颖颖看世界

跟着秃大爷变老---闲侃老年时代(2)
  • 回复/浏览: 2/208
  • 作者: 哆嗦
  • A- A+

写博写成了大爷

是有句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吗? 写到这里,俺觉得还是非得提一下“当年勇”这个事儿。这个“当年勇”不是跟着毛大爷杀人放火不是跟着邓大爷投机倒把不是跟着江大爷贪污自肥不是跟着小胡爷一副扑克脸装逼放任贪官污吏。没别的,就是当年开始写博的时候,俺还算个中年壮男。读者看官们只要知道,俺也年轻过就行了。 转眼间,写博十年,码字爬格子,不经意间把俺写成了一满脸褶子的花甲老汉。这时光飞快的真让人欲哭无泪无可奈何啊!这把岁数的老白菜帮子,怀念一下当年的“勇”也就是“年轻的年头儿”应该不算感情脆弱,也就是北京话说叫装矫情那回事儿, 最好听的词汇来形容就是“文学感叹”一会儿。

说起写博十年,俺回头看看,真的很感谢这业余爱好,它帮助俺老汉度过了一段心理极端苦闷和空虚的时间,没有预先计划但却无意中帮助俺克服了精神苦闷的黑暗世界。通过写博,俺慢慢变得心平气和,找回自我,采取了信马由缰,脚踏实地,随遇而安的态度去过余下的人生日子。现在的生活中,自我感觉的幸福指数要比十年前高很多。这个转变,用北京人的幽默话说,就是从过去的欲求不得的“指哪儿打哪儿”“打不中靶心”造成的痛苦失败感转变到把二个关键字调换位置,“打哪儿指哪儿,”结果总是“百发百中” 没乐也自己找乐的过程。

说起这个人生态度的转变,对于个人的幸福指数影响巨大。人在世上,必须有点阿Q精神。大多数人都想改变自己的生活,从官的要升官,从商的要发财,做和尚尼姑的要成主持,信神的想跟基督亲热,妖轮们想推翻红帮朝廷挂起自己的黄色狗尾巴屁帘。但是,能如愿的实在不多,大多数人都栽在人生的某段路上。比如,红二代的薄熙来大爷早年靠着父荫做官,官职渐高之后刚愎自用把江爷胡爷温相一帮人吓坏了。终于被朝廷抓住把柄按个罪名送到红帮的秦城干休所数馒头练书法去了。薄大爷可谓是从举手摸天的人上人境地栽到红帮囚犯的地狱里,心里的苦闷得有多深厚啊!诸如此类的轰隆倒下的例子多了去了。比起薄大爷的戏剧性人生大转身,咱一平头百姓的些许不如意岂不太不算回事儿了么? 其实么,如果此时薄大爷在秦城干休所里练书法时候想着,咱有馒头吃,有单间卫生间,就是没妞儿陪着那也凑合了,采取这态度的话,他肯定不再苦闷了。幸亏他栽在江爷胡爷手里,不会受到非人待遇i,要是他栽在毛大爷手里,那他就得跟他老子一样被关在黑牢里数窝头了。比起他老子,薄大爷得幸福好几倍呢。所以,凡事儿朝下比,别朝上比,这感觉可就是幸福与苦闷的区别啊。 俺老汉可是活到一把岁数了才悟明白这个基本道理,希望年轻人们及早悟到。

得,本来说好的是写博写成老汉的事情,被俺一贯的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的写作风格再次走偏题了。回到写博这题目,这个爱好算是不错的低成本的雅兴。 其他爱好都要一定数量的投资,比如,泡妞旅游高尔夫炒股咔嚓收藏等。写作么,一台破电脑,一杯咖啡或者啤酒,夜深人静也罢,酣睡醒来也罢,不言不语的,只要心情好,打开电脑就噼里啪啦地打字。一会儿就是一片随笔,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写完了,心满意足地再起个题目。网络上贴出去,不用跟编辑费口舌,不用改错字,多畅快啊! 想说谁就说谁,想说啥就说啥,想说多少就说多少。几乎不花钱就让俺忘却了生活中的烦恼,比如,等钱花,没妞儿泡等。每次写完了,俺都心情愉快,仿佛刚收到一笔巨款,刚泡完一妞儿,心满意得。其实么,不过是码字二千,废话一堆,谋杀生命的二个小时而已。

这么码来码去的,俺始终算是一业余网络写手,自娱自乐。十年码字有几百万字了。可至今没有一页出版过,也没有得到咱党宣传部和咱朝廷作家协会的承认,没法子领官饷捧咱朝廷的饭碗。可是,虽然拿不到官家饷银,俺也有民间博客粉丝群啊。俺经常收到俺的博客读者们的问候,全是鼓励俺老汉继续写,别在乎职称饷银的破事儿。其中一个俺的博客粉丝老踏踏喜欢跟读俺的博客,已经有十年了。可是每次见面或者来信都都称俺为网络文学大师傅,把俺当成一文学炒锅了,拒绝把俺当成文学官军。现在这事儿,俺想得很透彻: 粉丝老踏踏始终跟读俺的博客,这是最大的文学肯定么。要是不符合人家胃口,谁会来跟着读,生闷气啊? 这事儿说明俺的博客具有不错的文学性吸引力么。文学性吸引力,这词儿要看你怎么读了。文学的性吸引力和文学性的吸引力,也是差一个字,位置不同,意思不同啊。一般而言,我是尽力多想像一会儿,也许二者兼而有之呐。

