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993阅读
  • 24回复

老钱:一次车祸(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5-14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老钱:一次车祸(

05-09-29 09:05

 
在我的老钱:一次车祸
里, 最后说这是一个不大的交通事故,后面的事也就没有多少新奇了。结果我错了。后来的事情发展出乎我的预料。当时,警察是这么说的,人都没有受伤,损伤也不太严重,他就不写罚单了。他只是记下现场和双方的说法,让保险公司去处理。结果,对方的保险公司(State Farm)竟然偏信他们的被保人的说法。这就迫使我不得不起来为自己的权益抗争奋斗了。我再次写出来,大家也许能分享我的经验教训。

对方的保险公司, State Farm,写了一封信通知我,根据对双方车的伤痕检验,认定她没有责任。事故是由于 我在做U-TURN(180度大转弯)造成的。所以拒绝我的赔偿要求。我打电话给State Farm的有关部门,告诉他们,这个判断是错误的。双方车的伤痕检验是显示了我的车左前部和她的车右后部接触。把这个几何关系放到道路环境中去,是可以有两种情景解释。一种情景,她在正常行驶,我的车左转侵犯她车,所以是我的车左前部和她的车右后部接触。另一种情况是,我的车在正常状态(停在左转道上准备左转),她的车从我左边紧贴着我车向右转侵犯我车,也是我的车左前部和她的车右后部接触。但是,事实只有一个,就恰恰是我说的这样子。而且不是她描述的那样子。他们坚持他们的结论。我要求和他们面谈,他们不答应。经办的女士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他们坚信他们的看法。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向我的保险公司申诉,要求我的保险公司为我出面和对方交涉。此时,我还没有见到警官事故报告。我开始向警察局查询警官的交通事故报告。

很快,我就拿到了警官报告(见下面的附录,其文中,DRIVER#2是指我)。过去虽然经历过不少事故,但无纠纷,我还没有认真读过警官报告。这份警官报告说,他无法决定谁错。(这让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很少有警察会看到事故发生的过 程的。如果有警察在场,绝大多数事故也就不会发生了。也有列外,作为笑话,顺便提一下。我有一个朋友恰恰是看到警察在处理事故而心里紧张,偏偏就去撞警察去了)。但是警官又继续写下去:地上的碎片和驾车者#2的陈诉是一致的。其实警官要表达的是,不仅仅指地上的碎片,而是指现场,包括车辆,和我的陈诉都是一致的。因为警官在报 告上还画了一幅图。这幅图很清楚地画着,我的整个车停在左转道内,车头略微偏向左边,顶多10度,正是向左转的准备姿态。同时,这幅图也准确地画着,肇事 车紧靠在我的车的左边(就是在反向道上了),车头转向右边,其后部接触着我车的左前部。在这幅图中,我的车位置是警官看到的现场事实,她的车的位置是警官根据双方描述的判断。 所有警官要说地上的碎片和我的陈诉是一致的(“Debris in the roadway was consistent to driver#2 story


这份警官报告,我已找不到了,附一张照片在下面;一目了然。

这幅图完全证实我的描述是事实。根本不是肇事者所说的,我在做U-TURN。如果她撞上我的车时,是我车拦她的车头,强行左转的话,我的车身必须有一个较大的角度向左。否则U-TURN的说法不能成立。顶多只能叫左转而已。如果是U-TURN的话,又可以在分为两种情况。如果我的车正在U-TURN后一半之中,她的车应该是左前部撞上我车的左侧。如果我的车正在U-TURN的前一半之中,她的车应该是右前部撞上我 车的左侧。或者是,我车左部碰她车右部。最起码,在碰撞的时刻,我的车头必须是大角度地向左偏。否则,怎么说我的车在做U-TURN呢? 

 

说千道万都没用。最根本的,当时是我正行驶在一条不可超车的单车道地段的主道上(道位正确);而她车在反向道上(道位不正确)。她指控的大前提就不成立了。 在正常情况下,不管她想像我在做什么,她不能从我的左边超我的车;她只有减速,甚至停下来等。因为是单行道。除非,她的车,能像007一样地飞。那就得找其他法律来适用了。在不可超车区超车,就是错。由此引起的事故责任就在她。

