颖颖看世界

旧文重贴: 教唆一把又何妨
  • 回复/浏览: 1/67
  • 作者: 哆嗦
  • A- A+

教唆一把又何妨----闲谈做文学暖男        (写于2015)                                              听说,国内最近流行一个称呼,把平庸老实的男人叫做暖男。词汇据说来自韩国肥皂剧。暖男没有多大本事,勤勤恳恳地工作,节省地生活,对女人好,体贴照顾。虽然没有能力赚大钱,做大事,但是,脾气好,使得女人有温暖安全感觉。其实么,这就是咱国内常说的”经济适用“型男人。不过,“经济适用”男人听起来太直接,赤裸裸的毫无想象余地,没有”暖男“这个词富有生活气息,充满文学色彩。直觉上,作为女人,大多数女子还是得找一个暖男过日子。嫁给王子毕竟是童话,可遇不可求。嫁给青蛙们,也就是暖男们,更加现实可行。毕竟不论男女,大路货还是占了绝对多数。暖男和暖女,平常过日子,照样可以幸福的冒泡,成百年佳话。

今天,突然想起把暖男这个词汇引进到文学范畴里。文学暖男,其实也不难做。各地华人社团活动,经常需要报道。尤其,社团里负责宣传的人士得及时写出报道,为本社团扬名立万。可是常有宣传人士写不出来,或者很费劲写几百字,累得气喘吁吁的。这样,谁写得快,不管你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还是老太太裹脚布又臭又长的,只要能及时交稿给各地免费报纸,那就大功告成。啥文笔简练,用词谐雅的,没人讲究。反正海外读者群只要能看懂你想说什么就很满足了。好多读者们自己还也就认识几个大字会写毛主席万岁的呐。俺笔头子快,稀里哗啦的,给俺买一罐啤酒,坐下来等一会儿就立马取货。这事儿对我不算难事,可对于不少理工或者半文青女们,有的就算难事儿了。常有人来俺这儿订货等稿的。这样,俺经常给各社团写免费报道,混几瓶啤酒解愁,顺便结识几个半文青女解闷儿。说不定哪天有急事儿,打电话给谁谁的,人家举手之劳,救俺于倒悬之苦嘛。俗话说了,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与人为善,于己为善么。你看,做文学暖男多容易啊。

话说那天跟一个文青中年聊天。俺写了一长篇狗咬人的报道,大概几千字吧,让文青女高兴。文青女说,秃大爷,看不出,你还挺体贴帮忙呢。 俺赶紧说,别这么说啊。俺可是一点儿便宜也没占,更别提体贴了。咱俩是纯文学,纯友谊,没别的实质内容啊。

文青女一听,不乐意了。怎么着? 你还想占便宜啊?

俺赶紧再次声明,是想占便宜,但没占着便宜,我才纠正你的用词啊。

文青还是不明白。我什么时候说你占便宜了?

俺说,想一下,刚才,你咋说的?

我说你很体贴啊。

俺答,这不就是说我在占便宜么?

文青女有点糊涂,怎么也想不起来体贴和占便宜有何关系。

俺说,体贴,顾名思义,当然是身体接触。咱俩没有吧?

哎呀,体贴哪里有你说的这意思啊? 别想歪了。

俺严肃地:作为党的文学老干部,得想别人没想到的。尤其,体贴二字,其实是字如其意。咱神州笔民们跟着习俗走,人用己用,约定俗成,不多啄磨一会儿。不然,很多人男女早就会“啊呀”一声,面红耳赤了。

真的,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俺认识的真正作家,胳肢窝底下掖着几本长篇呢,不是像俺这样的网络写手啊,也不用这个词。她不说“您很体贴,” 而是改用“让我心暖”来表达同样的意思。其他理工男女们,跟毛大爷时代的文盲农业大臣陈永贵一样,识字不求解,拿来就乱用。

当然,俺也有时候也用一次,但用的到位,恰到好处。比如,有时酒足饭饱之后,文学情感沸腾,带点暧昧地问文青女: 不谈党的文学事业了,咱玩一把体贴,行么? 话说到这份儿上,谁还不知道”体贴“啥意思啊?