通过写博,嬉笑怒骂,随意随性,让俺过去阴暗的心理变成阳光型的。凡事儿多看正面,以诚待人。许多读者们熟悉俺的写博风格在于正话反说,貌似随意,其实内中有严肃成分。通过讽刺,漫不经心,故作不正经,俺把要说的话说出来。这其实是一种文字表达方式。只是,咱朝廷的官方文学御用团体不太能忍受。二十年前,王二也是这么有点貌似漫不经心地唠叨,给人与非正统,非官方,非主流的印象。可是他这种风格,当年恰好引起读者群的兴趣。无它,经过毛大爷红朝思想钳制多年的读者群太需要一种新鲜的写作风格呼吸新鲜文学空气了。

写博的人群,区别于作家,在于他们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写的题材。不必担心出版,政治正确或者商业利益。俗人说话,以笔述心。原本是应该不考虑那些因素的。但是,人在神州的博手们还没有俺们海外博手们的自由度。咱朝廷的黑手早就控制神州的各个角落了。 而且,现在朝廷的黑手已经延伸到海外华文圈子里。不论是平面印刷媒体还是网络媒体,都可以看到朝廷的黑手鬼影。比如,文学城现在有一帮红小鬼们控制着各个版面。文学城也很可能有朝廷资金和势力进来。其结果就是文学城已经总体上是个粉色的媒体,貌似被改造成红朝廷的太监李莲英了。前年俺老汉在文学城的军事论坛多次张贴国内党军腐败文章,摘自党军口舌,居然被立贴立删。气得俺不过骂了一句混蛋之类的就立马封俺笔名。如果海外华文论坛群也变成朝廷的天下那真的是华人独立思想的终结。 我个人对海外华文圈子的未来很悲观:朝廷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扼杀残存的海外华人思想和文化相对独立于国内朝廷控制下的文化。其最终后果就是粉色化的海外华文圈子。

回到人生变老的话题,其实么,人的生物时钟不会停止。生下来就朝着最后那天前进。毛大爷喜欢的上个世纪文化写手鲁迅不是说过么,给人家小孩子庆祝生日得说吉利的话,不能说这孩子早晚要死的话。所以,不管俺老汉写博与否,俺变老是一定的,跟毛大爷一样。区别在于,毛大爷一边打着江山一边变老,一边坐着江山一边变得更老。可是毛大爷在六十岁前终于做了皇帝,手握亿万人的生杀大权啊。俺老汉写博十年,忽悠十年,还在原地转圈内。既没成朝廷承认的官方作家也没成百姓认可的人民作家。还是当初认识俺的文学老踏踏认定的“网络群众写手。”不过么,这事儿也不能认真。别看俺现在没有得到任何认可,焉知道俺蹬腿儿以后,也许洛阳纸贵呢? 那好多作家画家思想家文学炒锅油锅送外卖的大师傅们都是身前穷苦潦倒身后被人慧眼识珠身价百倍么。看来起码俺身后成名的可能性还有,还很大。只要耐心等到那一天就行啊。实在俺等不到了,把著作权给俺儿女俺情人群俺读者群俺后十八代也成啊!套用一句一个女文青常说的话,人生只要希望在就有奔头儿!

写博十年,写老了俺。眼看着网友们对俺的称呼在不断升级换代啊,从最开始的秃哥秃弟到前几年的秃叔秃舅再到最近的秃大爷秃爷。俺是心知肚明地默认自己变老啊。十年前,俺的朋友圈里还有二十几岁的妞儿们。现在俺的朋友圈子多是半百的文学大爷和文学老踏踏了。仅有的几个三十多岁的妞儿还是俺和朋友们的侄女外甥女们。在人家面前俺是必须装成网络文学大腕,不敢随便胡说八道的。因为,这把岁数了,俺不能像老杨那样不顾身份了么。伦理,还是要顾及到的么。

写博写成了老汉。那也没啥可悲的。心里不再惦念文学妞儿们,反而心里安静。如果天假以时日,俺准备再写十年,努力朝着文学功名发展,务必成为人民海外网络大师傅。

这个可是任重道远的文学讲究啊!作为价廉物美的爱好,俺准备保持下去。当然,得有个前提,就是没有找到文学踏踏霸占俺的精力。不然,俺的文学前程很可能丧送在文学踏踏的手里啊!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Alice3272如意
2#发布于 2017-05-14 10:59:23
楼主秃大爷对“毛大爷”总是有极深的偏见!你要知道读者们喜欢看理性的文章,一个思想境界不高的人写出来的文章就会没有说服力。
   
  踩楼[0] [0]
老夫
1#发布于 2017-05-13 22:16:19
文学城也很可能有朝廷资金和势力进来 ----楼主这个“也”字用得妙!
   
  踩楼[0] [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6年

哆嗦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