这是一条双向单车道道路。这两条走向相反的车道之间有两条黄色分隔线分开。在不可超车的地 段,这两条分隔线是黄色实线。在可超车的地段,至少有一条分隔线是黄色虚线。 
 

在双向单车道道路上,要超车只有从左面的反向车道上超车。从反向车道上超车在一定条件下是许可的。其法规条件是:分隔线是黄色虚线。在从技术,安全的角度来说,这个条件就是:不在转弯地段,而且超车者的前方 视野开阔,并有足够长明视距离。这样的条件给超车者能做出一个有十足把握的判断:目前,前方没有来车,这段距离给我足够的时间作加速,从左边超过去并且能够迅速安全地回到正向车道;即使前方后来出现来车,我的全部动作已安全完成。在这种道路情况下,道路中间的黄色双分隔线中的可超车者侧黄线就会由实线转为虚线;相反的,不可超车者侧黄线就会由虚线转为实线。一旦上述条件不满足了,这侧黄虚线立刻转为黄实线。这种虚线就是告诉开车者,你可以在这个地段超车。这种实线就是告诉开车者,你不可以在这个地段超车。一般来说,在双向单车道道路上,经反向道超车都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不是在必要的情况下,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可做。

在我遇事的地段,这条单向单车道分了叉,增添出一道短短的左转道;在这小段左转道与原车道之间有段白色虚线,允许我的车移入作左转。所以,我车左移是合法的。但是,双黄实线仍然顺着左转道的左侧继续延伸。所以,这里仍然是禁止超车。所以,从法理上讲,完全是她的过错。我的左后方不应该有来车,我车左移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是安全的。而且,后面的车根本不用急猴猴地超车。等我的车移入左转道后,就让出了主车道。后面的车根本不用“超”,就自然从主道上过去了。如果她守规矩,与我车保持安全距离,我车左移后正好为她让出了主车道。她是六神无主,慌不择道了。 

 

保持安全的车距永远是后面车的责任。除非前面的车发疯了,要用倒行来撞后面的车。



当时事故是怎么发生的?我的推测是,她首先作了错误判断和决心:她要在这禁止超车地段,在反向车道上,(左)超越我的车。在我的车移入左转车道时,她看到我左移,完全可以回到,或保持在主道上。可能,她已经加速得非常快了,而且已经进入超车位置,回不来了。她心慌了,只有错误地更向左移。这种情况给她更大的心理压力:要更快地超过去,还要更快地回到正道上来。所以在事故发生的过程中,两辆车几乎是紧靠着平行向前的。所以,在最后分离前的状况是,我的车已几乎停止,头稍微向左转,她的车头向右转。

从情理上讲,我也是心有余悸的:即使我是合法的,我也应该多加小心以避免意外的别人的违法行为可能对我造成的损伤。但是,我的情理上的自责丝毫不改变我在法理上的正确。


其实,保险公司总是要胳膊肘往里弯的,能推则推;保险公司也是铁公鸡,能不拔毛则不拔毛。既然警官报告都留了一点空子,正好让他们可以搅上一两个回合。但是警官报告的图示给了我有力的支持。




我拿到交通事故报告后,立刻就和我的保险公司总部联系了。总部作了必要的记录后,就把我交给了地方代理人。和这个地方代理人联系上以后,他给我的感觉是很简漫,而且一直不给我回电话。我感到靠他是可能靠不住的。我必须自己要努力。我立刻去对方保险公司再次求见。他们仍不愿见我。我强烈要求见他们上一级主管他们要求我的保险公司出面和他们交涉。我告诉他们,他们天天处理事故,习以为常。我是当事人,非常受罪,而且是无辜受罪。我不能等他们踢皮球,一个月,两个月地踢下去,甚至踢上半年。于是,见到了一级头儿。我把警官的报告摊出来,解释分 析了一遍,强调从警官的现场示意图上可以毫无疑问得出结论,根本不存在U-TURN的这回事。我又告诉他,警官当时就两次打断肇事方的话,指责他们撒谎。 这个头儿一言未发认真听我说。最后答应我,要再研究考虑。这一考虑,又将近一周过去了。我打电话询问,经手的女士告诉我,不能只听我的说词,要听警官是怎 么说的。警官度假去了,警察局答应等该警官一上班就让他打电话给这位State Farm女士。又等了一周,该女士告诉我还未接到警官电话。我知道,我得继续奋战。我得去找那个警官。我要要求他不再说模棱两可的话。这里又有一番努力,终于和警官联系上了。我稍微解释,他就记起我来了。他告诉我,他是接到过保险公司的电话留话录 音,但是对方没有留下电话号码(想不到,这里留下一个窟窿)。他答应我,当天值完班立刻会为我打电话。他说话真算话,当天三点钟就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清楚地告诉State Farm那个经手的女士,我是没有过错的。又等了几天。我再次询问,这位女士说还要收集所有各方面的情况。我知道,又要再一个星期。好在真是一个星期后,这位女士就打电话通知我了。他们改变了决定,承认我是正确的和赔偿我的损失。

