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谈

圣诞周末闲逛法拉盛杂记
  • 回复/浏览: 1/27
  • 作者: 哆嗦
  • A- A+

好久没有去法拉盛为党的文学事业种庄稼去了。

自从在牛妖城里找到党的文学潜伏小组,里面也有党的文青女之后,俺就常去牛妖城内唐人街嚼着五香风爪豆瓣牛百叶指导党的唐人街文学事业,懒得再跑二十英里去那个牛不拉屎狗不撒尿缅街挤得莫名其妙的法拉盛了。  这次,法拉盛的文学潜伏小组说得过来帮他们搬书撒文学种子,俺一想,那也好,借着机会跑一次吧。毛大爷当年没去过安源煤矿煽动罢工,是红帮的刘二爷在安源折腾出罢工工潮来了。可是,毛大爷把刘二爷收拾死后,红史就成了毛大爷去安源,把刘二爷的功劳一笔抹消,贴在毛大爷的屁股上了。那谁谁不是说过么,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所以么,咱老汉先写出来广告大家一下,这样,后代人可以查证,当年是秃老汉冒雪冒雨冒冰去不毛之地法拉盛开垦党的文学事业,不是那谁谁,比如习大爷,亲自来法拉盛撒尿灌溉庄稼的。

也许是长周末吧,进城的车流不多。进城路上很顺利,一个半小时就经过纽约城区,来到破烂的法拉盛。我至今不明白,为啥这地方发展成为华人集中区。也许,当年这地方相当于北京的通县地区,房子便宜。不然我想不出干嘛华人跑到这里挤着吃五香鸭脖水晶风爪。

停好车,就奔缅街。这破缅街一共就四个红灯长,可是总是挤得跟大肠一样,塞满了人流。按照约定,俺来到图书馆前等着文青女,闲看着街景。似乎街道上更多人流。乌泱泱的人群似乎主要是福建跑过来的,福建人的外貌一看就知道。他们也不忌讳地呱噪着福建方言,仿佛还在福清县城似的。

这么多年了,福建人跑来美国打拼,不少人有钱了,可是整体档次就是不高。比如,出差去纽约上州的宾汉屯西部,找到一个福建人开的大型自助餐。外面装修的跟荣国府一样,里面也是汉白玉栏杆,大理石地面,头顶上灯光五颜六色。但是,二个大垃圾桶堆满客人吃完倒掉的饭菜就放在自助餐台前。一点想不到让客人恶心这件事儿。去厕所,一进门就被满屋尿味道吓住了。赶紧开源下流,捂着鼻子出来。一个店员看到需要上菜,直接在大厅里对着厨房喊。 一大厨出来,呱唧呱唧几句,也是在喊。最后付钱时候,老板一家也在吃饭。那老板嘴里一嘴东西,不停地蠕动着,给我找钱刷卡的。对着美国人也这样。

种种可笑事情的观察,真的让人哭笑不得。这明显是人有钱了,人的品味还是福清乡下的老习惯。尤其那垃圾桶和厕所味道儿,真不知道当地卫生局怎么让这家福建自助餐过关的。也难怪福建人口碑在美国华人社区不太好。这边认识的几个朋友都有同感。

图书馆周围二条街口上,妖轮功摆了四个摊子。其中一个很有样子,让我笑了半天。那摊子上面弄了一个黄绿色的布塔尖,摊子也被黄绿色的布塔身围着。看到这儿,我哈哈大笑。之前,要是说妖轮功邪功,起码从外表上看不出来。现在,这个黄绿色布塔,可真的非常形象化:黄绿色,阴森森,阴气忽忽的。看守这摊子的二个东北哥们一看就赚小时工资的。他们不在乎我在那里大笑,拍照,根本没对我照相有任何反应。二哥们忙着唠嗑儿呐。 路边还有一辆妖轮功的宣传车。夏天之前,弄个喇叭整天呱噪,骚然行人。估计现在被政府管制一下了,声音放的比较小。走过,也不是太吵人了。这帮妖轮们过去总是肆无忌惮地。终于知道点起码的礼貌了。

20161226_114825.jpg

没多远,有一个咱朝廷旗下的”爱国华侨“布置的反邪教摊子。小桌子上摆着宣传文章。没有人看着。


我数了一下,四家妖轮功的摊子,二家咱朝廷“爱国侨胞们”的摊子。在缅街和梅西商店的十字路口,还有妖轮功的人在发传单。那二个瘦小的女子一看也是雇来的。眼睛不看行人,互相在热火朝天地说着什么。见人也想塞一张妖轮传单,但行人过去没反应的话,她二个也不敢追着发。

过去在华人小巴站总有一老家伙底气十足地宣传“江泽民集团”的罪行,对着排队的华人群,不管人家是否愿意听他的噪音。这次再去,忘记了小巴站在哪里,就没有特意去看看那老家伙的表演。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折腾。

在图书馆对面破烂街道上,有一家门口在卖炒栗子。看着机器里面栗子在翻滚,强烈的香味儿让俺停下来。犹豫着是否要买点儿。一对年轻情侣走过来,对忙活着的店员说,来二斤糖炒栗子!真痛快。我询问旁边的文青女,想吃么? 她不置可否地看着,又摇摇头。其实我也不想买这东西。还得找地方坐下来,剥壳子,弄得满手黏糊糊的。 缅街上哪里有地方能坐下来啊?不过,这糖炒栗子,真的只能在法拉盛买到。你住在纽约地区之外,别想闻到这么香的味道了。

走过缅街,在一条街口看到角落的店面写着自助早餐,细看一下,顿时就挺身冲进去,兴致勃勃地对店员说,二个人吃早餐。人家笑笑说,大爷,来晚了,现在是中餐了。遗憾啊!看着那菜单,豆浆,油条,芝麻饼,一堆北方人喜欢的。俺下定决心,下次起大早,赶早集,八点钟准时来吃一次早餐吧。不过,从爱迪生那边开过来,怎么也得开一个小时吧? 难道俺真成了一老吃货了?

接着往西走,我琢磨是西吧?来到大中华超市对面一家湘菜馆子。 里面布置的很干净,有档次。法拉盛缅街上靠近地铁和图书馆的那些破烂店无法比。文青女要求在这里吃。点了四道菜。一道竹笋炒腊肉,一道水煮鱼片,一道酸辣土豆丝,一道麻婆豆腐。 每道菜卖相很不错。洁白的四方盘子。唯一缺点是油太多了。尤其那水煮鱼和麻婆豆腐,简直就是油泡鱼和豆腐。那道竹笋炒腊肉味道不错。我不太吃猪肉,居然也吃了几片。还闻着腊肉的香味儿过瘾呢。饭桌上不外谈谈党的文学事业如何在法拉盛扎根开花结果的愿景,居然没有谈男人想跟女人谈喜欢跟女人谈的话题。我,我,我是不是有毛病了? 觉得哪里有点不正常啊!

出城的路上,还在思索这个不正常的问题。

快到住处了,终于找到问题所在了:老汉确实老了!体内荷尔蒙不足了!

这就是为什么老汉同一文青女大谈党的文学事业,不谈档中央的事情了!

合着,老汉被生理因素在生活里高尚一把啊!

哀哉啊!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老夫
1#发布于 2016-12-27 12:25:02
<那摊子上面弄了一个黄绿色的布塔尖>--------那叫啥?明明是绿帽子嘛
   
  踩楼[0] [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5年

哆嗦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