觉注意;不能指望别人都是好驾驶员,千万不能把自己的安危系于他人的“正确”上。我转弯之前,没有注意的我后方的车辆状况,这就是我的过错了。幸亏没大事,这就足以让我心有余悸了。 
 

于是,我想去宽慰她一下。我劝这个女人冷静一点,她却叫得更凶。而且声称上帝一定惩罚我。她的丈夫靠在她的车边。

我就走向这个男人说,冷静一点,听我给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是你太太的过错。

这个男人大声叫嚷,你在撒谎。

我向他伸出我的右手说,我们是男子汉,Buddy,可以友好一点吗?不就是这么一点小事故吗?

他继续嚷着说,谁是你的朋友,我从来也不认得你。

我说,你们不是相信上帝吗。在上帝之下,人人都是朋友,都是兄弟姐妹。

他说,他再也不会,也不想见到我。说完就绕到车的另一边。

我说,你怎么能知道就再也不会相遇呢?我隔着车头,继续向他伸过我的右手。

他立刻嚷起来,下一次,我要再见到你,就不是擦你的车而过了。我会从你车身上压过去。留下的将不止是你的破车,还有留下的是你的死尸。

我立刻严肃起来说,你不是相信上帝吗?你不是基督徒吗?你可以这么残忍(MEAN)吗?为了这么一点车祸,你能要我的命吗?上帝是这么说的吗?BIBLE是这样教导你的吗?

他突然挫了一节下去,语塞了。我猜想,他的膝盖发软了。我没有料想到我的话有这样的效果。看来,他是真正敬畏上帝的人。这时,女人过来帮腔了。大概她没有听全我们的对话,居然也说出,下一次遇到我,就是要轧死我。男人大喝一声,你说什么?你给我住嘴! 

这立刻使得我又增加了对他的好感。


这时,大胖警察走出来了,笑眯眯地,象弥陀佛似的。警察说,我看到这位先生一直在向你伸出他的手,为什么你就不能握一下他的手呢?警察又转过问女人是做什么职业?她说是在教堂做教师。警察问她,圣经是怎么讲的。你要爱你的敌人,是不是?他是你的敌人吗?连敌人都不是嘛。女人蔫了下去,不说话了。警察先生继续说下去。八年前在执勤中,一个罪犯向他开枪,击中了他。伤好后,警察到监狱去看望那个犯人。他表示宽恕那个犯人,但希望他按上帝的教导,走正路。。。

警察的故事让我很感动,显然也打动了他们俩。男人终于伸过手来和我握了手。我再把手向女人伸过去,她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不拒绝了。

这是一个不大的交通事故,后面的事也就没有多少新奇了。但是,信仰的力量却给我留下了强烈的感慨。我们是人,不是神。谁都有可能产生错误念头,都有可能一时冲动,一时失误,做出错误的事情。犯错误有各种各样的前因后果。犯错误并不是最可怕的,认识错了,改了就好。只要心中有真善美的标准,善良的人们就会从错误中终结教训,向真善美更接近。最可怕的是心中没有准则。每个人的教育程度,从小的教养千差万别,但是关键的是他们要有道德底线。人类就是要有心中有敬畏,有约束。我不由得想到了我的很多同胞们,在这里的和在大洋彼岸的,很是感慨。真正有信仰的人和民族就是与没有信仰的不一样。虽然我还没有依返上帝,但是我很尊重别人的信仰和很尊重有信仰的人。

美国人啊,真是一个伟大的人民。我由衷地喜欢你们。  

  
*** 老钱的其它文章:

 

老钱:迟到的祝贺-厚德载物常青树
老钱转:牛奶致癌及糖尿病。。。            老钱:有感于非法机会

老钱:浅议虎妈                       老钱:现代社会的第五权老钱:我为埃及的年青人祈祷
老钱:有感于青竹de"娘的爱,从未离开"              老钱:在韩国坐马观花,道听途说
老钱:谁能为我们给佘艳上坟?
老钱:我所高山仰止的黄万里,长河孤旅  
               老钱转:鹊桥仙四叠 ——观《山楂树之恋》.
老钱:《山楂树之恋》,张艺谋de新作
                    老钱:关于诺贝尔奖与一些朋友们商榷
老钱:余杰的《香草山》
                                               老钱: 太阳能节
老钱:欢迎余杰
                                                 老钱:《松园旧事》——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 此帖被老钱在2011-05-10 13:06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游客
  • IP : 74.184.194.*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1-05-20
从老钱的描述看,老钱在“我犹豫了一下,向左转,还是向右转?”时先是向右转了,让后面的跟车司机也认为老钱是要转进右面的路口,所以就想直接从左面超越。但在那一瞬间老钱突然想到应该向左转再打U,所以又转回线(老钱语:“大概在犹豫之中,方向盘还是向右抖了一下;但是,还是决定左转了”)。这时后面超上来的车已经来不及了,为了躲闪老钱而必须向左闪,越过双黄线开到反向道上,也同时刮坏了老钱的左侧前灯罩撕。

在整个描述中没有看到老钱说他使用了左转或右转灯。

后面的跟车司机假设前面老钱的车要右转是错误的。

其实老钱和对方司机都应该好好学习一下“defensive driving”课,有好处。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1-05-12
谢谢IP119的一再支持! 我也更喜欢诤友。

