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教育

林教授--写在童心历史课开课之前的话
  • 回复/浏览: 9/583
  • 作者: FineArt
  • A- A+

    热爱生活的人,请你贴近历史!

           ---写在童心中华文化学校初中历史课开课前的话

                                                   ---林教授,南乔治亚大学历史系

 

(一)

 

六月初收到童心中文学校周校长留言之时,我正在成都武侯祠里徜徉。校长邀我写一点什么,大抵说说历史研究的益处。言之款款,盛情难却,愚虽不敏,亦唯有恭敬不如从命,答应下来。

 

其时天雨,沾衣微湿,绵而不缠,实为锦官城最走心之时节。赵雷的《成都》充斥着整个锦里,颇具“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的意思。但这轻飘飘底小布尔乔亚的调子,在另一位赵家人的峥嵘笔锋前,相形见绌了:“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治蜀要如何深思,与吾辈大约无关。“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但对历史的深思,却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了。只是如此一想,话题便凝重起来。“历史研究的益处”,看似轻描淡写的话题,写起来竟有无从下笔的感觉。

 

我于是佩服起童心的勇气。在今时竞争激烈的中文教育市场上,去做一个形而上的精品历史课,此般“不合时宜”之举,或昙花一现,或一鸣惊人。结果虽尚未可知,“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慷慨,铿锵有声,胜听挞音,当浮一大白。

 

(二)

 

我虽怯于下笔,然文债也是债,既然欠了,总归要还。

 

研究历史廿年有余,常有人以“学历史何用”之命题问诘。初时不厌其烦,悉与析之;久后不胜其烦,一言以蔽之,“无他,学着玩儿”。这里的“学”字,每每要发“xiao”的二声,“儿”字要拖出四九城道地的尾音,方能显出“吾观天下历史,如掌上观纹”般的高大上。

 

虽是戏言,倒也无奈。“学了有何用”这般不尴不尬的问题,怕是令所有基础学科,包括历史,最“情何以勘”的清奇之问了。此问题无奈之处,在于问者心中通常早已存了“学历史无用”之预设,而答者通常存了“如此幼稚之问,不屑一答”之念头。于是问者常视答者为皓首穷经,寻章摘句之老学究;而答者常视问者为“甚矣汝之不惠”的半文盲。如此风马牛不相及的对话,实则于史学无益。

 

究其原委,实因对“用”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今日社会,衡量一个学科有何用的唯一标准,似乎已经变成孔方兄的脸色。倘若一个学科和财神爷结缘,家长学子自是趋之若鹜;反之,门可罗雀尚是幸事,或会有战战兢兢,自矮三分之怪现象。如此狭窄地定义“用”,直令人扼腕叹息。

 

庄子曾说:“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历史的用处,偏就要在这无用之用上做文章。

 

(三)

 

说历史是无用之用,并非故弄玄虚的文字游戏。此处的无用之用,应该理解为“历史有何用”与“学历史能赚多少银子”之间,并无直接对应的关系。事实上,任何一个学科和收入之间,都不具备必然的对应关系,因为衡量一个人的市场价值,不是依据他的学科背景,而是依据他是否能思辨性地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实际生活中。(当然,纵观历史,有时也要靠拼爹,虽然坑爹的也不少。)

 

而历史的无用之用,恰好体现在它是培养人思辨性思维的最好学科。许多人以为历史无非就是帝王将相,死记硬背,毫无益趣。这种观点实在是,借用一句流行语,错得不行不行的。

 

宋代学者吕祖谦有过一段精辟之论:“人二三十年读圣人书,一旦遇事,便与里巷人无异只缘读书不作有用看故也。大抵看史见治则以为治,见乱则以为乱,见一事则止知一事,何取?观史如身在其中,见事之利害,时之祸患,必掩卷自思,使我遇此等事,当作何处之。如此观史,学问亦可以进,智识亦可以高,方为有益”。

 

换言之,若不想成为人云亦云的“里巷人”,学点历史是很有好处的。历史最擅长培养的,便是思辨性思维。一个历史事件,它的真相如何?有哪些遗留下的证据?证据的可靠性和可信性如何?它的历史情境为何?一个事件可以有多少不同的角度来评判?对于一个历史的学生而言,正是在这无穷无尽地质疑问询中,得以发展独立之思考,理性之判断。

 

