颖颖看世界

跟秃大爷一起变老---闲侃老年时代(6)
  • 回复/浏览: 0/109
  • 作者: 哆嗦
  • A- A+

人生如梦,噩梦二十年

有句俗话说是人生如梦。这句话,俺过去一直以为是文学青年们无病呻吟,“为赋诗词强说愁吟,” 也就是没事儿找事儿的说法。等自己呼啦一下到了老的不好意思随便上街怕影响市容的年纪了,才知道人生真玛德是个梦,过得贼快。一转眼间,就从一风华正茂少年成为一满脸褶子的坏老头了。而且,回首来时路,不但是人生如梦,俺老汉这里还是噩梦连连,整个儿在噩梦里受惊吓变老的。此话怎说呢? 直截了当说,俺老汉过去三十年作的无数梦基本不是好梦,真的。

本来么,人在睡眠时候常做梦,这是不可避免的生理现象。咱神州愚民们对于梦境偏偏发挥曲解,各种各样的说法, 楞把梦境分成好坏二大类。好梦,比如梦见金银财宝祥瑞仙境猛龙入怀等,醒来必定是喜笑颜开。重温梦境,觉得是好兆头主吉祥之类的,高兴的连做梦时候流出的哈喇子都顾不上擦干净了。恶梦,比如猛虎挡路,梦见刀剑火灾天塌地陷之类的,一旦醒来则必忧心忡忡,郁闷不乐,赶紧找算命先生解析,找门路化凶避祸,比如,贴桃符烧纸钱之类的,好歹让做恶梦的苦主们心里感觉好点儿。俺作为读过几本小人书的半知道分子范畴的老汉,从小在咱神州文化大酱缸里折腾长大,对于做梦解析这一套非常相信。除了没去过庙里教堂里清真寺里中南海里磕头烧香许愿写检查交代之外,俺真的是常被梦境里的奇遇困扰。醒后重温梦境,让俺的情绪七上八下,喜怒无常,跟红朝的毛大爷朝鲜的金三一样, 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郁闷的。

俺闲来无事回忆一下俺的梦境,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少年时候偶有春梦,青年以后基本噩梦。而且噩梦故事大同小异,俺总是最后倒霉的那个。让俺真的相信一个结论:霉运缠身!

先唠叨几句春梦。少年时候正值身体发育。梦里有女性出现,醒来发现跟贾宝玉一样。你要是没看过红楼梦这段,那赶紧去找本红楼梦补看一下。 看过的,自然知道什么发生了。很奇怪,梦里遇到的那位妙龄女子居然是俺中学班里的一个女孩子。其实,俺对她从来没有任何幻想,好感之类的。按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既然对人家没感觉,就应该不会梦到人家么。可是,梦这东西,就跟咱党的毛泽东思想一样,不能太当真,不是科学性质的。梦里遇到那女同学,撞到一起,她温软的身体让俺顿时一泄如注。醒来发现内裤冰凉的,只好悄悄起床,偷偷摸摸地洗浴后再睡。这次梦,算是春梦吧,让俺清楚地记住直到今天。至于梦境中的那个女同学呐,和她啥事儿也没有发生,至今不知道她在哪儿也不多想她一会儿。估计就是偶然在俺的脑袋里充当了一次性汉奸的角色而已。其实,俺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是前者不是俺当年暗中喜欢的一个肉肉的A女同学。A坐在俺前面,每次她站起来发言,丰满的屁股在俺眼里扭来晃去的让俺几乎把持不住,得赶紧扭头不看,才没有出事儿啊! 可惜后来再做了几次春梦,A一次也没有出现过。这事儿让俺觉得有点遗憾了。顺便说一句, 俺中学那帮男女混混们倒有不少艳情故事发生: 男的,二个杆儿犯; 女的,几个号称被铆成筛子。不吭声,暗中跑马的还有几个。这一段话,有点儿黑话了。你得是从北京胡同里的出来还得是俺们那个七十年代的中学玩闹儿“才“明戏”我在说什么呢。很快,青春期平安渡过去,俺还是一个好孩子。这意思,用三十年后咱朝廷外交部言官的术语,“你懂的。”

青年时期作的梦,在国内那段时间,俺已经记不清楚了。

来美后,生活和学业压力山大。做梦的故事情节就重复一个剧本:不外是功败垂成,跟中国男足一样,最后一脚完蛋。 比如,在爬楼,爬了半天,眼看到了楼顶。突然一失脚,掉下去。顿时吓醒了。或者,坐着直升机,飞到天顶了,再差一步就够到天空。结果一步之差,从飞机上掉下来,吓醒了。爬树,快到树顶了,那树杈儿喀嚓断了,掉下来了。爬山,突然父亲出现在身后,托举着我。但即将登顶之刻,再次失手掉下来。还有什么在玩秋千,荡到最高处,绳子断了,飞出去,又吓醒了。

根据这些梦境判断,它们很真实地反映了白天现实生活中的挫折感。回想一下,真的在那个人生阶段,不少关键节点上,付出努力但都止步于最后一步,所谓的功败垂成即是如此了!对此,在若干年后,回头再看,觉得是天意,命该如此。 我一直不信神佛和其他宗教。但是我信命。这信命之事,很难说清楚。基本算是被动性地接受事情发展和结果,不是像红帮毛大爷主张的那样去主动地”改变“命运。 其实么,命运在我们宿命主义者们看来,它是改变不了。飞机失事,有人买票了,错过了起飞。有人改票搭上飞机。在每个例子看来都是巧合,而在冥冥之中,也许那就是注定要发生的。

