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谈

老汉访贫问苦深山遇险记
  • 回复/浏览: 6/259
  • 作者: 哆嗦
  • A- A+
 
 
 






刚过去的一周在纽约州上州的冰寒屯出差。那边山峦起伏,山风凛冽,温度比俺们新泽西中部这边要冷许多。那几天,冰寒屯附近路上倒也没什么积雪残冰之类的,开车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危险。但是,中间出去一天去冰寒屯北部50英里的一个地方,可着实让老汉虚惊一次。究其原因,竟是老汉对现代指路神器鸡皮斯不熟悉,被这厮指路到山上小路,险些陷入雪堆不能自拔。

话说老汉使用这鸡皮斯一直是规定“最短时间”作为规划路线的原则。使用多年了,一直没有更新过。这台鸡皮斯也比较老了,用了6年了。中间也一直没有更新升级过。但是,它也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大的麻烦。几年间,东西南北的去了不少地方,都能带我找到具体地点。唯一令我不太痛快的就是它按照最快时间规划的路线有时候让我在纽约城外无边无沿的稠密的居民区内转悠。弄得我不痛快还不敢擅自换线,因为到新地方,不熟悉路线,只能靠着鸡皮斯才能找到方向。

这次出门前,我把鸡皮厮指路原则改为“最短距离。” 我认为可以走得快点儿么。这一改,就埋下了那天山区雪路的险情的伏笔。为什么呐? 因为从新洲这边去冰寒屯的路线我走了七八次了,基本沿着洲际大路走,强行压制鸡皮厮。它无法强制我怎么走。 所以,去路上没有任何变化,让我以为鸡皮厮没法子谋杀老汉。没想到啊,几乎马失前蹄,老汉栽跟头栽在鸡皮厮手里了。

中间那天出去从冰寒屯西部的奥维哥去北部40英里的一地方。出门前加油,弄杯咖啡就上路了。开始二十英里,没觉得有啥意外的。虽然是州内二线公路,倒也平直,车流也不多。看着车窗外的积雪和肃杀的山区风景,慢慢地跟着公路走。车里热气腾腾,充满了咖啡香味。俺也摇头晃脑地听着帕瓦罗蒂的歌剧选曲。

大约在三十英里附近,鸡皮厮突然让我拐进一条小路直奔山里。其实,我已经在山区里了。但是,这次,车子离开顺畅的州内公路让我有点不安。难道鸡皮厮想让老汉跟杨子荣那样,访贫问苦送温暖到深山啊?或者让老汉去当王大春,去深山里寻访喜儿?老汉这点智力产生的直觉马上就成了现实。+新的路朝着山区深处延伸,四周大块的农田,树林,沿路的民房也越来稀少。更明显的是,路上积雪越来越多,先前的州内公路虽然窄点儿,可是没有积雪,说明有政府雪车清理过。现在的路上全是雪,大概连政府的雪车都不来这里。没法子,看那鸡皮厮一声不吭的,指引的路线没有变化,说明我的确沿着它规划的路线走着。俺小心地减速开着。生怕打滑掉到路外。这鬼地方,前不见村,后不见店的,真掉下去还真是麻烦啊!

20170105_100820.jpg


车子沿着这单线路爬着。突然,鸡皮厮再次让俺拐进一条路。我一看就傻眼了。刚才这条路虽然不是州内公路,好歹还能看出是跳二线公路。现在这条新路可是进树林的单线路啊。起码,积雪甚深,我只敢在路中间开,不敢估摸着开在路的右边啊。这路还是上升的。积雪使得车子爬起来费力。 踩油门想加速,马上感觉到车子打滑,车头指向左边了。赶紧松油门,没了动力,车子减速,慢慢地朝着前方了。此时,这条路已经是只我一个人了。积雪覆盖着,看不出路沿。我咒骂着,从红帮一直到妖轮功,都是俺诅咒的对象。


艰难地开到似乎是坡顶。我决定停下来看看。打开车门四望,树林,厚厚积雪,寒风。无法再前进了。我立刻决定慢慢倒车回去,不再跟着鸡皮厮走了。眼前的路在弯曲,全被树林覆盖着,看不了多远,也没有任何车痕。这个时候如果滑到路外,我只能走着下山了。走着下山,要是正好遇到二只狼呢?成为狼的点心? 我不敢想象了。给狼雪中送炭的傻事儿,让别人干吧。咱党当年培养出不少舍身取义的傻“英雄”们,比如人肉炸弹董存瑞堵枪眼儿的黄继光。我至今搞不懂那黄继光如何能堵重机枪的火力? 我一年里总打几次枪,别说重机枪,就是冲锋枪火力,人也绝对堵不住的。重机枪火力可以把近处的人打飞撕碎的。再说,谁会等你扑上来堵着枪口再开火啊? 年轻时候,我还挺崇拜黄继光的/ 俺们小学语文课本说是黄继光冲上去堵着敌人枪眼,让战友们取得胜利。读到这里我激动的浑身哆嗦着,多想我冲上去把黄继光换下来,我也成为英雄啊。后来好几年,一直在等着我也能堵枪眼儿的机会呐! 等到了成年后,也打过枪了,我才明白,合着被咱党给忽悠几十年了。现在,这把岁数,活明白了,别说让我去堵枪眼儿,让我堵下水道我都不去啊。

