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我那酸涩,异样的77级真实回忆(1)

我那酸涩,异样的77级真实回忆(1)

       我看到一篇关于现任国家总理李克强77级高考的故事文章,其中有一段话 “他双手握锄正和农民们在田里给冬小麦松土,远处田埂上推自行车的邮递员手举一封信对李克强喊到:北大来的信!快来看,是你的录取通知书吧!”  。   没有亲厉其境的人很难想象出李克强那一刻的心藏一下子加速到什么频率!。但是我的类似经历使我能体会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跳!绝对是一生中最激动的!。


76年高中毕业,77年的整一年里,我是青龙山林场的一名插场知青。此林场过去就是由当地农民和被劳教与收容的各类社会杂人的组成的农场。文革后期知青下放,才变成了有一半是留场的各类劳教改犯,另一半就是知青的半军事化管理的林场。每天干繁重的体力活,上午挑粪走2里远的上山路,30 倘满桶去空桶回,只挣了2角5分。下午再搬运大片(开山石)30倘 挣另一份2角5 分。吃饭时,如果那时有个Harbarchi (中餐 burffy)让咱们尽吃,我的一个知青小组(10个男的)就叫它当天关门!我曾经给自己大方了一回,大会战中,我和几个男知青每人都一顿吞下15斤馒头,肚子也才觉得只是个半饱! 但问题是38斤定粮/月,10 天就吃完了,乍整?还好我能从家拿!其他男知青有的就靠偷,还有的就当黑社会去强索!3000多知青的林场,一个队也有400多人,真是弱肉强食,每日除了白天劳动,晚上搞阶级斗争,政治学习。夜里胆大的人就到农村或外队去偷鸡摸猪,我们老实胆小的人就睁半只眼边睡边防着被偷,被抢,被打!(看过了《成吉思汗》连续剧,我太太说“这个厉史剧演得真好!”,可我说:”我只是特关注同情可怜那些蒙古部落最低层的牧民户!他们夜里都警惕着远处的马蹄声,会被突然杀奔而来的外部落抢虏,这种情景立刻会使我联想到当年在林场时,我和许多人夜里卧榻的感觉!从无安全感!)。


77 年10月初,报上都刊登了文革后恢复高考的消息10 多天了,林场都不声张此重大事件,因为那时刚开了全国农场工作会议,国家领导人华国锋,李先念的重要讲话传达下来:农场知青已成为国家农业职工,不拟再上调回城为其他职工!  场领导还担心高考会引起知青的混乱(要是大规模闹返城就遭了!)


直到离报名结止还有几天的时间,林场才理直气壮宣布了几条政治色彩特重的有关如何报名的规定:

知青可以报名,但报名后一律不能脱产复习,也不能不参加每晚2个小时的政治学习!否则按旷工处理!(在这个林场如按旷工处理那就意味着:上午被监管劳动,下午写检查,晚上被批判,工资还要减半,因为只干了半天的活)。又好像是一种对报考知青的恩惠,林场还大度的又公然宣布 :报考的人今后就不要再躲在被子里亮着手电筒复习了,可以公开利用一切剩余时间学习直到考完试!考大学并不是要改变国家提出的扎根一辈子的知青政策,而是要更好的建设我们新农村!


写到此我都真想破口大骂,骂,但又该骂谁呢?现在的年轻人能感到那个年代严厉的政治气氛吗?能不怀疑那一切曾经真的在他们的祖辈身上发生过的事?反正我写的是字字真真确确,都饱含泪水!

全队400多知青只有20 多人报考,其中大半只敢报考中专。我报考大学的体育为主科,兼报理科。管报名的干部还吃惊地问我:考体育和文艺还有外语类的都是兼报文科,你怎么报理科啊?我答曰:我的文革时代,中学5 年我都是业余体校搞田径掷铁饼的,上午到中学上文化课,下午在五台山体育场训练5-6 小时。中学厉史课只学了批林批孔儒法斗争史,地理课实在记不起学了什么,而物理和化学课我还记得一些定理。所以就只能以体育为主,理科为辅咯!


(一定有人会说:哎哟老弟,即使在文革中,你还上了5年的中学哦!)那我就告诉你: 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为了不插队下放,要想有出路, 靠 苦研数,理,化 肯定无门了。那个年代,张铁生,黄帅,河南省驻马店的马镇府中学事件 还有上海机床厂工人上大学,和钟志民所谓反走后门上大学等等都在宣传一种强大的政治理念:读书无用,走后门才行!但对于所有的普通人还有留最后一扇旁门-----  一技之长-----体育,音乐,艺术五花八门各尽所能。我在中学5年,唯一的幻想是苦练田径十项全能,挤入省体工队。可惜,直到我从中学和业余体校毕业,全五台山体校4-500 人中只有两人进省队,一人进八一队,没有一个人能像刘翔那样进国家队!而我又阴差阳错,人并不身高马大,本来如果是练个短跑还说不定能成为谢振业,苏丙添之流,但教练看不出我刚进体校时的身材发展,把我分到投掷组甩铁饼。这样一来,在投掷上毫无天分的我,还是苦练得一事无成!真是书没读好,铁饼也没扔太远!


话再转回到77高考。江苏省77年的高考分两次,先是初考,只考数学和政文,刷掉大批人后,再统考。统考文科为:数学,史地,语文,政治,共4门。理科为:数学,理化,语文,政治,也是4 门。我报名后离初考还有2周。就这两周也真是宝贵啊!  我该怎样抓住黄金样的分分秒秒,即练文,又练武呢?我只能利用每天晚饭前半小时到不远的林场子弟中学那个坑洼不平土篮球场上和那个顷斜半拉的双杠前去活动一下,拉拉劳累后的僵硬肌肉,跑,跳,翻。可想而知经过白天10多小时的强劳后,就聘这点小功夫也要梦想着考大学的体育系!


那真是拼了把老命冲出突围,泪奔啊!这是不行也得为之!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我在土场子上的运动,引来一群林 场的小孩和学生还有他们的老师们,都站在坡上都捧着饭碗一边吃晚饭 一边 把我当耍猴的围观!    那个南京外语学校的知青,场子弟中学校长(    此人后来是全场第一个收到北大77级录取书成为李克强同批校友的),他还大声地喊着问我:“哎!  你还是准备要报考体育系搞体操啊?”  我大声地回答: “ 不!我考甩铁饼!” 


------    哈! 哈!哈!------     


围观的人都大笑不止,此时可能谁也看不上我这个正在土场子上“耍猴的”的人还号称考体育的甩铁饼!     


但是又有谁(连我自己在内)能在那一刻想到:只要再过6个月,1978年5月18日,文革后的第一届江苏省大学生运动会在南京航空学院的田径场上,早上10:30  在非体育系的男子铁饼比赛中,另一群大会的观众为我发出了又是那一种喝采欢呼声呢? 


---------故事太长,请看黎民百姓的续文(2)吧。


《我那酸涩,异样的77级真实回忆(2)》

http://www.atlanta168.com/p/201712/20171221/1_38697.html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楼主 | 站龄:0年

黎民百姓 [站内短信]