顺便说一下,事故还没有结束。几天后Sandy Spring的红灯前,等待转上400号高速公路时,我的车又一次被后面的车亲吻上来了。这一次又是后面的车没有煞得住。对方是一个绅士君子/Gentleman。他立刻下车,主动递过来保险卡,承担责任。他说,不用等警察了吧,你可以给我的保险公司打电话。我犹豫了一下说,还是等警察来吧。

所以,第二次事故的对方保险公司两周后通知我把车送到他们的指定修车公司去修。接着,第一次事故的对方保险公司也通知我把车送到他们的指定公司,竟然就是同一家。我的车臀部还没有修复完毕,接着住院,同时开始修复头部和面部整容


这个故事可以结束了。写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也许我的经验对别人有借鉴之用。具体的经验 教训就是一定要求警察写罚单(TICKET),当场做出责任判定。广泛意义上经验是,在这个民主法制的社会里,遇到难处,不要萎缩。只要是你的合法权益, 就要大胆地去争取。不要想当然地自设框框,这也不敢,那也没用。而且要动作快,说干就干,敢想敢干。自己不争取,天上不会掉大饼。另一方面,也不要把我的经验过分夸张。

我相信: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警官的事故报告=====

Driver#2 stated that he slowed down due to a turtle crossing the Roadway. Driver#2 said that he continue to drive slow to find a place to turn around to get the animal out of the roadway. Driver#2 said that he was making a left turn into new construction when vehicle#1 passed him on the left striking his vehicle.

Driver#1 stated that she was traveling behind vehicle#2 at a slow rate of speed, when vehicle#2 merged into the right turn lane to due a U-Turn. Driver#1 struck vehicle#2 during the U-Turn.

I was unable to determine fault in this accident. Debris in the roadway was consistent to driver#2 story. 


*** 老钱的其它文章:  
  

老钱:一次车祸                                                       老钱:迟到的祝贺-厚德载物常青树
老钱转:牛奶致癌及糖尿病。。。        老钱:有感于非法机会

老钱:浅议虎妈                   老钱:现代社会的第五权
老钱:我为埃及的年青人祈祷            老钱:有感于青竹de"娘的爱,从未离开" 
老钱:在韩国坐马观花,道听途说        老钱:谁能为我们给佘艳上坟?
老钱:我所高山仰止的黄万里,长河孤旅   
   老钱转:鹊桥仙四叠 ——观《山楂树之恋》.
老钱:《山楂树之恋》,张艺谋de新作 
        老钱:关于诺贝尔奖与一些朋友们商榷
老钱:余杰的《香草山》 
                                 老钱: 太阳能节
老钱:欢迎余杰
                                                 老钱:《松园旧事》——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 此帖被老钱在2011-05-14 12:13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1-05-20
引用第20楼游客于2011-05-19 14:57发表的 :
一切办妥后,可否通知地点,在下喜欢凑热闹、观战。



20楼/IP34, 你会失望的。没有热闹可凑,没有战斗可观。老钱不会和人吵架。老钱的主张是:你的观点,我都知道了,我的观点,你都知道了,说清楚了,就行了。没有必要死缠到底,一定要压服对方,要对付低头认错服输。其实也是做不到的。只有在法庭上,法官可以判决。民间讨论,就求同存异了,为什么要吵架呢?

你要不是开玩笑,那么你就先告诉我,你是谁。如果我们真坐到一起,你要来,我欢迎。但是,你还得征求他/IP119的同意。能在168上交到朋友,不亦悦乎。

离线游客
  • IP : 74.184.168.*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1-05-19
引用第19楼weiqi于2011-05-19 14:37发表的  :
如果老老实实跟着,怎么会跑到逆行道上?


是啊,如果老钱正常左转,人家怎么会上逆行?
离线游客
  • IP : 98.192.11.*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1-05-19
引用第17楼老钱于2011-05-19 14:27发表的  :
IP119,
在Atlanta,你可能还找不到谁会告诉你,看到老钱“老羞成怒”过。比你野蛮,不讲理,当面叫骂动粗,背后造谣诽谤的人,都经历过,老钱不过一笑而已。多年来,老钱还想不起有什么事值得“怒”的。
IP119,你还是讲理的,从未谩骂。就是过分较劲,太好胜了而已。还挺可爱的,很想见见你。给我发个短信,告诉我,何地何时,我们可以见个面,交个朋友,或者给我一个电话号码。以文会友嘛。
.......