但是后来生活里的噩梦改变了主题,从高处掉下来的场景不再。

我还记得小时候看书或者听大人谈话,形成了一种形象, 那就是做梦不能梦到人物,因为那是”小人,“ 也就是会妨碍你,不利于你的负面人物。

据说,白天的生活里,人要有贵人相助才能提高自己,不论是发财升官还是任何事情。这说法也倒是有道理。尤其在官场上,升官是一定要有人提拔的。本来大家都能力相同,但是位子有限,这就使得上级官僚必须决定提拔谁刷掉谁。所以么,官场上升官,如同底层社会妓女赚钱,得”上面有人“才能高升。民间俗语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咱朝廷和党军过去四十年的生态就是这么一个典型。同理,官场上,你把你上面的贵人给得罪了,那么等待你的也许就是噩梦,什么升官的灿烂前途都别提了。典型例子就是咱红二代的薄熙来二爷。野心太大,做事心黑手辣,让红帮顶层害怕。索性把这厮按个罪名关进秦城干休所数馒头练字去吧。薄二爷在官场关键时刻不但没有高升反而摔进牢房,也算是命中注定吧。 按照俺们老北京的说法,他是玩大发了!也许若干年后薄二爷写回忆录会说常梦到小人在妨他,跟俺这片文字的意思不谋而合。

中年之后的梦常梦到”小人。“  这真的符合老人们的说法,命中有小人”妨“俺。  大概神州不分东南西北,一个”妨“字都明白吧!? 梦中小人的剧本也是那几种,比如,坐火车,飞机排队,等轮到我的时候,有人把门关上不让再进了。在聚会里,玩得高兴,有人推我出来。在路上走着,马上到目的地了有人拦着路不让过。还有在什么地方,有个人拿着刀子进来找我。这种梦境千篇一律,总有个小人出现,我总被截住无法完成我想做的事情。这种梦的次数很多。几乎做梦就有小人出现。 这使得我深深地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左右我的命运。 这样也好,这种看法让我不再自责未能完成青少年时期的梦想目标。不是我不努力,而是命运注定不可能完成。民间俗话说,小富在人,大富在天,就是这个道理。 人如努力就能成功,那就没有倒霉蛋了。或者,即便你努力多年有所成就,也许须庚间一切化为乌有呢!红朝历史上,张国涛算是一个典型例子。党军流窜千里到陕西后,张国涛手握八万重兵,毛大爷不过有一万残兵,根本不是张的对手。但是,毛大爷七搞八搞,张国涛只身逃跑成了败寇。 但是总做这种有小人出现的梦也让我很颓丧。 眼看人生逐渐走近终点,太多的想法实现不了,让我时常有那种望天悲叹的感觉,想象中,体会到了当年那谁谁的自刎乌江畔的悲凉感觉,现代的薄二爷眼望屋顶眼含热泪的形象背后的苍凉无奈感觉,我都能理解。 平庸如俺这样的草民尚有些许壮志未酬的感觉,更何况我提到的这二位草莽呐!

梦有小人的噩梦做了二十年吧。现实中,俺的各方面也果然没有多大起色。平常思索中惧怕发生的,基本发生了。百般设计,百般努力,想成功的,最后都是功亏一篑。俺心里的愤怒,无奈,失望,真是难以形容笔墨啊!

可是,人生就是在各种无奈,不如意,失望间渡过的,成熟的。 随着岁数增加,俺的心态逐渐不再纠缠于过去,被失望的情绪左右。 慢说古人早就有说过,功名如尘土。咱毛大爷也有一句名言,粪土当年万户侯。 既然大的方面已成定局,那咱索性认账过日子吧!让自己每天设法高兴,愉快,这样的生活即便是柴米油盐的平淡日子,也比深宫高堂里的压抑好太多了。现成不远的例子就是红朝万年宰相周恩来那副忧郁压抑的样子。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居高位。但是他面对暴君肆意指鹿为马和一局乱棋那种无奈勉强撑着的心境也从他的面相上反映出来了。

经过二十年的噩梦,把俺的脾气和志向都熬没了。 不过么,在花甲之年谈什么志向也是太笑话了。这个岁数,该是选择多大的棺材多长的钉子埋哪儿的问题为主了。 也许,在将近花甲之年俺的命会有所改变了。这个感觉是过去一年产生的。除去梦里还有小人出现外,我注意到二次早上回忆梦境时候,梦中有人在助我了。具体场景不太记得清楚了,一个女子笑着对我说我帮助你。她的长相回忆不起来也没有见过。还有一次,梦中小人出现后,有个女子也出现了,她把那个小人推到一边去了。这也许预示着俺老汉的命运会有些许正面改变吧。现实中,还真有正面实例呢。比如,上一篇谈论股市的感叹。那是俺玩股多年总输之后的决定性转变。从去年八月开始,俺每月交易记录显示,总赢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每月收入在一不错的比率上。年底可以达到翻番甚至更好的水平。而最重要的是俺过去近一年总结出行之有效的炒股方法,进出场时机判断相当准确。

这一切都和俺最近不再做噩梦,梦中小人出现不多,贵人出现有关! 不管现实和梦境谁为因果,至少二个发现: 梦在改变。出现贵人。现实中生活,工作,身体和文学踏踏都小有斩获。前几年,国民党老支书连战访问大陆,有个红朝御用文人写了一首诗,叫”娘啊,大哥他回来了。“ 读完感觉颇肉麻。红朝文人的屁股算是被咱党玩烂了,文人们已经不再有羞耻感了。不过么,这里让俺老汉山寨红朝文人那厮的这首题目,俺大声说,”玛德啊,老汉的运气回来了!“  以此作为这片结尾吧。 不然,俺知道不少读者们会说,老不死的,真能唠叨啊! 

呵呵。人老了,真是会唠叨的。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6年

哆嗦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