看得出,你是一个比较认真的人。我有时也很较真,而且出了名的。较真,看较在哪里:什么事该较真,什么事该Hahaha;较真,也有方法和程度。这些就是做人的艺术了。在朋友之间,在个人人际关系上,我基本是不较真的,总是Hahaha的。愿我们互勉。

For fun,我们再来看看你文中的“事实”:“最重要的事实有二:1)你在左转线,而对方放着你右手的阳关道不走,却偏要走到你左面的独木桥上去。这难道不奇怪吗?2)你向右“抖”了。”

这两个“事实”都不是事实:(1)是推论。(2)是我的“口说”。

以命案为例。即使疑犯招供了,承认了,仍然不能结案;疑犯随时可以翻供。要结案,必须找到尸体,必须找到作案证据(刀,枪,血手套。。。),还要有作案的时间。

以OJ案为例。找到了血手套,但是,OJ的律师证明,L城警察局的刑侦化验室混乱,肮脏不堪,样品保存不妥。因此出的化验报告不可信!连华人名探Henry Li都没有帮L城警察局的忙。

你还是把推理和事实混淆了。

再一次感谢你帮助我严谨!
[ 此帖被老钱在2011-05-12 16:04重新编辑 ]
离线游客
  • IP : 98.192.11.*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1-05-12
引用第23楼老钱于2011-05-12 07:28发表的  :
谢谢玉山峰,谢谢若敏的鼓励。
谢谢IP119, 这么热心认真。一直敬佩你的雄辩的能力和论战的英勇。
你很能推理。
在司法实践中,推理是很重要的。推理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推理可以帮助我们找准方向,进而发现事实,找到证据。事实和证据才是判案的根据,推理不是。一旦推理不符合事实,就必须放弃。推理必须落实到事实/证据上。千万不要把推理和事实混淆了,颠倒了。更不要把想象当事实。


老钱,我实际上是你的支持者。我曾在你的“第五权”文章里评论了两次。你可以去找找看。但是,与很多YES-MAN不同,我认为一个真正的支持者更应该指出被支持者的失误或遗漏。我明白这有时给对方的感觉无异于被泼了冷水。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有过而不知,怎么成长进步?

回到车祸上来,我的推理完全是建立在事实上的。最重要的事实有二:1)你在左转线,而对方放着你右手的阳关道不走,却偏要走到你左面的独木桥上去。这难道不奇怪吗?2)你向右“抖”了。(这点上我佩服你的诚实,别人可能会在网上避而不谈。当然,你的“诚实”可能是因为你认为即使抖了也不足以成为你的错。但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攻击你不诚实,而只是说你在这里承认抖了不能给你可能已经很诚实的品质上加分。哈哈,严谨,严谨,严谨。。。)

从以上这两条事实,我相信90%的人,包括法官,和陪审团,都会得出事实一至少在部分上是事实二引起的结论。当然,你抖了一下是不是足以在法律上使你成为责任的部分承担者,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减低对方的责任,恐怕要到法庭才知道。

回到我开头的那段上,我认为我的冷水贴对其他读者也有好处。比如,像前面有位网友说的,如果两方换个位置如何?如果下次是我们的网友之一在后面车里,如果只读了你的没读我的,也许会失去上法庭获胜或者打个平手的机会?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1-05-12
谢谢玉山峰,谢谢若敏的鼓励。

谢谢IP119, 这么热心认真。一直敬佩你的雄辩的能力和论战的英勇。
你很能推理。
在司法实践中,推理是很重要的。推理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推理可以帮助我们找准方向,进而发现事实,找到证据。事实和证据才是判案的根据,推理不是。一旦推理不符合事实,就必须放弃。推理必须落实到事实/证据上。千万不要把推理和事实混淆了,颠倒了。更不要把想象当事实。
离线游客
  • IP : 65.13.23.*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1-05-11
老钱,谢谢你的故事,给人以启示!

若敏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1-05-11
谢谢Weiqi,总是给我鼓励。

谢谢胖胖的关心,那“后脑勺的热烘烘”是才来美国两年的事情了,二十年前了。

7搂说得极是,“开车犹豫是大忌,最后一秒的决定很危险,宁可开过头再绕回来”。

千万不要在行驶中,突然改变主意。要提前给别人信号,给大家都留有余地。

“小薇同胞,'续'会有的,结果会有的”。

离线游客
  • IP : 98.192.11.*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1-05-11
引用第19楼玉山峰于2011-05-11 12:05发表的  :
有次晚上有人在後面從俺左邊逆向道超車,等超到俺前面├路口時,被右邊衡向來車撞個正著.


老钱很能误导人(不一定是有意的):先是把后面的车误导到逆行上去了,后来把警察误导了,现在又把一些网友误导了。我前面说的很清楚:这根本不是在单行线逆行超车的问题,而是老钱误导后面司机以为他将向右转的问题。
离线玉山峰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1-05-11
有次晚上有人在後面從俺左邊逆向道超車,等超到俺前面├路口時,被右邊衡向來車撞個正著.
离线刚刚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1-05-11
真是经验之谈,谢谢分享!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