本人与5毛大战时你干什么去了?64这事上本人当然支持老秃了。不过,我也看到您老又在那里夸夸其谈,占据道德制高点了:“民主与独裁的根本对立就是对人的尊重与否,对不同的观点容忍与否。”我看了忍不住一笑----这就是那个因为别人有不同观点而“尊重”地称人为“沉迷在幻觉中讨生活”的老钱吗?

至于那个什么老中医癌症文章,我本来是要批驳的。但他们学聪明了,贴上来的文章极臭极长。我憋不了那么长的气,读不下去,只有放他一马。
离线游客
  • IP : 98.192.11.*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1-05-19
引用第18楼weiqi于2011-05-19 14:35发表的  :
哈哈哈,经常看到的是:119和别人辩着辩着,自己就老羞成怒起来。
不过,在遭遇男医生体检的那个帖子里,119为俺维权了。呵呵呵。


weiqi说话不要没良心嘛。你骂我文革什么的,还拿什么法律吓糊我,我都没跟你对骂。本人念你本质上是个好人,只是暂时受邪医教迷惑的面上,对你一直很宽容大度。换了别人,跟我这么上纲上线的早被痛扁一气了。不信你回去翻翻看你我之间的帖子,到底是谁老羞成怒?
离线游客
  • IP : 72.237.159.*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1-05-19
引用第17楼老钱于2011-05-19 14:27发表的  :
IP119,你还是讲理的,从未谩骂。就是过分较劲,太好胜了而已。还挺可爱的,很想见见你。给我发个短信,告诉我,何地何时,我们可以见个面,交个朋友,或者给我一个电话号码。以文会友嘛。.......

一切办妥后,可否通知地点,在下喜欢凑热闹、观战。
离线weiqi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1-05-19
引用第15楼游客于2011-05-17 22:53发表的  :
我说句大实话吧,那女的是被老钱给逼到逆行上去的。假如对面有车来,老钱这罪过就大了。

如果老老实实跟着,怎么会跑到逆行道上?
海外华园 ChineseInTheWorld.Com
离线weiqi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1-05-19
引用第16楼游客于2011-05-19 09:54发表的  :
没想到老钱这么老羞成怒。
老钱自己说向右抖了。对方也说老钱进入右线。对方放着右手正路不走,非要逆行超车。逆行超车明显违章,但那个有道德底线的人(据老钱说)居然下了车把老钱骂个狗血喷头。。。。。这些都是幻觉。
对于鸵鸟来说,外面的世界,只要它不喜欢,就都是幻觉。老钱,你就继续鸵鸟吧。

哈哈哈,经常看到的是:119和别人辩着辩着,自己就老羞成怒起来。
不过,在遭遇男医生体检的那个帖子里,119为俺维权了。呵呵呵。
海外华园 ChineseInTheWorld.Com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1-05-19
IP119,

在Atlanta,你可能还找不到谁会告诉你,看到老钱“老羞成怒”过。比你野蛮,不讲理,当面叫骂动粗,背后造谣诽谤的人,都经历过,老钱不过一笑而已。多年来,老钱还想不起有什么事值得“怒”的。

IP119,你还是讲理的,从未谩骂。就是过分较劲,太好胜了而已。还挺可爱的,很想见见你。给我发个短信,告诉我,何地何时,我们可以见个面,交个朋友,或者给我一个电话号码。以文会友嘛。

其实值得你上劲的事还很多, 比如,老秃笔发了“永志不忘六四 今年继续纪念”,怎么没见你的高见?

还有一篇:“一个老中医对癌症治疗的见解”,按你过去的行事,倒是可以,让你值得较劲的。也没听到你的高见海论。
[ 此帖被老钱在2011-05-19 14:49重新编辑 ]
离线游客
  • IP : 98.192.11.*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1-05-19
没想到老钱这么老羞成怒。

老钱自己说向右抖了。对方也说老钱进入右线。对方放着右手正路不走,非要逆行超车。逆行超车明显违章,但那个有道德底线的人(据老钱说)居然下了车把老钱骂个狗血喷头。。。。。这些都是幻觉。

对于鸵鸟来说,外面的世界,只要它不喜欢,就都是幻觉。老钱,你就继续鸵鸟吧。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