再发挥一点儿,要是不说”体贴“这词汇,表达上面谁都知道俺要干嘛的意思,用一个直截了当,工科男们常用的说法,“咱性交流一把,中么?”  估计听到这么说,文青女们肯定把茶壶砸过去了。  而工科女们则可能心里默算一些要素,比如尺寸,角度,方向,力度,温度等,觉得符合设计期望值再回答说,对头,开始型号试验吧。

所以,我给广大文青男们透漏一个机会:不仅生活中有暖男,在追求党的文学事业中,也可以做文学暖男。比如,这次帮人做点事儿,就博得文青女的好感。俺就没磨蹭,借这机会表达愿望,再要个欲擒故纵的手法,不让人下不了台。这手效果不错。从人家看俺的眼神里,俺看到和文青女之间共同切磋党的文学事业的可能性在闪闪发光啊。

再举一个俺放低身段,自诩文学鞋垫,尔后逐步升级为文学大腕的过程。

工科文女吩咐俺写一篇人咬狗的报道,登在某报上。

写完后,文青女说,有几个错别字要改一下。

奇怪,我写的还有错别字?

对呀,那谁谁的名字写错了。

你根本没有给过我那主人公的名字啊。

啊,那就不算错别字。不过我看着还是有点别扭,替你改一点吧。

俺连忙“体贴地”说:尽管改。改错了,算我的。改对了,算你的。

对方很高兴,反问,那你算什么呢?大概她指的是作者算谁。

俺说,我就是一个文学鞋垫。

你需要时候穿上,踩着。 比如让俺写点吹捧报道,有偿评论等。作为文学鞋垫,俺是有人踩就觉得物有所用,为党的文学事业作贡献。你要是不需要那就扔一边,俺也不吭声。让你眼不见,心不烦。反正,俺这文学鞋垫会默默地等待党踩一脚,总有用的着的时候么。

文青女很高兴,那你需要什么回报?

这次,把俺升级到文学袜子吧。

心说,虽然也被踩来踩去的,但总有鞋垫在俺下面,这心里就温暖,感觉好多了。

再说,被穿在文青女脚上,多温暖啊。肌肤相亲也不过如此境界了。

唯一需要忍耐的是得忍着脚臭。不过,据说文青女们每天洗澡换袜子, 脚臭就不算回事儿了。

回音传来:哇,要求不高啊。立刻批准。

又慈祥地问: 还有什么要求。

俺不客气,顺杆儿爬:那就索性再提高一把。

可以啊,想当什么?

文学胸罩。

这地方好啊。干净,温暖,还活力十足的,总是弹性运动中。虽然满街都是珠穆朗玛峰泰山,用文学牛背儿奖得主莫言那厮的话说,丰臀肥乳。  可那不属于俺的嘛。俺平时不敢摸不敢看的。与其漫天许愿,不如就地还钱。只有一个属于俺,也就足够了。整天藏在里面,省去多大麻烦啊,想出头还不行呐。

文青女不置可否。

又说,最后一个机会,到底想做什么。

老实说出来,那你不会发火吧?

先说出来听听,再决定。

好,那俺咬着牙说实话了!

俺想做文学内啥啥的。

(此处捏去三百字,读者自行发挥想象力)

。。。。。。。。。。。。。。。。。。。。。。。。

(不过,俺想想,又把捏去的字数补回来了):

俺想做的是文学内啥啥,在我最想待的地方,为咱党的文学事业做无名英雄,默默地潜伏在敌人的心脏地带。   再说,文学男女得肌肤相亲到这地步才容易写出作品,让读者感动的哭天抹泪的。当然,做党的文学内啥啥还有无数好处,比如冬天温度高,不怕人间寒冷。夏天么,有点热,但有山有水有沟叉儿还有花草,实在是避暑胜地么。在这种地方,谁写不出作品啊?  逼急了,索性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这地方,真的是人间天堂么,一呆就死也绝对值得 。

。。。。。。。。。。。。。。。。。。。。。。。。。。。。。。。。。。。。。

喂,喂,同意吗?

电话里没音儿了。

俺做文学暖男的梦想,至少现在,不可能了。

以后,还有机会的,只要俺还是以党的文学大腕的嘴脸出现。

嘿嘿,瞎写。

今天股市大跌五百三十点,俺掉晕了。

您一定得瞎看啊,下周股市肯定全回来。

跌涨之间,咱贫嘴找点不花钱的乐趣吧。

于嬉笑间,让沉闷的心情放松一会儿。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逍遥
1#发布于 2017-09-21 12:14:27
有点意思
   
  踩楼[0] [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6年

哆嗦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