思辨性思维的培养,因此成为历史的大用。一个有着良好思维习惯的人,她所面临的天地是广阔的,无论做什么都会有更大的成功机会。那些认为历史无用的人,恰恰忽略了这一点。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商学院和法学院,两个最“有用”的热门专业,最喜欢招收的却是学历史出身的学生。

 

即使你不想成为专业的历史学者,曾国藩也曾说过,一个喜欢读史的人,品格不会坏到哪去;一个品格好的人,一生的运气不会差到哪去。

 

(四)

 

倘若将一人之学识修养比作高屋大厦,历史则是地基。旁人观之,往往只见瑶台琼室,甲第星罗,地基却是隐而不见。但任何一个有常识之人,都不会否认地基的重要性。历史之大用,可见一斑。

 

思辨性思维之培养,并非历史唯一之大用。历史的学习,对个人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不可或缺。用时下流行语来说,历史可定人之三观。

 

近代史家钱穆在《国史大纲》里说道: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即视本国历史为无一点有价值,亦无一处足以使彼满意。)亦至少不会感到现在我们是站在已往历史最高之顶点,(此乃一种浅薄狂妄的进化观。)而将我们当身种种罪恶与弱点,一切矮却与古人。(此乃一种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谴。)

 

对于中国的历史抱有“温情与敬意”,对今日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和华人后裔是有莫大益处的。美国既为多种族,多文化之复杂社会,各种族文化间互争而互融,华裔亦无可避免。倘若三观不定,则对本族群无文化自信;倘无文化自信,在互争互融中必处劣势。今日美国历史教课书,欧人历史有之,黑人历史有之,拉美人历史有之,印第安人历史有之,日本人历史亦有之,唯独中华之历史,寥寥数笔,鲜有涉及,实为憾矣。故我劝诸君,努力学史,固文化之自信,定三观之博大,尔后为他人敬也。

 

(五)

 

思辨性思维也好,文化自信也罢,历史之大用,远不止于此。篇幅所限,不得一一伸张,但有一点,容我罗嗦几句。那便是学历史的确很好玩儿。

 

历史的好玩儿,有狭义的,也有广义的。精彩的故事,独特的古物,曲折的情节,奇葩的人物,这些都是狭义的好玩儿。读历史是会上瘾的,倘能亲眼验证历史之痕迹,则心理之满足,笔墨难书。如我跨越半个地球,亲谒武侯祠,只为一睹《蜀相》与《前出师表》之真迹而后快,此间意味,非痴者不能得也。

 

不过我真正想说的,也是我个人认为历史最无用之大用,则是广义上的好玩儿。这种好玩儿,本质上是一个体之生命,穿越时光底阻隔,与千千万万个生命的对话;是一有限之生命,与无限之历史的对话;是受限于今时今地之一种存在,与它时它地之多种存在的对话。因此我一直以为,热爱历史的人,必是热爱生活的人。人生只有一次,读史,却等同于活过好多次,因你寻着时间的脉络,重新把他人的人生活过一次。

 

所以热爱生活的人,童心学校邀请你贴近历史!“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FineArt
9#发布于 2017-08-14 21:18:02
教授来教童心中学,“当夜”的当,读第几声?

第一课:《小橘灯》,课外阅读:《寄小读者》。
   
  踩楼[0] [0]
FineArt
8#发布于 2017-08-10 22:36:49
开学了
   
  踩楼[0] [0]
FineArt
7#发布于 2017-08-06 22:06:28
来童心,听教授讲课,课堂里留了成人的座位,一来,中文好的孩子太少,二来,成人的加入带动了课堂讨论的高度。和你的孩子一起来上学吧。
   
  踩楼[0] [0]
FineArt
6#发布于 2017-08-04 23:52:23
教授甘为孺子牛,童心愿作学海舟。
   
  踩楼[0] [0]
FineArt
5#发布于 2017-08-02 22:45:09
卧虎藏龙
   
  踩楼[0] [0]
FineArt
4#发布于 2017-07-31 15:03:03
优秀的老师才能教出优秀学生
   
  踩楼[0] [0]
FineArt
3#发布于 2017-07-26 10:06:08
童心的荣幸!
   
  踩楼[0] [0]
FineArt
2#发布于 2017-07-25 18:45:31
讲座和Open house
   
  踩楼[0] [0]
FineArt
1#发布于 2017-07-22 22:23:03
周日Open house, 讲座。跟大家聊聊下一代怎么学中文,别拿自己孩子做试验,童心教学精炼、扎实,不走弯路。
   
  踩楼[0] [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3年

FineArt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