俺小心地倒车,沿着来路,慢慢地退回去。折腾了一会儿,终于从坡顶下来到了坡下,起码是平坦的路面了。周围还是寂静无人无车。再沿着来路,慢慢地开着。车轮压雪的吱吱声响着。知道只要小心慢开车就不会有危险,我的心情放松了。咒骂着鸡皮厮,点起一颗烟,登时心情又放松一些。这烟卷是好东西。每次俺的心情烦躁,抽一颗就会让心情平静许多。有时候,心情不错,抽一颗会觉得生活还是值得过下去的。那谁谁的笑脸,曲线,歌声,做爱的高潮,文学牛背儿奖等等,都在蓝色的烟雾中浮现了。我多次告诉让我戒烟的医生朋友,俺宁愿戒药戒肉戒文学也不愿戒烟戒酒戒性。反正么,这把岁数了,就这几个爱好了,戒了,那俺这幸福的人生还有什么幸福元素啊?

20170107_132228.jpg


终于回到州内公路了。俺拿起鸡皮厮,恶狠狠地看着这厮。心想,今天如果不是老汉谨慎,当机立断,很可能就栽在这小厮手里了。有心想把它放在车轮下碾碎。可是回头一想,那就还得花钱买新的。索性按动选项,重新改回“最短时间”。

望着山上,我突然明白了鸡皮厮真的给俺指引着“最短距离”啊! 丫让我翻过这座山,走绝对最短路线,哪怕是一条夏季林中小路啊!拿出手机,细看着地图。俺发现,其实洲际公路80号就在附近。要是从出发地走这条路,又快又安全,避过山区小路。要是出来前看一下其他地图,就不会有这个雪地上山再倒退下山的事儿了。很郁闷,俺又在咒骂着咱党和妖轮功不干好事儿,还有俺的背运。一着错,几乎输全盘啊。要是刚才在山上,车子打滑,俺会从山上掉下来。也可能掉到沟里,没人知道。最好的可能也是按自己走下山,找到人家,叫拖车。那肯定是耗费时间,金钱的倒霉事儿。

20170105_101117.jpg


唉,一念之差,几乎完结了俺的文学家美梦啊。一个选项,几乎毁了俺寻找文学女青年的灿烂憧憬啊!从此,俺得记住,不能相信咱党和咱朝廷,不能相信华人做生意的,现在再加上一个,不能完全相信鸡皮厮这厮啊!鸡皮厮和我遇到的文青女们一样,基本可靠,偶尔坑爹一把啊!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Venus44顺利
6#发布于 2017-01-10 12:30:01
对于那些舍身取义的英雄们,楼主秃大爷不但没有感激之情,反而嘲笑他们“傻”,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秃大爷是很自私很狭隘的!
   
  踩楼[0] [0]
Venus44顺利
5#发布于 2017-01-10 01:09:11
秃大爷(哆嗦)对中共与毛泽东主席有极深的偏见!本网站的论坛版主之一的老钱也同样有这个毛病!你们两人联合起来一定能把中共诅咒垮台的!等到中共垮台之后,你们两人就能获得若贝尔和平奖了!还有那个叫“谢田”的, 也是诅咒中共的高手!你们三个人可以平分若贝尔和平奖的奖金了!
   
  踩楼[0] [0]
哆嗦
4#发布于 2017-01-09 21:48:49
44,你真是一个党的好文学女青年啊!
再告诉你一段官方版本的亲眼见到黄继光牺牲堵枪眼的故事:这人看到黄继光先被打倒负伤,再慢慢地爬上去,一路没有血迹,血全流完了!突然站起来堵住枪眼!
看得出来破绽么?
再比如,红军长征北上抗日。去看看地图,全是在粤滇贵川大山里乱走。那日本鬼子在沿海占领中国。根本没有到过上面提到的山区。红军抗日? 抗鬼吧。

你一个半毛左的脑袋,;里面只有红帮的荒唐故事,跟这些妖轮功一个档次。

算了,不跟你说了,气死老汉了。
看在你去看视郭大爷的份儿上,你爱咋说都随便。
跪安吧。
   
  踩楼[0] [0]
Venus44顺利
3#发布于 2017-01-09 17:54:21
按照秃大爷(哆嗦)的分析,黄继光堵住敌人的机枪口是不可能的,难道当时在场的那么多见证人都说谎了吗?我看是秃大爷的思想不端正吧?一个思想不端正的人有希望得到文学“牛背儿奖”吗?
   
  踩楼[0] [0]
weiqi
2#发布于 2017-01-09 16:06:02
我也有一次看地图走上冰天雪地的小路,半途害怕了又折回大路。
   
  踩楼[0] [0]
老夫
1#发布于 2017-01-08 10:11:08
哇哟,哆嗦呀,这个天你出门还敢走小路,把老命交给鸡皮斯,那你还不哆嗦的起鸡皮疙瘩才怪呢!哈哈。有惊无险,happy new year
   
  踩楼[0] [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5年

哆嗦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